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忧郁小姐 > 第五十一章 儿女常情大概只是奢望吧

第五十一章 儿女常情大概只是奢望吧

        “为什么?”周素华问,“我自认对你不薄,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呢?”

        朱总反问:“不薄吗?是,你是对我不错。可是在公司事务上,你却总是防备着我,从来没有把我当自己人看,你以为我感觉不到吗?”

        周素华震惊了:“你怎么会这样想?”

        朱总说:“我做开发部总监很多年了,你也知道,开发部是一个杂事多,失败比成功比例低,很难出成绩的部门。四年前,锦阳湖壹号地块拿下来之前,我跟你商量,想转个岗,你当时是怎么说的?说地块只要能拿下来,这个项目交给我负责。锦阳湖壹号地块的拿下难度,并不亚于现在的锦阳湖C地块、B地块、D地块。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击败其他的开发商,拿下这块地吗?可是地刚拿下来,你就反悔了,你的儿子从国外留学回来才两年,之前一直在营销部和市场部学习,你怎么就那么大胆,把这样一个才出茅庐的小伙子,提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来呢?锦阳湖壹号项目总只有一个,给了他就给不了我。行,我认。谁让他是你儿子呢!后来我才知道,你把他放在那个位置上,其实是想要把整个公司交给他。他实际上是你选定的接班人。”

        “让我儿子接我的班,这有什么错呢?周航只是比较年轻,经验不足,假以时日,锻炼出来了,掌管整个公司,没有问题的。”周素华说。

        “你有你的私心,这没有错。但你想过没有,我们这些元老会怎么想?”朱总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谁知道周航上位之后,华里集团,是否还是如今这个华里集团呢!”

        “别人可以这样想,因为他们还想在公司捞好处。你这样想,我就不能理解了,我们不是说好,周航接班之后,就一起去国外定居吗?”

        “早早退休,去国外定居,是你的想法,我终究是不甘心啊!我还想做更多的事情,你明白吗?”

        “就为这个,你联合董瑞昌背叛我?”周素华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觉得这个理由不够吗?那我再给你加一条理由。”朱总说,“你还记得去年小海辞职的事情吗?”

        “小海……没记错的话,是你的儿子对吧!”

        “是啊,我的儿子。我也有儿子,我儿子跟周航差不多大,我想让我儿子进公司来,你是同意了,但你给他安排了什么位置?工程部助理。天天在工地上吸灰,跟着一群大老粗受气,没多久他就受不了离开了。你的儿子是儿子,是来接班的。我的就不是吗?”

        周素华说:“年轻人才从学校出来,在基层锻炼锻炼,这是好事啊!周航不也在营销部和市场部做了一年多吗?而且,以小海的学历,也做不了更多的事情啊!”

        “学历不高,就只能去工程部吸灰?周航在营销部和市场部学习,学的是大局观。小海在工程部,能学什么?学怎么盖房子?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哪吃得了这个苦!”

        “周航后来去了锦阳湖壹号,不也天天泡在工地上吗?我们本来就是盖房子的企业,工程部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

        周素华话还没说完,就被朱总打断了,朱总说:“我儿子已经辞职走了,你就别再为你的行为找借口了。你表面看起来,处处为我打算,实际上并没有。我在公司矜矜业业做了这么多年,只有一点期权,却没有股权。你想退休,就拉着我一起,你没想过,我还想再做几年吗?”

        “我问过你的意见,你并没有反对啊!”

        “你让我怎么反对?你一直把我放在开发部,不给我项目做,我提了多少次,你都不同意。你的意见如此明确,就是要让我在公司混着,混到周航能接班了,再让我退休。你已经把我的人生安排好了,我说的话还有用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周素华很难过:“我一直以为我付出的是真心,却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

        朱总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从来没信任过我,也没爱过我,只是想找个人共渡晚年,给周航彻底的自由,又何必说这么多呢!”

        说完,朱总就推开门走了。

        周素华看着他的背影,悲从中来,眼眶湿润了。之所以顶着压力,想让周航快点成长,快点接班,是想跟他一起开始新的生活啊!然而事情到这个地步,再说这些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作为一个CEO,每天事情那么多,儿女情长大概只是奢望吧!既然如此,就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多待几年,再带带周航,等周航完全成长起来了,再把企业交给他好了。

        周素华很快收敛了情绪,继续工作了。

        和朱总聊过之后,周素华又单独和森洪地板的老于总聊了聊。本来不打算聊的,可她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开了比较好。毕竟双方合作了那么多年,而以后,不打算继续合作。

        那场对话发生在周素华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聊了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周航,也被瞒着。唯一能窥到点真相的大概就只有周素华的秘书了。据她所说,老于总从周素华的办公室里出来后,脸色蜡黄,后背都汗湿了。

        也不知怎的,自从周素华和老于总聊过之后,没多久,森洪地板这个牌子,逐渐在都市就销声匿迹了。老于总据说大病了一场,自此,也失了继续拼搏的心。

        那天的场景是这样的:

        老于总到了周素华的办公室,打过招呼之后,周素华也没跟他寒暄,直接切入正题。

        周素华说:“地板门事件已经过去了,这些天,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那三分之一‘毒地板’货源的问题。你给我的解释是贴牌。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厂家,贴牌贴这么逼真。颜色纹路质地看不出来任何差别,最关键的是,就连logo和防伪码都一模一样。”

        老于总没有说话,但明显的,后背变得僵硬了。

        周素华说:“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做实业的,很有钱。她爱买包,家里最大的那个房间房间,专门用来放她的包。我参观后叹为观止,感叹说,买包的那些钱,加起来都快有她住的那套别墅贵了吧!她大笑后告诉我,她的包,只有一小半是真的,一大半都是假的。做假包的,早就形成了产业链。做得好的,做出来的包,奢侈品专柜都鉴定不出来。我想着,做地板,只怕工艺还没做包复杂。对原材料的要求,只怕也没做包要求那么高。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就信了你说的话。我们毕竟合作这么多年,信任还是存在的,心中甚至还充满了对你的同情。可是后来,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做这么逼真,别的项目或别的地方,应该也有同类货源流出来吧!我就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除了发给锦阳湖壹号的那一车之外,其他地方,都没有跟这一模一样的货。”

  https://www.65ws.com/a/100/100974/32626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