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六章 险恶心

第六章 险恶心

        最初从门缝中看到跪在地上的沈海涛时,白中元下意识的关注点并不在案件性质上,因为自杀也好、他杀也罢,随着后续深入的调查取证都会渐渐明朗。当时他内心中盘桓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密室杀人。

        在白中元看来,所有的密室杀人都是带有目的性的诡计,绝大多数都是犯罪嫌疑人用来混淆警方视听,规避被捕风险的。另外的极少数,就是死者本人主观意愿了,防止自杀行为被介入的外力所终止。

        沈海涛的房子有着里外两道门,门锁都是在外面,而他却死在了屋子里面,这只能解读为两种可能性。

        第一,两道门锁都是沈海涛自己锁上的,而后他从后窗翻进了屋子里面,在将窗户的缝隙封死之后,做出了自杀的行为。

        第二,沈海涛死于他杀,而且犯罪嫌疑人是在行凶之后从正门离开的,离开的同时将两道门锁了起来。

        给案件定性,决不能仅仅根据推导,而是要依托确凿的事实证据,所以白中元暂时停止了思考,随后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周然和秦时雨。她们的现场勘查结果,将会左右接下来的侦查方向。

        “除了大致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之外,我暂时无法给出任何确凿性的结论,一切都得等尸体解剖、物证检验鉴定之后。”周然保持着一贯的严谨,说完示意助手进行敛尸,并叮嘱万分的小心。

        “就不能做个初步的定性吗,这很重要。”案发现场极为的复杂,在这方面白中元必须要多听听周然的意见。

        “我知道很重要,但很遗憾,不能。”周然坚持着自己的立场,“死者生前双手有过强烈求生的动作,可双腿上没有丝毫此类迹象,这是极为矛盾的,在没有解开这个矛盾点之前,我不会妄下结论。”

        “好吧。”白中元只能无奈的点头。

        “那我就先回队里了。”

        “雪天路滑,注意安全。”

        ……

        周然带着沈海涛的尸体离开之后,白中元找到了秦时雨:“现场勘查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具备追查价值的线索?”

        “有。”

        秦时雨点头,随后指了指后窗:“经过细致的甄别,可以确定窗户上的密封条是新贴上去不久的,而且使用的并不是胶水,而是这个。”

        “这是什么?”接过证物袋,白中元看到里面装着白乎乎的东西。

        “猪油。”

        “猪油?”白中元一愣,又看了看窗户,“这是在哪儿找到的?”

        “窗台的角落。”

        “用来粘密封条的?”

        “没错。”秦时雨指了指袋子里的猪油,“现在是冬天,气温很低,猪油凝固之后便会具备些粘性,粘合力多结实谈不上,却足以将白纸紧紧贴在窗户缝隙上。而且,师傅觉得这会是出于保暖的考虑吗?”

        “当然不是,显然另有目的。”这也正是白中元疑惑的地方,“最初,我将案子框定在了密室杀人的范畴之内,如果以这个为前提,那么无论是猪油、还是贴在窗户上的密封条,就都有了存在的逻辑和道理。比如犯罪嫌疑人在杀害沈海涛之后从后窗逃脱,采用某种手段从外面将密封条贴上,营造出死者自杀的假象。可关键问题是两道门锁都是在外面的,倘若真是他杀的话,那么嫌疑人杀害沈海涛之后完全可以锁上门从容离开,如此密室杀人的说法也就不成立了。偏偏现在你又说涂抹猪油的密封条是新贴上去的,这我就有点儿糊涂了,这猪油和密封条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

        “师傅,你说了这么多,有一点我赞成,有一点也反对。”

        “说来听听。”

        “我赞成的是新贴上去的密封条一定和案件有关,至于其中隐情就有待后续的挖掘了。而我反对的是,谁说门锁在外面就不属于密室杀人的范畴了?”说到此,秦时雨取出了几张刚刚拍摄出来的照片递了过去,“师傅,你仔细看看这些,里面是不是存在着一些支撑密室杀人成立的依据?”

        目光在这些照片中来回游动,好一会儿白中元才面色凝重的抬起了头:“从这些脚印的形状以及鞋底的花纹来看,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你觉得属于谁?”

        “该不会是属于沈海涛吧?”

        “很不幸,被你言中了。”秦时雨又拿出一张照片,“这是尸体拉走之前拍摄的,你看看沈海涛脚上的鞋子。”

        “完全一致。”白中元做了细致的比对。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处院子没有外人来过。”话说至此,白中元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个沈海涛真是自杀不成?”

