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五章 叶止白

第五章 叶止白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白中元和周然都很诧异,两人几乎同时转身朝着院墙旁边的杨树下看去,隐约可以觅见一道模糊的身影。

        咣、咣……

        那人缓慢向前移动的同时,铜锣声再次有节奏的响了起来,随后是阵阵嘈杂,既像是有重物在快速的被拖动,又像是成群的动物在奔跑。在这静谧的夜里,很容易便营造出了一股悚然的惊惧感。

        “那是什么人?”

        周然是天天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胆量不可谓不大,然还是被雪夜中突现的人吓到了,不由得朝着白中元身边靠了靠。

        “怎么,怕了?”

        “切。”

        周然冷哼,靠的更近了些。

        就在这时,那个人也踩着积雪一步步靠近着,当来到路灯下面的时候,体貌也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六十左右的年纪,满头的白发,深深的抬头纹和法令纹,在昏黄的灯光下就像是即将脱落的树皮。他的身高大约一米七八,体型偏瘦,略显破旧的军大衣里面包裹着一套藏蓝色的中山装,乍然看去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人。尤为醒目的是那双眼睛,一只精芒闪现,另外一只则黯淡无光,眼角处隐隐还有着两道无法抹平的疤痕。根据形状和位置来判断,就像是眼眶处皮肉翻卷开又缝合留下的。

        “一只眼睛?”

        心中嘀咕着,白中元不动声色的挪动步子护住了周然,而后盯住了面前的那张有些恐怖的脸:“你是什么人?”

        “叶止白。”这人的声音极为的沙哑,仿佛喉咙漏气,说着伸出右手接住了两片雪花,“叶止白雪,夜止白昼。”

        “什么意思?”白中元有些听不懂。

        “你说呢?”

        叶止白朝着前面凑凑,一只眼睛微微转动了两下:“新叶萌芽,代表着寒冬已经过去;白昼来临,也就意味着黑夜的结束。”

        “你到底想说什么?”白中元总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古怪,所说的话中似乎也含有另外一层意思,可就是琢磨不透。

        咣!

        毫无征兆,叶止白突然一动,拿出并敲响了藏在身后的铜锣。

        “你想干什么?”周然一个哆嗦,厉声呵斥。

        “嘘,我在赶东西。”

        叶止白神神秘秘的竖起食指,而后朝着沈海涛家后面指了指:“安静下来,用心听,听到了吗?”

        屏气凝神,白中元竖起了耳朵,随后听到又是阵阵的嘈杂,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你到底在赶什么东西?”

        “嘿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不得,说不得啊。”叶止白咧嘴笑笑,露出了残缺且发黄的牙齿。

        “你……”周然气的想跳脚。

        “老叶,你他娘的又在装神弄鬼吓唬人呢?”就在氛围变得有些诡异时,不远处传来了大声的呵斥,随后是急促的脚步声。

        转身,白中元发现有个人急匆匆的冲了过来,站定之后看清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

        “您就是白队吧?”

        “你是?”

        “何正,厂区的主任兼保卫科长。”

        “你好,白中元,这位是周然。”握手之后,白中元指了指旁边,“他是谁,拿着一面铜锣在做什么?”

        “叶止白,叶止白雪,夜止白昼。”说着,又是一声锣响。

        “老叶,你闭嘴。”

        “闭嘴可以,给我。”叶止白伸手。

        “给你。”何正将一包烟拍在了叶止白的手中,随后不耐烦的催促,“赶紧走,该干嘛干嘛去。”

        “走就走。”叶止白装起香烟迈开了步子,就在与何正擦身的刹那,举起铜锣又是狠狠敲了一下,“吓死你。”

        “你……”

        何正勃然大怒,碍于白中元和周然在又不好发作。

        “哈哈哈哈……”

        叶止白大笑而去。

        “这人是谁,是不是有病?”周然心里憋着一股火。

        “您还是真猜对了,就是有病。”说起这个,何正不免有些了唏嘘,“我听老一辈儿的人说,这个叶止白小时候特别的淘气,有天逗狗来着,没成想那狗挣脱了链子,差点儿没要了他的命。”

        “他的眼睛也是那次受的伤?”白中元问。

        “没错,瞎了一只眼,脖子也被咬了两口。”

        “怪不得听他说话像漏气一样。”

        “他的眼睛瞎了一只?”周然问。

        “是的。”

        “那……”

        “您想问为什么看着是正常的对吗?”

        “嗯。”周然点头。

        “其实主要是光线不好,如果光线足或者到了白天您就能看出来了,他的右眼其实是一只狗眼。”

        “狗眼?”有些东西白中元是不相信的,不过既然说到了这里,就随口提了一句,“刚才叶止白敲了好几声铜锣,还一直说在赶东西,难不成跟那只狗眼有关系?我记得民间有一种传闻,狗可以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白队说笑了。”何正笑着解释道,“被狗咬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也几乎毁掉了叶止白的一生,尤其是心理方面。我听说从他出院以后,对狗就多了极深的忌惮之意,看到狗能赶走就赶走,赶不走就跑。”

        “这么说他敲锣是在赶狗?”

