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反派成长血泪史 > 第十二章 谈心事,幼龙荒川成一家

第十二章 谈心事,幼龙荒川成一家

        作为书院内资历和地位都数一数二的导师,龙语堂的房间自然是坐落在书院风水最好的一处地方。

        看着林语堂独栋小院之内的那一潭鱼池和池塘旁边的几颗歪脖子树,荒川瑾瑜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好的老头儿,既然你都诚心诚意地找我帮忙了,那本少爷自然要大发慈悲地帮你不是?”

        龙语堂闻言有些错愕:“不是,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你去找林成峰吗?”

        荒川瑾瑜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好问的?你想让我办事,那自然也会说的呗。我主动开口问你,那岂不是太掉价了?”

        龙语堂被这个完全不安套路出牌的亲传弟子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只好挥了挥手道:“行行行,你坐好,就让老夫来告诉你吧。”

        荒川瑾瑜嘿嘿一笑,在龙语堂身边找了一根凳子坐了下来,摆出一个洗耳恭听的动作。

        龙语堂抬头看了看天,轻叹一声:“吴瑾瑜,你可知道,这林成峰是什么来头吗?”

        荒川瑾瑜摇了摇头:“我要是知道,还坐在这儿听你聊个啥?”

        龙语堂呵呵一笑:“你说得倒也在理。实话告诉你吧。这林成峰乃是我沐国金门将之一林缺的独子。”

        荒川瑾瑜皱了皱眉头:“林缺?难道是那个曾经率五百骑奇袭延州都城,解救了上一次沐国危机的金门将林缺?”

        龙语堂点了点头:“正是此人无误。整个沐国都知道,这林缺虽然没有做术士的天赋,但是他在武道和兵道之上却是一个千百年难遇的奇才。不到二十的年纪就成为一名中阶武者,四十岁晋升高阶,同时还在那一年完成了奇袭延州都城金梁的壮举。”

        荒川瑾瑜挥了挥手:“这些我都知道,就别再废话了,直接说重点。为什么要我去和这个林缺的儿子过不去?”

        龙语堂长叹一声:“其实也不是让你和他过不去。只不过是想让你战胜他罢了。”

        荒川瑾瑜不解:“战胜他?什么意思?”

        龙语堂脸色有些尴尬:“实不相瞒,这林成峰和你一样,在进入书院之前,就已经展露出了惊人的术法天赋。参加书院考核的时候,已经是一名四星初阶术士了。所以说,当他通过考核进入书院之后,立刻引起了全院上下的轰动。试问有哪个导师不会想将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学生收入自己门下?”

        “那我怎么没见到有导师抢着收我呢?”荒川瑾瑜似乎是有些不屑地插了一句嘴。

        龙语堂白了荒川瑾瑜一眼:“就你那咋咋呼呼没点城府的样子,要不是你自己厚着脸皮贴上来,老夫也不收。”

        荒川瑾瑜哼了一声:“好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亲传弟子我不作也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老头儿,告辞了!”

        见荒川瑾瑜真的起身要走,龙语堂赶紧拉住了他:“诶诶诶,你这小子还真说走就走啊?坐下坐下!你也不想想,你的身份能和那林成峰比吗?收了他做亲传弟子,那是不是就和林缺给搞好了关系?这样的买卖谁不做?你一个没什么来头的家伙,当然没人抢着收了啊。”

        荒川瑾瑜被龙语堂拉着重新坐了下来,撇了撇嘴:“行行行,我知道了。那你继续说呗。”

        龙语堂手依旧拉住荒川瑾瑜的胳膊,好像真的怕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突然又起身跑走了一般:“这事儿其实就说来话长了。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书院曾经有个幼龙雏凤的传说?”

        荒川瑾瑜点了点头:“啊,这个我当然知道。不就是曾经书院出了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吗?传说这两个弟子互相之间——等等,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什么幼龙吧?!”

        龙语堂看着荒川瑾瑜,很是严肃地点了点头。

        荒川瑾瑜看着满脸皱纹的龙语堂,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就你这样子?不是说那幼龙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吗?怎么会是你这么个糟老头子!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说大话也不打一下草稿!”

        龙语堂很没面子地瞪了荒川瑾瑜一眼:“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还不允许我变老吗?我又不是那些娘儿们,还搞些什么驻颜术不成?”

        荒川瑾瑜捧着肚子笑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是强行忍住了笑意:“好好好,你说是就是,然后呢?哎哟,不行,我再笑一会儿。”

        龙语堂一脸黑线地等着荒川瑾瑜笑声渐渐止住之后,这才慢慢开口:“说起这雏凤,当初在书院的时候和老夫那叫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可惜,到了最后时刻老夫准备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居然跟另一个男人走到了一起……”

        荒川瑾瑜嘿嘿笑着拍了拍一脸惆怅的龙语堂的后背,故作深沉道:“感情这个东西呢,强求不来的,你也不要太在这件事里面陷得太深了。来来来,跟着本少爷一起,向前看,走出阴影,等待心中莲花的盛开。”

        龙语堂又瞪了荒川瑾瑜一眼:“你到底还要不要听了?”

