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首辅大人,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认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认

        第三百三十七章相认

        谭夫人站在原地,目送着潭江霖离开。

        等人走远,谭夫人想要回屋,只是才转身,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谭夫人不解的回头,瞧见身后站着的柳昊炜时,她有些惊讶,“昊炜,你怎么来了?”

        柳昊炜笑着走到谭夫人身边,“听到姑姑这里有事,昊炜过来看看。”

        谭夫人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你表妹已经被带走了。”

        柳昊炜走到谭夫人面前,一字一顿的道:“表妹什么时候被带走了?姑姑,表妹明明在家里养胎啊。”

        ……

        衙门。

        刘嘉欣最开始慌张,但现在已经冷静下来,整个人没有太大情绪波动,就这么被秘密送到了衙门中。

        刚进去,她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周氏。

        刘嘉欣眼睛一亮,不停的给周氏使眼色。

        周氏在牢房里待了这么多天,整个人瞧着异常憔悴,看到刘嘉欣的眼色,她冷冷一笑,移开视线不去看她。

        这样的表现,让刘嘉欣的心头凉了半截。

        这是她亲娘啊!以前那么宠爱她,现在是怎么回事?事关她生死的时候,她娘居然不管她?刘嘉欣只觉得胸口阵阵闷痛,对于这个娘,多了几分怨恨。

        只是她从来没想过,她都已经动了杀心,想要杀害刘家全家,刘家人适当的反击,完全是合理的啊。

        等人都到齐,坐在上座的柳大人额头冒汗,看了眼跟着进来的潭江霖,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秦王,柳大人想要哭的冲动都有了。

        他战战兢兢的站了起身,笑着道:“谭大人,秦王殿下,这、这位置还是由二位坐吧?”他指着他身后的位置。

        秦王不屑的撇嘴,身上的贵气尽显,“本王不需要。”

        潭江霖也道:“柳大人审案,本官放心。”

        他不放心啊,柳大人吸了吸鼻子,“既然如此,那就开堂吧。”

        这话一落下,师爷就吆喝开。

        站在两侧的官差大呼威武。

        等一通闹腾后,柳大人拿起手里的惊堂木,拍到了桌子上,道:“谭小姐可认识这妇人?”

        刘嘉欣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视线落到周氏身上,迎上周氏吃人的眼神,刘嘉欣的内心一个咯噔,却只能道:“她、她是我的养母。”

        说道养母的时候,周氏明显嗤笑了声。

        柳大人接着问道:“听说他们现在在郊外住的房子,是你出银子买的?”

        “是的大人,他们毕竟是我的养父母,这么多年的恩情在,我肯定不能看到他们流落街头。”刘嘉欣露出温柔和纯真的笑容来。

        柳大人:“刘家这么久以来花费的银子,也都是你出的?”

        刘嘉欣应了声是,“爹娘疼我,给我买了不少首饰,我、我偷偷典卖了,补贴养父母。”说到这里,刘嘉欣还小心翼翼的看了潭江霖一眼。

        潭江霖虽然觉得她这么做不好,却也没有说什么。

        刘嘉欣暗暗送了口气。

        柳大人支着下巴想了想,带着好奇的问道:“那你可知道刘大成平时和谁人接触?”

        刘嘉欣道:“我便不清楚。”

        柳大人疑惑:“他就没和你说过?”

        刘嘉欣摇头。

        “那他们找你要钱的时候,用了什么借口?或者他们所要钱,你立马就给了?”

        刘嘉欣咬着牙关,她不知道柳大人问这些做什么,这根本就毫无意义,和案件有什么关联吗?心里气恼,面上却不敢表现,垂着脑袋道:“他们说需要买东西,我就把银子给他们了,柳大人,我便不觉得这些和案件有关系。”

        柳大人笑了笑:“虽说没有关系的?关系大了呢。”

        刘嘉欣的内心越发的慌乱,挤出笑容道:“有什么关系?”

        柳大人没有回答她的话,继续道:“本官在前两日受理了这个案件,之前跑丢了的两个妾室,本官也寻了回来,不知道谭姑娘想不想见见?”

        刘嘉欣不敢置信,怎么可能?那两个妾室明明她已经让杀手解决了,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人世,怎么可能寻回来?一定是柳大人故意唬她的,“想啊,我还想问问她们,干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柳大人应了声好。

        不多时,官差就押着两个人来了。

        远远的瞧见这两人,刘嘉欣险些吓得把眼睛瞪出来,可很快她就强作镇定,“原来是两个姨娘啊,干爹出事的时候,你们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莫不是你们杀了干爹,畏罪潜逃?”

