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十八章 泄密者

第十八章 泄密者

        离开市局的时候,方言的脚步缓慢且沉重,封非凡拿出的东西给了他太大的心理压力和危机感,

        在看到那两张照片之前,玉坠的价值仅仅停留在后续追查袭击耗子的凶手上,谁成想如今又与文物案产生如此紧密的联系。更为要命的是,如此重要且关键的证物居然出现在了白中元的身上。

        正是这点,让方言如坠冰窟、冷汗涔涔。

        在对待白中元的问题上,方言始终都是异常纠结的,当初布局那么久终于掌握了盗车团伙儿的线索,锁定了目标嫌疑人唐磊,可就在那个节骨眼儿上发生了爆炸案,导致所有努力都化为了泡影。

        更为后怕的是,独狼险些暴露殉职牺牲。

        在方言看来,那起爆炸案疑点重重,犯罪嫌疑人唐磊和刑侦副支队长白中元共同出现在了许菲的家里,那本就是引人深思的。尤其是联系到许菲是白中元未婚妻的身份,联系到不翼而飞的五十万元现金,若说这当中没有不法交易怕是谁都不会相信,这也是他暗中斡旋让白中元归队的真正原因。

        不管有没有参与犯罪,将他看在眼皮在底下都是最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此举是明智的,若非白中元的介入,连环杀人案不会这么快告破,毒品案不会这么快浮出水面,跨时长达二十多年的特大文物案也不会这么快显露出端倪。

        这是白中元的功劳,同样也是让方言所忌惮的地方,如果他真的参与了犯罪,案情将会变得无比棘手,在这场你死我活的博弈中,警方将会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就算是最后取得了胜利,也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白中元的能力,要比那些犯罪分子高出太多。

        方言的担忧,也正是封非凡的顾虑,两人商议之后决定暂时不惊动白中元,一来还有毒品案要查,二来即便另外一块玉坠在白中元的手中,也不能完全认定他参与了犯罪,毕竟当年文物案跟他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与其冒然的调查他,倒不如暗中排查白志峰,这才是最为稳妥的策略。

        封非凡说当年的卷宗不翼而飞,很多的细节和线索已经无迹可寻,暂时看来最大的希望都维系在了两块玉坠上面。左右案情都是要向前推进的,那便让白中元去打头阵吧,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一切自然会有定论。

        心中有了决断之后,方言拨通了独狼的电话。

        “方队,正打算向您汇报,秦局刚刚从白志峰家离开。”

        “什么时候去的?”对于这样的消息,方言已经见怪不怪了,秦长天和白志峰的关系是人尽皆知的。

        “凌晨一点。”

        “呆了四个小时,他们做过什么?”

        “没有,只是在客厅坐着,还吃了顿炸酱面。”

        “我知道了。”点头之后,方言想起了封非凡的话,于是叮嘱道,“以后秦局再去白志峰的家里就不要再汇报了,同时也不准再加以关注,全部重心都放到白志峰身上。他现在是半离休状态,时间充足、自由度大,务必盯紧了。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又有什么人去过他家,都必须一清二楚。”

        “那盗车案呢?”

        “暂时放一放。”

        “方队,你答应过我……”

        “这是命令。”打一棒子,方言又扔出了一颗甜枣,“从今天开始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盯紧白志峰。我可以向你保证,当这个任务圆满完成的那天,不仅盗车案会不攻自破,还会有更大的收获。”

        “明白。”独狼打消了内心的疑虑。

        ……

        同一时间,古玩市场88号。

        屋子里灯光昏黄,将黄伯那张脸映衬的更为沧桑,加之一夜没睡,疲态尽显之下较之往常老了许多。

        “黄伯,到底什么事情,非要让我现在过来?”周然对这里很熟悉,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泡好了一壶茶。

        “就是想见见你。”

        “您怎么了?”

        “没什么,找人说说话,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了。”示意坐下,黄伯接着说道,“丫头啊,你知道古人为什么将五十称为知天命吗?”

