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首辅大人,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三百四十八章难处

第三百四十八章难处

        第三百四十八章难处

        谭相思被这话给弄懵了,“你爹准备让你接手家业?”

        上官柔点头,青涩的包子脸上露出成熟的笑容,“谭姐姐之前说的对,我不应该再这般的,我要上进,不能让上官家的家业被别人夺走。”以前是她太傻,才会过着那样的日子,被林文秀他们欺负。

        现在!林文秀和林文曲想要欺负她,就要看看他们的本事了。

        谭相思看着上官柔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心里也是挺欣慰的,“你能够这么想自然最好。”

        上官柔被谭相思一夸,脸红扑扑的,整个人显得异常羞涩,“不过我是第一次出远门,钱姐姐心里担忧我,所以跟着一起来了。”

        谭相思不敢相信的看向了钱多多。

        钱多多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怎么?不可以吗?”

        谭相思摸了摸下巴,一脸沉思,“你是不是和寻天佑吵架了?”

        这话让钱多多整个人石化,眼睛不停的往四周飘。

        反应这么剧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谭相思略显无奈,“为什么啊?你们这都有孩子了,怎么还能吵的起来?”

        钱多多心里不大高兴,嘟着嘴巴,“你不懂。”

        谭相思:“所以你才要告诉我啊。”

        这话让钱多多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抿唇想了想,道:“他有外遇了!”

        谭相思:“……不可能吧?”寻天佑对钱多多有多好,谭相思心里还是有数的,而且寻天佑是个很呆板的人,碰钱多多之前虽然有风流的名声,但显然只是名声臭,没有真正做过什么。

        想到这,谭相思的心里又泛起嘀咕。

        难道碰了女人后,知道女人的好,所以寻天佑找了别的女人?

        这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有不少男人也是这样的。

        钱多多垂下脑袋,情绪低落,“怎么不可能,我都亲眼看到了。相思,已经虽然我会跑去捉奸,但是他都是坐在大堂里,或者在厢房中听曲,可这一次,你知道我是在哪里捉到的吗?”

        谭相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哪里?”

        钱多多抬起头来,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床上!女人的床上!他就躺在一个裸露的女人身上。”

        谭相思吸了口凉气,看着钱多多那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了起来,“这其中会不会有误会?”

        钱多多摇头,“无论有没有误会,他都和那女人一起了,相思,我不要他了。”

        谭相思沉默了。

        上官柔之前没听钱多多说过,相反的,这一路过来,钱多多都表现的很正常,甚至还如同往常般和她说笑,因此上官柔便不知道钱多多经历了什么,只以为对方是出来游玩。

        此时听完,上官柔心里也有些不得劲,可一想到钱多多话里的意思,上官柔便有些着急的道:“钱姐姐你不能这么想,如果你不要寻天佑,那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难道你想要让孩子出生就没有爹吗?”

        上官柔从小就是接受以夫为天的思想,所以有些无法接受钱多多说的这些。

        钱多多的性格泼辣,素来都是敢说敢做,听上官柔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谭相思抿唇想了想,在看向钱多多的时候,多了些许认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样一个男人,那么钱姐姐,我支持你和他和离,我也相信你能够把孩子养好,无论以后是否会改嫁。”

        钱姐姐的能耐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便不担心孩子,反倒是担心钱多多的想法。

        她害怕钱多多是一时兴起,等和离了再后悔,那也没有用处。

        钱多多惊讶的看着谭相思。

        她还以为这世上不会有人懂她,却没想到谭相思一说就说到点子上,让钱多多的内心升起了感动来,她吸了吸鼻子,随即认真的道:“你放心,我会好好想想的。”这一次出来,她就是为了想清楚。

        谭相思也看出她的慎重,没有再围绕这件事说道。她看向了上官柔,道:“你还准备在京城做生意?”

