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 > 第122章 这次是你不要我的

第122章 这次是你不要我的

        第122章  这次是你不要我的顾安童点点头,她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给司振玄,“我找你,没有别的事情。振玄,你看了没问题就签个字。”

        司振玄垂眸,文件上的离婚协议四个字,瞬间灼伤了他的眼睛,他将文件往桌上一扔,冷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顾安童笑了笑,“我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既然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我们又何必这样为难彼此。昨天是我有点情绪失控,冷静了一个晚上我想明白了,既然你放弃不了她,那就放弃我吧。”

        “……”

        “这半个月的时间,我过的很快乐。”顾安童将咖啡放回原来的位置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其实也想用半个月的时间来磨合彼此,但事实证明,努力过了并不代表有什么结果。”

        一个死结,根本解不开的死结。

        所以顾安童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她不希望司振玄去和杜云森硬碰硬,但她没有办法劝他,这一纸协议昨天晚上她就拟好了,倒不是想让他二选一,而是自己感觉到累了。

        “不要说什么你不想和我离婚。”顾安童见司振玄想说话,自己率先便将他堵了回去,“我累了司振玄,我不想再纠结在这件事上没办法解脱。”

        顾安童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流眼泪,只是尾音处那似有似无的叹息,令司振玄的身体渐渐僵直。

        良久。

        司振玄又取过桌上的协议,那一刻手里的笔似乎有千斤重,纵然曾经在文件上签过无数次名字,这一次他却写的很慢。

        顾安童闭上眼睛,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渐渐浮在心底,这半个月,说老实话她是快乐的,每天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她都快忘记两个人迟早要面对眼下的事实。

        接过司振玄递过来的文件,顾安童轻声笑了笑,“其实你是个好丈夫。”

        会每天给老婆做饭,也会每天按时回家,没有过多的应酬生活,更没有沾花惹草的习惯,克己律人,温柔体贴,从很多方面他都无可挑剔。

        将这件事办妥,顾安童起身,“如果你有空的话,和我去民政局领一下离婚证吧?结婚证和必要的证件我都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司振玄的喉间有些干涩,本想解释几句,到最后却又无语凝噎。

        他最后还是和她去了。

        当离婚证拿到手上的时候,顾安童唏嘘着看着手里头的本子,“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已经离了两次婚,再结婚就是三婚了。”

        见司振玄的脸色有些变化,顾安童又笑了笑,“不过,现在没有谁敢要一个三婚的女人,他们肯定会觉着我的性格很奇葩,否则为什么男人都不要我呢?”

        司振玄摇头,“这次,是你不要我的。”

        顾安童感觉到风有些大,结果因为有点低血糖,被风吹的趔趄了下,司振玄伸手便去扶她,结果看见风沙过来,索性便一把拥住她的身体,用自己的背部挡住那些突然间袭来的砂石。

        一直到这阵大风过去,顾安童还埋在他的怀里。

        可能是眷恋他怀抱的味道,顾安童一时间没有离开,司振玄也抱着她没有动。

        许久许久,顾安童两手动了动,还是推开了他。

        “我把行李都搬出来了。”顾安童想了想,还得有些事情和司振玄交代,“你今天还是得回去一趟,或者让舒旬去一下,蒙蒙怎么也得有人照顾。家里的东西我没怎么动,就拿了自己的衣物,哦对,还有上次从今生那个照相馆里拍的合影,我挑了些好带的拿走了,其他的没有动。”

        顾安童说着这些的时候,情绪很平静,司振玄却说:“这房子是给你的。”

        “我不要。”顾安童摇头,唇畔浮起一丝凉凉的笑意,“如果真要和我分财产,单一套房子我是满足不了的,所以我宁肯什么都不要。你现在的身家背景,要和任轻盈的老公拼,恐怕还不够吧?你加油,我祝福你有得偿所愿的一天。”

        顾安童整理了下自己刚才被风吹凌乱的裙子,又理了理头发,转身离开。

        司振玄原本要上前去拉她,再和她说几句,可脑中掠过沈昊松的话,司振玄到底还是没有去追。

        只是他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多久,手机响了,是顾安童发来的短信:我见过杜云森了,我知道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振玄,凡事三思而后行,如果真的接不回来也不要强求,不要让自己陷入到危险的环境中去,真的想接她的话,筹谋的时间长一些,她等了十几年了,一定可以继续等。

        最后的那一行字,顾安童打的很是艰涩。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选择和司振玄离婚。

        他没有说过不要她这种话,但她觉着自己应该没办法接受,在接下来的人生中,有一部分的时间,是要看着自己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奋斗,而努力,而强大。

        她想,司振玄会同意离婚,也是因为发觉眼下和杜云森的局,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吧?