        “没错。”何正点头,“肉联厂这地方特别招流浪狗和猫,现在卫生条件上来好些了,以前那可是成群结队出没的。”

        “他什么时候来的肉联厂?”白中元好奇这点。

        “那可有些年头儿了。”稍作回忆,何正继续说道,“据说肉联厂还是国营的时候,他父亲就在这里上班,后来他顶了上来。再后来就是肉联厂改革,本来是要辞退他的,可考虑到他身虚体弱又没什么技术,出去谋生太难,就把他留下来了。主要负责晚上巡夜,还有驱赶流浪猫狗什么的。”

        “这么说的话,他这一辈子都在肉联厂?”

        “嗯。”

        “这倒是挺有趣的,赶狗撵猫也能吃一辈子。”周然摇头。

        “这事儿其实是有隐情的。”

        “什么?”

        “我听说当年他是不想接班儿的,可后来碰见了个道士,两人混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答应进来了。”

        “道士?”白中元皱眉,“我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

        “搁到现在这社会当然玄乎,可当时是二三十年前啊,很多人还是比较迷信的,而且据说那道士的确有真本事?”

        “这又怎么讲?”

        “我也是听说,不一定准确啊。”打个哈哈,何正继续道,“那道士说老叶之所以命途多舛,是因为犯了煞,必须要改名字才行,否则活不过三十。老叶一听吓坏了,就苦苦相求,最后道士帮他批了叶止白这个名字。”

        “叶止白雪,夜止白昼?”

        “没错。”何正朝着叶止白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春叶生,冬雪融,长夜尽,晓黎明,福苦两消至寿终。”

        “简直一派胡言。”想起刚才叶止白的样子,周然便来气。

        “是不是胡言另说,不过这叶止白之后还真变了。”何正又做了解释,“以前那些流浪狗和猫都凶得很,厂里组织保卫科打过几次,非但没有太好的效果,每次还都会有人受伤,着实让人头疼。可自打叶止白接手之后,情况还真就好转了,只要他的铜锣声一响,甭管多少猫狗全都逃得干干净净。”

        “这倒是有意思啊。”白中元笑笑,继续问,“莫非这本事也是道士教的?”

        “叶止白说是。”

        “有没有人见过那个道士?”

        “这个还真不知道。”何正表示无能为力,“当年老一辈儿的人基本上全都去世了,无从考证了。”

        “也是。”白中元点头。

        “对了白队,刚才光顾着说叶止白了,把正事儿给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你帮个忙。”

        “您尽管说。”

        “稍等片刻,等他们来了再说。”

        “谁们?”

        “他们。”

        转身,白中元朝着前方一指,秦时雨他们正急速赶来。

        ……

        “师傅,现场情况怎么样?”秦时雨对待工作极为的认真,抵达之后没有任何的废话便直奔主题。

        “先派两个人进去撬开门锁检查下电源,然后展开正是的现场勘查。”

        “好的。”

        秦时雨他们都是穿着警服来的,这让何正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凑过去问着:“白队,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命案。”白中元朝里面指了指,“就在那间屋子里。”

        “沈海涛?”

        “不确定是不是,所以等下需要你指认身份。”说完,白中元朝着四周看了看,“对了,还得麻烦你一件事儿,告诉居住在附近的职工们,不要围观、不要散播、不要做任何阻碍警方侦查的事情。”

        “丁亮,这事儿交给你了。”

        “现在人们都去了食堂,等下我去路口拦着。”

        秦时雨带来的人,基本上都是身经百战的,很快便搞定了一切。当这座院子里所有的灯都亮起来时,白中元表要抬脚进去。

        “白队,我们呢?”丁亮问。

        “在这里等着就好,稍后会有人拿照片让你们指认的。”

        “我……”

        何正欲言又止,目光向屋子里面瞟着。

        “不要好奇。”白中元警告着,“相信我,进去你会后悔的。”

        “不进去,不进去。”

        “白队,照片。”就在这时,技术科的警员急匆匆走了出来。

        “给他们看看,确认下身份。”

        “明白。”警员凑了过去,“这个人是不是沈海涛?”

        “啊?”

