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二十章 漏风了

第二十章 漏风了

        上午七点,雪停了。

        离开榻上蒸城时,白中元感觉那股疲乏感减轻了许多,不过脑子依然有些迷糊,必须要好好睡一觉才能缓解过来。

        迟钝之下,反应也就慢了些,一直到方言将车开上主干道,他这才想起件事儿来:“我说老方,咱这趟出来光洗澡了,是不是把正事儿忘了?”

        “你是说楚六指?”方言倒是清醒,不紧不慢的解释着,“你在大厅休息那会儿,我去问过值班经理,说是楚六指最近去了外地,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眼下支队的事情太多,实在没精力和时间在这耗着。”

        “他去了哪儿,做什么?”

        “听说是去临市考察,准备投资连锁店,还是洗浴城、夜总会之类的,他这辈子是绕不出这个圈儿了。”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打算?”白中元必须弄清楚后续的思路,在如此复杂的时局下,未雨绸缪是很重要的。

        “明面上,我打算将楚六指的事情暂时放一放,你觉得呢?”

        “也行。”对于此事,白中元也是做足了思虑,“我跟楚六指打过不少交道,这个人做事果决,最擅长的便是移嫁罪责,如果不能掌握铁打的证据,最终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找个手下出来顶罪了事。以前那些打架斗殴的也就算了,如今牵涉到了毒品和文物,我们绝对不能再给他任何的机会。”

        “是这个道理。”方言点头,“无论是针对你的袭击,还是许琳遭遇的绑架,这些账都必须要清算。在没有获取确凿证据之前,避免此类事件发生的最好办法就是化面为点,侦破相关案件的同时收集证据。这既可以让对手放松警惕,也能避免警力的分散,最后以点破面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对了,还有件事儿你得拿个主意。”白中元将叶止白的事情做了简述。

        “对狗重度依赖?”方言苦笑不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就说怎么处理吧。”说起这个,白中元就觉得头疼,“以他的情况,是符合刑事拘留条件的,可总不能带条狗一起送到看守所吧?可如果不带的话,再发疯闹出意外怎么办?”

        “这样啊……”方言思索少许,这才说道,“回去后派人带他做个病情鉴定,倘若精神方面真的有问题,那就直接释放。”

        “如果没有呢?”

        “没有……也放了。”方言咬咬牙做了决定,“叶止白这种人,放到哪里都是一颗定时炸弹,与其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倒不如直接放了,反正他又不会跑。再说他的过失可大可小,弹性处理于咱们于他都好。”

        “的确是这样。”

        “对了,许琳那事儿的原委搞清楚了吗?”

        “没有。”白中元摇头,“当时情况你是知道的,医生不允许过多的交流,再者考虑到她的心理状态,我也就没有多问。等下午吧,怎么都是要过去一趟的,到时候就知道了,不过我觉得收获不会大。”

        “嗯,那就下午再说。”

        ……

        回到支队,已经是将近八点钟了,沈海涛的死左右都是没有头绪,索性方言便给了白中元和谢江半天的休息时间。马儿要跑,马儿也要吃草,连轴转的副作用已经开始在白中元身上显现出来了。

        对于睡觉来说,环境是很重要的,深度睡眠和反复被惊醒的效果不可同日而语,因此白中元选择了回家,谢江不依不饶的跟了过去。保证在刷牙洗脸后才会上床,并言之凿凿的说不会放屁打嗝说梦话。

        当他们离开之后,方言拿着钥匙打开了白中元的办公室门,进去反锁之后,这才戴上手套坐到了办公桌前。抽屉没有上锁,很轻易便打开了,小心翼翼的翻了翻之后,从笔记本中取出了一张就诊单,上面写着一句话。

        “刻意的伪装是多余的——佟楠。”

        望着这句话,方言想到了白中元康复治疗的地方,想到了那个外表知性实则对病人情绪极为敏感的心理医生。

        短短的一句话,将方言的思绪拉回到了苏浩被白中元传唤拘留的那天晚上,自己派去的那个人曾和苏浩有过深入的交谈。作为交换,警方暂时放过苏浩牵涉的盗车案,而他则给出了一个震人心神的消息。

