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复国 > 第44章 李重进

第44章 李重进

        侯云策手握百炼刀,道:“有我们在,豹营没完,可以重建。”

        石虎双手抱头,面对地面重重喘气。

        侯云策踢了其一脚,怒道:“你是副将,不可堕志。若是男人,有血咽进肚里,有泪吃进嘴里。”

        石虎慢慢站了起来,抹干了眼泪。

        平日里一起训练、打斗的兄弟战死很多,黑雕诸营军士个个怒火中烧,不管北汉军是否投降,刀砍斧斫,皆杀个干净。

        杀戮很快就被制止,制止之时,已经没有活着的北汉军军士。

        战场上,北汉军、鹰军和黑雕军的尸体交错在一起,北汉军最多,其次是黑雕军,最少是契丹鹰军。侯云策下令把黑雕军军士遗体集中起来,擦干净,就地掩埋,并立碑记之。同时,令郭炯带着孟殊诸人核对阵亡军士姓名及籍贯,造好名册,准备发放抚恤金。

        北汉军和鹰军的尸体则堆积起来,大火焚之。木柴在下,尸体在上,并浇上火油,熊熊大火燃起,焦臭味三里可闻。

        军司马赵雷中两箭,皆在左肩。他用布条裹左肩,带人清缴战场遗留的弓箭、粮食、刀枪。

        此战黑雕军伤员甚多,军医韩淇实在忙不过来。侯云策让每营出五名军士,成立医护营,平时跟韩淇学习救治之法,战时归各队,作为队中专职医官,救治受伤军士。

        《太白阴经》里有许多药方,侯云策让韩淇查看药方疗效。如果实用,则购买相应药材,以备不测之需。如果能制成简单易用的药粉、药丸或膏药,那自是最好不过。

        侯云策从团结兵里抽出一百名身高力长军士,又从各营分别抽出善射军士五十人,总计三百人,重建豹营。何五郎暂任豹营指挥使。全军休整之时,黑雕军陆续找回一些跑失的战马,这些战马全归于新建的豹营。

        休整两天后,全军继续南下。

        黑雕军一路隐藏形迹,尽量不与北汉军和契丹军接战,经过艰苦行军,在三月十六日抵达高平西北面的江猪岭。

        高平和泽州之间大军云集,老百姓大部分逃走,一场大战即将开始。江猪岭由中原守军掌握,守将是刺史李彦崇,守军两千。

        江猪岭两旁皆高岭,高岭外的平地则为北汉军和契丹军所占据。黑雕军要与皇帝林荣所率大军汇合,必须要通过江猪岭,否则就要绕行数百里。从两军态势来看,江猪岭是大林全军的右翼门户,若是守住江猪岭,则右翼安全。

        黑雕军突然从北方而至,刺史李彦崇很是惊奇又很是警惕。稳妥起见,他最初拒不开关,从关口吊下篮子,让黑雕军派军官坐吊篮入关,以辩真假。

        黑雕军诸将与大林王朝渊源最深的是郭炯。郭炯目前在军中暂任长史之职,只等战事结束以后在依例任命。郭炯入关,见过李彦崇,黑雕军这才能够进入江猪岭。

        黑雕军到来后,守卫江猪岭的兵力大大增强,达到四千人,这让正愁兵少的李彦崇喜出望外。

        晚餐,李彦崇宴请了黑雕军诸将,言谈甚欢。

        酒后,李彦崇执侯云策之手,称兄道弟,特别谈及江猪岭关口的重要性,希望黑雕军能够留下来相助。侯云策知道李彦崇所言非虚,便同意留下守江猪岭。

        出帐后,侯云策没有休息,与石虎一起带着贺术海东、王旋风等侦骑连夜查看江猪岭地形。月圆之夜,站在关口,能看清楚江猪岭全貌。

        江猪岭地势险要,山谷长约两里,谷宽多为七八米,最窄的地方不到四米。山谷两侧是如刀削一般的峭壁。一片延绵峻岭中,一条灰色小道在山谷底部似隐似现。

        石虎已经从惨烈大战中回过神来,站在关口,道:“江猪岭如此险要,置檑木、乱石和床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不知关内这些战具是否充足?”

        贺术海东想起太师守黑城时的战法,道:“不用这些战具,四千军士每天有多少粪便,烧开以后就是金汁,来多少攻关,死多少人。”

        王旋风捂着鼻子,道:“贺术,你的打法太臭了。”

        石虎拍着关墙,道:“能杀敌就是好计,臭点就臭点。”

        正在黑雕军开始参加江猪岭防线之时,一件意外之事发生了。

        黑雕军到达江猪岭后,大林前锋军恰巧派人在李彦崇军中联系军务,见到了黑雕军。

        侍卫亲军马步军都虞候李重进得知黑雕军来到江猪岭,派人到李彦崇军中,严令侯云策率黑雕军到前锋营,合兵一处。

        李重进是大林皇帝林荣的表兄,正宗皇族,所率是皇帝亲军。他带着前锋营来到泽州后,和北汉军、契丹军前锋交手多次,没有占到便宜,还颇有损伤。他多次听到皇帝林荣说起过黑雕军,得知黑雕军到来,便打定主意将这一支强军拿到自己手里。

