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日沙洲 > 第三章 喧嚣之城与清净之地

第三章 喧嚣之城与清净之地

        第三章喧嚣之城与清净之地

        翌日。

        太阳沿着默无踪影的轨迹从东方的希冀之地攀起,在一闪而过的神秘光点之下照亮了阿图姆城清晨略显苍凉的轮廓。显尽了繁华的街道,也在此时被一种无声的环境包围着。再过些许时候就会熙熙攘攘的街道,在此时却只能见着几粒稀稀疏疏的淡色人影。哪怕是逐渐回温的空气,也解决不了此时这座繁华大都必经的忧郁。

        谟?的黑色睫毛微微动了动,然后便忪悻着睁开了双眼。他用一只手轻轻撑起自己的身体,发现丫头还处于梦中,而她一条白皙的腿则毫不客气地架在自己的腿上。而在这明显的对比下,墨轩看到丫头的腿不仅要比自己白的多,而且似乎还要长那么一点……

        不对,开什么玩笑,她可比自己小一岁啊,比自己白比自己细还情有可原,但是比自己长,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谟?在自己心中自言自语道,甩了甩头表示刚刚自己只是提出了一个不可能存在的问题。

        他轻轻地把丫头的腿从自己的身上挪开,顿时就有一股强烈的麻痹感传遍全身,让他不禁全身一抖。之前丫头的腿搭在自己身上使自己有些麻木还不怎么察觉,现在一下子却有种蚂蚁咬噬般的麻痒传来,让他难受莫当。他赶忙用手在自己的两条腿上面拍打揉搓,缓解此时的麻痹感,不一会儿那种感觉便消失了。

        谟?长舒口气,没好气的看了丫头一眼。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由于天天睡在一张床上,而丫头睡觉着实不怎么老实,他经常会在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上架着什么东西。有一次,丫头整个人都趴在了谟?身上。谟?醒来的时候,正好丫头也醒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于是两人同时爆出了一声惨叫。丫头赶忙坐到一边,小脸绯红,显然是害羞所致;而反观谟?,眼中闪着浓浓的惊恐,明显就是被吓得不轻……

        “下次得想个办法来管管这丫头,不然我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她手上。”谟?暗暗自诽。忽然,他一抬头,发现在不远处的窗前,爷爷盘膝坐在那儿,面朝着窗外,双目紧闭。初生的阳光打落在他的脸上,给他那苍老的脸如同抹上了一层褐色的桐油,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

        爷爷不晓得是什么时候起的床,悄无声息,便一直自己一个人这样端坐着。这不是谟?第一次发现爷爷这样。他很早就发现爷爷每天都起的很早然后面对着太阳这般坐着。也是因为如此,谟?肯定自己的爷爷绝对不是普通人,不但是神符师,而且是高阶的神符师。

        看着爷爷这样,他对明天成为神符师的渴望又进了一步。如果有爷爷的指导,那么自己在成为神符师后,想要出类拔萃一定相当简单了。心想着,谟?的眼中便多了几分炽热。突然,他看到爷爷两只搭在腿上的手轻轻地抬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复杂的动作,嘴巴微微张开,似在吸取着什么。谟?隐约中看到从窗外好像有星星点点的光粒涌进室内,朝着爷爷微启的口中汇了进去。

        谟?看了看,眼里多了些许震撼。忽然,一股睡意袭入了他的脑中,他打了个哈欠。的确,今天醒的有点早了。于是沉重的眼皮撂倒了谟?最后一根仍在工作的神经,带着他重新遁进了黑暗之中 ……

        太阳缓缓轮转,如同一只上绣的齿轮一般慢步运动。当它逐渐攀升到了青天的最高点,整个世界都被炽热的气浪笼罩着。

        爷爷身着莎麻短衣,两侧分别是谟?和丫头。在中午阿图姆城的大街之上,人们沸腾的喧哗要盖过了头顶的高温,所有的人似乎都不待在家里,跑到了热闹的街上,各有各的目的,全不顾这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辰,更何况,还有一种叫做“里格迪”的东西可以供人降温。

        “来来来,看看啊,产自北屿城的铁浆果,打洞就能吸汁水,方便又解渴!”

        “自家打造,阿图姆城最好的武器铺,各种武器有求便应!”

        “千年火兽齿,辟邪镇灾,快来看看!”

        “今天早上刚刚采集的月见花露啊,只剩最后一瓶,先要先得!”

        ……

        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纷纷不断,引得谟?与丫头二人四处张望,不时拉着爷爷在各个商铺前驻足,有时干脆自己跑自己的,把爷爷远远落在后面。

        “嘿,你们两个小家伙慢点跑,我这把老骨头可追不上你们。”后面远远地传来爷爷的声音,但是嘈杂的声响自四面八方涌来,瞬间便掩没了爷爷的声音。

        “呀,谟?哥,你快看,那家店好独特,我们进去逛逛吧!”丫头兴奋至极,也不顾谟?回答,便拉着谟?的手跑了过去。

        “哎哎,丫头你慢点,别这么急啊,我快赶不上你了!”谟?无奈地道。

        “那是因为你腿没有我长呗。”丫头回头朝着谟?做了一个鬼脸,嘻皮笑脸地道。

        “胡说!”谟?脸一红,反驳道,然而脑中却不自觉地蹦出了早上自己脑中产生的想法,不过下一瞬他便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去,同时心中想到“怎么可能!”