        周然不是很理解,却还是做了认真的回答:“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一般而言,  人都是在三十岁之前成家立业,四十岁左右才知晓一些事理,  到了五十岁则进入一种“明天理、顺天意”  的境界。说的直白些,就是到了这个年纪活通透了,理解到了自然规律和人生的真谛。”

        “其实在我看来,知天命还有另外一种解释。”

        “您说。”

        “古时候人的寿命都短,人活七十古来稀便是这个道理。以此为前提知天命就有了另外一层意思,生命进入了倒计时,这也是我叫你过来的原因。最近这些日子总是心神不宁的,我怕留下遗憾。”

        “黄伯,您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您身体硬朗着呢。”作为法医,周然对待生命的敬畏要远超常人。

        “再硬朗又有什么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您这可有点儿杞人忧天了。”牢骚一句,周然将杯子推了过去,“茶泡好了,聊点儿别的吧。”

        “是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我想多了。”感慨过后,黄伯转移了话题,“丫头,你知道我和你父母是怎么认识的吗?”

        “您说过许多关于我父母的往事,唯独没有提过如何相识的?”

        “那你就没怀疑过我是冒充的?”

        “想过,但是没有可能。”周然摇头,“当年您找到我的时候,我的确心有戒备,可当您拿出与我父母的合影后,那层疑虑就打消了。还有,如果不是关系极好,您不会对我的家庭情况了解的那么详细。”

        “能不了解吗,我可是在你家住了半年呢。”

        “您在我家住过?”

        “当然,以前之所以没说,是不想将你扯入文物案中,如今既然已经卷进来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您说吧。”

        回忆起往事,黄伯不免有些唏嘘之意:“当年文物案发生之后,我和老师都离了职,余生的唯一目标便是找回那批珍贵的国宝,于是我便伪装成古董贩子到处搜寻着可疑信息。不料有次被识破了身份,他们害怕罪行败露将我装入麻袋扔下了山崖,是你父亲救下了我,伤势原因在你家住了整整半年。那个时候你才一岁多还不记事儿,如果不是你脖子后面那颗痣,我也不敢冒然认你的。”

        “以前没多问,现在看来您找我费了不少周折吧?”抬手摸向后脖颈那颗痣的时候,周然也顺势转移了话题,过去的苦难不提也罢。

        “那都算不得什么。”摆摆手,黄伯继续说道,“救命的恩情我不能不报,原本打算早些过去看你父母的,可琐事缠身一拖再拖。只是没有想到,当我再去的时候,你的父母早已经离世了。”

        “后来呢?”周然不想回忆父母去世之后的那几年,吃百家饭的滋味儿至今想起来都是心酸的。

        “后来我就打探你的下落,得知你去了福利院,当我找到福利院的时候,没成想你又被人收养了。我顺着福利院给出的收养人地址找过去,才发现人去楼空了,那时我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被黑暗所笼罩了。”

        “您是怕这辈子都找不到我了?”

        “那只是其一。”说着,黄伯抬起了头,目光变得慈和起来,“我更怕你发生意外,在那个年代,总会有些险恶之心的人会钻法律的空子,净做些丧尽天良的勾当,表面上是收养,暗地里却是贩卖。”

        “让您担心了。”周然颇为感动。

        “我这一生,注定要如浮萍般浪荡流离,既然你和文物线索都要寻找,那不妨就并到一起去,不求两全,但求家国之事有一样能够圆满。或许是受上苍垂怜吧,寻寻觅觅多年之后总算找到了你。”话说至此,黄伯起身拿过了一盒糕点,递给周然的同时又说,“如果没有记错,恰好是在你去大学报道的那几天。”

        “是的,如果再晚两天,就又会错过了。”说完,周然揶揄着,“只是那样一来,您又得四处奔波了。”

        哈哈……

        笑过之后,黄伯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当年我问过你,为什么要去学法医专业,可你没有回答,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抬头凝视少许,周然这才轻轻点了点头:“与您为报答我父母的恩情一样,我同样也是为了报恩。”

        “谁的恩?”

        “我的养父。”

        “是他让你学法医的,为什么?”黄伯不解。

        “其实准确的讲,他临终前的遗愿是希望我能成为一名警察,考虑到外勤的危险性会比较高,退而求其次让我报考了法医专业。”

        “换言之,你并不喜欢现在的职业对吗?”

