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二十五章:庸才将领

第二十五章:庸才将领

        接手旧郭县后,镇南王便开始着手解决傅阳留下的后患。

        城中不少百姓由于城门封死,难以出城,城外的粮食运不进来,城内消耗又大,饿死者甚多。

        再加上傅阳擅作主张留下的恐慌,也需要时日去消除,几天时间,镇南王都忙的脚不沾地,每日里处理公文到深夜。

        这一切,都是傅阳的锅!

        说起来这傅阳也是个人才,胆子小到这般地步的,整个南楚恐怕都找不出几个。

        起初不过是镇守宛城的守军南下袭扰一番,他便吓得召集众军迎敌,魏军来战的仅有数百骑兵,他派去的前锋败后便吓得龟缩城内,不敢乱动。

        那些魏军见此,却是索性通报宛城的同伴,不过两三千人的军队,其中大半还是骑兵,却把这傅阳吓得封死城门,不敢踏出半步。

        那些魏军见此,更是肆无忌惮,随意掳掠旧郭县的民众北去。田中成熟的麦子,也尽都被收割带走,楚军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了。

        “可恶,老夫若是监军,非得斩杀此獠不可!”镇南王在营帐之内大怒,却是奋笔疾书,一封密信很快写好,用火漆封上,便让人送去襄阳。

        王叙这几日也没有轻松多少,接管旧郭县的这些兵卒之后,他每日里都要为这些人头痛。

        常言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傅阳带出来的兵马,一个个废物到了极点,不仅士气衰落的半点不胜,平素里在营中更是散漫无比。

        王叙没法,只得将他们和金陵带来的兵卒分作两营,以免感染了士气。

        数日之后,襄阳来了文书,其中详细地对镇南王介绍了傅阳此人,并且附上了对傅阳的免职令,并说已将情况传向金陵,只待楚帝裁定。

        这傅阳乃是旧郭县的大族出身,后来仰仗关系做到县尉,王则抗魏之时混了些许功勋,近年才升到中郎将,却被委任到了家乡。

        荆襄刺史是看重了这一点,没想到此人毫不消停,不仅勾结本族侵占民田,还蓄意谋夺商人财产,端的是旧郭县一大毒瘤,若非此次他犯傻用了八百里加急,怕是还得继续混蛋下去。

        得了来信,镇南王立马差人拿了傅阳,将之关到狱中。没想到这厮毫不死心,不仅大肆谴责镇南王滥用权职,还诬陷他意图谋反。

        不知道是否是心里的事被拆穿而气急败坏,镇南王当夜就派军中老卒好好教训了他几遍,直到他喊不动为止。

        公文递回金陵之后,楚帝很快就来了命令,要求镇南王斩杀傅阳,然后扫平这摊子烂事,再班师回朝。

        有了底气,镇南王自不会再是那般和煦,当即就令人撰写告示,贴在旧郭县内,上面完整的陈述了傅阳的罪过,并定下秋后问斩。

        眼下本就是秋天,也就是马上就要斩他了。

        秋日本就是肃杀之季,旧郭县菜市场,监斩官手持令箭,一把掷下,刽子手早已按捺不住,一颗圆滚滚的人头随之滚落,此事算是有了完结。

        傅阳虽死,可旧郭县的事情并未告一段落,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收拾。

        除却安民之事,今年秋收被毁,百姓们的口粮也成了问题。

        不过荆襄刺史调来许多粮食,以作过冬之用,算是解决了大患。

        旧郭县外军营中,镇南王正召集众人商议军务,王叙自然在列。

        “本王受陛下之令扫平旧郭县之患,眼下局面繁杂,诸位有何见解?”他双目泛光,不住地扫向营中诸将。

        底下的武将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其中一人却是站出道:“王爷,我等尽是粗人,只知冲锋陷阵,这等民生之事,实在无能为力啊!”

        虽只是一人出言,却代表着场上诸将的意思。

        一时间,除却那些武官外,在场的诸如行军主薄类的文职官员,却是蹙了蹙眉毛,一个个垂首不语。

        “没有主意,那就是不想班师回朝喽?”镇南王冷笑一声,却是欲起身离开。

        众人闻此,脸上俱都渗出些许冷汗,直至王叙开口,方才松了口气。

        “王爷,此番大患有三,一一剪除便可,何须生气?”

        看着王叙淡然的模样,镇南王轻抚胡须,道:“有何主意?”

        众人也尽都把目光抛向了王叙,静候着他的言论。

        “祸患有三,一为民心,二为生计,三则是后续!”

        王叙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这民心之事乃是旧郭县城外的百姓,他们受到魏军袭扰,安了他们的心才能真正平定民心!”

        “然后呢?”镇南王来了兴趣,笑问道。

        “生计则是百姓来年收成,可于秋季抢种下麦子,待来年收成,也算是有了个憧憬!后续则是这旧郭县新任驻军将领人选,经历此事后,旧郭县可是经不起大动了!”

        王叙一番话洋洋洒洒下来,镇南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子言说的不错,不过最后一点还得陛下做主!”

        他双眼不住地在王叙身旁扫了扫,却是下令散会,诸将尽都离开,仅留下王叙一人。

        “子言不愧为文准之子,这三策施行后,大局可定矣!”

        王叙并未太过高兴,反而有些担忧,这魏军驻守宛城十多年,不曾有过南下的事迹,怎的如今突然袭扰旧郭县,必定事出有因。

        不过他不好在此刻提起,毕竟镇南王不过临急受命,过些时日还是要回金陵,届时他一同回去,何必在此刻多嘴给自己添麻烦呢?

        “王爷过誉了,些许鄙闻,不得赞誉!”

        王叙依旧那般谦逊,二人对视一眼,镇南王笑了笑,方才散去。

        回到营帐内,王叙便见那四个太保在营中等候,显然生了事端。

        “少主,金陵张家对侯府动手了!”为首的太保道。

        “如何?”王叙神色不变,只是右手微微震颤。

        “幸好少主之言,九和十三二人护送两位姑娘去了公主府,兄弟们死守侯府,倒也没有多大差池,倒是陛下对我等起了疑心!”

        “什么疑心?”王叙闻此,眉毛立即皱了起来。

        “主人先前创建厉影以对魏国的坐轮台,后来演化为陛下一手操控的帝御司,但是还是留了些人手散布在魏国,以探听消息,楚国境内也多有据点,此番行事,好似被帝御司的人发觉了!”

        这是王则遗留给王叙不多的遗产之一,王叙不可能放任之被楚帝发觉并铲除。

        冥想片刻,王叙终道:“让境内的人短期内不要动作,我自有方法!”

        “诺!”那太保抱拳,当即离营而去。

        几个转角的营帐外,镇南王看着呼啸出营的骑士,微微叹息道:“这小子的本事,恐怕不在文准之下啊!”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