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晚唐驸马 > 第二百零五章 杀俘不详

第二百零五章 杀俘不详

        “王维栋!你个混蛋!把你的刀给老子放下!”

        因为驸马爷愤怒的咆哮声,抡起的大刀黯然垂落,被怒斥的人一脸不服气的看着驸马爷,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看见鱼恩走过来,大家急忙躬身见礼:“总管……”

        看见他们手中寒光闪闪的大刀,想着自己要是晚来一步的后果,驸马爷的怒火瞬间喷发。他再也顾不得礼数,直接怒气冲冲的咆哮:“王维栋!是哪个混蛋让你们杀俘?”

        吐蕃人撤退的虽然很果断,但是难免会有些伤兵跟不上节奏,这些人既变成了义勇军的俘虏,也变成王维栋屠刀下的亡魂。

        王维栋并没有因为驸马爷的怒火而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反而一脸正色的回答:“他们并非俘虏,某只是在杀敌!”

        他是跟着鱼恩征讨回鹘的老兵,知道这些俘虏落到鱼恩手里,肯定不会被处死。这位牙兵队长,和所有大唐人一样,都对吐蕃人恨之入骨,怎能就这么让这些吐蕃伤兵逃过一劫?

        所以他不承认这些人是俘虏,这样也就不构成杀俘的罪过,屠刀挥舞起来,也就更加心安理得。

        本来暴跳如雷的驸马爷,听到他这个回答差点没被气死,马上质问:“他们已经束手待毙,任由尔等捆束怎能不算俘虏?”

        王维栋并没有回答驸马爷的问题,反而一脸正气炳然的反问他一个问题:“敢问驸马爷,他们不该杀?”

        声音里没有丝毫愧疚,没有丝毫怯懦,虽然因为身份的悬殊,里面会有些恭敬,但那也仅仅是有恭敬而已。如果不看这些恭敬,那王维栋这番话也是质问。

        “该杀!”

        回答的人并不是鱼恩,而是闻讯赶来的李牧。

        这声回答虽然很突兀,但是并不让鱼恩意外。他知道李牧与陇右的风风雨雨,也就能理解他对吐蕃人的杀意。

        可惜经过现代道德观洗礼的人,对有些事情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就算是李牧也不能改变。他马上咬着牙说:“杀俘不祥!”

        在很多事情上两人都有共同语言,在杀俘虏这件事上有岂会没有?只是一瞬间,李牧就明白气糊涂的驸马爷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可是他并没有辩解,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这些人为祸大唐,欺压百姓,就算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足下要杀他们牧并不拦着。只是足下今天杀了他们,无异于断了吐蕃人的活路,告诉他们投降也是死,他们唯有以死相抗一途。到时候,我大唐少不得又要多付出许多将士……”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驸马爷打断:“攻城掠地很容易,如果你想杀人,本宫可以带着你一直打到天边,让你的刀尝尽异族鲜血。可是这又有什么用?想打下一块土地很容易,想要守住一块土地却很难。杀俘只会增加两国之间的仇恨,平添敌人抵抗的决心。就算敌人现在不敌你手里的刀,可是你能保持手里的刀始终锋利么?一旦你有所懈怠,仇恨便会变成熊熊烈火,烧不死你也会让你脱层皮。”

        “常言道杀俘不祥,不祥的并不是天谴,而是人心中的仇恨。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不能收拢人心,你攻下来的城池又会长久么?”

        “中国之所以能长盛不衰,坐拥四海,靠的并不是杀伐果断,而是一颗仁义之心。因为中国用仁义对待被征服的人,所以他们才会甘愿臣服,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匈奴固然杀伐果断,柔然固然以欺榨为乐,高句丽固然屠戮无数,薛延陀固然以屠戮震慑。纵然因为杀戮而畅快淋漓,可是盛极一时的他们又哪去了?早已被血海深仇说淹没,化为历史里的一粒尘埃。”

        “本宫不是要你以德报怨,只是让你不要杀伐无度。这些人里面肯定有人屠戮过大唐百姓,但也会有人根本沾染过百姓的血。能放下武器的俘虏,便已有悔改之心,除非以杀人为乐的十恶不赦之徒,不然还是留条生路的好。”

        一番话说的苦口婆心,一番大道理讲的有理有据,可是却改变不了一颗满是怨恨的心。自从陇右被吐蕃占据之后,朝堂上下无不谴责吐蕃人暴虐,九州之内无不疯传故土百姓被视为牛马牲口。在这种背景下,仇恨的种子早就在人心中生根发芽,又怎能因为他的一番话就被消弭?

        “某不懂这些大道理,某只知道血债必须血偿!”

        说话的人攥紧右手,将刀紧紧地握在手里,随时准备暴起,再收一份利息。

        鱼恩知道,人的主观意识一旦形成,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改变。仇恨已经蒙蔽了王维栋的双眼,让他看不到遥远的前方。无奈的驸马爷只能退而求其次,用另一种方式让他放下屠刀。

        “可以让他们为奴来还债,他们将会成为大唐的奴隶,通过当牛做马来洗刷自己的罪孽。”

        如果有什么比死还可怕,那就是生不如死。鱼恩这句话,给了一个让这些俘虏生不如死的结局,也就给了王维栋一个放下屠刀的理由。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为王维栋收手就结束,擅自屠杀俘虏的人,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尔等擅自杀俘,该当何罪?”

        在唐朝,擅自杀俘虏是什么罪过?根据通典兵二的记载,打赢敌人以后,烂加杀戮,挖坟掘墓,焚烧房屋,践踏庄稼,砍伐树木的人,杀!擒获敌人,或有来投降的敌人,要直接领着他们去见统帅,不能私自询问敌人的情况。如果违背了,因此走漏风声的人,杀!

        王维栋此刻杀俘虏,已经犯了上边的两条,按照义勇军军令如山的规矩,杀头的罪过似乎在所难免。

        事已至此,李牧哪能坐视不理?他马上开口劝说:“屠刀并未落下,也算不得枭首之罪。况且他还有先登之功,功过相抵也未尝不可。”

        打锁喉堡的时候,因为破城太快,鱼恩欠下王维栋一个先登城的机会,这次攻城自然要弥补他一下。也是这小子天生命好,刚爬上云梯就赶上吐蕃人退走,这个先登之功就这么被他收入囊中。

        鱼恩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事情既然没有变成既定事实,他也乐于放过这些人一马,毕竟他们都是大唐的忠义之士。又言辞犀利的训斥他们一番后,鱼恩采纳李牧的建议,用王维栋的先登之功,抵消了他们想杀俘的罪。

  https://www.65ws.com/a/101/101501/330229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