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 > 第435章 过不去这个坎

第435章 过不去这个坎

        第435章  过不去这个坎是那个时候的他太过贪心,又想过好日子又想尽快的解除合约,什么都想抓紧时间,最后耽误的便是感情。

        他和司柔柔的感情原本便不稳定,他却耗费了大量时间在外面,又怎么能让她信任他。

        就是从山林里出来,回归都市的那天,村口有人在卖小狗,而且居然还是牧羊犬,当时那主人说这狗太好吃,所以家里都喊它肉肉,可是养不起了,想卖掉。

        不知道是不是“肉肉”这个词福至心灵的令他想起了司柔柔,他便顺手将这只狗买下,直接航空送到了丰城。

        司柔柔回过头就看见那只小肉肉正趴在玻璃窗上张望,似乎很想进来,她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突然间养狗了,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宠物的。”

        “可能是……”孟亚伦顿了顿,忽然间笑了,“可能是那家伙太寂寞了?毕竟常年一个人……”

        司柔柔略有些语塞,索性放弃继续追问狗的名字的事情,而是红着眼睛看着他,“你、真的是你吗?我总觉着自己在做梦。”

        孟亚伦唇角噙着笑,“不然你觉着呢?你以为我是谁?我想小肉肉你应该非常清楚,是不是我回来了。”

        他真的毫无破绽。

        虽然时隔几年,可是不是他,司柔柔真的还是能确信的,只有他会那么热情,也只有他会喊她“小肉肉”,甚至也只有他会用那么宠溺的目光看着她。

        司柔柔视线有点模糊,她伸手摸着他的脸颊,感觉到那上面温热的温度,一滴滴的泪水又忍不住的往下落着,“你知道吗……我好恨你,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一句再见都不说,就忽然间消失,既然你消失了,那就索性不要出现好了,既然出现了,为什么又始终不来见我?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些年,有多想你……”

        说话间,她直接扑到了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放声大哭起来。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那么自私!你说让我不要和其他人在一起,我答应你了,我觉着我可以和他好好的,只要他对我好。”兴许是这些委屈都藏在心里,最后只能用坚强的外表去装点,最后所有的怨言都在看见心爱的人的时候,彻底爆发。

        司柔柔一边哭着一边说,而孟亚伦,始终沉默。

        他在静静的听。

        “可是……可是我怀孕的时候,他在外面拍戏,怀胎九月的时间他总共回来过四次,外面流传的都是他和他师妹两个人出去吃饭约会的照片,他跟我说不是这么一回事,可照片都拍了让我怎么想!!”

        “孩子生下来那天他也不在我身边,那天我疼的生不出来乖乖的时候,我甚至在想,他其实接收了我,也很勉强的对吗?否则怎么会有孩子出生都不在身边的?他是第二天才赶过来的,我看他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也很辛苦,就又觉着算了……他拍戏什么的也很辛苦不是吗?”

        “可我不想他拍戏……小乖一岁的时候,我领着她去亲戚家里玩,电视上正放着他和别的女人主演的电视剧,小乖扑上去叫爸爸,一头磕在电视上,她还哭着问我,为什么爸爸要牵着别的阿姨的手,为什么爸爸要和那个阿姨那么亲密?我再换一个台,想放动画片来哄小乖,结果不小心就调到了娱乐台,娱乐新闻就是他和他那个师妹谈情说爱的画面……”

        说到这里司柔柔都有点说不下去了。

        眼泪落得孟亚伦的衣襟都湿了一片,她歇了口气又继续说着,“我一次一次的和他说,我真的很介意,很介意那些事情,不要和我说这是假的,在外人的眼里,我什么都不是都可以,可是小乖呢……小乖从小就会觉着……她的爸爸在外面有女人,还公然出现在外面……”

        所以司柔柔这么多年来都无法释然,因为怀孕前后的那些事情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

        煎熬自己的丈夫始终不在身边,煎熬自己的丈夫光鲜亮丽的出现在别的场合,却和其他女人传着绯闻而不否决,煎熬在小乖最需要爸爸的时候,爸爸却总是在拍戏不能回家。

        司柔柔说完这些以后,心里好受许多,她从孟亚伦的胸口抬起头来,和他四目相对。

        很显然他的眼睛里已经浮现出心疼的神色,而他又将她搂了回去,“对不起,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会在你身边。”

        司柔柔怔了怔,便也慢慢的恢复了情绪。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出了事情只知道哭却不知道如何解决的司柔柔,她甚至已经名声在外,当然,初见的热情和激动渐渐消退后,她也开始面对一个现实。

        他回来了,那她和他要如何继续?

