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三十七章 多重怀疑

第三十七章 多重怀疑

        从心而论,在某些方面白中元还是很佩服曲国庆的。不管是事业上的白手起家,还是针对楚六指恰到好处的谋算,都表明这个人极具智慧,出手也是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古往今来大成就者莫不如是。

        然退一步看,恰恰是这种头脑和手段,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危机感。就拿白中元来说,自打曲国庆介入这个局之后,他每时每刻都处于忧虑的状态中,这种感受前所未有,总觉得局面正在渐渐的失控。

        说不清,道不明,却时刻缠绕在身边。就像人生某个压力重重的阶段,忙碌起来时会暂时性的忘却,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又会从心底慢慢氤氲出来,由内而外侵袭全部的感官,释放着危险不安的讯号。

        车祸发生之后,白中元和曲国庆有过一次深入的交谈,从而初步排除了此人泄密的嫌疑。为求保险,后来又默许了周然前往医院和他见面,目的就是做个二次求证,最终的结果还算是乐观。

        事事良顺,白中元的心也放到了肚子里,没想到跨省行动之前曲国庆却突然登门造访,并告知了已经先行一步的事实,自此忧虑再起。尽管他说此行主要目的是拓展业务,次而从旁协助警方打开局面,收集线索。但在离开省城之后,行事却愈发的我行我素,俨然飞鸟出笼、野马脱缰。

        白中元向来不愿拿恶意揣度别人,可直觉告诉他曲国庆的动机似乎并不单纯,无论是遣派苏浩打先锋,还是紧随而至谷陵村,都表明他正在和警方争分夺秒的赛跑,若无利益驱使,大致不会如此行事。

        上述作为基点,联想出车祸时的一箭三雕,何清源死亡现场用断指拼凑出的字,轻而易举策动庞冲的反水等等,越是进行深层次的推导,白中元便越是觉得惊悸,一切都像极了曲国庆所说的权术。

        真正的转折点,是曲国庆在不通气的情况下住进村长家,若不是白中元在许琳的催促下打了那个电话,怕是今早也不会知晓,毕竟拜访盘星虎属于临时起意,准确的说正是由曲国庆的到来所促成。

        而这,也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正是由于那个电话,白中元才决定摆下棋盘,与之博弈一场。相安无事再好不过,否则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案情重大,跨省行动容不得半分差池,加之曲国庆的身份敏感,逼迫着白中元必须把控好全局的每一个细节。有着这般考量,所以当许琳问出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时,他给予了确凿而又鼓励的肯定。

        尽管接触的时间不长,但白中元已经看到了曲国庆的弱点,他擅长谋划的缜密心思其实是可以解读出多疑之意的。可能是源于当年的泄密案,也可能是因为多年的从商经历,总之极为在乎别人对他是否信任。

        在这个核心点上大做文章,或许有可能收到奇效。

        于是,便有了白中元“利用”许琳的事情。

        向许琳做出保证,曲国庆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并鼓励她将这点传递出去,从而营造处友好的氛围来迷惑对方。如此一来,就有可能窥见对方的破绽,将其引诱到陷阱之中,从新将主动权夺回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白中元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有算到曲国庆会先来个下马威,在和盘星虎的初次见面中便曝光了身份,这无异于将警方置于了更加被动的局面中,初次交手便落了下风。

        尤其是曲国庆刚刚说的那番话,听起来是颇有微词的牢骚,可正应了那句话,太多的真心话都是通过开玩笑的方式表达出来的。尤其是结合对方的城府去看,摆明为十足十的警告,这点白中元深信不疑。

        最终,只能解读出好与坏两个结论。

        第一,在曲国庆不具备泄密嫌疑的情况下,这种警告意味着他的确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其实换做任何人都是如此,主动且毫无保留的提供协助,最终却被人处处提防时时戒备,肯定大为光火。

        第二,曲国庆这个人城府比了解的更深,如同楚六指制造的那起车祸一样,想借助警方之后达成某种目的。

        哪种可能性更大,白中元暂时也说不清楚,只能寄希望于后续案情的进展上。

        既是博弈,必分输赢!

