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五十一章 操控者

第五十一章 操控者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从这个角度来说,马雅无疑是不幸的,她的存在不是源于爱情的结晶,而是凄风苦雨后报复性的产物。

        这份儿笔录中不难看出,马雅从没有真正融入进这个社会。她的人格是残缺的,三观是扭曲的,甚至于对人性本身的认知都是混沌的。正如她对自己的评价一样,防御性极强的冷血动物,具有重度的情感障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当众人看完这份儿笔录中所记载的隐情,都有了大致相同的情绪和反应。对马雅深表怜悯和同情,对张勇以及孟超是鄙夷和厌恶,至于始作俑者何清源与孟兰,则是惋惜与憎恨并重,属实不配为人父母。

        自白书式的笔录,简略概述了马雅的前半生,同时也将肉联厂连环杀人案的根本原因呈现了出来,但这真的会是何清源的犯罪动机吗?做个更深层次的思虑,如此布局缜密、手段奇诡的案子,一个人能做到吗?

        “有了这份儿笔录,可以开始对何清源的审讯工作了。”方言率先表了态。

        “嗯,我赞成。”宋春波附和着点头,“何清源是自首,本就具备主动交代的倾向,现在时机可以算作成熟了。”

        “还是你们两个负责。”方言指了指白中元和谢江,何清源这个人至关重要,绝对不能有任的疏漏。

        ……

        审讯室。

        这是白中元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何清源接触,五官周正、精神矍铄,年轻时应该是很帅气的。或许是久居上位的原因,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着一股威势,与之对视颇有压迫感,实非等闲之辈。

        简单的介绍之后,白中元直入正题:“自首,说明你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既然如此也就不要再绕弯子了,接下来还希望你能做出最大程度的配合,毕竟态度越好对你后续的量刑越是有利。”

        “我明白。”何清源很沉稳,没有丝毫的慌乱或是紧张,“促成三起命案发生的原因很复杂,我尽量简述清楚。”

        “不必了。”白中元没有给这样的机会,而是沉着的说道,“有些情况我们已经摸排清楚了,你只需要回答问题就好。”

        “知无不言。”

        “再好不过。”谢江点头,示意开始旁边的警员开始记录。

        ……

        第一问:请详述杀害沈海涛的作案过程。

        答:推波助澜。

        世界上最吊诡的悬疑案件中,密室杀人案占有一定的比例,此类案件往往令警方十分的头疼,自然是首选。

        这个过程其实并不复杂,工作上对给沈海涛施加压力,然后观察他的反应,从而制定出相应的作案策略。

        总得来说是施压、威胁,让他自己陷入慌乱中。

        沈海涛是个性格比较懦弱的人,采取正面进攻是最有效的方式,光明正大的去他的宿舍,将他杀死之后再细致而全面的布置疑局。利用外部环境和条件对案发现场进行破坏,从而达到逍遥法外的目的。

        “让你说的是详细作案过程。”谢江更正着。

        “我只知道这些。”何清源面不改色。

        “什么意思?”白中元心思微动,猜测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命案的确是你策划的,但没有参与具体的实施过程?”

        “是的。”何清源毫不犹豫的承认,“杀害沈海涛的人是何正,的确是我指使的。”

        “怎么会这样?”小声嘀咕一句,谢江朝着旁边看了看。

        眼神示意稍安勿躁,白中元继续道:“何家的种种变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在关系几乎决裂的情况下,何正怎么还会帮你做事,而且还是杀人这种彻底断送前程的事情,你是再把我们当傻子吗?”

        “白队,我已经自首了,还有撒谎的必要吗?”何清源不答反问,“而且你们怎么知道何正不会听我的?”

        “说说原因。”白中元皱眉。

        “很简单,如果何正听我的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他不听的话,下半辈子就只能去牢里度日了。”何清源做着解释,“先不说他强暴小雅的事情,就单说这些年吃的那些黑钱,就足以让他俯首听命与我。”

        “证据呢?”

