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日沙洲 > 第八章 祖陵大祭

第八章 祖陵大祭

        第八章祖陵大祭

        炫彩的光芒笼罩了阿图姆城,使得这座古朴而沧桑的老城多了几分鲜艳,犹如披上了一层羽衣。

        阿图姆城是一座圆形的庞大城市,作为落日沙洲的都城,阿图姆城建城已有千年历史。在落日沙洲的神话里,阿图姆是创世与落日之神。所以以阿图姆为此城之名,足见此城在落日沙洲地位之重。

        在阿图姆城,外围的一圈基本上是市民的活动区域。而向内的话,就会进入王城。这里,是落日沙洲的王族所在之地。但是,王城的位置并非是阿图姆城的中心。因为在阿图姆城的中心点的位置,矗立着十一座高耸天际的尖形塔,在落日沙洲,他们被称作十一玄屠!

        那里是迷途祖陵,是神迹降世的地方。

        此时此刻,昔日里罕有人迹的迷途祖陵却是人头攒动,挤着无数的人。他们的边上,大多都会有一个孩子,因为,这一天,对那个孩子来说,也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拜塔,降神符!

        这是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的梦想。所以每一年来这里想要得到神符者不计其数,但是大多都空手而归。而当这一次机会错过,那么便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有的家族,为了可以出现一位神符师往往需要几代甚至十几代人的努力。

        由此可见,神符师在落日沙洲,是多么的稀有。

        诺大的迷途祖陵,只有最深处是十一玄屠所在的位置。但是当你站在了迷途祖陵的土地之上,便会有一种压迫天地的感觉穿遍全身,让人心中不由自主产生敬畏。

        迷途祖陵的门口,已有着皇家侍士在守卫者。这些人,平时只呆在皇城的深处,专职保护法老的安危。他们每一个都有着极高的水平,且服用了沙毒虫。沙毒虫是一种蛊虫。一旦他们有对法老不忠之心,那沙毒虫便会噬咬他们的心脏,使他们在折磨之下死去。而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法老都会派遣一部份的皇家侍士前来迷途祖陵护卫,以防不测。

        此时的迷途祖陵内,汇聚了各色各样的人。有大人带着小孩前来祭拜的,也有家族式的队伍,也有宗派派来的队伍,更有甚者独自跑来,想要证明自己的。

        在一处拐角,一对人身着宛如轻纱般薄袍,每一件薄袍上,都画着一株沙见花。

        西部商会。落日沙洲三大组织之一!

        另一边,一对人身着蓝色短衫,赫然便是后言家族。而在离他们并不算远的位置,海魔宗众人也坐在那里。但此时的他们却是进水不犯河水,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

        像这样的在落日沙洲赫赫有名的大势力,今日在这儿并不罕见。因为他们都明白,祖陵大祭的重要性。

        呜~呜~

        一声声低沉的号角吸引力众人的目光,而在此同时,一座蓝色的华丽大轿在四名皇家侍士的配合下被抬进了迷途祖陵。那大轿上的装饰令人眼花缭乱,而在大轿的顶端,则静静地躺着一只盛开的睡莲。所过之处,一道压迫在无形之中传来,令人无法抗拒,纷纷避让,有的定力不足者,甚至直接跪拜了下去。

        “这是皇族的轿子?难不成今年皇族也有人要参加祖陵大祭?”有人惊呼道。

        “嗯,好像是的,之前似乎听说了法老陛下似乎有一个女儿,现在算来,应当已有十二岁了。”

        “原来是公主殿下!”

        ……

        纷纷议论在迷途祖陵内此起彼伏,但是这些对于那队人马来说是毫无影响,抬着华丽大轿的皇家侍士,眼神笔直,向前而去。

        角落里,身着暗蓝色轻衣的海魔宗众人冷眼看着那大轿。

        “皇族?真气派啊。”说话的是一个头发墨蓝的孩子,约莫十二岁大小,只是脸上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森冷。

