万书网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 13.第十三章 傅嘉音的想法

13.第十三章 傅嘉音的想法

        第十三章

        周一。

        今天是孔渝第一次从傅家上学,傅修廷和傅爷爷早上本来准备亲自送他们上学,但早上傅爷爷和傅修廷接到一个电话后就匆匆离开,所以傅修廷便让孔渝和傅嘉音一起由司机开车送去学校。

        司机显然是经常接送傅嘉音的,看见傅嘉音还和她打了声招呼。

        孔渝打开车门,正想坐上去,就听见傅嘉音说:“你不许坐这个位置。”

        孔渝上车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看傅嘉音道:“为什么?”

        傅嘉音道:“这个座垫是哥哥的。”

        这辆车的后座上放着两个汽车座垫,一个小熊□□,一个米奇,刚好一边一个把后座占的满满当当的。

        此时傅嘉音就坐在那个米奇座垫上,她指着那个小熊□□的座垫理直气壮道:“你不许用这个。”

        孔渝听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数“123”试图让他自己不要和她一个小女孩计较——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忍不了!

        孔渝下了车,绕道另一个方向。

        正当傅嘉音得意得以为孔渝被她赶到前座时,她身侧的门忽然被打开。

        孔渝抓着她的书包,趁着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把傅嘉音拉出了车,认真道:“傅嘉音,你是不是有病!”

        傅嘉音见孔渝敢这样粗暴对她,火冒三丈道:“孔渝!你才有病。”

        孔渝不理会她的指指点点道:“我问你,我在傅家过得不开心,对你有什么好处?”

        傅嘉音冷笑道:“我怎么让你在我家过不好了?是你自己玻璃心,想东想西,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孔渝冷哼一声,不戳穿她:“住在这件房子里的是不是你的妈妈,你的爸爸,你的爷爷你非要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家宅不宁,你就开心了吗?”

        孔渝显然并不想等傅嘉音回答继续道:“如果是这样,我只为你爸爸妈妈寒心,他们千娇百宠的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回报他们?”

        “你在想尽办法找我麻烦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最难得不是我,而是夹在我们两个之间的你的爸爸妈妈?”孔渝摇摇头说:“我知道你都没有想过。你做这些只凭你自己开心。”

        傅嘉音确实也没有想过这么多,她只想着哥哥走了,她要守好哥哥的东西她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显然已经有些心虚。

        “傅嘉音,你十六岁了,不是六岁。”孔渝见眼前毫不顾忌后果的傅嘉音只觉得失望,“你一直说着不想要我这样的哥哥,你以为我想要你这种任性的妹妹吗?”

        傅嘉音心里也本就委屈着,一下子哭出来道:“那你就别来啊!我们一家人过得好好的,都是你,都是你!”

        “你以为我想来吗?”孔渝冷冷道:“你总说你最喜欢你的哥哥。我看未必,如果你喜欢他,你就应该为他多考虑下,你就会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还留在傅家他会有多么尴尬。”

        “但你从头到尾都没有。你从来到尾想的都只有自己,想着自己不能没有哥哥。”

        “你只爱你自己。”孔渝把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道:“我没有妹妹,我只有个哥哥,我哥哥把握教的很好,但傅嘉树把你教得一塌糊涂。”

        “我——我——才不是这样。”傅嘉音无力的反驳着,她说不过孔渝,只觉得孔渝都在乱说,但她却举不出例子来反驳孔渝。

        她怎么会是孔渝口中那种人呢?

        一定是孔渝在胡说!

        孔渝显然没有停住的意思,继续道:“你之前对王柔柔做的事,我与你非亲非故不好管教你,但现在我既然是你血缘上的哥哥,那我必须要说。你不分青红皂白逼~迫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承认偷你东西,还死不认错不肯道歉,做得那些事有哪件像是个好女孩会做的?”

        “刁蛮任性,冷血自私。”孔渝一字一字下着结论。

        “你欺负我!”傅嘉音气急道:“我要告诉妈妈,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当面一套背地一套,你在爸爸妈妈面前装的委委屈屈的,背地就在这里欺负我。”

        “随便你。”孔渝毫不在乎,他说这些本是看下傅嘉音还是他血缘上妹妹的份上,他见傅嘉音着死不悔改,失望透顶的摇摇头说:“不仅刁蛮,还蠢,你看现在你爸爸妈妈是会帮着你,还是会帮我这个十八年才找回来的孩子?”

