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 1.第一章 被抱错的两个孩子

1.第一章 被抱错的两个孩子

        第一章

        这是S市最顶尖的别墅区。

        一栋精致典雅的别墅二楼落地窗前,白发矍铄的老者神情严肃的对坐在他对面沙发的中年夫妻说:“鉴定结果出来了。”

        老人对眼前的局面感到有些头痛,但身为一家之长的他此时无论如何都该稳住。

        他看了对面一脸焦急的长子和长媳,长叹一口气道:“嘉树确实不是我们家的孩子。”

        对面气质优雅保养得仪的女性僵住,半响才不可置信般道:“嘉树怎么会不是我们家的孩子?”

        说罢她转头望向自己的丈夫,像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抓紧丈夫的手臂道:“修廷,你说话啊!是不是弄错了,嘉树怎么可能会不是我们的孩子呢?”

        肖薇一直以为自己非常幸福,有爱他的丈夫,成功的事业,成熟懂事的儿子,聪明伶俐的女儿,可一切都被公公前段时间造访的一直在国外的远房表兄给打破了。

        那个据说是遗传学教授的老人私下告诉嘉树可能不是他们家的孩子。

        这不就是笑话吗?

        她一点点从一个手臂那么大嗷嗷待哺的婴儿抚养到现在的长子,怎么可能不是他们家的孩子呢?

        傅修廷安抚般用左手握紧妻子抓紧在他右手上的手臂,然后才认真对自己父亲问道:“爸,已经确定了吗?”

        “DNA结果已经出来了。”傅爷爷叹了口气,他也没有想到多年不见的表兄一来,就给他带来这个这么大的消息,他将桌上那份鉴定结果给傅修廷,“我已经调查过了,最后证明了是当年医院的失误。”

        傅修廷接过鉴定结果,和肖薇一起翻到结果那页。

        心中仅存的一点侥幸也消失不见。

        肖薇不可置信的望着傅修廷,心中慌得六神无主,对丈夫道:“嘉树不是我们孩子,那嘉树怎么办?”

        “对!”她像是想起什么,连忙对丈夫和公公道:“我们要瞒着嘉树,他还小接受不了这件事的。”

        傅爷爷心中叹息一声,没说话,只看着长子。

        傅修廷虽然也很惊讶,但比妻子好些,他对傅爷爷说:“那我们家的孩子,就是那个孩子也找到了吗?”

        这是一条脏乱的巷子。

        两边是红砖砌成的平房,墙角上已经爬满了绿苔和不明的黑色斑渍。

        在S市这个经济飞速的发展的南方城市,几乎每个角落都在悄然发生着的变化。

        但总有一些地方仿佛被遗忘般,无人记起。

        比如这个地方——刘家街。这里房子大多在五六十年前建起,随着原先的主人逝去或搬离之后,这里渐渐成为了刚刚来到这个城市闯荡的人的暂居地。

        孔渝的家就在这里,这一带的坏境并不好,老旧的平房在这个城市里显得格格不入,半空中杂乱的电线仿佛下一刻就会掉下来,时常更是有一些流氓混子在附近晃荡。

        但是孔渝已经很满足了,比起几年前四处躲债居无定所的生活,现在的平静日子简直是在天堂。

        孔渝在十五中读高一,本来以孔渝的成绩是读不了十五中这样的省重点的,但在孔渝升高中那一年,市里实行教育改革,按居住地报考高中,再加上孔渝爷爷的以前的学生现在十五中是颇有分量的金牌教师,孔渝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十五中。

        十五中里他家并不远,步行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哥哥孔淮在十五中读高二,和他不同,哥哥成绩优异,性格开朗,是每一个老师都会赞不绝口的那种好学生。

        孔渝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成绩一塌糊涂,但这丝毫不会妨碍他对哥哥的崇敬.

        哥哥是他的骄傲。

        拐过最后一个拐角,孔渝还未走近便看见家门口围了一圈人,最外围邻居家芳芳姐一见他出现,就用求救的眼神望向他:“小渝,你总算回来了,快过来啊!”