        仅仅是看了一眼,何正便惊叫了出来,而后捂着嘴连连点头。

        “这就是沈海涛。”丁亮的脸色有些发白,却还能坚持。

        “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去?”白中元问。

        “呜呜……”

        何正摇头,而后冲到墙角吐了起来,而丁亮捂着胸口、摇着头朝路口走去。

        ……

        “师傅,你来。”秦时雨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

        穿戴必需品进入屋子,白中元先大概的扫了几眼,这间屋子的高度有着三米四五的样子,正对着门口是一张老式的八仙桌,桌子的左右个摆着一张太师椅,后面是一个长条的香案,大概有两米多长。香案的上面,是一个正方形的后窗,两扇外推式的设计,或许是出于保暖的原因,白纸封住了缝隙。

        八仙桌的高度有一米多,向下十几公分处是桌子镂空雕刻的部位,或圆、或方、或大、或小,呈现着不同的形状和花纹。在其中一个较大的孔洞当中绑着一把刀,刀把被死死的固定了起来。顺着刀把向外延伸,便是低垂的头颅和死灰色的脸,紧靠着八仙桌的镂空雕刻处,脖颈彻底吞没了那把刀。

        房子是坐南朝北,沈海涛面朝西侧跪坐着,身上背着铁质的十字架,将他的脊背稳稳的撑了起来。这个姿势颇为的诡异,双膝跪地,屁股坐在脚后跟上,后背挺的笔直,脑袋深埋于胸前,双手垂于两侧,像极了忏悔的姿势。

        周然正在仔细的勘查尸体,白中元便没有再去打扰,而是蹲下身子平视着八仙桌细细观瞧了起来,随后便发现了一些细节。镂空以及桌角处,都有着漆面脱落的迹象,隐隐还能看到少量的血丝。

        “看看沈海涛的手,指甲有没有劈裂,有没有出血点,缝隙中又存不存在漆面?”

        “有。”周然肯定的回答,“右手拇指、中指和尾指的指甲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拇指和中指存在出血点,缝隙中有黑褐色的粉末以及细小的块状物,初步判断是生前从八仙桌上抠下来的。”

        “你怎么看?”

        周然抬头:“这把刀被固定在桌子上,也就意味着当时沈海涛是主动或者被动撞上去的,而且撞击的力量很大,否则凶器不会没入这么深,虽说凶器刺破大动脉甚至是几乎贯穿了脖颈,但却不会立刻死亡,依旧会有短暂的挣扎时间,右手指甲中的残留物以及桌子上的漆面痕迹就是那样造成的。”

        “左手呢?”

        “除了血迹,暂时没有发现异常。”

        “没有?”

        “是的,没有。”

        “这要怎么解释?”白中元皱眉。

        “很简单,当时他是这样做的。”周然说着,抬起手做了比划,右手抓住桌子,左手扶住了刺穿面的伤口。

        “想挣脱开?”

        “没错。”周然点头,“打个比方,当我们不小心踩到钉子后,受到剧烈的疼痛刺激第一反应并不是去查看钉子是何种材质抑或是坐下来等待救助,而是会抬脚或者用手将钉子分离出来,这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的本能。”

        “嗯。”白中元点头,他并不是真的被这些细节困扰,而是在求证法医的判断是否与自己所想的一样。

        显然,周然并没有想那么多,权当是白中元有着困惑之处需要解开,于是继续道:“其实我真正奇怪的是地上血液的痕迹。”

        “怎么奇怪?”白中元暂时没有看出异常。

        “你看这里。”周然解释道,“因为沈海涛是跪在地上撞向这把刀的,所以导致身体有着微微的倾斜,这也是血液顺着右侧肩窝处流到地上的原因。他身上穿着的是冲锋衣,防水性能很好,导致绝大部分失血都流到了地上,这也是裤子被浸润的原因。可你看看腿边,失血的痕迹看起来完全就是自然流动形成的,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的双腿自始至终就没有动过。”

        “没错。”

        “他为什么没有动?”

        “双手挣扎存在明显的挣扎征象,双腿却丝毫全无,这根本说不通啊。”白中元暂时捋不透这点,“对了,我记得何正说过,沈海涛身虚体弱,难不成患有某种疾病不成,从而导致了无法行动?”

        “我也挺何正说了,那是沈海涛没有遇见道士之前,之后可是变得生龙活虎了。”说着,周然指了指沈海涛身上的十字架,“会不会是这个十字架造成的,可就算是铁质的也不会重到无法挣扎的地步吧?”

        “要不弄下来看看?”

        “不行。”周然阻止,“这具尸体很蹊跷,最好回到队里再说。”

        “好吧。”点头,白中元换了个话题,“能不能确定大致的死亡时间?”

        “根据尸体征象做初步的判断,沈海涛死亡时间至少已经十五个小时。”话说到此,周然稍稍做了沉吟,“有一点必须说明,现在是冬天,这间屋子的温度很低,从而会导致死亡时间也会出现偏差,但我相信出入不会太大。”

        “现在是下午六点,十五个小时之前就是凌晨三点。低温会延缓尸体征象的出现,也就是说即便有偏差也应该是在三点之前,结合你说出入不会太大,那么基本就可以认定为凌晨一两点左右,是吧?”

        “没错。”

        “死亡时间确定了,那么剩下的就是过程了。”目光扫过里外两道门,白中元有了些不解:“门都是从外面锁上的,可沈海涛却偏偏死在了屋子里面,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是走的后窗,还是其中隐藏着另外一个人呢?”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41897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