        “可如果是自杀,他是怎么锁的门?”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他把两道门锁起来绕到了房子的后面,通过后窗进入后完成了自杀现场。”

        “那为什么要贴上粘着猪油的封条?”秦时雨紧紧追问。

        “我暂时也想不明白。”

        白中元无比的困惑,不光想不通沈海涛这么做的目的,还有个偏差的逻辑点无法解开。周然之前说过,沈海涛被刀子刺穿颈部之后双腿没有过任何动作,很肯能是无法行动的。既然如此,他又是怎么从后窗进入的。

        “这起案件,怎么处处矛盾呢?”从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这起案子将会很棘手,白中元忧虑不已。

        “白队,秦科,你们来。”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呼喊声,顾山正在厨房的门口招呼着,显然有所发现。

        厨房里面温度同样很低,进入之后能感受到彻骨之寒,就连剩菜中的油水都出现了凝结的现象。

        “发现了什么?”白中元问。

        “吃剩下的饭菜,还有半瓶酒,上面不光提取到了指纹,还因为菜的油腻和气温低的缘故提取到了唇纹。”

        “是多样性的吗?”

        “这个要检测之后才知道。”顾山说着,朝着一侧指了指,“最关键的是这扇后窗,始终都是开着的,由于积雪的缘故,我们在上面提取到了清晰的脚印。除此之外,便是一些动物的爪印了。”

        “来,做个比对,看看基本形状和花纹是否一致?”秦时雨说着,将之前拍摄的照片递了过去。

        “基本一致。”少许,顾山肯定的回应。

        “怎么会出现动物的脚印?”秦时雨问。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白中元将何正说的流浪猫狗的事情做了简述,随后将目光望向了桌子上的剩菜,“难道是进来偷吃的?”

        “应该是。”顾山指着剩菜盘子说道,“这盘子里面的油水很大,显然是荤菜,可里面却看不到任何的肉块,应该是被吃光了。还有,盘子的外面以及桌子下面存在油汤,倒像是猫狗不小心弄洒的。”

        “嗯,这应该是狗的脚印吧?”

        “是的。”

        “院子里面有吗?”

        “有。”顾山点头,然后示意白中元他们注意脚下,“从爪印的走向判断,狗在吃掉剩菜之后进入了院子里面,奇怪的是它并没有乱转,而是贴着墙角走到了卧室的窗台下面,留下些东西之后又原路返回了。”

        “留下了什么?”

        “狗尿。”顾山指着窗台下面带有冰碴的黄色液体说道,“这两天正在降温,狗尿在墙上和地面都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在顾山讲述的时候,白中元的目光也在来回游动着,狗尿是从墙上流下来的,倒是符合狗的撒尿习惯。顺着尿渍痕迹向上看,是宽约十五厘米、长度一米五左右的窗台,因为房檐外伸较长,并没有积雪存在。

        “这条狗翻窗户进来,吃掉了盘子里面的剩菜,跑到这里撒了泡尿,然后又顺着墙根原路返回离开了?”

        “从现场痕迹判断是这样的。”顾山点头,而后又问,“白队,我有些疑惑,那条狗为什么不在屋里面撒尿呢?”

        “我也想不通。”白中元摇头,“狗这种动物生性好动,且根据被吃的饭菜来看,当时那条狗是处于饥饿状态的,盘子里那点儿东西显然是不够的,那它为什么没有去院子里找找有没有其他的食物?”

        “其实有一点倒是能够解释。”秦时雨道。

        “什么?”顾山问。

        “你想说当时窗台上面有食物?”白中元若有所悟。

        “没错。”秦时雨点头,“狗鼻子是非常灵敏的,或许它吃完剩菜之后闻到了其他食物的气味儿,于是便径直朝着食物走去,最后从窗台上顺利获取到了。如此一来,它也就没有了留下来转悠的必要,直接溜出去了。”

        “倒是有这种可能。”稍作沉思,白中元说道,“刚才我注意到厨房里面是没有冰箱的,这就意味着沈海涛生前无法储存多余食物的。可现在是冬天,零下十来度的气温完全可以起到冷藏保存的作用,保不齐当时这窗台上面就悬挂或者摆放着肉什么的。若是如此,也倒是能说的通了。”

        暂时解开这个疑点后,秦时雨将目光望向了厨房的后窗:“外面有没有勘查过,有没有发现可疑的足迹?”

        “有。”

        说着,顾山取出了几张快相的照片:“厨房的外面、大门的前面以及房子的后面,都提取到了清晰的足迹。从踩踏积雪的深浅以及鞋底的纹路来看,基本可以确定是属于同一人的,应该是沈海涛的。”

        “对比一下。”秦时雨将之前的照片递了过去。

        仔细看看,顾山点头:“基本完全一致。”

        “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足迹吗?”

        “没有。”顾山摇头。

        “这样说的话,沈海涛当真是自杀?”白中元深吸了口气,“可他为什么要将两道房门全部锁起来呢?难道真的是一心求死,怕别人发现救下他?可丁亮也说了,沈海涛生前并没有什么朋友,不该有此担心才对啊?”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秦时雨说。

        “什么?”

        “沈海涛在躲藏。”

        “躲藏?”白中元皱眉,“详细说说。”

        “我们之前所有的推断,都是建立在沈海涛自杀基础上的,可如果是他杀呢?”看看白中元的眼睛,秦时雨接着说道,“师傅你之前说过,看到案发现场的下意识反应时密室杀人,但因为两道门锁是从外面锁上的,于是否定了这一猜想。可根据现在看查到的情况来看,整座院子当中只有沈海涛一个人的脚印,除此之外便是狗的爪印,证明没有其他人来过,这是否也满足密室杀人呢?”