        “自首的时候我上交过一个账本,里面详细记载了这些年非法牟利的每一笔钱,两位警官没有看过吗?”

        “有这事儿吗?”白中元眼神询问。

        “有,全部属实。”谢江点头示意。

        “我还是不相信,即便金额数大,依旧还是欠缺说服力,尤其在量刑方面,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白队说的没错,可如果何正本来就有杀死沈海涛的心思呢?”

        “为什么?”白中元追问,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能够说通了,何清源只要稍稍推波助澜便可达成目的。

        “你们调查了那么久,应该知道何正的口味儿有些重吧?”说起这个,何清源的脸上流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沈海涛背叛了他?”

        “没错。”何清源直言快语,“表面上看何正与沈海涛是同事、朋友关系,私下沈海涛其实是他的男宠。”

        “……”

        白中元和谢江都没有说话。

        “两位警官,既然我何家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那必然也知道何正与小雅的真实关系如何了吧?”

        “你继续说。”谢江点头。

        “你们是外人不知道,我作为家里人看的很清楚,何正是真心喜欢小雅的,至少是想得到她的。然而这么多年下来,小雅碰都不让他碰,个中滋味儿定然是相当痛苦的。正是这种畸形的生活扭曲了何正的内心,让他的行为愈发的失控,尤其是在感情方面,背叛是比他生命还重要的底线。”

        “那你知不知道沈海涛因为谁背叛了何正?”

        “听说是个不入流的混子,偶然间听何正提过一嘴,好像姓崔,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崔伟?

        白中元和谢江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案情对上了。

        ……

        第二问:何正杀害了沈海涛,又是谁杀死了何正?

        答:威逼利诱。

        不同于沈海涛的懦弱性格,何正外表看起来温良忠厚,实则却是心狠手辣,这种人恐吓威胁的效果不大。

        对付这样的人,要采取示弱方式才行,一步步将其引诱到设置的谋局中,并且不能采取粗暴直接的手段

        布局不能在他死后,而是要确保对他下手之前便已经有了全盘的谋算,否则很难做到全身而退。

        “你话中的意思很明确,何正也不是你动的手对不对?”有了前车之鉴,谢江很容易便读懂了话中的真意。

        “完全正确,是丁亮做的。”何清源点头。

        “你又是如何驾驭的丁亮?”这才是白中元好奇的地方。

        “我说过了,威逼利诱。”何清源底气十足,“每个人都有致命的缺点,对于丁亮来说就是贫穷和贪财。”

        对于这点,白中元不会反对,一个为了两千块钱就敢去沈海涛家里窃取瓷器碎片的人,其拮据与贪婪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在劝说丁亮的时候我拿出了那个账本,直言相告,如果他做掉何正,那些钱就会落入到他的口袋里面。那么大一笔钱,莫说是丁亮,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心动,况且我还给他做了进一步的谋划。”

        “关于作案过程和逃脱之事对不对?”

        “白队看的透彻,确实如此。”何清源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告诉丁亮,想要混淆警方的视听,那就模仿何正杀害沈海涛的犯罪方式,这样一来就会延缓警方的调查进度,从而争取到逃脱的时间。”

        “他会这么轻信你?”谢江追问。

        “他有别的选择吗?”何清源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丁亮也参与了强暴小雅的事情,我有足够的证据把他送进监狱。而且我还告诉他,进入监狱只是个开始,到时候我会动用各种关系让他生不如死。”

        “你的手腕倒是高明。”谢江明褒实贬。

        ……

        第三问:丁亮的死过程又如何?

