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 > 第498章 就当是补偿

第498章 就当是补偿

        第498章  就当是补偿头上眩晕不止,沈思瑜一把扶住了墙,她的心好像要从嫂子里蹦跳出来一样,这感觉……

        沈思瑜想起那日跟顾安童醉酒之后,头顶也是这样生疼生疼的。

        ……

        “思瑜,思瑜!”

        沈思瑜闭眼前好像看见了顾安童,她知道自己应该至少要笑一下,最后也是笑着昏了过去。

        以前的沈思瑜睡着后基本是很少做梦的,因为平时真的太累了。以前在司氏,虽然白天生活的像一个白领,但是回到家里,她总喜欢躲在小屋子里做一些手工补贴家用。

        好像自小到大,她的觉总是不够睡,就更别说会做梦了。这一觉她像是歇过来了,自然梦里又走了一早。

        睁开眼睛时,沈思瑜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

        白色的墙,右手边的半空中挂着一个吊瓶,沈思瑜垂了眼睑,然后看见了伏在床边睡过去的沈昊松。

        她记得自己出了家门,走着走着就到了古董店的小巷,眼看就要坚持到门口了,最后顾安童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沈思瑜动了动自己的身子,觉得整个后背都被压麻了,“水。”

        沈昊松腾的一下子直起身体,有惊醒后的怔仲,然后二话不说起身在床头上拿起了水杯,倒了半满送到了沈思瑜的嘴边。

        沈思瑜一歪头,伸手接了过来,“谢谢。”

        沈昊松这样的表现不奇怪么?为什么眼睛里还有忧伤?沈思瑜现在只能认为这是他在可怜自己,跟感情毫无关系。

        “我睡了多久。”

        “两天。”沈昊松接过空了水杯,然后又伸手帮她掖了掖被子,“医生说你气血两亏,问题不大,静养就可以了。”

        “静养啊,那就等于没事。”沈思瑜喝了水,身体缓缓的舒展开,觉得有一些力气了,她双肘向后,缓缓的支起了身体,“医院这种地方我住不起,我还是回去古董店静养好了。”

        沈昊松按住了她的肩膀,“费用的事情不用你管。”

        沈思瑜抬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向后,显得小脸更加苍白了许多,“沈总这是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赎罪么?或许良心上有些不舒服?”

        “沈思瑜!你不要太任性!”

        沈思瑜这段时间以来,难得这样的好脾气,就连说话都是细声细语,“年轻不任性,还叫年轻人吗?”

        她伸手扯开了沈昊松的手臂,尽管有些吃力,以至于整个手都越发的没了血色。

        “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糟蹋都行。你还真就没有这个权利在过问了。”

        沈思瑜下了病床,头上眩晕一阵,人也跟着摇晃了起来。任谁睡了两天都会这样吧,沈思瑜想。

        沈昊松托着她的身体,再一次强行给沈思瑜按到了床上,也不解释,只是目光执着不容人反驳。

        沈思瑜梗着脖子瞪了他好久,最终噗嗤一笑,轻蔑极了。

        “你就算要走,也等病好了再说。你当我沈昊松是什么人?我既然已经答应放过你,就不会死缠烂打。”

        如了沈思瑜的意,但是她的心又是咯噔一下,7、8年的感情,对沈思瑜来说是无休止的纠缠,不是感情淡了,不是闹到撕破脸,原来放手这么容易,一句话而已,那她坚持的那些年月,算什么?

        沈思瑜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看沈昊松起身在床的周围忙乎。

        他替她掩上被子,从床头的柜子下摸出一只苹果,安静的削着苹果皮。

        男人变得温柔,不是因为自己。

        当一只苹果送到了沈思瑜面前,她一手掀翻,那苹果咕噜噜落了地,滚远。

        “分了就是分了,沈昊松你没必要再这样?就像人死了你再孝顺有什么有?当初干嘛了?”沈思瑜知道自己越来越极端,但是更明白如果在这么下去,她就更加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沈昊松冷哼了声,从来没有女人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

        “你不说是补偿?就当是补偿!”

        沈思瑜彻底无语,“补偿,好啊!7、8年的青春,你甩给我个千八百万的,就补偿了,反正我就是个婊.子,就当是自己卖了。”

        沈思瑜话说的难听,但是不无道理。

        沈昊松皱了皱眉,从内衣都摸出来支票簿,嘴里一咬笔帽,快速写着什么,“我知道7、8年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我容忍你,也可以给你钱,但是沈思瑜你得知道,你的7、8年我同样也是7、8年。”

        支票落在沈思瑜的被子上,女人听了这话微微怔仲。转而声音有些颤抖,“那有怎么样?那么长的时间,我不还是没有留住你吗?”