        “如果说心里话,是这样的。”对此,周然坦诚的点了点头,“您知道我为什么从不吃肉吗?”

        “以前不懂,现在懂了。”此时,黄伯的脸色凝重了些,“为了一个遗愿,委屈自己这么多年值得吗?”

        “值得。”周然毫不犹豫的回应,“既然答应了,就必须做到。我不仅要成为一名法医,还要成为最优秀的那个。”

        “事实证明你做到了。”黄伯由衷的赞叹,“否则以你的年龄和资历,是无法胜任支队主主检法医一职的。”

        “可惜,他没能等到今天。”周然哀叹,神色凄然。

        “相信我,他能看到。”黄伯宽慰着。

        “……”

        周然沉默。

        黄伯不希望氛围就此凝固,更不想好不容易起的话头断掉,于是犹豫着说道:“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您问吧。”

        “你对当年的文物案那么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我对吗?或者说,早在我找到你之前,你就已经背负上了查清那起案子的使命?”

        “您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的感觉,也因为你的行为。”黄伯解释着,“我记得第一次跟你说起文物案时的情景,你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原本我以为是你的职业使然,毕竟从警以后会接触很多的犯罪事件。可直到你拿着三足洗的碎片找到我,直到你把白中元带到了这里,我才幡然醒悟有所察觉,是这样吗?”

        “……”

        周然放下了手中的糕点。

        “如果为难,略过也罢。”

        “我承认,您说对了。”周然终于做了回应,“有件事情我始终没跟您说起过,我的养父便是当年专案组的成员。”

        “当真?”黄伯一惊,他知道文物案发之后,警方曾经成立过专案组,但对具体成员是不清楚的。

        “嗯。”

        周然点头。

        “最后的调查结果怎么样?”语气急促的问完,黄伯似乎意识到了唐突,“丫头,你应该清楚文物案对我意味着什么?”

        盯着黄伯的眼睛沉默少许,周然这才说道:“其实当年的侦查结果并非您了解的那样,是有着收获的。”

        “什么收获。”黄伯蹭的站了起来。

        “确定了目标嫌疑人,一个外号“屠夫”的人。”

        “屠夫?”黄伯皱眉沉思,回忆不到任何与此人相关的印象,只能继续催问着,“后来的结果是什么?”

        “屠夫这个人十分的狡猾,为了确保那批文物的安全,警方决定终止明面上的调查,转而采取了长达三年的卧底行动。”

        “很显然,行动失败了对吗?”

        “是的。”说起这个,周然的脸上浮现出了悲痛的神色,“我养父说,算上行动指挥在内一共是七个人,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时候,发生了严重的泄密事故。屠夫潜逃、文物失踪、卧底暴露。”

        “是谁泄的密?”黄伯追问。

        “至今都是个谜。”说罢,周然长叹了口气,“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的养父便脱掉了警服,但与您余生目标不同的是,他对文物案倒是没有太大的心结,真正解不开的疙瘩是那起泄密事件,这也是他让我穿上警服的原因。”

        “除了你的养父之外,其余小组成员都是谁?”

        “行动总指挥是当年的省厅副厅长兼刑侦总队长,早已经去世了。剩下的几人分别是秦长天、白志峰、牛望天、苏汉以及曲国庆。苏汉死于行动暴露,家属也遭到了犯罪分子的报复,其妻遇害之后留下了一个独子,被白志峰抚养成人,但却走上了歧路。秦长天如今是公安副局长,白志峰因为半年前的一起爆炸案处于了离退休状态,曲国庆当年也脱下了警服,如今是省城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总。”

        “那个牛望天呢?”

        “他与您一样,离职之后干起了古玩生意。”话说至此,周然抬手朝着外面指了指,“他的店铺就在隔壁那条街上。”

        “原来还有如此一段往事。”唏嘘过后,黄伯又问着,“那你的养父有没有说过,那起泄密事件谁最可疑?”

        “有。”

        点头,周然手指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了两个名字。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45006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