        司柔柔甚至都没有忘记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她需要给他治疗,要让他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司柔柔镇定了下自己的情绪,又摸索着从包里取出眼镜来戴上,当情绪被隔绝后她感觉好了很多,才抽噎着说了句,“我是来……来拜访的,他要治疗,我还收了那么多钱。”

        孟亚伦的目光微沉,“你是怎么想的?”

        司柔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很矛盾。我当然不希望你消失,但是很明显,他仍旧要重复我们过去的那段时光。”

        “所以,你并不希望我走,对么?”孟亚伦一字一句的问着,他的言谈之间颇多痛楚,只是两人对于这痛苦的理解却并不尽相同。

        司柔柔以为他是因为当初的消失,所以才露出这样的神情。

        可只有孟亚伦自己清楚,当司柔柔那么清清楚楚的告诉他,她不希望他走的时候,他的心情真的很微妙。

        现在是他和她修复到以前关系的时刻,他的确必须要将这个角色饰演下去,无论如何,孟亚伦既然已经决定和司柔柔重修旧好,他就只能忍受现下的种种不悦。

        他和她,如果没有现在的中间介质,根本就无法复合。

        司柔柔信任的眼神,令他心下苦楚,但孟亚伦定了定神,却也直接牵住司柔柔的手向楼上走,“你先跟我上来。”

        司柔柔有些不明,但她还是很乖巧,她知道他不会害她。

        虽然她心里还是有着疑惑,当初的他既然已经回来,为什么不去找她?

        如果不是孟亚伦去找她告诉这件事,希望埃拉女士出手帮忙救治,那么她是不是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这件事堵在她的心里,让原本相逢的愉快都变得有点闹心。

        司柔柔忽然间在楼梯上便站定了,她过不去这个坎,她在生气。

        孟亚伦见她居然停下,回头望了她一眼,“怎么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既然已经回来,为什么不去找我?”司柔柔偏过头去,眼底滑过一丝倔强,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司柔柔,即便是心里头有事也会自己憋着,她绝对不愿意憋着,她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孟亚伦的眸子微变,他顿了顿以后站在原地和她说:“你关注过我的消息么?”

        司柔柔愣了下,她索性直接摇头,“没有,我和他离婚以后,就把所有的消息都屏蔽了,他和谁演感情戏我也不想看,他的那些绯闻我更不想知道,有时候是顾萱萱或者林知微把他的消息和我说,又或者不小心浏览网站的时候会知道……”

        “你们离婚,是在三年前。”孟亚伦还是将司柔柔拽到了二楼,一楼对于他来说是会客的地方,二楼才是私密的空间,他平时比较喜欢在二楼待着。

        司柔柔发觉他的二楼格局,居然和他们两个人初相识的那个房子装修一模一样,这样的熟悉感让她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

        孟亚伦从后头将她抱住,动作自然而又亲昵,她微微一怔,可也没有拒绝。

        “离婚后的第一年,你爸爸对他近乎全盘封杀。”孟亚伦用第三者的角度去诉说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发觉已然能淡然的去看待过去。

        晚上的孟亚伦之于白天的区别,苏俊很明白的告诉他,在于主动性和攻击性。

        很明显,晚上的那一个无论做任何事情都非常的主动,绝对不会退缩,而他的这种主动性和攻击性,会令他整个人变得邪魅而又迷人,这与白天的自己完全不同。

        听见孟亚伦说“全盘封杀”的时候,司柔柔略有些惊讶,她张了张口试图替爸爸解释,“爸爸不是这样的人,他、他不会这样对你啊。”

        孟亚伦苦笑了下,“那是因为他是你爸爸,我和你离婚以后,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司家在丰城的能耐还是很厉害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孟亚伦的演艺事业近乎停滞的最重要原因。

        司振玄是个对外人极其冷酷,只是对自己人才会格外的友好,原本让司柔柔和孟亚伦结婚,他已经是不同意的,甚至抱着非常不看好的态度。

        果不其然,司柔柔从怀孕到生下孩子,甚至于在小乖三岁前的那些痛苦,司振玄都看在眼里,他除却安慰,却做不到任何的事情,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种事必须要孟亚伦做,才有效果。

        父亲,在感情上,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给力小说  "xinwu799"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https://www.65ws.com/a/101/101818/33209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