        说完这些,孔渝哐的一声关上车门,背起书包朝门口走去。

        他本来也不是非坐这个车不可,比起走路上学,和傅嘉音做同一辆车更难忍受,他向来受不了什么委屈。

        孔渝走到门口时,又转过头对傅嘉音说:“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你别惹我。万一把我逼急了,你也看到过的——”

        “我——打——人——的!”

        孔渝走到班上时果不其然迟到了一节课,但他一点也没有后悔,他忍傅嘉音太久了。

        好在上课的班主任秦芳却没有责怪孔渝迟到。

        孔渝走向自己座位是,魏潇扭过头给他眨了眨眼睛,比了个OK的手势,张雪晴趁着传作业的时候小声说:“第一节课魏潇给你请了病假,不要说漏嘴啦。”

        孔渝点点头示意知道。

        下课后,魏潇跑过来问:“小渝,你周五那天怎么忽然走啦?还好下午你哥哥给你请了假。”

        是哥哥帮他请得假吗?

        孔渝心中恍惚一下,但他很快就意识到学校还没有传开他们家的事情,最起码魏潇他们还不知道,他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于是回避道:“忽然想起一些事,已经解决了。”

        张雪晴却转头盯着孔渝半天,盯得孔渝都有些发毛,张雪晴才说:“没有想到啊,小渝你数学竟然那么厉害。”

        孔渝整理着周五他没有带回家的作业和试卷,不明所以的抬了抬头。

        张雪晴拍拍他肩膀到:“就是上次省训练营的选拔试卷啊。”

        “之前我们学校不是把第一名傅嘉树的试卷贴在宣传栏那里吗?”方冉冉也把头凑过来说,“我听说高三的方老师把你的试卷从老徐那里找出来重新批改了。”

        张雪晴表情夸张道:“你知道你多少分?”

        孔渝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张雪晴。

        张雪晴不再卖关子了,比了个手势:“130!”

        方冉冉总结道:“所以现在宣传栏那里贴着两张卷,一张是你的,一张是傅嘉树的。”

        张雪晴朝魏潇努努嘴,示意道:“看到小魏子没?他最近快被老徐逼疯了,班上作业没交齐是小魏子办事不利,成绩落后是小魏子带头不好。”然后她指了指自己道:“我们这群废物毕业后就是渣滓。”

        说完她示意到:“我一点都没有添油加醋,这是老徐原话。”

        方冉冉一针见血道:“老徐这是被方老师下了面子,拿我们出气呢。”

        宋彦宇坐在张雪晴旁,听了一耳朵,对孔渝说:“你下节课小心点哦,老徐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魏潇仿佛被人扒了筋一般赖在宋彦宇身上不起来说:“你们都不关心我,本太子我才是活跃在第一战场的炮灰,老徐的炮火大部分都像我开了。”

        宋彦宇连忙回去安抚魏潇,送上你最勇敢你最厉害之类的安慰。

        方冉冉认真盯着孔渝半晌道:“小渝啊,我知道你数学很好,但是没有想过有这么好啊。”

        孔渝摸~摸自己的脑袋也没有谦虚客套说:“是还好。但这一次确实是有些超长发挥了。”

        他数学只是一般,他不过是以前在爷爷那里看的书很多,思路累积的比较多,但孔淮数学是真的好,举一反三不再话下,甚至全国性的数学竞赛也拿过好几次奖了。

        “毕竟是孔淮的弟弟啊。”张雪晴凑过去说,“你觉得你哥哥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孔渝认真考虑下诚恳说:“大概不是你这样的。”

        张雪晴装作伤心欲绝,但还是认真道:“小渝你数学很好诶,要是你英语和物理化学再提高一些,成绩不说提高很多,最起码不会再班上四十多名啊。”

        孔渝知道自己的短板,但他也明白他的根本问题是对学习并不上心。

        他并不想去读大学,爷爷。妈妈都需要人照顾。

        一个时刻想着提前结束学业的人,对学习怎么会上心呢。

        而学习这种东西需要一层层打基础的,基础不牢靠从头再捡起就需要花费许多的时间和精力了。

        但他现在连为那个家筹划的资格都已失去.

