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复国 > 第220章 密谈

第220章 密谈

        一盏油灯安放在窗棂下的胡桌上,胡桌上是一个白色瓷碗,碗里是一些乌黑药汤,空中弥漫着些苦苦药味。kan121昏黄的灯光不断跳跃着,暗得侯云策和郭炯两人脸上或明或暗。

        “北方草原地域契丹阔,纵横万里,草原上强族叠出,而中原之地仍然数国对峙,稍有不慎,五胡乱华之惨剧就要重演。”侯云策说此话的时候,脑海中涌起了来往于黑城的胡族,又想起五胡乱华的惨痛。

        郭炯熟读史书,对这一段历史非常熟悉,深有同感。

        “廉县县城基本修筑完毕,城外有广阔的农田、牧场,过了黄河就是前套,再朝北走就进入里奇部的势力范围,向东是浩瀚的沙漠,向西渡过黄河则是贺兰山,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狮营以后就守卫此处。”

        “定不辱命。”

        “我把铁川源和何五郎调来给你当副手,铁川源足智多谋,是难得的帅才,何五郎冲锋陷阵勇猛无比,是难得的勇将,还有陈猛指挥的山凌战车营,若使用得当,当者披糜,有他们三人相助,狮营足以纵横河套。我回朝之后。郭郎要带好这支部队,和里奇部一起控制阴山、乌梁素海,把前套之地控制在黑雕军手中。”

        侯云策原本是坐在床边,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

        郭炯躺在床上,汗水已把全身衣服湿透,连床单也被打湿了。他心里明白,侯云策雄才大略,绝非池中之物,自己在沧州投军以来,命运早已和侯云策联系在一起了。

        郭炯强撑着想要起身,却被侯云策按在床上,动弹不得。郭炯也就放弃了起身的努力,道:“只要云帅一声令下,郭炯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从郭炯房间出来,侯云策又到吴平沙病房里坐了坐,吴平沙是一名忠厚而悍勇的老军士,从伍长一步步拼杀过来。现在被狼牙棒打断腰身,看来永远不能下地行走了。

        吴平沙情绪一直颇为低落。他是一个军人,失去了行走能力是废人一个。自己的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中。侯云策说了一些宽慰的话,并诚恳地邀请他到同心城白狼营训练大队专门讲解“小队伍进攻战术”,吴平沙原本心灰意冷,准备到荣军院去养老度残生,听到云帅如此安排,心中稍宽。

        野战医院和住所相隔不远,侯云策没有骑马,从医院出来,一路无话。

        罗青松向来话不多,手抚刀柄,紧跟在侯云策身后。走到一个十字街道,另一条较为宽阔的街道传来杂乱的“嗒、嗒”马车声,声音并不响,只是夜晚四处寂静一片,“嗒、嗒”声音就格外明显。

        侯云策停了下来,见接连又过了三辆马车。就掉头朝另一个街道走去。两人来到了另一条街道,马车已经消失在黑夜中。街道上有一队巡夜军士出现在面前,一名军士发现了站在黑暗中的人影,喝道:“是谁,出来,接受检查。”

        军士在喝斥的同时,响起了一阵抽刀声。

        巡逻队的火长为人仔细,见两人都带有腰刀,说出口令:“五花马。”

        罗青松上前一步,道:“胡萝卜。”

        口令对上之后,火长笑道:“天气已晚,两位为何不回营。”

        罗青松瓮声瓮气地道:“军令在身,由不得我。”

        巡逻队伍零乱的脚步渐渐消失在黑夜中。侯云策继续前行,见到一个院落有灯光,里面有走动声、说话声和嘈杂声。

        侯云策看见此院子,想起这是吴七郎贩私盐的院子。

        吴七郎是奉命贩私盐,受到了黑雕军军方的暗中保护,不过,贩私盐毕竟是与朝廷争利,吴七郎办事仍然极为小心,进城均安排在晚上。

        侯云策知道马车上装的是什么,正欲转身离开,黑暗中突然跳出来四个手持剔骨尖刀的汉子,堵住去路。在狭窄的巷道夜战,这种剔骨尖刀端是十分历害,能轻易洞穿身体,是私盐贩子在城市巷战最喜欢用的兵器。

        罗青松肩负保卫侯云策之责,虽然知道云帅武艺高强,也不敢掉以轻心。查看马车之时,他就持刀在手,紧跟在侯云策身侧。对方围上来之后,罗青松挽了一个刀花,刀尖竖立在脸侧,微微下蹲,这是夜战八方的起手式,只待云帅下令,便抢先攻击。

        一人轻轻喝斥道:“什么人,敢在这窥视,跟我进院。”