        荒川瑾瑜很是乖巧地坐了下来,睁大了眼睛:“要听要听,你继续说吧!”

        龙语堂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接着说道:“那从老夫手中抢走雏凤的人呢,也是当年我们书院的弟子,只不过这人比老夫要高上一届,因此老夫一直叫他学长。可谁知道,这学长居然做出了这等背信弃义的事情。当然,原本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可谁都没想到的是,后来那家伙和雏凤一道外出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险情。最后他居然靠着雏凤的保护活了下来。你说,这可不可气?!”

        荒川瑾瑜眨了眨眼睛:“诶,老头儿,不是我说你,别人夫妻两个谁救谁,哪里还轮得到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的?”

        龙语堂冷哼一声:“小毛孩懂个屁!老夫可是知道,以雏凤那最为擅长空间类术法的特点,她要想跑,还有跑不出来的?一定是那个家伙故意让别人给他争取时间,自己苟且偷生跑出来的!”

        荒川瑾瑜很是无语地摇了摇头:“行行行,你继续说你继续说。姑且就认为这个学长不靠谱好吧。”

        龙语堂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拳:“虽然此人抛弃了妻子求生,但那一次任务最终却被他给完成了。当他回来之后,在书院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最后坐到了书院院长的位子上……”

        “打住打住!”荒川瑾瑜抬手打断了龙语堂的话,“难道你说的这个学长,就是现在的院长不成?”

        龙语堂双拳往桌上重重地锤了一下,将荒川瑾瑜给吓了一大跳:“没错!就是吴桥那个软蛋!”

        荒川瑾瑜闻言,立刻捂起了耳朵,嘴里不住嚷嚷道:“啊啊啊啊!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我还要在书院混!我才没听到对院长大不敬的话!”

        龙语堂没好气地将荒川瑾瑜双手拉了下来:“你又瞎嚷嚷个啥?大半个书院都知道老夫和吴桥那软蛋不对付,你既然做了我的亲传弟子,还逃得了关系吗?”

        荒川瑾瑜耷拉着一张脸:“我说老头儿,我要是现在不做你的亲传弟子,还来得及吗?”

        龙语堂双手抱胸:“你说呢?”

        荒川瑾瑜见龙语堂的样子,立刻捶胸顿足道:“哎!完了完了!本少爷天赋异禀,本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怎么突然间就上了你这艘贼船呢?!老天爷!你真是瞎了眼了啊!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

        龙语堂拍了荒川瑾瑜的脑袋一下:“少在这儿和老夫贫嘴!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夫也就一口气说完吧。当那林成峰进入书院之后,这吴桥又臭不要脸地利用各种手段,将林成峰给收到了自己的门下。还专门带到老夫面前来?N瑟,说老夫一辈子都不会收到这么好的弟子。你说说看,老夫能忍吗?”

        荒川瑾瑜附和着点了点头:“有道理,确实不能忍。”

        龙语堂继续说道:“既然那老匹夫都这样贴脸羞辱老夫了,老夫哪有不还击的道理?于是从此以后,老夫每年都会尽心尽力地调教门下的亲传弟子,想要靠他们来打败这林成峰,从而好好打一打吴桥的脸。怎可惜……”

        “怎可惜这些弟子一个个的都不争气,居然没有一个能战胜林成峰给你长脸。是也不是?”听到这儿,荒川瑾瑜自然是知道了龙语堂想要说什么,一脸坏笑地看向龙语堂,“所以当本少爷出现之后,你就像突然捡到宝了一样。想要本少爷来帮你战胜这个林成峰对吧?诶,我说老头儿,你怎么知道我就能打败那林成峰了啊?你也知道,我不过就是一个四星初阶的术士而已。别人都六星了,我怎么打?”

        龙语堂颇有深意地看了荒川瑾瑜一眼:“小子,老夫虽然只是一个术士,但是对于武道的事情,还是有一些见地的。你当真只是一个四星初阶术士吗?”

        荒川瑾瑜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老头儿,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龙语堂挥了挥手:“行了,咱们爷俩也别在这儿打哑谜了。我知道你小子来路肯定不简单,上一次考核出的那次事情,应该和你也有关系。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老夫一定会让它烂在肚子里。只要你不做对书院不利的事情,老夫自然不会去管。而且,若是这一次你给老夫把这面子给挣回来了。老夫答应你,在老夫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

        荒川瑾瑜听到龙语堂这么一说,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任何事?”

        龙语堂点了点头:“任何事!”

        荒川瑾瑜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哈!到时候若是反悔,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龙语堂冷哼一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荒川瑾瑜哈哈大笑,使劲拍了拍手:“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这忙,本少爷就帮定了!”

  https://www.65ws.com/a/100/100849/32529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