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忧郁小姐 > 第六十五章 曹俊超的往事

第六十五章 曹俊超的往事

        对于有些人来说,分手是痛苦的。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分手却是快乐的。摆脱一个人,就像摆脱一场麻烦。没有纠缠、不痛哭不撕逼,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曹俊超的内心深处,有没有感谢过周涟漪的“懂事”,在一起时,周涟漪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分手后当然也没有。就这样突然不联系了,就像两个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然而这样的状态,不过也才持续了一周,曹俊超就坐不住了。虽然他和周涟漪交往时间不长,也不过短短两个月功夫,但这两个月,周涟漪带给他的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

        周涟漪细心体贴人情练达,虽然在事业上不怎么样,但作为女朋友,简直无可挑剔。书上说,21天改变一个习惯。和一个人在一起,如果那个人带给你的是好的影响,有些习惯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了。

        曹俊超是个粗人,有着粗人的各种生活习惯。尽管他自己是做服装的,但穿衣吃饭却毫不讲究。吃总是吃外卖,穿衣服,一般也是自己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那些。和周涟漪在一起之后,经常吃周涟漪在家做好带过来的饭菜,穿衣方面周涟漪也有说法:“不同场合穿不同的衣服,老板要有老板的样子。见普通客户穿自己厂里生产的休闲装就挺好,若有大客户要谈,最好穿西装,最好是名牌。这就像女人出门前先化妆一样,不是麻烦,而是为了礼貌。”

        为了这个,约会时周涟漪陪曹俊超去了很多次商场,买了好几套以他的消费习惯来说稍觉肉疼的衣服。分手这一周,每天早上出门,想到这一天要去做什么,从衣柜里往外拿衣服时,曹俊超就会想起周涟漪说的话,会失神,然后不自觉按她之前说的去做。

        吃饭时,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家,会不自觉走到冰箱,冰箱内空空如也,这才惊觉这一天并没有人交给他一个饭盒。又去点外卖,以前也不觉得难吃。然而现在却总是勉强吃几口就忍不住放下了,外卖油盐太重,调料太多,简直无法入口。

        总要吃东西。以前遇到难吃的外卖,或来不及点外卖时,曹俊超通常用泡面或老干妈拌饭解决。可是现在就连最爱的老干妈,都被他挑剔味精味儿太重。

        这一天,连续扔掉三份外卖之后,曹俊超再也忍不住了,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出了门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他发了会儿愣,先去了锦阳湖壹号的门口。自然是没有人的,他在车子里坐了很久,想周涟漪,也想陈素素。他本来以为,他喜欢的人是陈素素,可是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全是周涟漪。陈素素长什么样,他都快记不清了。

        曹俊超唯一能记清的是,他和陈素素是在抑郁症互助群里认识的。他是群主,陈素素是群成员。那个群啊,大部分人都表面正常,内心却充满悲伤。他不知道陈素素是怎么得的抑郁症,只隐约听说和男人有关,他却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得的抑郁症。早些年日子苦,吃了上顿没下顿,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琢磨第二天的饭辙在哪儿,根本没时间抑郁。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进入服装行业,又经历了多年黑暗的、难熬的创业岁月,觉都不够睡,也没时间抑郁。终于,创业成功了。一切都进入正轨,手里也有了点儿小钱,空虚却从脚底板儿到脑仁儿从下至上袭来,一下子就击中了他。

        他曾尝试恋爱,然而工作环境遇到的那些女孩子,要么素质太低,要么看中的只是他的钱。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沉迷于酒吧和夜总会。

        其实,酒吧和夜总会也没什么不好的。那些女人也爱钱,但却是明码标价的。和那些打着爱情的名义上了他的车、进了他的房、上了他的床的所谓“正经女人”没什么两样。真要说起来,酒吧和夜总会里的女人,甚至还更便宜,也不作,给点儿钱就能把他伺候地舒舒服服。

        然而这样的女人啊,唯一能解决的是身体的空虚,而不是精神上的。没多久,他又厌烦了。厌烦之后是烦躁,总觉得做什么都不对,就连最爱的赚钱,似乎也丧失了动力。还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开始靠着安眠药还能勉强睡几个小时。后来,安眠药也不起作用了,就是睡不着。

        睡不着的后果是越来越瘦,眼睛整天都是红的,毛孔粗大,唯有体毛疯狂生长。早上才剃的胡子,不到中午,下巴上就乌青一片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朋友看不下去了,介绍他了一个心理咨询师,让他去看看。以曹俊超的文化程度和理解能力,他是不信心理咨询师的。不就一“陪聊”吗?按小时收费,还那么贵,凭什么?

        曹俊超年龄不大,却吃过很多苦。在他眼里,所有的心理问题都是对现实不满的真实写照。生活中的不如意,并不会因为心理咨询师的几句话就得到消解。而心理咨询师能做的,不过就是转变你的想法,让你“想开一点”。这跟居委会大妈的工作有什么区别?

        想得开的问题,迟早能想开。想不开的问题,怎么调解都想不开。但既然朋友反复推荐了,手里又有点小钱,见见就见见吧!指不定谁治愈了谁,谁又教育了谁呢!曹俊超就是抱着这样的抵触心理和心理咨询师接触的。却没想到,他遇到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心理咨询师。——当然也有可能是心理咨询师知道他就这种心态,故意用简单粗暴的态度待他。

        一场“诡辩”,心理咨询师驳得他哑口无言。虽然心里面并不服气,嘴上却不得不承认,心理咨询多少是有点用处的。接着,又做了两张测试问卷。一张测焦虑的,一张测抑郁的。焦虑值和抑郁值都非常之高。心理咨询师直接告诉他,若不辅助药物,根本无法治愈。带他去精神科开了药,又约了一个咨询疗程。

        事情好像自此就有了转变,那些药物,虽然有时候会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但从此能睡着觉了。心理咨询师给他的那些建议,比如说健身、看书,多接触不同的人,他一一照做,情绪上也好了很多。他加过几个抑郁症互助群,发现那些人大都幼稚,漫无目的地聊天以打发时间、情绪吐槽和目标打卡的比较多,看起来更像是学生群。后来干脆自己建了一个,以线下见面交流为主。精心管理下,群成员不多,却几乎都处成了朋友。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陈素素的。

  https://www.65ws.com/a/100/100974/32626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