        侯云策心知对方是私盐贩子。这些私盐贩子由沈怀镜在联系,每次进城,都要提前通知钱向南,然后沈怀镜安排人手接应,并告知当日的接头暗号,这一套程序是侯云策同意的,侯云策就道:“五花马。”

        领头一人低声答道:“胡萝卜。”

        领头之人见对方是军中之人,口气缓和下来,道:“两位军爷,恕在下无礼了,请暂进小院,主人有事相询。”

        侯云策突然道:“吴七郎在否,让他出来。”

        领头之人闻言,态度顿时转变,能叫出首领吴七郎之名,必然是城内高级军官,吩咐手下道:“把刀收起来。”再拱手道:“将爷稍等片刻,我去通报一声。”

        一不会,两名男子人院内闪了出来,其中一名汉子身材颇为高大,正是侯云策在中牟县收服的私盐贩子吴七郎,贩私盐为朝廷所禁,捕杀甚紧。这些私盐贩子行动十分诡秘,在灵州军中,吴七郎之名不过寥寥数人知道,因此,吴七郎知道来人必是灵州军中重要人物,得到报信之后,匆匆赶了出来。

        吴七郎为人谨慎,认出了来人是节度使侯云策,虽然有些惊疑,却并没有行礼,只是拱手道:“两位何事,若有要事,请到别院。”

        吴七郎领着侯云策、罗青松顺着围墙隐入黑暗中,转了二三个弯,来到了一个小门处,吴七郎有节奏地敲了数声。只听“咔”地一声轻响,小门出现了一个小门洞,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小门洞传出来:“五州行船?”

        吴七郎低声道:“风渐停。”

        三人进了院子,驼背老者并不和吴七郎见面,关上小门之后。缩着身体,踱到西处的一个小房间,随着房门“吱”地一声轻响,驼背老者隐身在黑暗之中。

        吴七郎这才行过大礼,起身后道:“贩盐这个行当利高,臭规矩也多,云帅勿怪。”

        贩私盐是和朝廷争利,朝廷捉住私盐贩子从来没手软过,砍头如切萝卜一样,因此,贩私盐是风险极大的行当,为了生存,自有许多规矩,办事也就极为隐秘。孟殊所建飞鹰堂,也借鉴了不少私盐贩子的办法。

        两人在屋内坐定,吴七郎恭敬地道:“末将得到急令,要运一批河中盐到灵州来。路途为躲避延州军,耽误了一天,依令在城外等到天黑才进城。”

        紧急调运河中盐到灵州,正是侯云策之命,不过,他只说尽快准备一批河中盐,并没有规定具体时间。

        侯云策若有所思地看着吴七郎,问道:“大林朝有多少贩盐人?”

        “贩盐人分为三大帮,最大一帮在海州帮,海州帮大龙头姓李,自称李狂生,手下足有三千多人,有海船数十只,散布在沧州、登州等地,另一帮是汉中帮,有一千多人;还有一帮是郑州帮,龙头老大巴仁就住在中牟县境内,他心下也有近两千人,由于有了节度使支持,郑州帮现在蒸蒸日上,抢了汉中帮不少生意。”

        侯云策心道:郑州和大梁很近,这些私盐贩子又皆是亡命之徒,而且组织严密,若控制在自己手中,也算是一支奇兵。他当过郑州防御使,对于郑州私盐帮的情况略知一二,问道:“郑州帮龙头老大还是巴仁吧?”

        “正是。”

        “听说你们均称巴仁为巴大哥,巴仁重病已有数年,说不定哪一天就一病不起,七郎想不想接替巴仁之位?”

        吴七郎不知侯云策何意,连忙站起身来,道:“末将现在是黑雕军步军指挥使,奉命贩盐,不敢有他想。”他素来悍勇,败在侯云策手中心服口服,对侯云策颇为敬重。

        侯云策笑道:“这两千多兄弟都是桀骜不驯之人,若没有一个服众的龙头老大,不知要生多少事出来,七郎本是巴大哥的结义兄弟,接替巴仁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希望你去当这个龙头老大,把郑州帮掌握在手中。”

        昏黄的油灯“噼啪”爆响一声。

        吴七郎听侯云策说得认真,不似玩笑之语,“我们和巴大哥是八人结义,我排行第七,巴仁还有两个儿子,郑州帮龙头老大之位,恐怕很难落在我的头上。”

        “私盐帮主之位,向来能者居之,七郎经营西北盐务,功劳甚大,巴仁是明白人,上一次我在郑州筹粮,他就捐了不少,他应该能够想通其中关节,若实在想不通,我可派人点拨于他。”

        巴仁是郑州帮老大,面对官府之时则是地方乡绅,和朝中人物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侯云策在郑州任防御使之时,巴仁还曾经拜访过侯云策,也曾为灾民捐献粮食,凡是家大业大者,做事必然三思而行。反而较为流民更容易受到权贵地控制,所以,侯云策有此言语。

