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五十二章:诈降之策

第五十二章:诈降之策

        江南春,千里江畔莺共飞,繁花争奇斗艳,一派美景数不胜数。

        金陵周边村镇,早已悬旗高挂,各个酒坊迎风而开,芳香四溢。

        议事殿内,楚帝却是一脸慎重地看着下首的几个大臣。

        “诸位爱卿,周谨此计,以为如何啊?”

        底下大臣以镇南王为首。吕恕,也就是之前王叙见过的江夏郡守,也在此间。他回京述职,正好被楚帝召见,问及此事。

        “臣以为可行!”镇南王率先表明态度,道:“周太守坐镇庐江以来,兴利除害,不仅剿灭了境内叛乱,还数次抵御魏军南下,其机变谋略,皆是不凡!”

        楚帝点了点头,道:“皇叔说的有理,诸卿还有何见解,一并说了吧!”

        余下几个楚帝心腹,却是犹豫不决,不敢开口。眼下楚帝态度未明,这几个都是明哲保身之人,哪会轻易抉择。

        楚帝见此,脸色顿时有些发寒。

        “臣有话说!”吕恕躬身一礼,上前一步道。

        “吕卿有何意见?”这吕恕平素沉默寡言,上朝之时也是直言要事,但只要开口,必有一番见解,楚帝见此,脸色当即缓和下来。

        “臣以为周太守定下之计策,虽然可行,但其中难点也颇多,稍有不慎,不仅难以奏效,反而让我军陷入不利!”吕恕正色道。

        “吕卿说的是!”魏帝叹息一声,道:“周谨此计,若是成功施行,必可诱敌深入,大破魏军,但若是为之看破,岂不是引狼入室,届时庐江不保,江淮防线危矣!”

        “陛下,若要建功,须得准备周全,届时就算魏军知晓,可阴谋已作阳谋,破之无门了!”

        楚帝闻此,微微迟疑,道:“周谨倒是将计策对朕全盘托出,朕观其无纰漏,可心中还是觉得不安!”

        “陛下若不放心,可择人赴庐江,监察此事,以策万全!”镇南王站在一旁良久,见楚帝犹豫难定,出言劝道。

        “皇叔此言大善!”楚帝双眼一亮,此事他本就不甚放心,但周谨计策完备,他又不好置之不理,眼下派人前去监察,不仅可以捕查时机,施行此计。若是有了纰漏,也可从容应对,叫停此法。

        如此两全之法,何乐不为?

        “可这北去的人选,诸位可有推荐?”楚帝说完,却把目光瞟向吕恕,在场之中,只有吕恕清正廉洁,不畏强权,而且行事极有章法,不会起大乱子。

        那几个楚帝心腹见此,当即出言道:“臣以为吕大人乃是最适合的人选!”

        “嗯!”楚帝点了点头,刚想宣布此事,却见吕恕上前奏道:“臣以为不可!”

        “哦,吕卿有何难言之隐?”楚帝讶异道。

        “臣与周谨少时有旧怨,至今未消,此事任何人都可去,唯独臣不可!”吕恕向前两步,朗声道:“非臣怕事,只是家国大事,不可因私情而废,臣愿举荐一人!”

        “吕卿但说无妨!”楚帝摆手道。

        “此人年方弱冠,乃是陛下之婿,江陵侯王叙王子言!”吕恕一开口,全场震惊!

        “子言虽有本事,可年岁尚幼,担不起此重任吧!”楚帝若有若无的引开话题,显然对吕恕的举荐不看好。

        吕恕却不罢休,再次直言道:“江陵侯身为帝婿,又是旧臣之子,身份自是当得起监查之职。且其自幼受父教诲,前番驻守旧郭之时,推行的‘以工代赈’之策甚妙,不但解决了民心,还修缮城墙,如此一举两得之法,可见其心思缜密!”

        “这……!”楚帝还是有些犹豫。

        “陛下,臣也以为可行!”镇南王站在一旁,也是朗声劝道。

        “罢了,既然吕卿和皇叔都看好此子,就派他去吧,只是其年岁尚幼,朕欲派严笠随之,可否?”楚帝虽然同意了此事,但也加了个条件。

        “谨遵圣意!”严笠的身份,在场之人都是知晓的,不过既然楚帝开口,他们也不敢反对了。

        王叙这段时间,每天没事调戏调戏江语凝这个新晋小侍妾,偶尔和梁煜打趣插浑,无聊时把刘期和江语默两个小娃娃叫来上上课,日子倒也过得快活。

        只是人在家中坐,事从外面来,看着楚帝给他传的旨意,他也只能捏着鼻子接受。

        脑中迅速回想起周谨这个人物来,当初他虽主玩楚国,却是荆襄副本,对这淮南的战局,倒是不怎么了解,不过周谨这个人,他还是知道的。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人有一个很厉害的儿子:周初。

        此人可以说被誉为南楚第一古惑仔,年轻时日常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七八岁的年纪,就跟着人干坏事。

        可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了其中的领头羊,偷看寡妇洗澡这种低端之事,他都不屑为之,此人所处的县内,整条街的保护费都被他收到了二十年后。

        人送外号周而始(二十),为当地百姓所痛恨。不过在他二十多岁后,也就是他收保护费的第十年,受人激励,却是奋发图强,不仅将家财归还百姓,还主动跑到山林中拜隐士为师。

        南楚灭后,此人入仕魏国,才华得到施展,后被封为征西将军,完成灭凉大任,晋位凉国公,与刘期一起,位列御风阁十七功臣之一。

        “也不知道他儿子出生没?”王叙撑着下巴呢喃道,心中却是打起了这位新名将的主意。

        南楚人才匮乏,就算是产出的几个名将,也都成全了魏国,王叙可是做好了长期抗魏的打算的,可不能放任这些人才流失。

        交代完事宜,王叙便和楚帝派来的随从一起,往北而去。

        “严统领?”看着随行的严笠,王叙一脸惊异。

        “江陵侯勿惊,在下奉陛下之令,随同保护江陵侯安危!”严笠抱拳道。

        王叙心里却不怎么相信,这严笠乃是楚帝手中第一爪牙,先前扫平三才堂的那些细作,便是此人的手笔,将如此人物派到他身边,显然楚帝对他不放心。

        “先父在时,常常提到统领,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王叙笑着赞叹道。

        “文忠公提携之恩,在下亦是永记心头,不敢忘却!”严笠一脸郑重,不明白的,还以为他多感激那位老上司。

        只是一句称谓,王叙便知道此人不可靠,真正感激王则的,除了十三太保称呼主人外,都是以“先相”尊称,可不会这般生疏。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5263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