        孔渝心里明白怕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小跑过去,只见自家门口李瑶叉着腰,朝手里捧着洗菜盆的方婶大声吵嚷道:“这水池本就是公用,先到先用。自己来得晚,就乖乖在一旁等着!别站在一旁酸不溜秋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不知道作给谁看。”

        方婶向来脾气不好,没理也要搅三分的人,被这么指着骂,脸色一下子难看,立刻朝李瑶喊道:“你也知道这水池是公用的?每次一用就几个小时,就你家要做生意,我家就不要吃饭了。天天等你家用完水,我们再洗菜做饭,每天都吃的那么晚,就算我们大人受得了,我家芳芳还在长身体可不能饿!”

        说着方婶越发觉得自己道理,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朝周围的街坊哭骂道:“大家评评这个理,哪有一天到晚占着水池不用别人用的道理,自己不反省,还反过来找我们这些街坊的不是,我也是倒霉,怎么摊上这么个不讲理的邻居。”

        孔渝一听这一番话,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这里的房子里都是平房。建房子的时候,屋子面都没有装自来水管,后来城市改建只是在每家门口装了一条水管,每户门前都只装一个水龙头,平时洗菜洗衣服什么的用水都只能在外面。

        孔渝家现在住的房子原本和方婶家的是一户,所以就一直公用着一个水龙头。而他们家里虽然因为每天出去摆小摊,要洗的菜碗都很多,所以用水对的时间比较多。

        但是每月的水费也是他们家付,而且每天李瑶都会提前准备用水,和方婶家的用水的时间错开,绝对是耽误不了方婶家正常做饭用水的。

        方婶平时根本不是这个点做饭。

        其实这么几年两家也都习惯了公用一个水龙头,方婶今天拿这个发难,可能还是因为昨天方叔将单位里发的两箱苹果中的一箱送给他们家的事。

        这里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两家又隔得近,昨天方叔送完苹果回去后,隔壁就的争吵声响了小半个小时还没停,后来还是哥哥又在外面批了一箱橙子给送了回去,隔壁才消停下来。

        李瑶是谁?一路风风雨雨过来,她也没有怕过谁!昨天她本来也被隔壁传来那些指桑卖槐的话气得半死,于是将手中的洗菜盆重重一放,扬起嗓子正准备开骂。

        孔渝见势不妙,连忙从上前拉住她的手叫住她:“妈!”然后一脸歉意的朝着对面的方婶说道:“方婶,今天要洗的东西有些多。真是不好意思啊。”

        孔渝对这些邻居嘴甜,平日里邻居里里外外见面向来是方婶你今天气色真好,方婶你今天这衣服真衬你肤色,以往他这这么一说,方婶不好和他计较一般都会算了的。

        但今天明显方婶是非常生气,并不想这么算了,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一直在观察战况的芳芳姐见状十分机智的也走了过来,一边将方婶拉住,一边不好意思的朝孔渝笑了笑。

        他们两家孩子的关系向来是不错的。

        隔壁的李奶奶也连忙打圆场说道:“芳芳,带你~妈妈来奶奶这里洗菜,奶奶这边暂时不用水。”

        芳芳好说歹说的将方婶劝了过去,四周的人见方婶走了,也纷纷散开。

        池子边只剩李瑶和孔渝两人,李瑶没好气将孔渝的手甩开:“拉住我做什么嘛!明明是她故意来找麻烦!”

        孔渝太了解李瑶的破脾气,知道她吃软不吃硬,立刻便讨好的抱住了李瑶的手臂说:“方叔平时不是也对我们挺好的嘛,就当是给方叔一个面子吧。”

        李瑶嫌弃的又将手抽开,却没有再多说走进屋说:“就你有理了,还不快过来帮我。”

        不要再吵下去就好,孔渝连忙跑进屋里,把书包放下来了,他顺路跑去卧室看了看,发现本该在这个时间点看书的爷爷并不在书桌前,转头喊道:“妈,爷爷呢?”

        李瑶一边收拾一边回答道:“爷爷今天下去去老同事的聚会了,晚饭后会回来。”

        孔渝走到厨房,挽起袖口走到李瑶身边帮忙说:“在哪里?要不晚上我去接爷爷吧!爷爷一个人走夜路路我不放心。”

        这小巷子的晚上连个路灯也没有,一片漆黑的,路又坑坑洼洼。爷爷年纪已经大了,腿脚也不灵便,他实在是不放心让爷爷晚上一个人回来。

        李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方老师会接送爷爷回来,否则我也不会答应让爷爷去。你这没良心的小子,在你心中我就这么缺心眼吗!”

