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七章 守望者

第七章 守望者

        自打患上选择性失忆症开始,白中元便对爆炸案的真相进行了无数次的分析和推断。他预料到了其中会有“人为”的痕迹存在,也预料到了当中有着阴谋的味道,可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这样。

        许菲,竟然在事前就知道了可能会身死的事情。

        对于许琳的话,白中元是不会怀疑的。一来是对方的人品没有任何问题,二来许菲是她的亲妹妹,她锲而不舍的寻找了母亲和妹妹二十多年,那份亲情是不容质疑和亵渎的,绝不存在虚构的可能。

        可这样一来,更大的问题就出现了,许菲所指的麻烦究竟是什么?又是谁,非要制造爆炸案置她于死地?

        这个问题,白中元想不明白,许琳同样充满了疑问,但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意识到了一点,爆炸案一定还牵扯着更大的隐情。而且这种隐情绝对是见不得光的,百分百跟局里甚至是省厅内部有着直接关系。

        如果不是这样,省厅不会在案发后的第一时间将案情封锁,更不会在下发红头文件禁止调查议论的同时又默许几路人于暗中各展神通的去挖掘事实真相。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段的确是高明,可同时也从侧面证明了这起案件的不同寻常。能让省厅如此的忌惮,怕是也只有内部人员犯罪了。

        篝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白中元和许琳却再也没有了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趣,均是无声的沉默着。但沉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无奈之下白中元只好开了口:“是不是因为许菲的话,所以你才让我扮演了男朋友的角色?”

        “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许琳没有想到对方会扔出这样一个问题,回答的时候多少有些迟疑和心虚。

        “信。”

        白中元点头:“在你如实相告了和许菲的相认过程之后,我们之前的那些不愉快已经烟消云散了,我没有理由再怀疑你。”

        “那你就不想知道我拉你去小渔家的原因吗?”火光腾跃,许琳的脸忽明忽暗,语气耐人寻味。

        “你刚才已经说过不是为了完成许菲的遗愿,我猜不出来。”思来想去,白中元认为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我说是为了自己,你相信吗?”

        “你的意思是……”白中元猛然打了个激灵,难以置信的望向了许琳,对方的神色凝重,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倘若这真是心里话,岂不是说明她对自己动心了,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怎么不说话了?”许琳追问。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白中元回避。

        “好,那我换个方式问。”许琳目光灼灼,“在你得知了我和小菲的相认过程后,你会遵循她的遗愿吗?”

        “你,你指的是……”

        “你很清楚我指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回避着许琳的目光,白中元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双眼有了些失神,“至少,至少在爆炸案真相大白之前,我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法。至于查清真相之后的事,谁又能说的清呢?”

        “我明白了,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口中这样说着,许琳的脸上却有着失落一闪而过,“之所以说为了我自己,是因为许长丰说过,当我订婚之后就会将财产进行分割,你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让你假扮男朋友,其实是高凌岳的意思,一来是你出入过我家几次,视频影像中咱们的关系看起来会亲密一些,二来你是警察,不存在事成之后萌生要挟的念头,现在你清楚了吧?”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自作多情了。”白中元在苦笑自嘲着,身心却放松了下来。

        这副神情落入许琳的眼中,又是有了几分落寞,稍加掩饰继续说道:“接下来,你还会不会帮我。”

        “不了。”白中元毫不犹豫的拒绝着,“如果你不是许菲的姐姐,我会继续帮你。可现在……希望你能理解。”

        “你还是过不去那道坎儿,对吗?”许琳的声音很轻,轻的如同春天的白絮,染白了那薄薄的嘴唇。

        “是。”白中元抬起头,郑重的说道,“许菲的遗愿,是她对待这段感情的态度,希望我的后半生不用活在亏欠和痛苦中,是希望我能幸福。虽然我还是无法记起她,无法回忆起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可我也有对待感情的态度,也有理当承担的责任,在爆炸案查清楚之前,我愿意做个孤独的守望者。”

        “孤独的守望者……”

        许琳呢喃两遍,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不知是不是火光映照的缘故,那笑容中仿佛藏着几分凄苦的惆怅。

        “天色不早了,你早些睡吧。”白中元向篝火中添着柴。

        “你呢?”