        “呵,皇族?不过是个名头罢了。倒是他们一天到晚摆放的那睡莲,真想把砸掉啊。”海魔子的眼角微微一挑,冷笑道。

        ……

        “啊啊啊,洛姬你看,是皇族的马车,好气派啊”另一边,一个身穿黄衣,十二岁大的小男孩,拽着另外一个穿着黄衣的十二岁娇小女孩的胳膊,兴奋地道。这两个孩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但是却透露着一种粉雕玉琢的可爱。可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两个孩子的耳朵透着一种毛绒质感,就像是两只鼠耳……

        “洛夏你别闹了,皇族皇族就是了,我们不也是约特因族的皇族啊,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别失了身份。虽然……我们坐不起这种轿子”说到最后,那女孩丧气地耷拉下了毛茸茸的耳朵,显得可爱至极。

        ……

        爷爷带着谟?与丫头安顿在了迷途祖陵的一处角落里,这里种着一棵巨大的不知名的古树,正好可以当作阴凉。而爷爷则离开了,似乎是为谟?进入迷途祖陵去办什么东西。而丫头就百无聊赖地靠在树桩下闭目养神,而谟?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愣。

        这便是祖陵大祭了么?我这就要成为神符师了吗?

        时间一晃而过,飞湍如箭,以至于谟?有些恍惚。

        万一,万一我没有被玄屠选中的话……怎么办?

        这时候,谟?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没有成为神符师又不会死人。这般想着,谟?心里一阵安定。

        就在这时,一道略微佝偻的枯瘦身影从远处的人群中走来。是爷爷回来了。谟?打起了精神。

        而这时丫头也醒了过来,看到爷爷回来,不由得高兴说道:“谟?哥,爷爷帮你把要去拜塔的事情弄好了呢。”

        “是啊。”谟?微微一笑。

        “那谟?哥是想被那个玄屠给看中呢?”丫头好奇地问。

        “不清楚,这要看他们谁会选我了吧,搞不好的话他们可能都不会选我。”谟?摊了摊手,无奈地道。

        “不会的,我的谟?哥是最棒的,你肯定会被玄屠选中的,我相信你!况且,我可是分了我的好运给你的,你一定能成功!”

        “丫头……”谟?心中一暖。“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

        “听说这十一座玄屠里,右三塔是最好进的,左边的三座次之,而最深处的四座塔则最为难被选中。而这些也与塔的实力是有关系的。右三塔的地位低于左三塔,而中四塔的地位是最高的。听说,在中四塔里,最神秘的莫过于冥河玄屠,因为这千万年来,它从未认可过一人!”丫头认真地道。

        “这么厉害?”谟?吃了一惊。

        “呦,小家伙们,看来你们挺兴奋的啊”这时,爷爷的身音传了过来。

        “那是,谟?哥即将参加祖陵大祭,我可是在为他加油打气呢!”丫头兴奋地道。

        “好好好!谟?,待会进去不要紧张,顺其自然就行了”爷爷笑道。

        “好的,爷爷,我会的。”谟?认真回答道。

        “对了,这个给你,一会要进入玄屠所在的领域,需要此物作为凭证。”说着,爷爷从腰身摸出一块黑色的木制令牌,上面刻着复杂的纹路,让人眼花缭乱。

        “这是玄屠令,上面有一丝玄屠的气息,当你进入玄屠的领域时它便会为你放行。”

        谟?接过玄屠令,触手处一片冰凉,有一种握着斐玉的感觉,十分舒适。

        “谟?哥,给我看看!”还不待谟?回答,丫头一把抢过了谟?手上的玄屠令。

        “啊!”丫头大叫一声,慌忙扔掉了玄屠令,同时右手微微颤抖。

        “丫头,你没事吧?”谟?也没有管那玄屠令,径直走向丫头,慌张地问道。说着,一下抓住丫头的右手,但是丫头的右手却没有任何的异样。

        爷爷捡起来地上的玄屠令,笑着道:“放心吧,没有事的,刚刚可能只是触电了。”

        “嗯,爷爷你可不知道,刚刚那一下疼死我了。”丫头委屈地道。

        爷爷笑了笑,摸了摸丫头顺滑的头发。

        “快走吧,不然得耽搁谟?哥了。”说着,丫头赶忙带着谟?向前走去。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的爷爷若有所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三更完毕!!!

  https://www.65ws.com/a/101/101026/32660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