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日沙洲 > 第四章 无法描述的世界

第四章 无法描述的世界

        第四章无法描述的世界

        “谟?,谟?……”

        谟?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牵绊住了,自他进入这木屋的第一瞬开始,便好像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朵左右间轻唤着他。这声音显然不会是那美艳男子所制造的。因为这个声音不像是人可以发出来的,想是一种处在沙哑与撕裂边缘的音色,同时那张嘴似乎是一块将要腐朽的木头,因为那声音之间似乎还夹杂着风呼呼的声音,但是似乎却参杂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感情。谟?四处找寻着声音的来源,当他的眼神停在了那尊摆放在桌上的铜龟时,他的身子便是微微一顿,仿佛是看到了某种直戳灵魂深处的事物。

        他缓步走向那铜龟,哪怕是丫头在他身后焦急呼喊他都没有听见。走进了,他才发现这铜龟的雕刻技艺是多么精湛。铜龟的背部宛如一个巨大的岛屿,上面似乎还可以看见一排排的椿与桐散落错置地挺立。而那背部的龟甲上,每一圈细密的圆螺形鳞片都清晰可见,一片堆叠着一片铺在龟甲之上。在龟甲的边缘则是一圈尖锐的倒刺,颇像捕鱼时的刺钩网。而在那些刺钩上,谟?隐隐似乎是可以看到血迹的存在。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并非血迹,而同样是雕刻成的。

        那条缠绕在龟身的黑色大蛇全身覆盖着黑金色的菱形细密鳞片,每一片都均匀整齐,微微反射着透明的光。大蛇头部的鳞片化为了两只尖角,看上去锋锐无比。蛇口大张,两排巨齿似乎能割裂空气。

        谟?的双眼移到了铜龟的头部。那铜龟的头颅与其身相比极小,感觉十分不协调。但是在谟?的眼神落在那铜龟的头部的一瞬间,他的目光竟骤然凝固。铜*部微微上昂,鼻尖处是一道尖锐细角,泛着银亮的光。那双眸子毫无感情,但却仿佛充斥着灵性。谟?与那双眸子直视的刹那,一股没来由的悲伤涌上了他的心头。忽然,他震惊地看到那铜龟的眼睛竟然微微动了动,与此同时,铜龟的口微微打开,只见一颗墨玉色的珠子从其中落处,悬浮着来到与谟?双眼平齐大约三尺的位置,谟?刚欲有所动作,一束墨玉色的光从玉珠中射出,直抵谟?眉心。一声嗡鸣似乎在谟?脑中震响,谟?眼前兀地一黑,便晕了过去。

        “谟?哥!”丫头吓得大叫一声,赶忙要跑去谟?身边。“别动他。”不知何时,那美艳男子竟来到了丫头身后,拉住了丫头,不论丫头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你这个坏人,我要去救谟?哥!”丫头疯狂扭动着娇躯,试图挣脱那美艳男子,但那美艳男子的手竟如铁钳般坚固,看似抓的轻描淡写,丫头却无法摆脱。

        “小家伙,你哥没事,这可是他的一场造化,你这个时候去把他弄醒了那可就白费了。”美艳男子瞥了丫头一眼,淡淡地道。“造个屁!坏人,我打死你!”说着,丫头对着那美艳男子拳打脚踢。

        “丫头,别闹。”这时,爷爷的声音在身后传来。“爷爷!”听到这个声音,丫头赶忙扑了过去,而这一次,那美艳男子并没有阻止,丫头扑到了爷爷的怀中,看着爷爷,不由哭了起来。“爷爷,你看,谟?哥他……”

        “没事的丫头,放心吧,谟?没有事的。”爷爷笑着摸了摸丫头的脑袋,道。接着,他抬头看了一眼那美艳男子,不知何时,那男子竟然已回到了他先前的那张躺椅上手上烟杆一会一会吸着,不时吐出层层烟雾。

        “想不到啊,在这落日沙洲的偏辟之所,竟然那碰到太古玄龙宫的高人。”爷爷笑着道,话语之中颇有意蕴。

        “我也想不到,在这落日沙洲,竟然会碰见东极赫赫有名的般丘涉禅师。”美艳男子一手高举着烟杆,口吐清气,望着爷爷,淡淡地道。

        爷爷笑了笑,对着美艳男子微微一鞠躬,“不想阁下原来还知晓老夫,那老朽便也不客气,冒犯问问阁下名讳。”

        美艳男子淡笑了一下,又吸了一口烟,想了想,道:“张?|,家师玄云太尊”

        “原来是玄云太师的高徒”爷爷笑着又鞠了一躬。

        “爷爷,你们在说什么?”丫头在边上听得如堕五里雾中,不由出声发问。爷爷呵呵笑着摸了摸丫头的头,道:“丫头,有的东西,爷爷也将不清楚,你就当没听到吧。”

        “哦”丫头低低地应了一声,又想起了什么,道:“爷爷,那谟?哥怎么办?”

