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军师做主 > 第三章:太子侍读

第三章:太子侍读

        晨光熹微,万物俱静。

        一抹初阳透过屋檐洒下,金色的光束射在王叙的脸庞上,他打了个呵欠,却是继续挥动鹅毛扇,不住地扇动炊烟。

        眼前是一个药炉,王叙靠在一个竹制的摇摇椅上,却是昏昏欲睡。

        房间里出现一道倩影,透过升起的窗帘,默默望向竹椅上的王叙,本该明亮的眸中,此刻却多了一丝愁绪。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不理会房中人的感受,王叙此刻却是猛地睁开双眼,一个起身却是将那药炉上熬制的药材抓起,猛地倒入一旁的瓦罐之中,然后重重得放下。

        “p,烫死爸爸了!”

        王叙嘴中嘟囔两句,却是将那瓦罐重重盖住,轻轻放下鹅毛扇,一手拿起瓦罐朝房中走去。

        里面的那道倩影见此,却是蓦然转身,快步走到床前睡下,一切好似从未发生一般。

        王叙悠然一笑,却是径直走进了房间,将瓦罐放在桌上,然后移步到女子身旁,将她叫醒。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江语凝一副迷迷糊糊地模样,却是坐起身来。

        “洗漱之后把药喝了吧,一月之后,你的毒自然会解!”

        说完,王叙转身就要离去,走到门口之时,却是笑道:“你那妹妹我自会想办法救出来,大可不必担心!”

        看着眼前之人云淡风轻,甚至还有些高兴的模样,江语凝终究忍不住开口:“你为什么要帮我?”

        王叙却是头也不回地笑道:“白送的妞不要白不要,何况买一送一!”

        听着这调笑的语气,江语凝心中一股暖流而过,那略带愁绪的眸子,却是再次明亮起来。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王叙细数时日,自己已然来了此方世界一月了,心中最后一点怅然彻底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笑看人生的态度。

        “少主,陛下的宣您进宫!”

        王叙刚刚躺在摇摇椅上准备小憩一番,书童却到他面前通报。

        “行,我换身衣服就去!”

        收起那丝疲惫,王叙却是直直起身,入了房间准备更衣。

        衣裳刚刚拿出,一道身影便在他身后走来,江语凝轻言道:“公子不嫌弃,妾身愿伺候公子更衣!”

        王叙有些意外,但还是没有说什么,默许了江语凝为自己更衣。

        玉珏挂上衣带,华丽的金冠戴在发束之上,王叙此刻却是判若两人。

        看着江语凝惊异的眼神,王叙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却是笑着出门而去。

        行过汉白玉雕刻的阶梯,走过一圈雕栏画栋,王叙却是到了楚帝所在的御书房。

        他到之时,御书房内已然站立着几道身影,当日宴会上的那些人,张元,沈江,文致还有孙佐,都在此间。

        楚帝安坐在首座之上,一手提着朱笔,默默在写着什么。

        直至王叙进来,他方才停下动作,抬头看着眼前众人。

        “尔等尽是我南楚未来的栋梁之才,今日叫尔等前来,却是有要事宣布!”

        楚帝的声音在房中回荡,却让所有人都聚集起精神。

        在场不是名门之子,便是重臣之后,此刻宣他们共聚御书房,必定不是什么简单之事。

        “如今太子到了入学的年纪,朕想要从你们之中挑选一人,作为太子侍读,也好从旁教导太子,辅佐他!”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心思都活泛起来,一个个都跃跃欲试,想要争一争这太子侍读的名额。

        要知道当今楚帝不过一个嫡子,皇后早逝,至今未有立后,更是册封年仅四岁的嫡子为储君,一直带在身边教导。

        眼下却是要放开消息,择人入东宫,为太子侍读,这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把握住了,等太子即位之日,便是潜邸之臣,有着无上之功,届时位极人臣,也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众人思绪着如何争取这个机会时,王叙却是站了出来,朗声对着楚帝说道。

        “陛下,臣并不是针对谁,而是臣以为除却臣以外,在场之人尽是庸才,不可大用,若为太子侍读,岂不是教坏了太子,还是让臣来吧!”

