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展鸿图 > 第3058章 古董

第3058章 古董

        原来,皇帝早已‘密使人侦视’,暗中派了情报人员盯着宋濂,将宋濂请客饮酒的全过程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宋濂刚才说的有一句假话,立即就犯了欺君之罪,保不准会被老朱砍了脑袋。当时被朱元璋砍脑袋的大臣不知有多少了。

        有一段时间,正是‘严打’风头,大臣每日上朝前,都要跟妻儿告别,交待下后事,以免上朝后被皇帝寻着什么理由抓起来,连个遗言都来不及留下。

        朱元璋又笑眯眯地问宋讷:‘宋爱卿,昨天你又为什么生气啊?’

        宋讷心里暗惊,老老实实回答:‘昨天学生打碎了一个茶器,我心中惭愧教导无方,所以生了闷气。陛下何自知之?’

        老朱回手一招,叫太监给了宋讷一幅图画,画的正是宋祭酒,‘危坐,有怒色’。

        宋讷赶紧跪下来谢主隆恩。原来,朱元璋暗中安排了擅长速写的特务监视宋讷,特务将宋讷生气的形态都活龙活现给绘制下来,呈交皇帝。

        这两件事,显示了明代窃听系统的发达,当时可能每个大臣的身边,都有卧底或者暗中埋伏的情报人员监视着,朱元璋生性多疑,对治下的官吏军民极不放心,安插了众多监视的耳目。这些密探并不隶属于政府,而是直接对皇帝负责。”

        听着秦市长洋洋洒洒的在讲古,始终不偏离一个主题,那就是诸多情报直接对皇帝负责,程中坤的心里不由多想了几分,难不成是老领导对自己哪件事做的不满意,背后有小人高密?

        秦书凯见程中坤眉头紧锁,心知他必定是有所顿悟,却还是没搞清楚问题症结所在,索性继续开导的口气说:

        “布控耳目、监视臣民并不是朱元璋的独创。中国历史上战争频繁,政治斗争层出不穷,出于军事安全或政治安全之需要,很早就出现了负责窃听的情报人员,如我们熟悉的“四大美人”,其中就有两个是情报人员:西施是越国安插在吴王夫差身边的间谍;貂蝉是王允安排在董卓与吕布身边的间谍。战国时期,各国征战不休,间谍组织更是少不了,

        曾经有五个人,客居京城,一日在旅店喝酒,酒至酣处,其中一人说:‘魏忠贤这个阉人,快要倒台了。’其他四人大惊,叫他千万别乱嚼舌头。先前这人借着酒劲,说:‘切,魏忠贤虽横,但现在他又不在这里,难道还能剥了我的皮不成?我怕什么?’

        不久酒席就散了,五人回房休息。睡到半夜,忽然房门被踢开,一伙人执着火把闯进来,一个个照着脸看,然后将五人全部抓走。来人正是东厂密探,五人被抓到东厂刑场内,那个骂了魏公公的家伙被剥光衣服,手足钉在门板上。

        魏忠贤笑眯眯对他说:‘你不是说我不能剥你的皮吗?我试试能不能剥。’命人将滚烫的沥青浇遍那人全身,待凝固后再用刀割椎敲,竟将整张人皮剥了下来,惨不忍睹。其余四人吓得快要死过去了,魏忠贤却“每人赏五金压惊”,放了他们。”

        秦书凯冲着程中坤抬手示意了一下说:“我刚才说的这个古是在明末笔记《幸存录》上记录的,有空的时候,你不妨拿过来看看。”

        “好的,我一定。”

        程中坤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漉漉一大块,尽管他心里确定自己对秦市长一直是忠心不二的,可也并不能担保自己从未说过什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来,变成某种是非流言传到秦市长的耳朵里,今天秦市长找自己过来谈话,明明就是有的放矢,可自己居然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他到底针对的是哪一件事,这让他心里感觉有些没底。

        程中坤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冲着秦书凯问道:

        “老领导,我要是哪里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你可一定要当面指教批评我,我这一路成长如果没有老领导的指导,现在说不定还在浦和区副书记的位置上呆着呢。”

        秦书凯瞧着程中坤说的也像是真心话,这才把实话给说出来。

        “程区长听说了李伟高最近在忙乎什么吗?”

        程中坤果然是一脸愕然的表情说:“秦市长,没听说啊,他能干什么?邬大光都进去了,他一个李伟高还能折腾出花来?再说,按照李伟高的个性,他也不敢啊!”

