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三十五章 陈少华

第三十五章 陈少华

        自从洞悉到方言目的,白中元便于第一时间做出了调整,在征求了佟楠的意见之后终于是有了应对之策,并且很快就有了效果,从镜像楼离开时被跟踪就是最好的证明,所谓的“自由行动”果然是个陷阱。

        这样的结果,本就在白中元的算计之中,真正大出所料的是夜色之行,本是为了避免回家尴尬不抱希望的找点事儿做来打发时间,没成想居然收获了重要的线索。崔伟在夜场里面贩卖违禁品已经构成了犯罪,可那毕竟只是薛东的猜测性说法,并没有真凭实据。本着事有轻重缓急的原则,眼下最紧要的是前往那座老旧的小区,去印证心中那份不安的猜想是否为真,命案才是重中之重。

        张大根和陈少华分别担任保安正副队长,彼此的关系又亲如兄弟,他们不仅居住在同幢楼的同一个单元,更为巧合的是两人的请假时间,都是凌晨三点钟左右,这很难不让人做出猜测性的联想。

        穿过留有血迹的小巷,步行仅仅用了十分钟左右便抵达了小区,稍作辨别白中元径直来到了已经发生了一起命案的楼前。根据薛东所说,陈少华租的是一楼,和张大根一样也是居住在中门。走进楼道,声控灯亮了,带上手套后白中元没有去握门把手,而是扣住了门缝,稍稍用力门便开了。

        心中早有不祥之感,可当相似之处越来越多的时候,白中元还是倒吸了口冷气:“但愿人没出事儿吧。”

        打开灯,这间屋子与五楼的格局一模一样,然整体环境却又相去甚远,整洁和凌乱并存,充斥着强烈的矛盾感。整洁是因为刚装修过,地板砖一尘不染,门窗和家具锃亮,墙壁也是刚刚粉刷过的,就连卫生家和厨房也都是焕然一新的。而凌凌乱则是随意丢弃的衣服、鞋子以及众多生活用品。

        一句话概述,白瞎了这么好的装修!

        “有人吗?”一边朝里面走着打量四周,白中元一边喊着,不安的是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房门开着,人去哪儿了?”

        嘀咕着,白中元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然而角角落落都查看一番后,依旧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印象深刻的只有洗衣机里堆满的脏衣服,厨房水池里面摞起来的充满油渍的碗碟,以及垃圾筐里速食品袋和泡面桶。

        薛东应该不会骗人,那就只有其他两种可能了,要么陈少华返家后又出去了,要么根本就没有回家。怀揣着疑惑,白中元将门复位之后去了物业监控室,因为刚刚发生一起命案,摄像头存有很大的隐患,已经敦促物业进行了更换,显然他们并未真正重视起来,至少目前尚未将问题解决。

        得知这一情况,白中元本是想发火的,可考虑到物业已经订购了相关设备,这两天就会送到,便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再说,谁又能事先预料到刚刚发生命案就又有可疑情况出现呢?

        出了人命放在哪里都是大事儿,尽管全新的摄像头尚未更换,不过物业还是尽最大可能调整了监控的角度,将那幢楼及周边环境覆盖了百分之八十左右,盲区是一个垃圾池和下水井,距离单元门口有五六米的距离,总体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由于是晚上,加上摄像头的清晰度不够,因此拍摄出来的画面是有些模糊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明显目标的出现。大型的越野车停在单元门前,走下一名身高一七五左右的男人,体型有些偏胖,或许是天冷的缘故,浑身包裹的很严实,无法看清相貌。他最为明显的特征是双腿,走起路来有些瘸拐,仿佛有着某种疾病。

        “这个人是陈少华吗?”看着他绕到后面打开了后备箱,白中元问着物业人员。

        “是他。”物业人员点头,“虽然视线不是很好,但我确定就是他,那辆车我是不会看错的。”

        “你认识他?”

        “说过两次话。”物业人员点头,“他这个人比较有个性,跟死亡的张大根关系十分要好,也是在夜色上班。”

        “他的腿怎么回事儿?”白中元好奇这点。

        “腿没事儿,脚被砸了。”

        “你清楚吗?”

