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落日沙洲 > 序章

序章

        序章

        众神安息的墓地,黄沙掩埋的归所。时间之河在这里流逝,星辰浩瀚在这里苏醒。

        落日沙洲,这里是熄日与光之地……

        斑驳的神像化作流沙随风而逝,而谁又能知晓过往?关于它手中那柄早已死去的巨斧。诺大的神殿,如今只记载着昔日的辉煌。厚厚的尘埃,封印了它往日的喧嚣。

        老人须发皆白,山壑版的皱纹一层层地堆叠在干皴的脸上。风尘漫道,可那一双眼却炯炯有神,如无边的沙漠一样浩瀚,?i伐徐徐,却不惹出一丝动静。老人缓缓彳亍,一只手伫着一支沙刺拐杖,身上的莎麻布衣黯淡无光。他的另一只手贴在那高大的神像上轻轻摩挲,仿佛是在安慰阔别已久的老友。

        老人的眼神怅然、复杂,看着他的脸,仿佛许多的沧桑呼啸而来,在他轻抚的地方,灰尘??落下,掉在褐黄的大殿中,被剥落的神像流露出堇色光泽,在隐隐间流转。

        “一万年了,这片废墟,整整一万年了!”老人自言自语,带着几分悲怆。

        “世人是早已忘了你的。可是——我没忘!掌舵轮回与永恒之神——阿鲁比斯!”

        嗡嗡!

        神像那硕大的红宝石眼睛红光一闪而烁,整个身躯似乎都颤抖了一下,然后便寂灭了下去,再无动静……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手中的拐杖在地面敲击发出“笃”、“笃”声,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神殿的尽头……

        ......

        补发了一下序章,以便更好地衔接后文。

        新手上路,新书上架,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大家好,我是本书的作者。

        作为一枚初入网文界的萌新,当我开始这部或许是处女座的创作时,其实在我用键盘敲击这这些字符的时候内心还是十分忐忑的。我需要思考情节,构思布局,也要尽量让你们看到你们喜欢的东西,而这些,都需要我不断地努力。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前面的路很长,是好是坏,或明或暗,都没有一个定数,而既然选择了在这里把这一篇小说的第一个字给打上去,那就注定了我必须让它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

        写作很困难,路途艰险,无法预料。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只有格外地努力,才能收获成功。

        我不知道创作的热情可以燃烧多久,但是我一定会努力下去,最起码也要把这部作品给认真完成。

        说一下,书名落日沙洲,个人不太满意,但是却想不到更好的名字了,就先这样,简单直接明了切合主题。总体来说,在我的预设里,这是一个悲情的故事。在人物设计方面,我努力给予每一个角色独特的任务风格,以保证人物的鲜活。

        说道文字的话,我个人感觉文字拥有着感染人的伟大力量,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萌生创作的想法,而这应该也会成为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吧。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愿世间美好都能从笔尖迸发。

        落日之河的河水载满亡灵,汇入冥河。拉牵引着太阳的绳索,在方尖之碑苏醒,在冥之断崖死去。

        “爷爷,爷爷!”谟?双膝半跪在石床的一边,用手紧抓爷爷花白的胡子,他那双与常人迥异的深灰色眼睛里闪着灵光,在老人的另一侧,则坐着一位少女,有着大大的水蓝色眼眸雪白色长发直垂娇小腰际。她的小嘴低低地笑着,同时说道:“爷爷,你就给我们讲讲呗。”

        老人手中抓着酒壶,笑着往嘴里灌了一口,道:“行了行了,再抓爷爷的胡子就得给你们扯没了,想听,那爷爷就和你们说说。”

        “好!”两个孩子高兴地欢呼。

        老人抿了一口酒,将酒壶随手放在了石床边的一方石块上,浑浊的酒液顺着梨黄色木制酒壶的边缘滴下,在青色岩石上留下一道深色水渍,飘散着淡淡酒香。石块上还有着一盏羊脂灯,在羊脂燃烧中跳跃着火光。

        “讲吧,讲吧。讲什么好呢,就讲讲那十一座塔吧。”说着,老人的手点了点身后的墙壁,那土质结构的墙壁上刻着一幅壁画,那似乎是十一座方尖状的巨塔,每一座塔都有着各自的形状,同时,在每一方塔上,都有着一个独特的雕饰,让人看上一眼,都有着一种被吸噬的错觉。