        “失忆,是假的。”

        其实从斡旋归队之初,方言都在怀疑这一点,只不过一来没有确凿证据,二来白中元的心性的确是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所以才不敢冒然与之摊牌,只能将他拴在眼皮底下,如今看来几乎可以下定论了。

        在那张照片中,白中元脖子上面挂着一个玉坠,尽管封非凡叮嘱过不要轻举妄动,可方言还是在深思之后做出了试探,于是便有了前往榻上蒸城的事情。表面上说是去泡澡放松的同时摸摸楚六指的底,实则不过是欺骗的幌子罢了,方言真正的目的是想看看那块玉坠有没有戴在白中元的脖子上。

        如果有,他当场就会将彼此的关系推到对立面上。就算不那么极端,也势必会向白中元要个合理的解释。

        只是,他失望了。

        本以为玉坠会出现,没成想白中元的脖子上面干干净净,事先想好的种种策略和问题,只能硬生生咽回肚子里。

        现在呢,又该怎么办?

        盯着那张就诊单看了良久,最终方言还是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你要演戏,那我就奉陪到底,看看最后谁才是影帝。”

        ……

        时间来到下午两点,白中元终于醒了过来,走到次卧一脚把谢江踹起来之后,两人洗把脸吃点东西来到了支队。

        跟方言碰头后,三人对当前所面临的局势进行了简单的分析,诸多扑朔迷离的案情有待深入的侦查,然而却找不到一个准确的方向。最关键的人物沈海涛遇害之后,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断掉了。

        “当务之急是将杀害沈海涛的人找出来,否则解不开这个局。”方言忧心忡忡,闪烁的目光中透着殷切。

        “你别看我,这种事儿找他。”谢江耸肩摊手表示无力。

        “给我点儿时间。”没办法,白中元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我先去趟医院,探视许琳伤情的同时也问问遇袭前的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线索,我还就不信了,沈海涛的死难道就查不明白了?”

        “老谢,之前排查沈海涛的社会关系结果如何?”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信息,不具备追查价值。”说到此,谢江皱了皱眉头,“老方,我有种感觉,与毒品和文物相关的一宗宗案件不仅是勾连着的,还是被人在幕后操控的,否则不至于陷入这么被动的局面中。”

        “这还用你说?”方言气笑了,“别嫌我说话难听,傻子都知道这背后是有人操控的,而且不止一个人。”

        “不是,你误会了。”谢江解释着,“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够准确,我指的操控不是犯罪团伙儿的操控,而是另外一个方向。”

        “什么意思?”

        “你觉得存不存在“泄密”的可能?”

        “老谢,你是说……”话题敏感,白中元没有将心中的担忧用言语表达完。

        见此,谢江继续道:“你们想啊,为什么我们查到谁谁就出事儿,而且几乎获取到的所有线索都是误导性的?除此之外,还有耗子、中元和许琳遇袭的事情,怎么时间就那么寸,怎么事情就那么的巧?”

        “……”

        谢江的话,让白中元和方言都陷入了沉默。此时此刻,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如果一切真的被谢江说中了,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你怎么看?”

        “我不知道。”白中元摇头,随后顺着这个思路深入的说道,“从最初的连环案开始,支队的一切侦查方案和计划只有咱们几个清楚,应该不存在漏风的可能。至于市局那边,是秦局在掌控全局,难道……”

        “闭嘴。”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方言打断了,狠狠瞪过一眼后,这才警告着说道,“中元,你小子说话越来越没把门儿的了,要再不加强思想性教育,迟早得惹出大祸来,这事儿翻篇,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

        “你是领导,你说了算。”白中元撇嘴。

        “得,是我嘴欠。”谢江抬手甩了自己一巴掌。

        “都滚吧。”

        两人离开,方言陷入了沉思中。刚才他呵止了白中元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但那也仅仅是因为秦长天的缘故,实际上谢江那番话已经戳到了他的内心最深处,而且他已经初步锁定了较为明确的嫌疑目标。

        那就是——白中元!