        上官柔还有些恍惚,她的世界观有点崩塌,听完谭相思和钱多多的对话,她下意识觉得两人是不对的。但是无论是他们中的哪一位,又都是她学习的目标,也是她想要成为的目标,因此这会心里有些摇摆。

        此时听谭相思问起,也只是含糊的道:“是啊,我们家在京城做的是酒楼的生意,我爹的意思,是让我管理好京城这些酒楼,最好再多开几家。”

        谭相思抿唇,“我建议你不要。”

        上官柔不解的看向谭相思。

        谭相思表现的很严肃:“现在的京城,不少人都想要往外跑,你们上官家却要往里面跳,这便不是什么好事。”

        上官柔抿唇,看了眼四周,确定屋里就只有他们几人,这才放下心来,想着钱姐姐他们都袒露心声,她隐瞒着也不好,便道:“我爹他、他想要站队。”

        虽然没有说站什么队,谭相思和钱多多却瞬间明白。

        比起和离什么的,这事情显然更加劲爆。

        偏生这话还是从上官柔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口中说出来的。

        谭相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问道:“谁的队?”

        上官柔摇头,“我爹让我自己看。”

        谭相思又道:“可别人为什么要让你站队?”上官家在南安镇虽然是四大家族,但也是最尾端的,放到了京城,那就连名字都排不上去,那些皇子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的商人?

        上官柔的垂着脸,“我爹让我用上官家做嫁妆,最好是嫁入皇家,哪怕是为妾,如果不行,就嫁给皇子身边的人。”

        谭相思没想到上官家主居然还有这样的志向,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上官柔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爹说了,如果不这么做,上官家很快就会瓦解,我不想看到上官家瓦解,就只能……”说道后面,上官柔再也说不出来。

        谭相思明白上官柔的意思,对于一个家族来说,牺牲一个人如果能够挽救大局,那这个人肯定会被牺牲。

        再者,上官柔的心里也的确有着上官家。

        想到这,谭相思不由想到自己。

        其实最开始选择姜昊天,不也是抱着某些想法?只是她很幸运的,选择的人喜欢着她,而她也刚好喜欢上了对方。

        可这样的幸运,又有几个人?

        谭相思看着面色有些戚戚然的上官柔,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可有想过,如果你站错了队,那你们上官家会招来杀身之祸,甚至……祸及九族。”

        上官柔摇头,“我爹说了,不要顾念太多,与其坏了老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倒不如放手一博,若能够博得……你算是赚了,如果不行,那也是我们上官家命中一劫。”

        谭相思被上官柔的话给镇住,久久说不出话来。

        钱多多也一改刚才的压抑,看着上官柔的包子脸,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同情来。

        你说她也不过是一点小事,就这么纠结了大半天,甚至为此伤心难过,可瞧瞧上官柔。

        人家那才叫真的惨,为了家族准备牺牲自己,如果行差走错,还有可能让整个家族覆灭。

        可上官柔说什么了吗?瞧瞧人家也没有压抑什么的。

        明明她是长辈,比起上官柔来要大上好几岁,可是心理素质却不如她,钱多多在心里反思着。

        上官柔长长吐了口气,脸上再次聚满了笑容:“好了,不说我的事了。谭姐姐,我们这一次来京城,为的可是你的事呢。”

        谭相思困惑:“我的什么事?”她这不是挺好的吗?为了她做什么?

        上官柔眨巴着眼睛:“谭姐姐,难道你不是来夺回自己的身份?”

        谭相思懵了。

        “你的事儿在整个南安镇都传开了,我们也是听到小喜的。”所以来了京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谭相思。

        谭相思被他们说的有些怔愣,“整个南安镇都知道了?”

        上官柔点头。

        谭相思:“……”什么鬼?以前她想要让人知道,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今她拼命想要捂着,却满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谭相思无语的说不出话来。

        上官柔看她这般,越发不解了,“怎么了?难道谭家的人不相信谭姐姐你的身份?”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点难办了,不然带着谭家的人去南安镇打听?上官柔心里还在想着对策。

        谭相思便道:“这件事……你们不用担心,顺其自然就好。”

        上官柔一脸的不赞同。

        钱多多也是不满:“你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们既然已经来京城,自然不会再让你孤军奋战。”肯定要把刘家丑恶的嘴脸撕破,让人知道刘家人的恶心。

        谭相思舔了舔唇瓣,道:“其实你们这的不用这样,谭家人……和我已经相认了。”

        上官柔惊讶。

        钱多多也是瞪大眼睛,“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一脸不高兴?”

        谭相思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避重就轻的道:“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你们说,但是吧,你们不用担心我的,也不要插足其中。”

        看着谭相思脸上的凝重,钱多多犹豫了下,问道:“有难处?”

  https://www.65ws.com/a/101/101437/38134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