        “还真知道。”物业人员解释道,“前天我去药房买药的时候碰见了他,看到他手缠着纱布一瘸一拐的就问怎么回事儿,他说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挤了手,下意识反应撒手后掉在了脚上,肿胀的很厉害。当时我还劝他请假休息来着,但他说光棍节这两天场子里太忙,过了这几天再说。”

        “嗯。”

        继续播放监控,陈少华不知在车后鼓捣着什么,足足有十来分钟才将后备箱盖放下来,而后抱着两个大箱子走进了楼道。白中元稍稍回忆了下,刚刚的确在客厅的角落看到了一个纸箱子,另外一个却没有印象。

        进入楼道后不久,陈少华走出来将车开到了楼头的车位,而后一瘸一拐的上楼便再也没有出现。

        “看看后面的监控。”

        “好的。”

        物业人员调取后面小路的监控录像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这也就意味着陈少华就在那幢楼里面。

        “难道上楼了?”这个念头浮现,白中元急匆匆走出了监控室,直奔五楼。

        因为发生了命案,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502是不允许闲杂人员进入的,现场勘查完之后已经贴上了封条。

        “有人来过。”

        门上的封条被人撕了下来,这顿时让白中元紧张了起来,轻轻一碰发现门没有上锁,便打开门走了进去。主卧室里面有着亮光,但显然不是点灯,悄无声息的靠近之后,看到床边坐着一个人,观其体态正是陈少华。

        陈少华背对着门口,床上的被褥被掀了起来,床板上点着两根蜡烛,再有的便是几个白色的餐盒,里面是各种菜肴,尚且能闻到淡淡的香气。当然,更大的气味儿是另外一种,源自于地上的铁盆,从里面的灰烬来看,显然是烧过纸的。从他胳膊伤的黑色袖章判断,应该是在哀悼着张大根。

        “你是怎么进来的?”白中元先是放重了脚步声,而后才说了话。

        虽说陈少华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私自进入房间,但顾念死者为大的原则和两人亲密无间的兄弟情,白中压下了追究的念头。挚友无端过世,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悲痛万分的,不必过于小题大做。

        脚步声引起了陈少华的注意,转头看到白中元之后,神色悲痛的站起了身:“请问您是哪位?”

        “刑侦队,白中元。”自我介绍之后,白中元示意对方做出正面的回应,“先回答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钥匙。”陈少华拍了拍腰间,“我有大根儿家的钥匙,同样他也有我家的,我们不分彼此。”

        “你上来做什么?”白中元追问。

        “没事儿,就是上来看看他。”陈少华指了指床上的东西,“买了点儿酒,陪他喝点儿,说说心里话。”

        “你知不知道这是不允许的?”

        “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私自进来?”

        “心里难受。”陈少华眼眶有些发红,“尸体被你们拉走了,我心里放不下他,不来这里还能去哪儿?”

        “……”

        白中元忍住了呵斥之意,他很清楚这种悲痛的感觉,但毕竟命案还没有调查清楚,有些规矩是不能坏掉的:“追悼完了吗?”

        “还没。”说完,陈少华话锋一转,“但既然您来了,我自然会做出配合的。”

        “嗯。”见到对方好说话,白中元语气便也和缓了下来,“张大根的死尚未查清楚,以后你不要再贸然进来了。一来这样做会对案发现场造成破坏,二来也会给你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和困扰。”

        “明白。”

        “收拾收拾下去吧,正好有些情况向你了解一下。”

        “好。”

        点头,陈少华开始收拾东西,直到这时白中元才注意到他的左手缠着纱布,隐隐还能看到些血迹。

        “手怎么了?”

        “昨天搬东西的时候挤了一下,钉子把手背扎透了。”

        或许是最近太累,也或许是过于敏感,白中元在此时想到了邱宇墨胃容物内的断指,不由的歪头悄悄观察了起来,确认陈少华的手指是健全的以后,不由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声:“果然是想多了。”

        “需要帮忙吗?”陈少华五指健全不假,受伤也确实为真,做起动作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的。

        “没事儿,小伤。”说话间,陈少华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白警官,咱们下去吧,我住102。”

        “我知道。”白中元凝视点头。

        “走吧。”陈少华眉头微皱。

        “我去检查下窗户有没有关好。”

        “102,我下去等您。”说着,陈少华出了门。

        当脚步声渐远之后,白中元迅速蹲下了身子,将始终留意的两颗烟蒂装进了证物袋里面,而后关门下楼。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32520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