        “小丫头,你那谟?哥没事的,过一会他应该便会醒了。”美艳男子冷冷的声音从侧旁传来,丫头听到,脸色便板了起来,双手环胸,“哼!”低低地道“我又没问你”说着把脸别到了一边。美艳男子似乎没有听见,依旧慢慢地吸着他的烟,不时吐出一蓬烟雾,在空气中凝成各种奇怪的图案,而爷爷则在一边笑了笑,然后他把脸转向倒地的谟?,看着悬浮在他头顶的墨玉珠,低声道:“玄武灵兽的上古玄丹,这小家伙,运气挺好。”

        ……

        谟?的眼前漆黑一片,他感觉自己躺在一片洞窟之内,周围的环境冷清阴凉,而他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找寻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光源。而且,他还能感受到,在这里并非只有他一人。因为,他能听到周围似乎有无数的声音在响起,而且各不相同。有风响声,有滚沙声,有水滴声,甚至还有……喘息声

        这并非是人类那种筋疲力尽的喘息声,而是类似于某种动物的喘息,而且这喘息者的体型,应该……很大。

        “你来了……”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而在谟?的感觉里,这声音并非出自他的耳畔,而是来自他的脑海。

        “啊?”谟?不知所以,啊了一声。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那声音似乎并不在乎谟?,而是在自言自语的说着。

        “什么啊,你到底是谁?”谟?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反问道,然而在这之后,谟?却再也没有听到回音,仿佛一切都静止了,连之前听到的各种声音也在这一时刻同归了静寂。谟?试图挣扎着爬起,却发现自己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根本连一丝气力也发挥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真的是一片死寂,现在他听不到,看不到,唯能感受到的只有背后冰凉的石壁,若说能听到,那便只能听到时间流逝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在谟?的感知中,已经摒弃掉时间这一个概念了,在他的感知里,起码已经过去了千年。就像黑暗中的一盏沙,在开始时,你或许可以感知到它的流逝,但是当沙将你掩埋,那么你也就不知道还要流多久了。

        爷爷,丫头

        在谟?心里,一直都是这两个名字不停地轮回重复,一些事在他脑海里闪现而过,不知道重复了几遍。

        祖陵大祭……唉,自己,没能参加呢。

        谟?幽幽地叹了口气,同时,他又在幻想,丫头……估计早已经成为很厉害很厉害的神符师了吧。

        就在这时,一束微光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光了,甚至已经遗忘了光的存在。

        可是下一瞬,又是一道幽暗的光闪现在他的脸上。他惊了惊,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接着,他看到,自己周围的黑暗世界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而他也讶异地发现,自己竟然并非是躺在大地上,而是悬浮在极高的高空之中,在他的眼里,大地渺小无比,而每一个山丘都在自己之下。此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未所了解的世界。

        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大地、山丘、草木、天空。没有一片云,也没有风,阳光很灰暗,就像是患上了极度的抑郁。河水仿佛凝滞,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片死寂般的感觉,而面对这个世界,谟?的第一感觉便是——毫无生气。

        这样一个世界,安静得可怕,然而奇怪的是,谟?并没有产生一丝恐惧感。甚至,他觉得,这个世界,似乎是……似曾相识,仿佛自己曾经来到过一样。同时,一种莫名悲伤的情绪堵住了他的胸口,让他分外难受。但是在这个世界,他却感觉有一种,回家的踏实感。

        他双目紧闭,在脑中回想,可是却毫无头绪,他可以肯定,在自己的记忆里,自己从未到过这样一个地方,哪怕是在梦中也没有。从小时候到现在,他一直是呆在居住的神殿之内,偶尔出来,也不会走出太远,来阿图姆城,是他第一次进入城市。这样一个世界,不论怎样,如果自己来过,那么便一定有印象。

        莫非……我前世来过这里?

        这个想法刚一蹦出,他就先被自己逗笑了。怎么可能,他自言自语道。但是,心中的这些感觉,又是怎么回事?他摇了摇头,不知所以然。

        谟?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自己也爬了起来,但是却无法离开自己站立的这片地方,似乎有着屏障把他的行动限制住了。

        呼。

        ……

        这真是一个……无法描述的世界啊。谟?长舒了口气,心想。

  https://www.65ws.com/a/101/101026/32660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