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二十三章:金陵狩猎

第二十三章:金陵狩猎

        入冬之前,楚帝似乎想要给御林苑的各种动物崽子送一波温暖,便召集群臣入御林苑狩猎。

        王叙身为帝婿,自然在一旁候着。

        不过他手不能开弓,马也不会骑,自然只能在一旁站着。

        “子言,你这样可不行,堂堂大丈夫就算不能开弓,也应当精通骑术!”楚帝批评道。

        “陛下所言有理,只是臣过于懒散,未曾修习骑术!”王叙自是谦逊点头受教。

        待到楚帝引着人马前去行猎之时,王叙身旁的李厚照却是笑开了花。

        “没想到皇姐夫既不会骑马,连...连这么弱的弓都不能开,笑...笑死我了!”李厚照捂着肚子,就差到地上打滚了。

        王叙的脸色逐渐变黑,双眼渐渐眯成一道缝,不住地审视着眼前的小正太。

        李厚照被他看的不自在,下意识地收起那副笑容,不过那刻意抑制地神情,却比大笑更可恶。

        “殿下如此笑臣,莫非有万夫不当之勇,何不去同陛下行猎?”

        王叙显然已经气急败坏,忍不住和十二三岁岁的小正太互喷起来。

        “我也想啊,可父皇说我年幼,不准我去!”李厚照没有半点被喷的觉悟,反而一脸惋惜。

        看他那无限憧憬的模样,便知道他却是对此事极度向往。

        王叙不由得瞅了瞅自己的小胳膊细腿,不由得默默想道:“我可是智力型人物,不需要武力!”

        不过此刻他在心里已经开始默默想着仇恨值高了之后如何提升武力值得问题。

        “不过皇姐夫你确实得锻炼锻炼了,要知道皇姐都能拉开两石多的弓力,你连这八斗的弓都拉不开,确实有点那个了......!”

        李厚照话没有说透,但是王叙能从中听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想到那一夜他抱着李皓月睡了一晚上,王叙的身上不自觉的出了一身冷汗,第一晚他不过跟李皓月稍微有点肢体接触便被一脚踹下,要是第二次她再次醒来......。

        能够开二石多弓力的李皓月,王叙想到当时说话嚣张的模样,突然升起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他已经决定今天回去之后改变一下和李皓月说话的态度了。

        日子还长着呢,先苟住再说!

        秋风萧瑟的御林苑内,还是有着不少野兽的,楚帝带领群臣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

        李厚照索性找了个舒服的地躺着,这位主最会享受,能坐着就不会站着,能躺着就不会坐着。

        两人闲来无事,索性在营帐内斗起了地主,李厚照身旁的一个太监凑数,再寻了几人在外看着来人,倒也快活。

        不到一刻钟,王叙便输的心里烦躁,当即笑道:“殿下,这玩法太枯燥了,臣再教你一个新的!”

        “哦?”李厚照懵懂的点着头。

        “殿下你这点数爆了,最多十点半!”王叙谆谆教导道。

        “这花人怎么只算半点,太不公平了吧?”李厚照一脸不满,却是直接扔下纸牌不干了。

        王叙好不容易找回点优越感,哪能就此算了,当即便要劝导李厚照继续,却见门外的太监快速跑进来道:“殿下,陛下回来了!”

        李厚照瞬间一个跃起,以着飞快的手速收敛着木牌,不过几息时间,王叙看着已经把木牌放到盒中藏起来了的李厚照,不由得发自内心地感慨起来。

        这位主绝对不是个傻子,光这份反应力,便无人能及。

        整理好衣襟,李厚照一脸平淡之色走出营帐,来到楚帝面前,躬身行了一礼,道:“父皇辛苦了!”

        楚帝一脸愉悦,指了指身后的猎物,对着侍从豪迈道:“把这些都拿下去做成肉食,朕要宴请群臣!”

        “诺!”

        这随行的厨子做的烤肉,其实并不好吃,对于吃过了王叙做的烤肉的李厚照,却是一脸不悦。

        楚帝在一旁看着,刚想要说什么便见下面的羽林卫通报道:“禀陛下,荆襄八百里加急!”

        楚帝闻此,一把丢下手中的烤肉,却是再也顾不上问什么东西,直接下令道:“摆驾议事殿,召集诸位大臣往之议事!”

        一场狩猎由此不欢而散,底下的朝臣也都是心事悠悠,各自思考着如何应对。

        以着八百里加急的速度,还是荆襄传来的,朝臣的心态瞬间便是发生了变化。

        前几次加急,除却魏帝南征外,便是边关告急,哪一个都不是轻的。

        几个时辰后,议事殿内早已没了之前忧心的局面,但是楚帝依旧一脸苦色地坐在首位。

        “驻守旧郭县的中郎将傅阳发了八百里加急公文,言魏军南下,尔等有何看法?”

        楚帝望向群臣,淡声问道。

        兵部侍郎当即出言道:“臣以为当发兵荆襄,以抗魏军!”

        “此事朕自然知道,可是谁去领军?”楚帝明显就是要找出一个领军之人,见兵部侍郎顾左右而言他,当即不悦道。

        底下群臣一片缄默,没一个敢站出来。

        此次魏军南下,谁知道又是不是大举南侵,这第一个上去的人,明显就是背锅之人。

        抵抗住了魏军功劳分一半给驻守荆襄的守军,败了还要纠其责任,轻则贬官,重则身死,谁敢去淌这趟浑水?

        而且魏军凶猛,自王则北抗魏帝之后,南楚十余年不曾历经战事,军中状况早已糜烂,这个任务,完全就是个烫手山芋。

        魏帝在殿内望了良久,终于把目光落到了镇南王身上。

        “皇叔可愿领兵北上,以拒魏军?”楚帝商量的语气落在镇南王耳间,却是一道不容回旋的命令。

        镇南王微微苦着脸色,重声道:“臣领命!”

        朝中没有比这位王爷更适合领兵了,几十年军旅征程,无人比他资历更老了。而且一旦魏军全面南下,这唯一有资历总领荆襄全局的人,也只有他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正当朝议结束的时候,镇南王突然开口道:“臣有一个请求,请陛下答应!”

        “皇叔但讲无妨!”楚帝见镇南王答应,心上大慰,没有丝毫犹豫便道。

        “臣望江陵侯随军,当年他跟随先相坐镇荆襄,虽然年幼,却也有大用!”

        镇南王一言,场上所有人便把目光投向王叙,王叙本以为没有自己的事,没想到麻烦转瞬即至。

        “难道他还记挂我上次没搭理他?”王叙没有多想,便是出言道:“臣年幼,恐怕难担大任!”

        楚帝看了眼镇南王坚定地眼神,却是叹息道:“江陵侯且去随军,从旁参议便可,可任督军之职!”

        朝臣心下大震,年不到弱冠的少年,却要成为一军之督官,这先例可没有过。

        但看着殿内的状况,却无一人敢多言,这时候谁多嘴,就是谁上了。众人都是惜命之人,自然闭口不言。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