        瞧着程中坤一副轻视的口气,秦书凯不由摇头说:“程区长,你作为浦和区的区长,居然连常务副区长最近忙乎什么主要事情都没留意,你这个区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我?”

        程中坤被秦书凯训斥的有些张口结舌起来,现在他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秦书凯今天把他叫到办公室来讲了一大片关于明朝东厂西场特务机构的事情,还有关于魏忠贤对背后说自己坏话人剥皮的勾当,他这是在点醒自己,对周边一些人的信息掌控太不灵通了。

        瞧着程中坤一副不知所以然的表情,秦书凯冲他叹了口气后,把小柳跟自己说的一套话选择性的说了一遍后,语重心长的口气对程中坤说:“程区长,官员到了不同的领导位置上,就该有不同的心理成熟度和成长空间,你作为一个区长,自然应该做到耳听八方,这样才能把很多事情及时的防患于未然,否则,很小的事情说不定就可能让你不得翻身,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程中坤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愧色来,李伟高这个家伙一定是在背后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偏偏他一个区长居然一无所知,这的确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原本程中坤还想要张口解释一下,区委董书记新来乍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任何事情都拉着自己一块商量,搞的自己压根就没时间考虑其他,可是瞧着秦书凯那冷冰冰的脸色,他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程中坤对秦书凯当即表态:“老领导,您批评的对,我以后一定注意这方面的缺点,李伟高的事情,您不用烦心,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你来处理?你准备怎么处理?你有本事让李伟高不到普水县当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程中坤想不到的是这个李伟高原来想到普水经济开发区去做什么书记,狗日的,这个小子是怎么想的,真的不是个东西。

        “好了,我今天说的话,想必你心里也该有些领悟,这件事暂时情况下,你能做的就是注意李伟高的动静,毕竟他现在整天在你的眼皮底下晃悠,有什么消息及时汇报就好。”

        “好的,我一定按照老领导的指示执行。”

        这个时候,秦书凯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钱部长的电话,于是和程中坤说句,你去办吧,就接听钱部长的电话。

        钱部长自从到了省级机关工委后,一直没有联系秦书凯,现在联系不知道何事?

        “秦市长,有点事要麻烦你,事情不好办所以才给你打电话。”

        秦书凯感到奇怪,他不好办的事难道我秦书凯还有办法吗?

        “什么事?”

        “我最近办事情,淘了一个破碗,找人鉴定是赝品,你有办法找到一件明清时期的瓷器吗?当然,宋朝时期的也行。”

        这对钱部长的确是个麻烦事,平时没关注古玩方面的事,一时间哪里去找?但秦书凯却知道,钱部长如果不是要得急,肯定不会找自己想办法的,既然开口,好歹也要作点努力,再说,古董对秦书凯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情。

        于是问道:“要得很急吗?”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现在红河县,时间最多能呆三天。”

        “我找找看,平时没注意这方面的事,要问其他的人才知道。”秦书凯当然不能对钱部长说自己很早就关注古董。

        钱部长继续说,我要的很近,如果你在找其他的人问问,也许时间久来不及了,最近我在红河听说洛水镇有户农民,手里有一块玉佩很值钱,虽然不是瓷器,但是也可以,不知道秦市长能不能想办法弄到手。”

        “玉佩?什么时候的?”

        “嘿嘿,说起来是国宝,传说是李自成的兵符,历史上独一无二。”

        秦书凯心里一喜,追问道:“情况属实吗?”

        “这个没法肯定,我也是听说,可能性还是有的,历史上记载崇祯十年也就是1637年,杨嗣昌会兵10万,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策略,限制农民起义军的流动性,实行各个击破,张献忠兵败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关遭遇洪承畴、孙传庭的埋伏被击溃,带着刘宗敏等残部17人躲到陕西东南的商洛山中。

        第二年八月,清兵两路入关,朝廷内外交困,举棋不定,崇祯见清军势大,急调洪承畴等人东去勤王,李自成才得以大难不死。按史书记载,李自成避难处是在商洛山中,其实,这期间李自成是流串到了陵水县,休养生息,后来从商洛山出击,夺取了大明的江山,当了皇帝。

        到1645年,清军以红衣大炮攻破潼关,李自成采避战的方式流窜,经襄阳入湖北,试图与武昌的明朝总兵左良玉联合抗清,左良玉东进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侧’征讨马士英病死途中。李自成入武昌时但被清军一击即溃。5月在江西再败,神秘消失。

  https://www.65ws.com/a/101/101577/330868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