        和吴七郎随意聊了一会,了解私盐帮的一些逸事,侯云策就从吴七郎处回到侯府。

        内院大门虚掩着,侯云策轻轻推开院门,就听到小清稚嫩地哭声,师高月明低声用党项语哼着听不太明白的歌谣。师高绿绮端着一个盆子从房内出来,没有注意在侯云策站在内院,“哗”地把水倒在一个排水洞内,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着些什么。师高绿绮是一个伶牙利齿的女子,说话地速度极快,就如爆炒豆子一样。侯云策只会一些简单的党项语。师高绿绮说得又快又急,侯云策一句也没能听懂。

        师高月明在屋内高声说了一句,师高绿绮仍然快速地咕噜了几句,才转身进屋。师高月明这一句侯云策听懂了,师高月明是让师高绿绮别说了。师高月明和师高绿绮虽说是主仆。却情同姐妹,师高月明很少用这种口气和师高绿绮说话。

        七月天气颇为闷热,内院高墙耸立,外面是黑雕军亲卫,安全没有任何问题。师高月明的房门半开着,侯云策站在院内,恰恰看得见师高月明身影。

        师高月明抱着侯小清,在房中来回地走动,只要师高月明停下来,侯小清就会哇哇大哭。师高月明温柔地唱歌。凝神地看着熟睡中的小清。师高月明这个神态侯云策颇为熟悉,侯云策正待要抬脚,忽然,从师高月明脸上落下一串泪水,直落到侯小清脸上,侯小清浑然不觉,仍然酣睡在母亲怀抱之中。

        侯云策练习《天遁功》数年,已有小成。虽说油灯昏暗,可是他视力极佳,清楚地看到师高月明脸上一串泪水,以及她脸上深深的哀愁。侯云策不禁一愣,师高月明性格豁达,即使在最危险地时刻,也是神情自若落落大方,从未在脸上出现过如此伤心的表情。

        师高月明父亲安然无事,女儿小清健康漂亮,又没有其他值得伤心之事,为何师高月明脸上会出现如此神情?侯云策想了一会,却想不出头绪。

        第二天上午,侯云策请来石虎,商议调团结兵扩充狮营一事。

        听完侯云策提议,石虎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侯云策也不说话,靠在胡椅之上,等待石虎说话。

        过了一会,石虎缓缓道:“如此一来,狮营实力冠于全军,和里奇部遥相呼应,进可沿黄河南下,退可入阴山,若没有猜错,云帅有了逐鹿中原之心。”

        从沧州城外破敌以来,石虎一直是侯云策的副手,参与了绝大部分机密之事,数年来,侯云策收复大蕃浑末部和房当残部、联络里奇部、创建军情营和器械五营,黑雕军渐从千人之伍成长为雄霸西北的强军。在石虎眼中,侯云策逐鹿中原之心揭然若揭。

        侯云策没有想到石虎说话如此直截了当,不过,绰号“石佛”的石虎向来出言不虚,他说出这样的话定然经过深思熟虑,就等着他说下文。

        石虎紧接着又道:“当令陛下神武,若侯兄要从西北兴兵,恐怕中原大地又要生灵涂炭,反而给胡人可乘之机,侯兄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这些话,石虎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如芒刺在喉,今日在侯云策临行前夕,终于说了出来,他是以兄弟的身份说这些话,因此,也不称侯云策为节度使,而如以前一样,称侯云策为侯兄。

        侯云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淡淡地道:“石兄如何看待此事?”

        石虎直言不讳地道:“侯兄天纵其才,乱世称雄无可厚非,石某必将全力辅佐侯兄逐鹿中原,可是,当令陛下同样英明神武,况且正当盛年,假以时日,大林必将一统山河,侯兄若想兴兵反叛,就是  乱臣贼子,必将祸害百姓而遗臭万年。

        石某和侯云策感情极深,此时豁出命来,也要劝解侯云策,若因此丧命也无怨言。侯云策神情复杂地看着石虎,石虎所言句句在理,侯云策一时无法驳斥。他慢慢地道:“这一次我要回大梁,只带少数牙兵。朝廷不变,我也不变,黑雕军将成为西北长城。”

        石虎拱了拱手,道:“黑雕军不负君命。”

        侯云策本是前朝三皇子,身负家仇国恨,此时成为大林节度使,其立场也渐渐变化。诚如石虎所言,大林陛下林荣是一代明君,若真要起战端,中原涂炭,将为胡族所趁。他打定主意,只要林荣在位,复国之事休提。

        至于黑雕军中遍布侯云策的亲信,石虎若有异动也逃不出军情营的眼睛。

        (第二百二十章)

  https://www.65ws.com/a/101/101227/489068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