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萌妻蜜爱:总裁大人,轻一点!林柔软 > 第139章 开始冷战

第139章 开始冷战

        后来的时日里,贺友肖也是这样的状态,会突然出现教林柔软一些东西,布置任务给她说下次检查,便又消失一段时间。

        贺友肖对林柔软很好,林柔软能感受到,即使他有些冷酷不懂表达,但是他不善言辞的表面下流露出来的温柔,足以让在异国他乡尝尽苦楚的林柔软温暖好久。

        在法国,难过的日子不在于吃不饱穿不暖,而是精神世界的匮乏和感情世界的空缺。

        因为在林柔软刚到法国的这段最难熬的日子里,贺友肖美名其曰锻炼她的心志,切断了她和国内的一切联系。

        所以她联络不上爸爸妈妈和哥哥,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回想以前的快乐时光。

        没办法,林柔软的满腔柔情只能都投射到一堆又一堆真真假假的古玩上,也不知道是她注意力太过集中还是作为林家人真的有天赋,林柔软对古玩鉴定知识的掌握很快,快到连贺友肖都为之震惊。

        贺友肖一开始不过是受林之河只托带林柔软出国罢了,所谓的学习古玩鉴赏只是顺便的借口。

        但是见过林柔软的学习能力之后,贺友肖不忍明珠蒙尘浪费了这身天赋,便开始把自己毕生所学倾其所有传授给林柔软。

        在心里也越来越亲近这个妹妹一般的小丫头。

        只是再亲近,在专业性的东西上贺友肖都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说吹毛求疵,为此林柔软没少挨训。

        也是因为这个,令林柔软对贺友肖是又敬又怕。

        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林柔软很感激贺友肖,因为从他身上真的学到了好多东西,也正是因为贺友肖的教导,林柔软才从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名门娇女蜕变成一个有一技之长傍身的独立女性。

        但是这不代表她可以原谅打着爸妈心愿的幌子把自己一个人丢到国外不闻不问的林之河。

        林柔软现在都不愿意回想最初在法国孤苦伶仃一个人度过的那些漫漫长夜。

        就更不可能轻易原谅说不出因果只用苦衷搪塞自己的林之河。

        她看着面前行李箱里的衣服,面容平静,但仔细看起来,这平静却是在大喜大悲的情绪剧烈波动之后的一种无欲无求。

        既然逃不开,那就不走了。

        林柔软很快的接受事实。

        打开箱子,慢条斯理的把衣服一件一件重新叠好挂起,直到把箱子里刚才自己随手拿出的衣服全部都回归原位,林柔软这才走到床边坐下。

        与其说她是在收拾衣柜,倒不如说她只是想做些事情转移注意力。

        林柔软缓缓的坐在床上,把腿曲起,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膝盖,把下巴放在膝盖上,一双眼睛没了往日的灵动活泼,呆呆的望向窗外。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天空像是被泼了墨,浓重的漆黑一眼望不到头,令人窒息的绝望。

        林柔软轻轻的闭上眼睛,努力抛开繁杂的思绪,胸中的一口郁气缓缓吐出,意识开始模糊。

        第二天一早林柔软的生物钟准时发作,她睁开双眼看着天花板,眼里有一瞬的茫然。

        意识回笼,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点点的涌上林柔软的记忆。

        她无意识的摸着微微泛疼的胸口,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谁能想到,自己一贯以为最疼爱她的哥哥,在出事的时候第一个当成累赘丢弃的,也是她。

        林柔软想到这里就毫无睡意,翻身起来洗漱,下楼吃早饭。

        往常这个时间的林之河已经出门去上班了,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还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一张报纸怔怔的出神,直到听到林柔软下楼的声音,眼睛才逐渐有了焦距。

        他的脸上带着一些期望,还有一些忐忑。

        软软,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林柔软像是没听到林之河的问话一般,径自走到饭桌前面,拿起已经烤好的面包,抹上果酱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林柔软坐在桌前静静的吃,林之河就在一旁静静的看,不知道该和林柔软说些什么。

        软软这样子,显然是还没有准备原谅自己。

        林之河怕自己不知道那句话说的不对惹林柔软更加生气,就只能坐在一旁束手无策。

        林柔软的胃口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有所影响,她慢条斯理的把面包吃完,又喝完了一杯牛奶,起身准备回房间。

        林之河没有忍住冲着林柔软喊了一声,声音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颤抖。

        软软……

        林柔软的脚步却没有因此顿一下,仿佛这个空间里压根没有林之河这个人的存在一样,自顾自的上了楼,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在林之河身上停留一下。

        林之河静静的看着林柔软上楼的背影,眼里满是不能言说的疼痛。

        他左胸口微微作痛,像是一把刀子插在那里,连心跳都停了一瞬。

        当年的那些过往,林之河不想告诉林柔软,他不愿意把自己已经经历过的那些苦痛再让林柔软经历一遍。

        反正已经过去了,就都尘封在过往里吧,不必提起。

        但是林柔软这个样子,显然是不会轻易原谅自己。

        林之河暗暗叹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是昨天那样歇斯底里的软软好一些,还是今天这样对他视而不见的软软好一些。

        慢慢来吧,林之河无法,只能将这一切都交给时间。

        时间能抚平一切伤痛,总会过去的。

        林之河抬腕看了一眼时间,早已过了他平日里去公司的时间,只是今天刻意留下想要和林柔软多说几句话,却已经被林柔软判了死刑。

        他有些黯然的站起来,看向楼梯口的目光有些复杂,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再做,转身出门去上班。

        林柔软听到家里的门关上的声音,心里千丝万缕的想法,却捋不出一个头绪。

        只是在家里太过无聊,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还是忙起来不容易心烦。

        林柔软还是决定去万宝阁,不是因为林之河之前布置给她的任务,只是为了给现在的自己找点事情填满她的脑子,好要她不要再去想那些令人头痛的事。关注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8/32522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