        刺史李彦崇自然不愿意调走黑雕军,只是李重进官大,又是皇亲,虽然调兵之理由不充分,却也不可违,只能忍痛让黑雕军前往泽州。

        对于侯云策来说,不论是江猎岭还是泽州,都是战斗而己,

        短短一天时间,黑雕军侦骑已经绘制了江猪岭五里之内的地形图。黑雕军离开时,侯云策亲手将地形图转交给刺史李彦崇。

        从江猪岭出发,黑雕军进入由中原军控制的地盘,很快来到大林军前锋营。

        侍卫亲军马步军都虞候李重进未到三十岁,锦衣绣袄,狼腰猿体,一派大将风度。作为皇族,李重进甚为傲慢,坐在军帐中,等侯云策拜见。

        侯云策来到中原以后,凭强悍实力,很快脱颖而出,不管是节度使刘存孝,还是国丈赵川,都对这员悍将青眼有加。今日来到李重进帐前,他第一次被主将无视。

        李重进一直在看军报,等到侯云策行过军礼良久,才抬起头,道:“你就是侯云策,侯之恩的族人?”

        侯云策道:“正是。”

        李重进又低头看了一份军报,再抬起头,道:“黑雕军从现在归我调遣,如若不遵军令,休怪军法无情。”

        侯云策站在帐前,拱手道:“诺。”

        李重进盯紧侯云策道:“好好打仗,到时保你一个好前程。退下吧。”

        侯云策走出军帐,对皇族李重进的评价立马调低了几个档次。大战在即,对独立成军的将领不加笼络,反而施加以威,这是典型的不智。和不智的将领合作,纯属找死,此刻,侯云策对李重进生出隔阂,在战场上,这个隔阂有时是致命的。

        此时,北汉军、契丹军和大林军距离很近,双方呈犬牙交错之势。

        黑雕军保持一贯传统,侦骑四出,如一只只触觉伸向了北汉军和契丹军。王旋风所部侦骑探得一份重要情报:一支北汉军辎重部队约千余人,在双头沟驻屯。所有大车都装满粮食,肯定要运向前方。

        双头沟在北汉军主力后方,每天向驻高平的北汉军运送粮草。黑雕军诸将得知此消息,摩拳擦掌,要报被北汉军设伏的一箭之仇。

        前次伏击令黑雕军损失惨重,虽然此计出自耶律其敏敏,还是令黑雕军主帅侯云策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感。他没有立刻决策,再次令贺术海东所部侦骑查探,核实北汉军清辎重部队的行动规律。

        侦察数次以后,侯云策确定这是一支真实的辎重部队。

        下定决心以后,侯云策不再迟疑,准备全军绕过大阳、马村,在双头沟到高平之间的滚刀岭设伏。

        黑雕军暂归李重进调遣,大军行动必须听令。所以,侯云策来到军帐,向李重进请令。

        李重进脸色沉静,道:“你归我调遣,大军自有安排,不可节外生枝。”

        侯云策上前一步,拱手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断掉北汉军粮食,北汉军军心必乱。”

        李重进怒气勃发,道:“黑雕军听令行事,不可多事,我最后说这一遍。”

        退出营帐之后,侯云策将石虎和郭炯叫到营帐,道:“今夜全军开拨,袭击北汉辎重队。”

        郭炯颇为了解李重进,道:“可取得李将军令?”

        侯云策摇头,道:“黑雕军是天雄军前锋营,我们直接听从卫王调遣,卫王给我们的命令是便宜行事。我们可以接受侍卫亲军统领调遣,也可以不接受。从现在起,除非卫王和陛下之令,黑雕军不受其他所部节制。”

        石虎没有表情,拱手称诺。他跟着侯云策从沧州转战而来,在心里早将自己与黑雕军视为一体,同样不想黑雕军受其他人辖制。

        郭炯对大林朝政之事了解颇多,道:“若不听李重进军令,平时也没有什么。如今是战时,若是李重进吃了败仗,会将责任推给不听将令的黑雕军,让我们成替罪羊。”

        侯云策道:  “只要打了胜仗,自然不怕责怪。”

        侯云策坚持要脱离李重进辖制,有几个原因。

        第一  ,他内心深处还有三皇子的骄傲,在他是三皇子的时候,李重进不过是林度旗下一个小人物,连跟三皇子说话的资格都得没有;

        第二,大战在即,李重进用如此轻慢的态度对待一军之将,说明其不是明智之人,跟着这种主将作战,迟早要吃大亏的;

        第三,黑雕军作为天雄军前锋营,可以配合各军作战,同时也拥有相当独立性,全军主动寻战,从道理上讲得通。从黑雕军建军开始,不管黑雕军人数再小,力量再弱,也都是自己说了算。侯云策与李重进见面之后  ,独立成军的念头从此不再动摇。

        黑雕军行动非常隐蔽和快速,等到李重进接到报告之时,黑雕军早就远走高飞。李重进提马鞭,抽打了军中参军。

        中午,侯云策带领黑雕军来到了预伏地点——滚刀岭。

        (第四十四章)

  https://www.65ws.com/a/101/101227/37970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