        教室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孔渝也不例外,喧哗正是王柔柔那里传出来的。

        外班的几个女生把王柔柔的书包扔在了地上。

        张雪晴幽幽道:“造孽哦。”

        她深深叹口气朝众人说道:“还是之前那个手链啦,这个是不知道怎么在年级里传开了,又有人说看到王柔柔和个年纪大的男人在逛街,现在越传越难听了。”

        “什么包养啊,傍大款啊。那几个女孩子说看不惯王柔柔,天天找她不痛快。”

        “其实哪里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张雪晴眼睛还是很准的,她指指为首的那个女生总结道:“就是那个女生男朋友喜欢王柔柔,要和女生分手,她心里不痛快来找茬呢。”

        女侠方冉冉啐了一口,看不下去,走过去帮王柔柔出头,她175往上的个儿,加上一看就不好说话的脸,在班上人缘也好,往那一站就把外班的那几个欺软怕硬的女孩子给吓跑了。

        张雪晴精辟总结道:“所以啊,女孩子太瘦了不好,就是要多吃点,就要看起来能打一些,这样才不会被欺负。”

        放学后孔渝没有直接回傅宅,他最后两节课被老徐罚站,本就心情不太好。

        他完全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一想到傅嘉音他就头大,天知道傅嘉树是怎么忍受这个妹妹的。

        他单肩背着书包,在附近闲逛着。

        一只手从背后搂上他的肩道:“小渝!真的是你!”

        孔渝扭头一看,一个染着一头金毛打着耳洞的少年兴奋的搭着他的肩膀打招呼。

        这个人是他两三年前的朋友,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但标志性的一头金毛金毛从来没有变过,金毛为人爽朗,以前也经常照顾他,看见他孔渝原本丧丧的心情好了很多。

        金毛少年见到孔渝也非常开心,他看了看孔渝身上的校服十五中的校服,羡慕的拍拍孔渝的背道:“小渝,你又回去读书了,真好!”

        “之前跟着荣哥的时候,荣哥就夸你脑子比我们灵活。”他挠挠脑袋道:“要是我也像你一样会读书就好了。”

        “你一样也可以回学校啊。”孔渝记得金毛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不管怎么说都比再外面混好多了。”

        “我没有那个天赋,读书比要我的命都难。”金毛笑了笑,眼中有些落寞:“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些,与其读书折腾我奶奶,不如我跟着荣哥出来找份事好好孝敬她。”

        金毛家中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金毛对她奶奶也非常孝顺。

        荣哥是附近一个小帮派的混混,平时手下经常跟着些不读书的青少年,所以也被称作荣哥。

        听到金毛还在跟着荣哥做事,孔渝忍不住皱眉道:“你现在跟着荣哥做什么事?”

        金毛如实答道:“帮他看看场子,收收停车费之类的杂事。”

        孔渝觉得自己多想了,当年的事和荣哥并没有多大关系——

        金毛似乎明白孔渝的担忧,不在乎的说:“在我们这一行混的,哪有完全干净的场子。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对啦。”金毛掏出手机,“我们加一个微信吧。”

        孔渝之前用的是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老版手机,到傅家之后才换上新的智能机,他拿出手机给金毛加了好友。

        金毛喜滋滋的加了微信,他拍拍孔渝的肩膀道:“看见这个样子真好,一伟以前总和我说你一定要回去读书,他要是看到今天一定——”

        孔渝笑容瞬间僵住,那个被他刻意遗忘的名字,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耳边。

        当年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孔渝脸色瞬间发白。

        “抱歉。”金毛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道歉,他见孔渝脸色不太好犹豫了一回儿还是安慰道:“你要想开些,一伟把你当弟弟一样照顾,他要是还在,也舍不得让你这么伤心的。”

        孔渝却依旧不说话。

        金毛挠挠头,感到尴尬,他指着几个染着其他颜色头发在一旁等着的小混混道:“我朋友还在等我,我先过去了,以后我们微信联系。”

        说完金毛便跑走了。

        孔渝站在原地。

        王一伟——

        这个从未忘记过的名字。

        这个他整整两年不敢主动去想的名字,今天就这样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https://www.65ws.com/a/101/101896/33256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