        答:欠债还钱。

        丁亮这个人贪图钱财不假,但心思也较为的细密。

        当然,尽管有所防范,利益驱使之下还是会铤而走险。

        当初有过约定,大部分的钱在杀死何正之后才做后续交易,同时还要准备好畏罪潜逃的所需之物,比如护照。

        市区里面更有利于警方的后续排查和追踪,因此要将交易目的地选在城外,为了避免会被无心之人撞见,墓地便成了首选。

        这次是潜逃,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对于警方来说,营造出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假象,无疑是最佳选择。

        于是,便有了那个稻草人,有了白纸扎成的轿子以及童男童女。

        “丁亮信了你?”谢江问。

        “他不信不行。”何清源说的轻描淡写,“首先,他听我的杀死何正之后,你们的确没有直接怀疑他,争取到了潜逃的时间;其次,人都杀了,如果不去拿钱岂不是亏死了;最后,当时那种局面下,只有我能帮到他。”

        “……”

        白中元和谢江都没有回应,因为对于丁亮来说,只要他听从何清源的话杀了何正,那便只能一路走到黑。

        “其实计划之所以能顺利实施,还得感谢二位警官。”

        “什么意思?’谢江一愣。

        “如果你们那天没有带走丁亮,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

        “你指的是上次丁亮偷偷潜入沈海涛宿舍意图取走瓷器碎片的事情?”稍稍思索,白中元脸色有了些难看。

        “没错,正是因为丁亮被你们带到支队调查过,所以你们才会忽视了他,让他可以从容杀死何正。”

        “这也是你的算计?”白中元更在意这点。

        “当然,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何清源有了几分得意之色,“从开始调查那天起,我就在暗中注视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并做着针对性的调整。事实证明我成功了,如果不是自首,你们现在依然是到处乱撞的无头苍蝇。”

        这话难听,却又无从反驳,白中元只能换个话题:“你是怎么杀死丁亮的?”

        “我依然没有动手。”

        “不是你?”

        白中元和谢江都有些意外。

        “我喜欢运筹帷幄,不喜欢亲力亲为。”

        “那是谁?”

        “你们没察觉到吗?”

        迎着何清源的目光,白中元想到了一个人:“居住在山洞的老鬼头是吗?”

        “没错,就是他。”

        “你和他认识?”

        “认识。”

        “交情很深?”

        “一面之缘。”

        “那你是如何驱使他的?”

        “算不得驱使,索个人情罢了。”

        “他欠你什么人情?”

        “救命之恩。”

        “怎么讲?”

        “记得有次我和两个朋友上山,撞见了居住于山洞的老鬼头,当时他患了重病,便顺手搭救了一把。”

        “那两个朋友是谁?”

        “合作伙伴。”何清源回忆着,“那是一对儿父子,据我所知都去世了。”

        “孟家镇的人?”

        “是的。”何清源检索着记忆,“当时他们想和肉联厂建立合作关系,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达成,后来便再也没有见过面。小雅搬回孟家镇之后我去过几次,闲来无事便想着去会会故人,却未能如愿。”

        “那对父子叫什么?”

        “让我想想。”

        “年轻的是不是叫孟国成?”

        “你认识?”何清源微微一愣。

        “怎么回事儿?”谢江也狐疑着。

        “我认识他的儿子,孟子健。”

        之所以联系到一起,是因为孟子健说过,他的父亲早些年与友人上山时见过老鬼头,当时白中元想往深处问,得知了其父已经去世。为后续侦查考虑,私下多嘴问了一句名字,想不到这么快便用上了。

        “老鬼头欠你一条命,所以你就提出了让他帮你杀死丁亮,并且得逞了?”

        “是的。”

        “他没拒绝?”谢江还是觉得不可能。

        “不会,他脾气古怪,不好相处不假,知恩图报也是真。”

        “……”

        百中元没做声,却觉得有着几分可能。从上次解救许琳的事件中便能看出来,老鬼头有着极强的做人、行事原则。对陌生人尚且义无反顾的去救助,更莫说他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必然是赴汤蹈火的。

        “接下来,说说瓷器碎片和153这组数字吧?”

        何清源话说的很有条理,听起来也颇为符合逻辑,但白中元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漏洞,自始至终何清源都在把事情往死人身上推,唯一的活人老鬼头目前处于失踪状态,这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这个何清源,道行不浅啊……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7708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