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三十八章:未来的名将

第三十八章:未来的名将

        镇南王来援之后,便率先领兵回城了,留下王叙指挥着队伍。

        不过他也留下了五千兵马,用以协助百姓迁徙,另一层面,也是严防魏军南下。

        军过刘岭之时,前面却是有了数十个百姓拦路,为首的是一个老丈。

        “大军行进,尔等速速退去,不可阻拦,否则按律严惩!”前锋的军士呵斥道。

        “军爷,我们在村中捉到几个魏军探子,特来告知!”那老者对着军士毕恭毕敬,招呼身边的青壮将几个绑缚好的人推出。

        军士打量一番,见那几人身着魏军甲胄,心中有了思量,道:“尔等在此等待,我这就去通报将军!”

        一刻钟后,王叙却是带人来到此处,看着面前村民绑缚住的几个魏军士卒,却是一脸惊奇。

        “老伯,这几个魏军士卒你们是如何擒住的?”

        王叙稍微观察那几人,便知道他们乃是虎豹骑之中的军士,这里面个个都是精锐,岂会被几个村民擒住。

        “大人,这几人是小人村里的一个放牛娃发现的,他当时见这几人下马休息,便回村禀告,后来寻了村中猎户,在这几人身旁设下陷阱,方才将之擒住!”

        老者一五一十的说清了缘由,听得王叙双眼一亮。

        “如此小英雄,不知在何处?”

        “期娃子,还不快出来见过大人!”老丈对着身后一招手,一个约莫十来岁的麻衣少年便站了出来。

        王叙稍作打量,却见这少年目光清澈,饶是这么多人看他,也不做丝毫惊慌之状,只是平视前方,静静站立。

        “你叫什么名字?”王叙双目凝视,心中对这少年有了想法。

        “我...姓刘...名...期...期...期!”一个期字,他却是说了半天,方才吐清。

        老丈见王叙脸色变幻,当即解释道:“大人莫怪,这期娃子从小就结巴,说话不利索,如今见了诸位大人,更是惊慌不已!”

        王叙闻此,脸上的笑意更盛,脑中却是想起一个人物来。

        印象中这员大将可是在后期担上了伐蜀重任,蜀军大将胡维死守剑阁,刘期亲率精锐数千人,用大军与之牵制的时间,奇袭斜关小道,采取大纵深迂回穿插的战略,直捣蜀国都城。

        原本魏帝计划十年伐蜀的时间,硬生生被他三年完成,其人更是开创了入川最好战绩,后封蜀国公,位列御风阁十七功臣之一。

        “你可愿随我去郡县读书,博取功名?”望向这位未来的名将,王叙已然准备下手了。

        “不...愿!”少年虽是口吃,但依然神色坚定道。

        “为何?”王叙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按理说这位大将眼下家境贫困,应该是最好的上手机会。

        “家...中尚...有母亲...需供...养,不可...远游!”

        看着少年叙述结巴的模样,那老丈怕他得罪了王叙,主动站出来道:“大人不知,这期娃子从小至孝,他父亲早亡,家中只余一个弱母,不肯跟大人离去也是人之常情!”

        王叙闻此,轻笑道:“此事好办,你带上你母亲,我一力供养即可!”

        “阿...母说不...可接...受他人馈赠,要...靠自己!”言语虽是断断续续,少年的眼神却是依旧清澈。

        “那你可愿做我弟子?”王叙想了想,轻声问道。

        少年有些犹豫,身旁的老丈已是急切不已,连声道:“期娃子,还不快跪谢大人,如今你既可供养母亲,还可求学,杵着作甚啊?”

        刘期想了想,终究跪地向着王叙拜道:“拜...见老师!”

        三拜完毕,拜师礼算是完成,王叙笑着将他扶起,道:“你母亲在何处,接她一同离去吧!”

        破旧的篱笆,低矮的茅房,门前三两块菜地,一个中年妇人正手持木瓢,舀水浇地。

        回首望见刘期身后跟着一队人马,她一手将木瓢扔到地上,小步跑来道:“诸位大人,我家期儿触怒了您,还望恕罪!”

        “娘!”刘期想要说什么,却被妇人喝止,随后又是继续告饶。

        王叙正色道:“夫人,令郎未曾触怒于我,只是我见他天资聪颖,想收为弟子,还望应允!”

        夫人闻此,脸色微变,良久方才叹息一声,道:“我儿好福气!”

        言毕她却是向着王叙叩地道:“民妇感激大人提携期儿,只是他生性顽劣,更是有口吃之疾,若有地方触怒了大人,还望海涵!”

        说着就要对着王叙叩首。

        “夫人,您这是折煞我了!”王叙一把扶起妇人,叹道:“令郎聪颖,日后必有成就,我只是稍作提携,当不得如此功劳!”

        回程的路上,王叙骑在马上,默默往着前方车马内的刘期母子,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这刘期之母虽是乡间一农妇,面对自己等人,却能不卑不亢,言语清晰,面对自己的招揽,还能从容应对,如此见识,却也称奇。

        “怪不得刘期后来有如此成就!”王叙呢喃两句,心情却是大好。

        印象中刘期乃是魏国名将,但是眼下他明显是楚国人,要不是自己在这刘岭灭了虎豹骑,说不定这刘村老少尽皆北迁,到时候沦为魏民,却也少了一个人才。

        归途漫漫,好在车马齐全,粮草充足,一路上王叙组织的医师作用不小,真正的疑难杂症他靠着自身点亮的医师技能点,却也能从容应对下去。

        到了旧郭县之时,这些百姓之中亡者不过十几,还大半是因为本身原因亡故的。

        旧郭县北方是魏境,自从出了傅阳那档子事之后,北方的百姓就南迁到旧郭县之南去了,只是靠着旧郭县这座坚城,来抵御魏国兵锋。

        看着远处可见的旧郭县,王叙终究叹了口气,这长达一个多月的迁徙,终究完毕了。

        “也不知道于权他们如何了?”王叙想了想,却是催马直行,向着旧郭县而去。

        后面的马车内,刘期这探出头来不住观望,如同未曾见过世面的小孩一般,眼中尽是好奇。

        “期儿,你能遇到王先生那样的老师是你的福气,日后切不可偷懒怠惰,要上进才是!”

        刘期之母目光远眺,不住轻抚刘期额头道。

        “孩...儿...谨记!”刘期断断续续道。

        这些日子王叙亲自为那些百姓治病的情况,刘母都看在眼里,心中对这位少年公子是打心底地推崇,如此人物教导刘期,她也彻底放下心去。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