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二十章:北燕使臣

第二十章:北燕使臣

        夜色将至,楚帝设宴款待王叙和李皓月,李厚照这个东宫太子,自然到场。

        宴上还有许多别的皇子公主,年纪有大有小,王叙一个都不认识,只能跟在李皓月身后随意应付着。

        倒是李皓月一副大姐大的模样,无人敢惹,看来她的威名早已建立,无人敢当其锋芒。

        夜宴过去,便有宫女带着二人去李皓月之前的寝宫。

        里面的摆设都没有更换,还是原来的模样。楚帝宠爱李皓月,虽然她已经出嫁,但原有的配置还是未改,入宫后她还是跟之前差不多。

        “公主驸马请休息,若有事呼唤奴婢便可!”宫女说完,便退出了寝宫。

        空荡的大殿之内,也只剩下王叙和李皓月二人。

        感受着异样的气氛,李皓月率先出言打破了局面:“今夜你给我老实点,再敢乱动我踹死你!”

        王叙想到当日李皓月一脚把自己踹下床的场面,脸色瞬间尴尬起来,冷哼一声,却是坐到床榻另一边而去。

        两人各自不对付,又找来许多杂物堆在床榻中间,阻拦对方过来。

        “今夜我先睡,等我睡着了你再睡!”李皓月霸道地说道,眼中寒芒渐露,似乎由不得王叙不答应。

        “随你!”王叙一脸无所谓,随手拿了本书册,坐在一边读了起来。

        夜色正浓,月光肆意倾洒,窗外景致别有一番风味。

        王叙打了个呵欠,刚想脱衣睡下,却见一旁的李皓月已经翻了个身,一只脚放到他身旁来,整个人呈大字型展开。

        王叙没法,只能将她那条腿放过去,给自己留下些许位置,方才慢慢躺下。

        刚刚熟睡,王叙便感觉到一只腿搭在了自己身上,他默默忍耐入眠,另一只手又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是你逼我的!”王叙心中暗暗发誓,却是回身一把抱住李皓月,死死地将她搂在怀中,还特意调整了位置,防止她一脚踢飞自己。

        一夜过去,这次却是王叙先醒来,看着怀中的李皓月,他轻笑一声,轻轻抽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直到离宫回府之时,李皓月都没有发现自己又和王叙搂在一起了。在他面前,她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殊不知王叙早已看穿,无所谓了。

        ......

        婚假过去,王叙自然得上朝参政,之前他不过一个太子侍读,陪太子读读书便可,不过一介闲职。

        眼下娶了公主,自然是驸马都尉,虽然也是个闲职,但楚帝想历练他,便让他上朝参与政事。

        今日的朝会却不一般,只因为北燕的使臣南下,与南楚共商抗魏之事。

        魏国乃是四国之中最为强大的,其余的几国为了存活下去,早就开始联合对抗了。

        只因为都不接壤,除了西蜀和西凉可以共抗魏国之外,南楚和北燕却是首尾难以兼顾。

        不过这联合对抗也是说笑,彼此间注定难以亲密无间,各自怀有的心思都是难知,又怎肯出全力。

        但此次北燕使臣南下,却是为了商讨结盟一事。

        联合对抗与结盟就是两个概念了,前者可以模糊应对,出工不出力;后者若是不按照约定出兵援助,却是会背上违逆盟约的骂名。

        这种事不到关键时刻,一般都不会使用,毕竟这个时代,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楚帝有心结盟,毕竟近年来南楚偏安,军力大减,早就不是十几年前王则领兵打破魏国那个时代了。

        而魏国却是厉兵秣马,以待战机。

        两国结盟,南楚再被攻打之时,北燕也好从北出兵,减轻压力。

        熟知游戏的王叙,却是知道这次结盟并未成功。

        而十多年后,北燕覆灭,魏国北方的情况再也没了后顾之忧,再加上得到牧场的魏军,战力更是大涨,数年之间接连灭了西凉西蜀,仅此留下一个南楚。

        不管如何,王叙都要促成此次结盟,南楚存留时间越久,他就越安全。

        朝堂之上,楚帝坐在帝座之上,俯瞰群臣。

        “北燕寻求盟约一事,诸位有何见解?”

        楚帝话音刚落,便有朝臣上奏。

        兵部尚书立即出列,道:“臣以为,眼下我大楚安定,不可贸然结盟触怒魏国,再兴战事于民不利啊!”

        守卫曲阿的前将军蒋炳更是道:“眼下我大楚军力孱弱,实在不可贸然招惹强敌!”

        王叙在下面听到却是一阵火大,这几个逗比完全是在误国。

        军力孱弱不思考自身原因,反而惧怕别人来攻打,兴战事对民不利,那对你就有利了?

        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诸如镇南王便是上奏道:“臣以为此事于我大楚百利而无一害,陛下当促成此事!”

        镇南王乃是楚帝皇叔,自楚帝登基伊始,就不遗余力地支持他。当年魏帝南征之时,他还亲自赶赴荆襄督阵,身先士卒不畏死,是历来的主战派。

        不过他这一派在朝中势力微弱,先前王则在时还有点威力,眼下仅靠他一人,却是难挑大梁。

        王叙见座上楚帝犹豫不决,当即站出来说道:“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魏帝听到这番话,有些耳熟,见是王叙出言,不由得想起上次他在御书房说的话,当即摆手道:“说吧!”

        “诸位可知唇亡齿寒的道理?”

        王叙直接就开始耍嘴皮子了。

        “北燕不过两三州之地,民众凋零,虽然依靠着军力强盛,阻挡了魏国一次又一次的进宫,但总有消亡殆尽的一天。

        若北燕灭,诸位可知庞大的草场尽皆居于魏国铁蹄之下,到时候以着骑兵之锋,天下谁人可挡?”

        一席话说完,工部尚书当即出言道:“荒谬!”

        “如何荒谬?”王叙淡笑道,丝毫不生气。

        “江南多水之地,骑兵来此岂能直行,我等行舟对敌,何惧于其?”工部尚书洋洋得意,不过历来南船北马,这是这个时代的通识,很多人都是这样觉得的。

        但是王叙深知渡江之后的骑兵有多恐怖,江南多平原,无险阻可以据守的南楚一旦放任骑兵进来,便是兵锋直下,扫清寰宇了。

        这些大臣都死了不要紧,就算南楚亡了也没关系,但是他王叙的命可不能没了。

        “父亲当年虽然倚靠荆襄防线阻碍住了魏帝,但是诸位何人有这个胆量,能再守他一次?”王叙没有反驳,反而提出了一个问题,一时间,朝堂之上人人闭住声息,不敢再言。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们若是有那个本事,还会在乎魏国威胁。

        人人都是英雄人物,人人都领兵北伐,早就一统天下了。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