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晚唐驸马 > 第二百零四章 骑兵对冲

第二百零四章 骑兵对冲

        没有锁喉堡的地利,没有储蓄多时的火油,攻城战打的异常凶猛。大唐将士们又重力投石机这种投射武器的支援,吐蕃人也有狼牙拍,檑木这种守城利器的优势。

        义勇军几次爬上城头,都被凶猛的吐蕃人给压了下去。在丢下几千条人命后,太阳已经悄悄爬到高空,初夏的炎热开始考验着双方的意志。

        看着一堆堆焦土上还在蒸腾的热气,狄康五小对着副将大声吩咐:“撤!”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号角声瞬间襄武城里。

        “呜呜呜……”

        缓慢的号角声正是撤退的信号,收到这声信号,城头上的吐蕃人再也无心防守,毫不犹豫的涌下城头,爬上早已等待他们的战马。

        看着将士们接二连三的爬上城头,远处的驸马爷非但没有一丝喜色,反而满脸的担忧。先是城内的大火,接着是无人防御的城头,要是再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他这个总管也不可能打到这里。

        瞬间他就做出最正确的反应,下达攻城以来的第一个命令:“合围!”

        “呜呜呜呜……”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义勇军的军阵里瞬间吹起一阵号角声。听到这声号角,不远处的游骑也拿出号角,开始共鸣。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

        接连不断的号角声不一会儿就传出去好远,让隐藏在暗处的回鹘人,沙陀人还有曹灿听的真真切切。

        号角声就是合围的信号,当它响起的时候,所有的骑兵都会奔着襄武城疾驰,迎头阻拦逃跑的吐蕃人。

        随着号角声的响起,鱼恩所处军阵的一角也开始人马飞驰,刘猛带着义勇军最精锐的骑兵宛如脱缰的野马,直奔襄武城墙而去。他们并不是要进城,只是想绕着城墙去追寻逃跑的吐蕃人。

        身为巡边使,狄康五小也不是泛泛之辈,不然他也不可能与大唐对抗这么多年。虽然轰隆隆的马蹄让他听不到号角声,但是出城已有,他还是能通过远处山峦之间扬起的沙尘,判定自己走了一步臭棋。

        古代攻城战,大多是围三开一,就是想给敌人留下一条生路可以弃城逃跑,好降低攻城的消耗。因为黄土高原的地势,他看不到敌人隐藏的伏兵,还以为自己走了一步多好的妙棋,轻易就把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危险境地。

        如果是别人,发现自己已经被合围,肯定会因为方寸大乱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是狄康五小不会,多年的战场拼杀,让他的头脑异常冷静。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就从扬起的沙尘判定,北方的敌人应该是最少的,果断命令部队转向,奔着正北方疾驰。

        他的判断确实没错,正北方奔驰而来的是沙陀人。与曹灿和愠没斯相比,沙陀人的队伍属实少了很多。

        上苍是公平的,沟壑重生的地貌既可以给大唐将士们掩护,也可以给吐蕃人掩护,让各支军队看不清吐蕃人真正逃跑的方向。吐蕃人智能顺着山沟奔走,大唐的将士们也跑不出山峦的约束。在这种背景下,玩命逃跑的狄康五小必然会和沙陀人相遭遇。

        在略显宽阔的谷地里,两支骑兵的对冲会是什么景象?吐蕃人和沙陀人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

        快速奔跑的吐蕃人不停变换着阵型,不一会儿大部队就在谷地里一字排开,犹如浪潮一般卷向对面的敌人。

        既然宽阔的谷地已经注定不能打伏击,为了阻拦面前这些吐蕃人,沙陀将士们也只能选择和敌人对冲。人数上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他们选的阵型是锥形。这种阵型的穿透力更强,攻击时着力的点也最小,可以最大层度的限制伤亡。

        都是游牧民族,都在马背上打了一辈子的仗,两方都知道在骑兵对冲的时候,战马的冲锋速度至关重要。哪一方的马速更快,就可以为自己提供更大的冲击力,穿透性也就更强。

        “呜呜呜……”

        当距离缩减到三里多的时候,两方不约而同的响起催促的号角声,显然是主将都下令加速。在这一波加速过后,两方的距离缩短的更快,只是一小会儿的时间,两方便短兵相接。

        “啊!”

        “啊……”

        “噗通……”

        有些人还能惨叫一声,有些人却连惨叫的都变成奢侈。长柄武器狠狠地刺入身体,将人撞下战马,只留下一声沉闷的落地声。

        短兵相接的一瞬间,吃亏的是沙陀人,因为吐蕃人无论人还是马,都披着锁子甲,飒然就是重装骑兵。沙陀人虽然也有铠甲,但是因为习惯骑射的原因,他们更追求战马奔跑的速度,当然要牺牲些铠甲的防御力。

        好在高速的对冲,抵消了不少铠甲上的差异,再加上吐蕃人更习惯用短剑而不是长柄,所以沙陀人这个亏吃的也不是太大。

        当然,随着两军接触的越来越久,吐蕃人的短剑也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威力。手持短兵器的他们,可以趴伏在站马上冲锋,这样更容易躲过沙陀人笨重长柄的攻击,然后再挥舞手里的短剑,在沙陀人的腿上留下一条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这些伤口虽然大多不致命,但是却能让人因为疼痛难忍而跌下战马,然后被滚滚马蹄踩死。

        就算是这样,吐蕃人的优势也很快就转变成劣势。因为沙陀人阵型上的优势被充分发挥出来,吐蕃人弓矢弱而甲坚的缺点被最大层度的放大。

        锥形对战一字排开,虽然让两翼的吐蕃人可以不加接触就逃离战场,可是却让沙陀人有更大的射击面。前方虽然被敌人蚕食,但是两翼的箭雨却让吐蕃人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骑兵对冲一般会保留些空隙,这些空隙的作用是让无主的战马不会冲散自己的阵型,也让两军能保持骑兵的速度与冲击力。也正是因为这样,在骑兵对冲中,速度虽然会降下来,但是却不会出现停止纠缠的一幕。

        狄康五小是幸运的,如果他面对的是义勇军的骑墙,他这些人会被虐杀的干干净净。可惜没有如果,因为他正确的选择,上天给了他一个苟延残喘的机会。

        沙陀人的阵型会把更多的吐蕃人挤向两翼,从而加速洞穿吐蕃人阵型的速度。一旦吐蕃人的阵型被洞穿,再想攻击他们,就需要这些沙陀将士调转马头去追赶。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吐蕃人就可以拉开好长一段距离。

        上苍是公平的,给了义勇军合围的机会,也给了吐蕃人逃跑的机会。当阵型被洞穿以后,狄康五小带着残存的吐蕃人扬长而去,只留给大唐援兵一个满是尘土的背影。

  https://www.65ws.com/a/101/101501/33022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