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二十四章:前往荆襄

第二十四章:前往荆襄

        事情既然定下,剩下的便是准备工作。

        江陵侯府内,王叙看着面前的一众老卒,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任务。

        “九叔、十三叔,我此去荆襄后,府上就拜托你们了!”

        “少主放心,我等誓死保护侯府!”

        二人抱拳行礼,大有为之身死的觉悟。

        王叙摇了摇头,在两人耳边耳语两句,看着二人讶异的目光,淡笑道:“就这样办!”

        “诺!”二人虽然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王叙又回身看向另外两名太保,默默嘱托几句,却是把目光转移到最后四人身边。

        这四人乃是一直护卫在他身旁,保护他不被刺杀,此次远赴荆襄,却也会随行。

        “军中不比府上,四位叔伯还是身着甲胄吧!”

        “我等自会隐藏好身份,暗中保护少主,只是少主此去荆襄,势必要与另外四位太保联系,方能了解荆襄的局势!”

        那四人异常谨慎,提醒着王叙。

        王叙望了眼身边的军中老卒,却是点了点头。

        距离启程之日不过两天,王叙却是来到了公主府中,却看到了发誓从不来的李厚照。

        “皇姐夫,你真的要去荆襄?”小正太眼中闪过一抹忧色。

        “陛下之命,自当遵从!”王叙点了点头,却是望向了远处亭内的李皓月。

        远处的李皓月似乎也在看他,四目相对,却是各自闪开,片刻后方才偷偷回望。

        “父皇也是的,哪有新婚不到半年就奔赴边关的,万一你有什么.....!”李厚照还未说出口剩下的话,王叙已然用着一副幽怨的眼神望向他。

        他生生止住了言语,却是打着哈哈道:“万一你立了功,皇姐岂不是对你另眼相看?”

        王叙翻了翻白眼,却是不信他的鬼话。

        来到李皓月闲坐的凉亭内,王叙算是见到了这位长公主。此刻她眼神微变,似乎脸上有些不悦,看到王叙走来,却是轻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王叙回道:“臣来此只想和公主道个别,此去荆襄,最快也要到来年才能回来,也能免了公主很多烦心事!”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李皓月讽刺道,脸色却是并未发生什么变化。

        “臣一向有自知之明,就不再多叨扰公主了!”说完就要离去。

        走出凉亭五步,却听到李皓月喊道:“你个病秧子别死了,到时候害的本公主背上克夫的名声,你就算做鬼本公主都不放过你!”

        “那就承公主吉言了!”王叙一笑,却是依旧离去。

        秋日的园中,万物都是那般寂寥,王叙的身影在李皓月眼中却是成了一道弧线,渐行渐远。

        事急从权,此次发兵北上来不及搞那么多礼节,只是镇南王领了兵符,王叙带上些许家将家兵,入了军营,便启程了。

        从金陵至荆襄,一路皆有水军护送,直至入了江夏境内,方才改为陆路。

        江夏乃是南楚重镇,若是一旦北方襄阳樊城有失,破了江陵再往西,江夏便是唯一的隘口了。

        此处常年屯守重兵,为首的将领见镇南王率军到来,只是微微款待,送上军粮便从容离去。

        其中行贿宴请之事,倒是一个都没办。

        “没想到这江夏郡守倒是个人物,不似别的官员那般掐媚,见了王爷也不搞什么排场,该怎样就怎样!”

        王叙随军经过,却是对着镇南王笑道。

        “此人乃是元兴七年进士,一身傲骨不媚权贵,陛下便派他治理江夏,确实是个人物!”

        镇南王有意和王叙亲近,路上对于那些军事方面的问题,都是能提点就提点,一路下来,王叙倒是受益不小。

        先前虽有王则留下来的手札,但那不过是纸上记载,终究比不上手把手提点来的有意义。

        虽然如此,王叙依旧没有表明态度,除却寻常的日常军务,便是待在营帐,并未有多少亲近之举。

        临行之日,那江夏郡守终于出来见了镇南王。

        “下官军政繁忙,对王爷失了礼数,还望见谅!”上来便是一句道歉,也不管镇南王是否接受,这郡守却是浑不在意。

        “吕大人坐镇江夏辛苦,本王岂会多加劳烦?”

        两人客套几句,临了末尾之时吕郡守却道:“王爷此去旧郭县切莫惊慌,北方探子传来的消息好似并非魏军南下,不过消息不全面,我也不好随意下结果,还需王爷多探查!”

        “本王记下了!”镇南王行了一礼,却是整兵继续北上。

        楚军之中没有骑兵,步卒行军很慢,到了荆襄北部之时,很多消息已然汇聚于此,但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和那位吕郡守相似,魏军并未大举南下,顶多就是派了些许人马袭扰而已。

        镇南王闻此便是大怒,当天便在营帐内喝道:“军情大事,竟然如同儿戏,镇守旧郭县的傅阳,怕是胆大包天了!”

        一番交代,镇南王下令全军疾行,却是终究在第三日到达了旧郭县。

        但见县外早已是被挖的千沟万壑,坚清壁野,一副要死守此城的意思。

        镇南王大军到此之时,旧郭县连门都被巨石封死,使得军队在外被弄得不得其入。

        “尔等想要造反么?”镇南王在城下怒喝道。

        傅阳却是从城上露头出来,看见是从金陵来的援兵,当即喜道:“可是援军来了!”

        镇南王还想在说什么,突然一想,却是道:“本王率军来此,还不打开城门!”

        傅阳此时才看见那面镇南王大旗,当即变幻了语气,一副谦卑模样,道:“王爷稍等,末将这就组织人手打开城门!”

        半晌清理,旧郭县方才被打开了城门,看着率军出迎的傅阳,镇南王便是一肚子火。

        刚想要一挥手将此人擒住,却想到了金陵楚帝的眼神,当即闭了心思,没有搭理傅阳的谄媚,径直率军入城。

        城内许多民众流离失所,还有不少人冻死饿死在街头,显然是没有粮食导致。

        越看越气,镇南王最后竟是直接接管了旧郭县的防务。

        “王爷,你虽是援军,可不能夺权啊!”傅阳一脸苦色地在太守府内喊着。

        “本王有陛下授予的临时决断之权,如何不能夺你的权?”

        看着傅阳的脸庞,镇南王倒是想要一刀了解此獠。

        感受到镇南王传来的冷意,傅阳终究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发一言。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