        ……

        许琳警惕性很强,因此并没有跟着进入盘星虎的家里,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两圈,当曲国庆走出百米左右的距离后,她来到了白中元的身边:“去了这么久,情况了解的怎么样?还有,他这是要去哪儿?”

        摆脱掉脑海中纷杂的想法,白中元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大致情况跟咱们之前了解的相差不多,现在去对面的茶山。”

        “有线索?”

        “嗯。”

        白中元点头,简述了之前的谈话。

        “那就别愣着了,走吧。”

        加快脚步,两人很快追上了曲国庆,因为有着白中元昨晚的保证,所以许琳没有任何防范之心,表现的极为热情。

        “曲叔叔,昨晚在村长家休息的怎么样,时隔多年再过来有没有什么感触?”

        相较于白中元,曲国庆对周然的态度可要好太多,笑着回应道:“人上了岁数以后,不再贪图多好的物质条件,只求睡个好觉就成。至于你说感触,还是有一些的,人们的生活水平好了,民风也温和多了。”

        “温和?”许琳诧异,“这么说之前很彪悍了?”

        “何止是彪悍,那是相当的彪悍。”曲国庆谈话的兴致很高,继续道,“在那个年代,这里的人还颇具野蛮之相,在某些方面甚至是粗鄙不堪的。我记得有次借宿于此,差点儿因为漏财折了这条命。”

        “这个说起来也有情可原,在那个年代,如此偏僻落后的地方很多人还是食不果腹的。”距离茶山还有一段距离,左右都是闲聊,许琳便继续说了下去,“就像最近上映的那部电影中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人在穷怕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毕竟天性如此。”

        “你倒是看的透。”曲国庆目光中透出赞赏,随后叹气道,“其实,这也是我多年来不敢再次涉足此地的原因,着实被丑陋的人心吓怕了。你可能不是很了解,当初我们执行任务时,那种种见闻是何等的触目惊心。”

        “那您就说说呗,权当是讲故事了。”许琳笑笑。

        “真想听?”

        “说吧。”

        “成,那我就说两件事。”曲国庆面露回忆,“当初这里可是乱的很,不仅仅存在盗墓的余风,因为靠近边境线,也是毒品的重灾区。我亲眼见过两件事,皆因毒品而起,最后闹得家破人亡。一是丈夫逼迫老婆为娼,二是两名父亲易子而食,当然并非字面的意思,而是贩卖对方的孩子。”

        话题骤然变得沉重,听得许琳心中很不舒服,于是叹了口气:“我想您真正难过的是有心无力吧?”

        “怎么讲?”

        “您当时还身穿警服,看到那种悲惨的事情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却因为任务在身无法进行阻止和干涉,所以才倍觉痛苦。”

        “算是被你说中了,那不仅仅是痛苦,还有怀疑。”说起这个,曲国庆平静的面色中多了几分痛苦。

        “怀疑什么?”许琳不解。

        “我知道。”白中元插嘴道,“一种是内部的怀疑,一种是对于外部的怀疑。”

        “你继续说。”曲国庆眼睛一亮。

        “内部即自我怀疑,这很正常,无论是逼良为娼还是易子而食,大多存在于历史往事中,乍然在身边活生生的上演,带来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那会儿曲叔刚刚从警不久,必然是无法接受的。加之任务在身又不能干预,于是便产生了自我怀疑。大案是案,小案难道就不是了吗?”

        说到这里,白中元盯住了曲国庆的眼睛:“其实您真正的噬心之苦是,身为一名警察,却在那个阶段被剥夺了阻止和干预犯罪的权利,这与从警之初的认知相悖,您的自我怀疑其实是对于立场的怀疑。”

        “……”

        曲国庆没有说话,面色无比复杂。

        “怎么了曲叔叔,中元说的不对吗?”

        “何止是对啊,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曲国庆叹息连连,“那时候我每天都在想,如果犯罪事件发生在眼前都没有权利加以干涉,那还穿警服干什么?在我的认知中,事情不该是这样子的。”

        “其实都是现实在逼迫着我们做出选择,很多时候只能以大局为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许琳也跟着叹气。

        “曲叔,这就是您心性转变的起点吧?”白中元在思考别的东西,希望能把曲国庆看的更清楚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曲国庆眉头皱起。

        “也没什么,单纯的好奇而已。”白中元示意不必多想,继续道,“我在想,那种种见闻会不会是您选择脱下警服的原因?”