        沈昊松起身,又轻轻的看了沈思瑜一眼,“她等了我15年,只因为一个误会。”

        男人绕过病床朝门口走去,临出门又转头回来,“别乱想,好好休息,我回头再来看你!”

        门一开一合,沈昊松真的走了,沈思瑜就想赶走他,但是真当这男人消失的那一刻,她又感觉到身体冷到浑身都在瑟缩。

        低头,沈思瑜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这样大方过。

        浅笑着痴痴的,下一秒沈思瑜疯狂的抓起那张支票,在自己面前死了个粉碎,“沈昊松!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大混蛋……呜呜呜。”

        ……

        就算沈思瑜不同意,沈昊松每日依旧来看她。有时候是下午,有时候是半夜,因为司振玄那边还有太多的事情。

        沈思瑜哭过闹过,静静的躺在那里闭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沈昊松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

        “雪莹。”

        电话那边传来了温柔的声音,“这么晚在做什么,你可是都没有在家啊。”

        沈昊松楞,揣摩着何雪莹的话,“你来丰城了?”

        “恩,我在北城那边呆的好无聊啊,何家回不去了,我也不能天天都叨扰爷爷啊!你别怪我,我没地方去。”何雪莹说着话,眸子灵光一闪,这借口听上去还真是天衣无缝,不过是女人的小聪明。

        沈昊松顿,“好,我现在就回去,你在那里等我。”

        关上电话,又是一眼,沈思瑜纹丝不动,只是当沈昊松起身离开时,沈思瑜的睫毛扑朔,一阵的不安。

        ……

        别墅的门前,因为天已经黑了,她蜷缩着肩膀看着孤独而可怜。沈昊松走下车,一边朝何雪莹走去,一边快速的褪掉了自己的外衣。

        “什么时候下的飞机,怎么都没打个电话,让我去接你。”沈昊松把外衣围在何雪莹的身上,只是脸上的关切并不热烈。

        “接什么啊,这么近的距离。”

        何雪莹说话间回头看了别墅一眼,“可是你最近都没有回来住吗?”

        高墙院落,别墅里寂静一片,照常来说,至少会有些灯光和佣人来回走动的身影,但是现在里边却死灰一片。

        “之前借给振玄了,他那边有点问题。”

        何雪莹点头哦了一声,“那你以前都住在哪里?我们现在可以把别墅拿回来吗?”

        “他人还在医院,估计最近也不会回来了。”沈昊松掏着钥匙开门。把何雪莹拉进了别墅的大门。

        所以,他这么晚回来,是在照顾司振玄么?沈昊松这人想来做事情滴水不漏,但是何雪莹也是一样,几乎是刚下飞机,她就已经让人打听过了,沈昊松根本没和司振玄在一起。

        聪明的女人不会问,问了都是伤。

        别墅的灯一亮,暖暖的光线,何雪莹淡淡的笑着,像是回了家一样,随意的走了进去。

        十五年前,她来过一次这里,就记住了地方。

        在北城,沈昊松拒绝跟自己在一起。不管是什么借口,何雪莹心里始终落不了底,所以她就来了,一方面想看那个叫沈思瑜的女人,另一方面,更像跟沈昊松的关系落在实处。

        人都来了,总不能被沈昊松送到酒店去住吧。何雪莹心里暗暗一笑。

        何雪莹在客厅里转了一圈,频频点着头,“你这里跟我猜的差不多,你真的千古不变的性格。”

        沈昊松好像没心情聊天,站在何雪莹的身边,有些烦躁的拉了拉领口,打开了一颗纽扣。

        “也不早了,你刚下飞机,今天先休息。”

        何雪莹尴尬,脸上的笑容有点生硬,“好,我住哪一间?”

        沈昊松带着她上楼,在自己房间的隔壁,跟何雪莹安顿了下,“有事情喊我,你早点休息。”

        停留不过几分钟,说的话也有些牵强,沈昊松转身离开了。

        何雪莹坐在大床上半眯起眼睛,在北城的沈昊松根本不会这样。像是地方变了,人也跟着变了,能是什么原因?

        何雪莹淡笑一下,起身脱着衣服走去了浴室。

        出来时,何雪莹才想起自己来的时候有些匆忙,她一心只想扑着男人过来,居然什么都没有带。

        围着浴巾何雪莹走去了衣柜,想找一件沈昊松的衣服。

        衣柜打开,女人呆住了。

        衣服的确不少,不过不是沈昊松的,清一色的女装,家居服,睡衣,甚至内。衣裤,齐刷刷的摆了一排,这其中大多半,还未曾撕过标签,是全新的。

        何雪莹跟想安慰自己,却忍不住嗓子梗了一下,她伸手随意的扯了一件新的往身上一罩,果然这尺码……快来看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https://www.65ws.com/a/101/101818/33209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