        孔渝卖乖的搂住李瑶的肩膀,下巴搁在李瑶待得肩膀上撒娇道说:“怎么会呢,妈妈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了。我只是担心爷爷嘛!”

        他知道李瑶并不是怪他,只是刚刚心中那口气还在,她一贯又是个急性子,心中的那口气不发出来,憋着也难受。

        在经历那么多之后,只要一家人还能够好好的在一起,孔渝就满足了,这种平淡而幸福的日子完美的简直就像是一个梦。

        听道孔渝听话卖乖的话,李瑶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看见小儿子乖巧的样子,李瑶心中的火气已经散了大半,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恼怒的样子,将孔渝扒着她肩膀的手打下来说:“就知道嘴贫,还不快干活。刚刚一耽误本来就晚了,再不快一点,今天晚上还做不做生意了。”

        孔渝知道李瑶已经不生气了,乖巧的将李瑶手中的活拿过来说:“妈妈,你去忙别的吧,这里我就可以了。”孔渝做惯这些的,李瑶也不担心,将手上的活一放只嘱咐道:“洗仔细点。”便走进院子里忙其他的了。

        孔渝利索的将菜洗好,然后将洗好的菜从水池里归置放到一格格的塑料篮子里。

        “叮叮——”熟悉的自行车铃声在便在背后响起,孔渝立刻回头说:”哥,你回来了”

        平时他们兄弟俩都是一起上下学的,但是孔淮下半年就要高三了,孔淮是重点班,这个月已经开始补课了,每天放学都要多上一节课,所以两个人放学的时间就分开了。

        孔淮熟练的将自行车停到弄子一边,揉了揉孔渝的头发:“小渝进去写作业,这里我来就好了。”

        孔渝毫不客气的用湿淋淋的手拍下孔淮继续向前伸过来的手,然后说道:“不用了,哥哥进去帮妈妈搬东西吧,这里我一个人已经做完了。还有哥哥我已经上高中了,不许再揉我头发。”

        “好了好了,长大了不揉了”孔淮嘴上抱怨着,却还是手从孔渝的头发上放下,顺手抄起放在孔渝身旁的一叠菜篮,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孔渝还没回过神,水池旁本应该拿进去的菜篮就已经全被孔淮拿走,孔渝连忙回头喊道:“哥哥,不要总是抢在我前面把事情做好!”

        明明哥哥也很辛苦啊,哥哥快要高三了,应该拿更多时间放在学习上才对啊。

        “那是你做的太慢了,我做起来可比你快多了。”孔淮头也不回的给出了这个万年不变的理由。

        “每次都这么说。”孔渝拿过旁边的干抹布擦了擦手,望着哥哥转身挺拔的背影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的低下头小声说:“可是哥哥明明也只是比我大了两岁而已啊。”

        孔家的屋子前有一个不大的平地,这里本来是一栋平房,不知为什么拆了之后就没有在动过工。

        他们家便里面开垦了一块小菜地种着些时蔬,不多,但也够家里平时吃的。空地正中的位子放着一辆三轮车。

        三轮车上已经放好了一些炉灶,李瑶刚刚把车子从屋子里推出来,正在往车上搬着一些桌椅,李瑶是典型的南方女子,不到一米六的个,但一次却能搬起来比她个还高的椅子。

        孔渝看到忽然有些难过,他虽然还小,但却还记得当年温温柔柔弹着钢琴,连矿泉水瓶都要爸爸打开的妈妈,穿着警服高大英俊的爸爸,那几乎是孔渝脑海中关于家最美好的画面。

        而如今,那台钢琴早已卖掉。

        其实也才过去了十二年而已。

        但想着些又有什么用呢?

        孔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爸爸已经离开,他也要努力成为妈妈的依靠才可以,他连忙道:“妈,那个我来搬就好。”

        他刚刚说完,哥哥就已经快他一步将菜篮放在一边,接过李瑶手中的椅子放上三轮车上。

        孔渝在一旁想要去帮忙,孔淮却笑着躲过说:“这些体力活我来做就好。说起来这个月26号我们小渝才过生日,我们小渝还小着呢!”

        “可是哥——”孔渝还没说完,孔淮却笑了笑长了尾音说道:“小渝,快去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半大少年宽阔的脊背便已经扛起桌椅往外走了。

        每当这个时候,孔渝都忍不住想到,他有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所以,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https://www.65ws.com/a/101/101896/33256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