        “也许有这方面的因素吧。”

        “同时,也是您没有成家,甚至是凡事多虑的根本对吗?”白中元说的很含蓄,用别的词汇代替了“疑心”二字。

        “中元,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怕?”曲国庆不答反问。

        “您这话是褒是贬?”白中元装傻。

        “你啊,十足十的滑头。”苦笑一声,曲国庆继续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心性就是从那时开始发生变化的。丈夫逼迫妻子,父亲贩卖孩子,这是何等可怕的现实?枕边人原因可能有很多种,比如同床异梦、比如离心离德、又比如本为夫妻商议后的共同选择,可以暂时抛置不提,那要如何看待父与子呢?虎毒尚且不食子,难道人真的连畜生都不如吗?这个世界,到底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

        “……”

        白中元和许琳都没有说话,纷纷想到了各自的父亲。

        “你们不妨设身处地的想想,天真烂漫的孩子,将父亲视为最最坚实的后盾,某天被哄骗外出,满怀憧憬的期待着开心的旅程和礼物,最终却因为那一点点足以泯灭人知的毒品被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何等……”

        “曲叔叔,不要再说了。”许琳脸色苍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做起了积极的宽慰,“我们是警察,较之普通人而言的确会看到和接触到更多的阴暗面,但并不能因此而灰心、颓丧甚至是自我怀疑,那样的丈夫毕竟是少数,那样的父亲也是万中无一。请您相信,光明和善良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你也说了是少数,那就表明还是存在的。”曲国庆显然很难从自我的思维中挣脱出来,辩解道,“我相信那样的父亲万中无一,可谁又能保证那万分之一的概率不会降落在自己的头上,你们能吗?”

        “……”

        白中元和许琳再一次陷入沉默,因为他们无法做出回应,各自的父亲不就是那万分之一的存在吗?

        曲国庆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继续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再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在泄密案发之后,让我进一步认识到了人心的可怕,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有任何人是绝对值得信赖的。所以我脱掉了警服,所以我没有成家,所以我从未再在踏足谷陵村,所以我刚刚向中元表达了愤怒。”一口气说完之后,曲国庆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歉意,“中元,希望你能谅解。”

        “该道歉的是我,我从未考虑过您的感受。”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反正都是为了案子。”许琳打着圆场,“除了自我怀疑之外,还有外部的怀疑呢?”

        “你继续说吧。”曲国庆慢慢向前走。

        “外部的怀疑,说起来大家可能都会难堪。”白中元苦笑。

        “那更要说说才是。”许琳催促。

        “很多话就不明说了,给你提个醒。”白中元深吸口气,“你不妨想想,就算当时那个年代青叶镇这里民风未化,民智初开,但国家对于毒品依旧是明令禁止的,那为什么这里会成为重灾区呢?”

        “内外勾结?”许琳眉头微蹙。

        “我可没说。”白中元摇头。

        “你……”

        许琳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只是对白中元的态度有些不满,抬手掐了过去。

        “好了,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曲国庆示意就此打住,“藏污纳垢那是从前,现在可是朗朗青天。”

        拉开一段距离后,许琳轻声问道:“你相信他吗?”

        “相信。”

        这是白中元的心里话,之前他已经窥见到了曲国庆的多疑,这绝非先天之性,否则当初也无法进入专案组执行卧底任务。排除这点后,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受到过重大的打击,上述所言完全契合。

        “既然相信,为何还皱着眉头?”

        “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

        “曲国庆的怀疑会不会还有另外一重。”白中元心中忧虑不已。

        “哪一重?”

        “最重要的,曲国庆知道泄密者是谁,这才是促成他心性骤变的根源。”

        “那他为什么不说?”

        “因为……”白中元不想说。

        “说。”许琳命令道。

        “因为,泄密者已经死了。”

        话落,白中元抬起了头,看到曲国庆正在向山上走去。

        那道背影里,仿佛藏着诸多有待挖掘的秘密。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96807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