        “这十一座塔,被称为十一玄屠,又称为通天轮回塔,位于迷途祖陵内。据说数万年前,诸神大战在人间爆发。此战之后诸神伤亡无数,更有许多凡人死亡。而统治者蒙为了重新镶嵌各界秩序,在那一年的每一个月的第四天拔掉一只羊角,并用这些羊角吸收亡者之血,降于人世成了这十一座玄屠。”

        “十一玄屠名曰:继承、先知、冥河、荒芜、晨曦、法典、罪恶、审判、杀戮、生命以及天祭,这十一座塔分布于迷途祖陵的诸方位,各司其职。每一座玄屠都有其独特的力量。在落日沙洲,每个人只要到了十二岁,就有资格去迷途祖陵祭拜一次。若是被神塔选中,那便会获得神塔的力量,也就是通常说的神符,拥有神符者,便是神符师。”说着,老人指了指自己眉心。

        “一般神符都会烙印在自己的眉心,心意念转,便可为己所用。”“每年都有无数的人去迷途祖陵祭拜,然而获得神符者,百里无一。”

        说着,老人笑了笑,拿起酒壶又灌了一口。两个孩子在一旁,脑中各有所想,眼中泛着希冀的光。

        “神符师很厉害吧。”谟?喃喃道。

        “呵呵。何止厉害,那些神符修炼的大能者,可通过神符策逆万物生息,甚至可以使用十一玄屠的力量,鼎立世间。” 老人笑道。

        “那这十一座塔有自己的主人么?”女孩好奇地问道。老人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道:“有的,每一座玄屠都有一名俸神者,都是当年从各自神塔之下走出的至强者,他们的力量,已经无法用常理来形容,在世间拥有莫大的地位。不过说到底,他们也仅仅只是管理十一玄屠罢了,要说支配着的话,那应该就是神了吧……”

        听了爷爷的话,两个孩子都陷入了沉思。谟?微微沉吟,忽而抬起头来,看像爷爷,欲言又止:“爷爷……”

        “怎么了,孩子?”爷爷笑呵呵地摸了摸谟?的小脑袋,仿佛给他的心中带来一丝坚定。

        谟?咬了咬牙,说道:“如果,如果我成为了神符师,那是不是就可以找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呢?”说着,眼光闪烁地看着爷爷

        “对啊,爷爷,如果我成为了神符师,那是不是就可以知道我的身世了呢?”女孩也趁机问道。

        两双眼睛直直地盯着爷爷,仿佛要一看究竟。看着他俩执着的样子,爷爷叹了口气,点头说道:“是的,成为神符师,可以拥有很多,对你们了解你们的身世也有帮助。谟?,你的身世爷爷清楚,但是现在却不能告诉你,这也是你父母的意思,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成为高阶的神符师,到时候一切自然你就会明白了。至于丫头,你我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当年只是在一片沙漠的边缘发现了你,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去了解。”

        听完爷爷的话,两个孩子的脸上都出现了些许伤感,女孩更是眼光朦胧,似有泪水闪过。爷爷叹了一口气,两只干瘦的大手分别摸在了两个孩子的头上,轻轻抚摸,通过掌心的温暖带给他们一点好受的感觉。“也别太往心里去了,有时候,天命人命都会有所误之处。每个人都有经历,而你们也会在以后找寻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丫头揉了揉眼眶,点了点头,“爷爷说得对,等以后,我一定要成为很强很强的神符师,找到自己的家人!”

        “我也是,我也是!”谟?在一旁道。爷爷见状,也是哈哈一笑,再次抚摸了两个孩子,然后抄起了酒壶,猛地向喉间灌了一大口。

        “对了,爷爷也是一名神符师吧”丫头突然道。

        “肯定啊,而且爷爷一定是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神符师,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对吧,爷爷?”说着,二人都向爷爷看去,却发现爷爷半躺在身后的墙壁上,双眼轻闭,手上还抓着他的酒壶,嘴边的几缕白色胡须上隐隐看得到残留的酒渍。他的嘴半张着,呼噜声若隐若现。

        两个孩子看到这一幕,表情都变得丰富起来,同时他们的手都伸向了爷爷的下巴,在爷爷花白的胡须间拨弄,试图要把爷爷给弄醒,然而不管二人如何都无济于事,反而是听到了爷爷愈发大声的呼噜,于是二人也是陷入了绝望。

        “哼,爷爷每次都是这样,一到关键的时候就睡着!”丫头气鼓鼓的,显然是对爷爷很不满。

        “就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谟?附和道。

        “唉”丫头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就让爷爷先睡会吧。谟?哥,你陪我出去会好吗?”