        “反向的?”

        “这个词形容的很贴切。”秦时雨点头,“如果沈海涛意识到了某种危险,利用上锁来掩人耳目避开麻烦呢?毕竟人在看到锁的时候,下意识反应是人离开了,这样是不是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如果真是他杀的话,倒有这种可能性。”白中元认可这一说法,不过这还需要案件的定性来支撑,“走,我们去后面看看。”

        ……

        此时,雪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把足迹保护好,千万不要丧失了勘查价值。”来到大门外面,秦时雨叮嘱着顾山,“现场情况复杂,你亲自做足迹的提取。”

        “明白。”

        绕过院墙,白中元和秦时雨来到了厨房的窗户外面,下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凌乱的足迹和流浪狗的脚印。

        “看样子沈海涛的确从厨房的窗户出入过。”秦时雨很肯定这一点。

        “我们去后面看看。”白中元率先朝着前面走去。

        房子的后面是一大片杨树林,因为树都很粗,所以间隔的距离相对较远一些,大部分都在五六米左右。

        正对着后窗的位置,有着一颗大腿粗细的杨树,直线距离约四米。在这棵树和窗户的中间有着一条被踩踏出的小路。属于人的脚印看起来很清晰,与照片中的基本一致,剩余的便是凌乱无比的动物爪印。

        “师傅,看起来不光是狗的,还有猫的。”秦时雨蹲下身子仔细的看过后,给出了确凿的结论。

        “嗯。”白中元点头,“何正说过,肉联厂的附近经常有成群的流浪猫狗出现,有这些也就不奇怪了。”

        “可那个奇怪。”秦时雨的手电正照在窗户下的三块石头上面。

        那三块石头一块比一块高,看起来就像是台阶一样,在上面不仅有着人的足迹,还有不少动物爪印。这些爪印同样是属于猫狗的,可与地面上不同的是,这些爪印有着拖动的痕迹,还原之后应该是猫狗在借力向上爬。

        “你觉得这代表了什么?”

        “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猫和狗一样。”

        “聪明。”白中元指了指窗户,“你应该还记得吧,里面的密封条使用猪油黏上去的,我想这就是原因。”

        “师傅,你是说猪油吸引了猫狗?”

        “没错。”白中元点头,“现在有一点基本可以确定了。”

        “什么?”

        “沈海涛大概率死于他杀。”

        “根据就是猪油和动物的爪印吗?”

        “是的。”手电来回扫动的同时,白中元也做了解释,“之前我就在想为什么密封条会用猪油黏连,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现在看来应该是犯罪嫌疑人故意设计的,其目的就是破坏掉他留下的足迹。”

        “三块石头上面有沈海涛的足迹存在,但都在两侧或者墙根儿,中间的已经被动物爪印覆盖甚至是破坏掉了,如果真是死于他杀,嫌疑人显然早有谋算,进入屋子的时候踩踏的正是台阶正中间。”秦时雨做着分析,“这也就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确是从后窗进入的,他在杀死沈海涛之后,锁上两道门从容离开了?”

        “目前来看,只有这种可能。”

        “那他又是怎么离开的?”

        “我觉得,就是大摇大摆走出去的。”

        “可院子里并没有其他人的足迹……”话说至此,秦时雨的脸色猛然一变,“难道嫌疑人是穿着沈海涛的鞋子离开的?”

        “正确。”

        看看白中元面色凝重的脸,秦时雨稍稍犹豫后开了口:“就算是上述推测是正确的,嫌疑人为什么要锁门?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屋子的门或许会锁上,但大门绝对不会。因为如果有人去找沈海涛的话,势必就会在院子里留下脚印,而留下的越多,对案发现场的破坏也就越大,这不是更能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困扰和难度吗?”

        “小雨,你还是太善良了。”

        “师傅,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我承认,你刚才所说的确是洗脱嫌疑的上乘之法,可你陷入了一个误区。”

        “什么误区?”秦时雨困惑。

        “你所考虑的是如何洗脱嫌疑,如何增加案件侦破的难度,而犯罪嫌疑人的初衷,应该是制造出命案没有发生的假象。”

        “制造命案没有发生的假象?”秦时雨还是没能领悟到话中真意,“沈海涛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制造没死的假象?”

        “核定命案的基本准则是什么?”

        “尸体。”

        “没错,是尸体。”白中元做着引导,“有尸体存在,才能核定为命案,可如果没有尸体呢?”

        “没有尸体,就算报警也只能当成失踪案来受理。”话说至此,秦时雨的身躯猛然一震,骇然无比的开口,“难道嫌疑人的目的是……”

        “你猜对了。”白中元眯起眼睛盯住了那扇窗户,“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设下这样一个局,就是为了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猪油是用来引诱流浪猫和狗的,当它们因为垂涎猪油弄开那扇窗户之后,也就会发现沈海涛的尸体了。对于饥一顿、饱一顿,野性十足的流浪猫狗来说,那会不会是一顿美餐呢?”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2020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