        司振玄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见过杜云森”这五个字上,他立刻扬起手机给顾安童打电话,她没接,直接挂断。

        反复几次,都是这样。

        看见司振玄的来电,顾安童就会挂掉,其实她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远处的长河发呆。

        顾安童已经哭了快半个小时了,她终于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离了婚,就仿佛心口被深深的挖了个洞,血糊糊的疼,却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刚才在司振玄的面前,她一直忍着没掉眼泪,她不希望自己流泪让他心软,又或者让他放弃和她离婚的选择。

        这是她自己做好的决定,再不想变更或者出现纰漏。

        电话又响了,顾安童低头,发现是顾年光,这才接了起来,“喂,哥。”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中央公园这里。”顾安童抽了下鼻子,找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才说:“哥,我又要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可言,你是我妹妹。”

        顾年光开着车朝中央公园去,他甚至想起了当初自己对司振玄的质疑,质疑他对妹妹的感情,事实上司振玄也的确辜负了顾安童,否则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的结局。

        顾安童叹了口气,“妈妈那边留了一笔资金给我做启动制香坊的资金,但我之前光顾着做司太太,都没有好好想该怎么去处理制香坊,我觉着,是时候拾起来了。”

        “恩。你有事情忙当然好。”顾年光配合着说了句,“我很快就到了,你到公园门口来。”

        “好。我马上。”顾安童又将眼角的泪水给擦去,对着空荡荡的大河轻声说了句“再见我的爱”,这才拎着行李往公园外走。

        长河漫漫,一轮橙黄色的太阳渐渐落下,又一天的夜,笼罩大地。

        顾安童在整顿制香坊的时候,第一课是先让夏梦过来给这些员工上了一段时间的课,身为制香坊的员工,如果没有一定的底蕴,那是绝对没办法撑得起这制香坊的工作。

        她想还原一些古老的香方,顾年光曾经给过她一些材料,正好夏梦对这件事也非常有兴趣,所以两个女人经常会泡在香坊里,哪里都不去。

        也正是因为有事做,顾安童才渐渐的从离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虽然已经和司振玄分开,却不代表她不关心他的处境,和他的进展。

        一方面,她其实是希望他能得偿所愿的,可另一方面,她特别害怕听见司振玄已经和任轻盈在一起的事情。

        或许在心底的最深处,她还是希望,哪怕离婚,他也还是惦记着她的。

        不过这种念想基本上是她的臆想,怎么会存在呢?

        “我觉着这个香的味道……”顾安童正发表自己的看法呢,忽然间感觉到肚子里一阵难言的滋味,她直接捂住嘴干呕了起来。

        夏梦愣了下,放下手中的事情跑了过来,顺着她的背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顾安童摆了摆手,“没事,就忽然间不能闻这个味道的感觉,我出去走走,你别担心。”

        夏梦点头,“好,外面空气清新一点,可能是老在这里头憋着的原因。”

        顾安童笑,其实这里虽然地处偏远,环境比别的商业区不知道好了多少,她喜欢这里的花花草草,还有绿树成荫。

        只是这制香坊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味道环伺,顾安童无论站在哪里都不是很舒服,不得已,她只好朝着外面走,刚刚到门外,她的脚步微微一滞。

        顾安童看见一辆加长车停在那里,单仅仅是那么一眼,顾安童的心便收紧了些许,几乎是立刻转身朝着香坊内走。

        可惜她没有来得及走进去,已经有两个黑衣人拦在她的前面。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杜云森呢?”顾安童面色有些发白,她按捺住心头不断泛起的呕吐感,直接问了过去。

        杜云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顾小姐,杜某人想请你去我的宅邸小住一些日子,不知道顾小姐肯不肯赏这个脸。”

        “杜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和司振玄已经离婚,我们应该没什么瓜葛了。”顾安童其实很怕看杜云森的眼睛,那是一双藏着戾气的眸子,话语里看似温柔,实则暗藏杀机。

        杜云森咯咯的低笑着,“我想,这可容不得顾小姐自己胡说,我怎么听说你们的离婚是假离婚,其实是骗我们这帮围观的外人的?”给力小说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https://www.65ws.com/a/101/101818/33207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