        谟?点了点头,道:“好啊,走吧。”

        隆隆。

        推开有些沉重的石门,二人从石门的缝隙之间悄悄走了出来。穿过有些幽暗的长廊他们来到了大殿。他们住的地方是一座巨大的神殿,但是却已经荒弃了很久。宽旷的大殿略略布着一寸寸蜘蛛网,地上的每一块砖石都要大过他们二人的总和。那些石块呈现着铜绿色,分别刻着一些古老而晦涩的文字,每一道沟壑间都布满了灰尘。

        大殿的中央,是一尊巨大的石像。大殿极高,因该超过了五十米,而这尊雕像,竟然达到了大殿顶部五分之四的位置。石像的头颅是一个淡漠的狼头模样,双目镶着硕大的红宝石。成人身材的躯干挺直,披着铠甲。它单膝跪地,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斧头。由于常年的灰尘堆积,已经很难分辨出雕塑的材质,但是看向雕塑,你却可以感受到它如实质般的威压扑面而来。

        每次经过大殿,谟?都会不由自主地望向这尊雕塑,仿佛这雕塑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他总有一种感觉,这尊雕像,似乎并非只是雕像这么简单。

        跑过大殿,二人从被八根石柱支撑的殿檐穿过,眼前顿时一亮。橙黄色的晚霞悬于天际,烧红了半天的云朵。万里之间一望无际,被沙所覆盖。一条大河从沙漠之间横越而去,直奔向远处的残阳。朦朦红光从那陨落之地照射而出,给整个世界披上了赤红的表衣。

        两人坐在殿前,看着那夕阳与流逝的河水,丫头手托着香腮,看向谟?道道:“谟?哥,关于你的身世,你怎么想呢?”

        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是既然爷爷这么说了,那么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我想如果我可以成为神符师,那么这一切就有了知晓的希望。”

        丫头枕在谟?肩旁,微微抬起手臂,道:“也是,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只有先成为神符师,才可以在以后慢慢知晓到自己究竟是谁。”说罢,丫头轻笑着望了谟?一眼。

        谟?笑了笑,摸了摸丫头那头白色的长发。“还有三年,我就是十一岁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去朝拜玄屠,成为神符师。”丫头闻言,也是抿唇一笑,“我还有四年,不过没有关系,我一定要成为神符师。”

        落日下坠着,远远的黄红色的渲染被越拉越远。一丝光亮穿透殿檐的正中,直射在石像的身上,给那座威严的神像镀上了一层赤金色的光泽,那对红宝石镶嵌的眼睛光芒闪烁,似乎在见证着两个孩子的决心。

        “谟?哥,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相互离开了,还会记得彼此么?”丫头突然发问道。

        墨轩笑了笑,弹了一下丫头雪白的额间,道:“丫头,你胡说啥呢,我们是肯定不会分开的。”

        丫头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是有些忐忑地说道:“可是,万一以后我们哪个成了神符师,而另一个没有,或者因为各种原因之类的分开了的话呢。”

        闻言,谟?一愣,旋即微微一笑,拍了拍丫头的小脑袋,道:“不会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丫头的。”

        “谟?哥……”丫头的眼中泪光闪烁,嘴角却勾勒着笑意。“谟?哥,我也不会忘记你。”说罢,她从自己的颈际摘下了一枚墨色玉佩,是向左开口的一半,闪着剔透的光。

        “谟?哥,这是我的玉佩。自出生的时候,我的身边只有两枚这样的玉佩。这一枚我送给你,另一枚我挂在身上,这样如果以后我们离开再重逢,就能立刻认识对方了。”

        “好啊。”谟?笑了笑,接过玉佩。玉佩入手,是一丝凉润。他小心翼翼地戴在脖子上,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就这样约定了哦,谁也不许反悔!”

        少女微笑着,长发在空中飘着,身后是无际的大河,太阳沉没了下去,天间的光在这一瞬全部熄灭,不知是承受不住那太阳的陨落还是那少女的笑容。

        这一个场景,谟?永远不会忘记。只是,他隐约里觉得,少女的笑容中,似乎是隐藏着一丝伤感……

  https://www.65ws.com/a/101/101026/32660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