        此言一出,却是彻底将张元等人的脸按在地上摩擦,王叙瞬间就感受到了周围人的怒意。

        张元恨意值+100

        孙佐恨意值+50

        文致恨意值+60

        沈江恨意值+50

        看着眼前的数字,王叙脸上却是露出了别样的笑容。可这在众人眼里,却是无尽的嘲讽,一时间张元四人脸色涨红,恨意滔天。

        文致当即便是开口道:“王子言,你猖狂至极,陛下也在此间,莫非陛下也是那般?”

        听到文致说完,王叙心里就是笑喷,他抬眼看了下楚帝脸色,却见已有愠怒之色。

        “丫的写诗词的文艺青年,安心待在家里啃老吧,非得来这?浑水!”

        王叙为文致感到悲哀,就算楚帝因此恨上自己,却也不会忘了提及此事的文致,何况楚帝根本不会恨自己。

        他当即义正言辞的站出,呵斥道:“文致小子,也敢污蔑陛下,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哪是凡尘之人?”

        “你你!”文致被驳得说不出话来,脸色涨红到发青,却是不住喘息。

        楚帝见此,却是喝道:“够了,文致你站在一旁,此事就不要参与了!”

        不过楚帝目光还是扫向王叙,心中很是诧异,当年跟在王则身旁的那个谦谦少年,如今怎的这般会耍嘴皮子?

        王叙神色不变,只是默默看着眼前的数字,笑对众人。

        文致恨意值+30

        “看来这恨意值也有上限的啊,估计还得继续进阶,才能往上提高仇恨值了!”

        楚帝看着不发一言的张元,以及怒意难平的沈江与孙佐二人,却是对着王叙问道:“你且说说,除却你外,他们怎就是庸才了?”

        王叙见此,不慌不忙,只是微微一笑,道:“臣自幼随父亲莅临战阵,也曾在军中帐下为记述,更领过残军进驻敌城,于军政皆有涉猎,试问在金陵声色犬马的贵公子,岂能及臣?”

        他此言一出,却是直指要害。南楚本就暗弱,楚帝一心想要振兴朝政,自不希望后继者不敢抗魏,而从过军的王叙,却能给太子很好的引导作用。

        况且王叙乃是王则之子,楚帝心中本就有意委托于他,当即就要点头。

        却见张元出言道:“陛下,臣以为不可!”

        “哦,张卿有何见解?”楚帝本已决定,见张元从中阻隔,脸色就有些不悦。

        “陛下可知这王子言沉湎美色,月前臣赠一女予他,他一月以来,日日与其欢好,试问如此好色之人,岂不是会带坏太子!”

        张元彻底撕破了脸皮,直接就拿出了之前安排的美人计,想要一举打落王叙。

        楚帝回首望去,却见王叙眼眶内尽是黑眼圈,神色也有些萎靡,心中已然信了半分,当即冷声道:“王叙,可有此事?”

        “好阴,幸好我不是原主!”

        王叙闻此,却是大急,眼眶内似有泪水涌出,语调凄厉道:“臣冤枉啊!”

        “有何冤屈?”

        “臣至今还是处子之身,如何与人欢好过了?”王叙睁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似有泪光闪过。

        “无耻至极!”张元,沈江等人心中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只要有眼睛的都看到王叙那天的猪哥模样,如今你说你是童子身,谁信?

        楚帝也是大汗,特别是那句处子之身,更是让他无语。

        “胡言乱语,汝又不是女儿家,是甚么处子?”楚帝呵斥道,却又一招手,大殿上瞬间出现一人。

        “给朕测测,他到底是不是童子之身!”

        宫中自有秘法,是否童子之身,一测便知。

        那人得了命令,当即就是闪身到了王叙身前,一把握住他的脉象,稍一探查,便是回首拜道:“禀陛下,却是童子之身!”

        楚帝脸上闪过一道古怪之色,在场众人也是惊异非凡。

        “尼玛,还真是童子鸡!”众人的心声便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此事便定下吧,命王叙为太子侍读,即日起入宫伴太子读书!”楚帝一声令下,算是宣布了结果。

        出了御书房,众人走至宫门,张元走到王叙面前,面若寒冰。

        “你是如何办到的?”

        王叙一笑,面带歉意道:“不好意思,最近不举!”

        “哼!”

        张元自不会信王叙这般狗屁言论,不举还能够最近,真当他是傻子么,不过这梁子,却是彻底结下了。

  https://www.65ws.com/a/101/101058/32688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