        双燕和单燕看了刘嘉欣一眼,两人跪到了柳大人面前。

        齐齐说道:“大人冤枉啊,不关奴婢的事,奴婢们不是自愿离开,是被人给掳走的。”

        “把你们的供词拿上来吧。”柳大人没有听她们说,直接让上供词。

        两人应了声是,把早就准备好的供词给了师爷。

        师爷又给了柳大人,等柳大人看完,再给秦王和谭大人看。

        轮流一番后,两位大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柳大人把供词放到一边:“你们两说的可是真的?”

        双燕哭诉道:“大人,奴婢们是谭小姐的人,谭小姐让奴婢干的,只是奴婢没想到谭小姐这么狠心,在事成之后就想杀了我们灭口。”

        “如果不是我们聪明逃脱了,这会怕是都无法出现在公堂上,指认出谭小姐的罪行。”

        刘嘉欣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道:“你们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们这么做了?你们这是血口喷人!”

        双燕道:“谭小姐你就不要狡辩了,你给我们的东西,我们还没丢呢。”说完从怀里掏出了首饰,“这是谭小姐让我们办事时给的打赏,奴婢们还没来得及卖掉换钱。”

        看着那熟悉的首饰,刘嘉欣不停的摇头,脸色苍白,“不!不是这样的!”

        她还想要狡辩,但又不知道从哪里说好,只能把视线落到潭江霖身上,“爹,你要帮女儿啊,这件事情是他们污蔑女儿的,女儿没有做过。”

        潭江霖看着证物,又想着刚才听到的证词,他看着刘嘉欣的眼神很是陌生。

        刘嘉欣怕了,她的眼中蓄满了泪珠,“爹,你不相信我吗?难道连你都不相信女儿?”

        潭江霖没有说话,从那些东西中,他其实也觉察出不对来,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知道这个女儿远没有那么善良,而且还有些瞧不起人。

        他便不觉得刘嘉欣是那种顾念旧情,会把自己所有首饰变卖给养父母的人。可如果不是这样,那难道真的如同他们说的,嘉欣雇凶杀害养父?

        潭江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他不停的深呼吸着,等那股劲头过了,才分析起其中的怪异来。

        嘉欣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有把柄在刘家人手里?是了!除了这个外,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可会是什么把柄,让刘嘉欣痛下杀手?不仅养父,就连养母也送入了监狱?

        潭江霖在想着事情,自然没有去理会刘嘉欣。

        刘嘉欣胸口闷痛,她瞧着四周投过来的眼神,心里害怕了,她不停的摇头:“不是我!你们不要冤枉我!”说着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的眼睛瞬间亮了,“我要找六皇子,我是六皇子妃,你们想要冤枉我,还要问问六皇子。”

        这话说的让在场的人脸色各异。

        不要说秦王和柳大人,就是潭江霖也拉下了脸。

        不说刘嘉欣嫁过去只是侧妃,就算是正妃,这得意的口吻,这态度都让他瞧不上。

        偏生现在他还什么都不能说,只得沉着脸坐在那。

        本来案件已经到了可以结的程度,因为刘嘉欣这席话,却是不能轻易结案,只能让人先去问问六皇子的意思。

        谭相思知道消息的时候,还有些失望。

        不过听说刘嘉欣被关押到了房间中,她的心情还是好了些许。

        话又说回来,都这个情况了,六皇子如果愿意为了刘嘉欣出手,那只能说明六皇子对刘嘉欣是真爱。

        可六皇子是什么人?那就是个渣渣,和凌王爷一般的渣渣,会为了一个明显没了娘家支持的女人,而得罪别的势力?

        反正她是不相信的。

        只可惜刘嘉欣没有看清楚,到目前为止,还以为自己是六皇子心中的白月光。

        想想谭相思都觉得可笑。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想趁机烧一把火。

        这把火从哪里烧起呢?谭相思在心里想着,便听到下人传话,说是谭夫人来了。

        听到这消息,谭相思有些诧异。

        她亲娘来干嘛?难道是发现对付刘嘉欣的人里面,有她的手笔?

        谭相思不确定,只能选择静观其变,先把人给迎进来。

        谭夫人看起来很憔悴,脸色也呈现蜡黄色,看到谭相思的时候眼中泪水荡漾,要哭不哭的。

        这样的谭夫人,谭相思有些消受不了,“那个,谭夫人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你想说就说吧。”

        可别真的哭啊,她看到她娘的泪水,会忍不住做出不理智的事情的。

        谭夫人吸了吸鼻子,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叫谭相思是吧?”

        谭相思的心头一个咯噔,对哦,她既然忘了自个名字的事情,既然决定和谭家断绝关系,自然不能用这个名字。

  https://www.65ws.com/a/101/101437/37158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