        如此怀疑,依据十足。

        首先,盗车安案团伙儿头目之一的唐磊,是跟白中元同时出现在许菲家中的,随后他和许菲死于了爆炸中。这可以看做是一起意外事故,可若换个角度想,就会给人毛骨悚然之感了,为什么偏偏白中元活了下来?

        其次,之前苏浩亲口说过白中元失忆是伪装的,如今在白中元的笔记本中,又发现了写有“可以伪装是多余的”字样的就诊单。

        再者,如同三足洗的碎片一样,两块玉坠也是文物案的关键线索,为什么其中一块会出现在了白中元的身上。

        最后,自从白中元归队之后,的确接连破获了好几期恶性命案,固然这番结果与他的才智有着直接关系,可难道就没有猫腻可寻吗?同样都是人,谁又能比谁傻多少,怎么关键证据、关键的嫌疑人、甚至是关键的翻转节点全部都是白中元挖掘出来的呢,难不成他方言和谢江以及许琳都是猪不成?

        “如此困局,到底该如何解开呢?”轻声嘀咕着,方言陷入了回忆,少许脸色猛然一变,将所有的案件串联起来,有三个人是至关重要的,起到了案情转折的作用。连环杀人案扯出了邱宇墨,由此挖出了贩卖毒品的崔伟,而后又排查到了第三块三足洗碎片的持有者沈海涛,这三人的关系是递进的。既然进展中案情暂时无法推进,那不妨便回到原点,也就是瓷器碎片出现的地方。

        “回迁楼。”

        失声的同时,方言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当初将盯防布控的范围锁定在开发区一带是白中元的建议。而后又是他带着耗子和杨伟成前往了二石楼村,当时白中元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可如今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单纯。

        一来,回迁楼是第一块三足洗现世的地方。

        二来,耗子在那里遭遇了袭击。

        越是回忆,方言的心神越是不宁,最终决定立刻赶往医院去找耗子做个深入的交谈。

        ……

        此时,白中元也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与之前方言所想的一样,白中元也在琢磨着谢江的话,思来想去他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秦时雨。

        当然,白中元相信秦时雨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可她生性单纯保不齐就会被人利用,而偏偏那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了相关案件中,尽管目前没有确凿证据表明他参与了犯罪,但谁又敢保证他是清白的呢?

        “苏浩,到底是不是你?”白中元失神嘀咕着,“如果真的是你,我希望你心里还能存有一丝良知,不要把小雨拖下水。”

        ……

        来到病房以后,白中元看到许琳的气色好了不少,只是对视时眼中的幸福光泽和脸上的羞意让他有些头大,将来要如何收场啊?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屏弃掉纷杂的想法之后,白中元凑了过去:“怎么就你自己在,高叔和小渔呢?”

        “小渔去打水了,高叔因为要忙集团的事情所以一大早就回去了。”说完,许琳眨了眨眼睛,“洗澡了?”

        “你怎么知道?”

        “嗅到了清新感。”

        额……

        白中元无语。

        看到这副糗样子,许琳轻笑一声,随后指了指旁边的果篮:“给我剥个桔子。”

        “不怕酸啊?”

        “酸中有甜。”许琳一语双关,“生活不也是如此吗?”

        “你是病人,你说了算。”一边儿剥着桔子,白中元一边儿问道,“好好想想,遭遇袭击的种种有印象吗?”

        “只记得穿过一条漆黑的小巷,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换言之,没有任何的线索对吗?”

        “有。”

        “有?”白中元一惊,“什么?”

        “……”

        许琳没说话,只是眼巴巴看着剥好的桔子。

        “这算护工费吧,出院后结算。”调侃着,白中元将桔子喂到了许琳的嘴里,“一瓣算五十好了。”

        “你要去做生意,十足十的黑心商人。”反唇相讥,许琳这才说道,“昏迷之前,我听到了那两人的对话。”

        “两个人?”白中元皱眉。

        “是的。”

        “他们说的什么?”

        甲:我弄了两瓶好酒,搞定这事儿后喝点儿。

        乙:那我准备菜,想吃啥?

        甲:寒冬腊月得吃点儿大补的,去你那里吃“地羊”吧?

        乙:成,管够。

        甲:你说的管够啊。

        乙:放心,我那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地羊,保管把你吃的喷鼻血。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4872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