        “嘻嘻。”丫头在前面调皮一笑,那虽然稚嫩但却已经可以看见绝美的雏形的脸蛋在一笑之下显得清丽无华,看得谟?不禁一呆。

        看着谟?的眼神,丫头也是绯桃染面,赶忙拉了拉他的手,道:“好了啦,我们快进去吧。”说着,一把拉着谟?的手向前走去,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跑,而是牵着谟?走了过去,步伐不快不慢。在他们面前,是一间独特的建筑。不同于其他房屋的石块结构,这是一间由两层的木质房屋。在落日沙洲,由于气候的缘故生长的植被较少,而其中能被用作木料的则更是稀有。而且加上多变的天气,使得在落日沙洲木料难以长时间存放,所以很少会在落日沙洲见到木制的房子,而像这么大的,则是更少了。木屋的门前吊着些许珠链,然而颜色却是十分质朴。门前有着一道略高的门槛,这在落日沙洲也是很少见到。

        丫头跨过了那道门槛,一股馥郁的香气便扑鼻而来,进入了丫头的感官。

        “呀,好香!”丫头轻轻惊呼道。

        在丫头身后,谟?在、也踏了进来,扑鼻的香味也是引得他一惊。这种香味他从未问过,甚至他感觉这香味与落日沙洲是格格不入的。

        他打量起四周的环境,发现在木屋内的装饰也是如同它从外面看上去一般的朴素。仅仅只有前方摆着一张褐色的木质方桌,而这桌子四周圆滑,微微反光,桌面上是一尊褐色的铜制龟像,但不同的是这龟的尾巴处极长,绕腹而过,最后露出的竟是一只狰狞蛇头。桌子的四周摆了四只木椅,木屋正对门的一侧是一张供桌,上面有一方供炉,插着几根燃着的香,飘着丝缕香烟,很明显这氤氲整个房间的香气正是来源于此。而另外三面则是一排橱柜,同样是木制的。仔细看去,这些家具的上面可以明显看到雕凿的痕迹,很明显这些物品都是手工制作的。这儿似乎是一片不受熏染的清净之地,连外面阿图姆城火焰般也无法侵蚀丝毫。

        在房间左边靠窗的一侧,放着一张躺椅,微微摇晃着。谟?看见,在那躺椅上,一人也在看着谟?。他身着白衫,全身修长,一头乌发直垂在腰际,面容清漠,而他的肤色则更胜过他身上的白衫,让他宛如融入了其中。在他的左手上搭着一支长长的烟杆,一丝一缕的烟雾从那烟杆中飘出。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人,竟会是一个男子。

        “小鬼,谁让你们进来的,没事的话就出去。”那男子声音冷淡,不含一丝感情,却拒人而无一丝余地。.

        丫头嘟了嘟嘴,道:“嘁,哪有像这样赶人走的店啊。”

        那男子瞥了丫头一眼,声音不含一丝感情,“你买得起么?”

        “你!”丫头的小脸被气得鼓鼓的,双目仿佛能冒出火来。“切,谟?哥,我们走!”说着,拉着谟?的手便要转身离开然而她却发现谟?并没有被拽动,她不由向谟?看去,却发现谟?呆立在那儿,眼睛正一瞬不易地盯着那盏摆置在桌上的铜龟。

        “谟?哥,你怎么了?”丫头心中焦急起来,赶忙呼喊道,然而谟?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并且朝着那铜龟走了过去,而丫头在后面着急不已,那躺椅上的美艳男子看着这一幕,凤眼之中闪过一丝光彩来,他轻轻吸了一口烟,似是饶有兴致地看着。

        只见谟?在铜龟的面前停了下来,盯着那铜龟的双眼。而那铜龟似乎具有灵性一般,双眼似乎在与谟?对视着。不一会儿,便是看到这铜龟竟然张开了嘴巴,其中吐出了一颗墨玉色的珠子,圆润无瑕,看上去完美至极。美艳男子呼了口气,口中的烟雾随之弥漫了木屋,一片片旋转飘飞,仿佛是游荡的灵魂。他眼睛微眯,嘴角竟罕见地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有意思。”

        “喂,你,谟?哥怎么了”丫头紧张问道。美艳男子瞥了一眼丫头,淡淡地道:“小丫头别吵,你哥哥可是遇见了一场大造化,你打扰了他可就不好了。”

        闻言,丫头气的讲不出话来,她刚准备要反驳那男子,却发现自己竟然无话可说。

        就在这时,那枚玉珠上射出了一道墨色的光,如闪电般射入了谟?的眉心……

        门外,爷爷望着这木屋,鼻尖轻动,眼中充满了笑意。“嘿,一整棵的万年熏化木,还有这五纹的檀香,有意思,老朽可是许久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了,真是怀念啊。”说罢,便是步伐轻动,跨入了其中……

  https://www.65ws.com/a/101/101026/32660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