        “再坐一会儿。”说着,白中元抬起了头,“书上说每当世界上有人离开之后,天上都会多出一颗颗星星,我找一找哪颗是她?”

        “……”

        许琳没有说话,裹着毛毯朝着帐篷走去。

        ……

        一觉醒来,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揉揉眼睛看向旁边,许琳没有发现白中元,帐篷的缝隙中火光还在闪现着。

        打开透气窗,许琳坐起来朝着外面望去,白中元还坐在之前的位置上,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火光拉长了他的影子,生出了一股无助的孤独感,犹如涨潮时的海浪,狠狠冲击着许琳的内心。

        托腮凝望,她的脑海中开始浮现过往的画面。

        许琳记得,与白中元相识已经很久了,那时候的他不像现在这么吊儿郎当,严谨、固执整天摆着一副臭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与古板、偏执的谢江一起,被戏谑称为支队的黑白门神。

        几次的协同办案中,二人之间也发生过不愉快的分歧和争执。最过分的是一年之前,白中元以案情紧迫不容耽搁为名,大半夜的将许琳扔在了荒郊野岭,足足让她步行了四个小时才回到市区。

        那时,许琳对白中元的看法只有一个——混蛋。

        对其态度,更是敬而远之的。

        认知的转折,出现在与许菲的相认后。

        不管是未婚夫的身份,还是许菲在爆炸案发生之前的叮嘱,都促使着许琳必须去摸清楚白中元的全部底细。细致的调查和了解过后,她不得不承认,尽管白中元很讨人厌,但的确是一名优秀的警察。

        爆炸案发生后,许琳费尽心思的调到了支队,她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查清楚许菲遇害的真相,二是遵照妹妹的遗愿,去尝试帮助白中元从那场梦魇中挣脱出来,至于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只当是个笑话罢了。

        爆炸案中疑点重重,许琳首先要做的就是查清楚白中元有没有涉案的嫌疑,毕竟从外面传来的流言蜚语中,可有不少是指向“白家父子”的,于是便有了刚调来支队时的针锋相对,有了初次勘查现场时的相互试探。

        在初步排除掉白中元的嫌疑后,许琳也尝试着真心和对方相处起来,接触的多了她慢慢发现,一直以来对白中元的认识是有失偏颇的。尤其是丢弃了刻板、固执的一面后,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倒也变得有趣起来。这个人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但却总是能够力挽狂澜,能力着实没的说。

        最后的试探是林语堂事件,白中元看到的那张纸条是许琳故意暴露出来的,她想看看对方在得知被利用后的反应,也想借此排除最后的一丝嫌疑,最终的结果,是满意的。对方在证明了清白的同时,也表现出了豁达的胸怀。

        除此之外,还有白中元将所有钱都借给杨伟成的事情,那不仅仅体现了他的重情重义,还有人性中重大的闪光点——善良。之于耗子同样如此,受伤昏迷后,是白中元在想尽一切办法尝试唤醒他。

        真正触动许琳内心的,还是那起连环案,确切的说是有关柳莎的种种。许琳相信,那天早晨白中元之所以想喝酒,不是源于连环案的告破,而是因为洗脱了柳莎的罪名,保全了她与耗子之间的爱情。

        也正是因为洞悉了这点,许琳才会觉得很是后怕,她现在都没有个准确的答案,如果没有潘洋的供述,如果没有洗脱掉柳莎的罪名,白中元是不是还会把柳莎挖出来,有没有可能会让连环案止于邱宇墨身上?

        每每想起这些,许琳都会惊出一身的冷汗。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的结局是圆满的,而白中元所做的一切,也都被许琳看在了眼中。直到这个时候,她终于相信了妹妹所说的话。

        白中元,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某些失眠的夜里,许琳也会闪现出“荒唐”的念头,比如该不该去完成妹妹的遗愿?跟白中元走到一起后,又会是什么样子?

        这些之于许琳而言是羞于启齿的,是见不得光的,始终被她压在心头的最深处。一直到,接到了那个电话。

        许琳没有想到高凌岳会出那么一个主意,她当时明明是想拒绝的,可不知怎么的就稀里糊涂答应了。

        或许,那是潜意识在表达内心最真的想法吧?

        谁知道呢?

        入睡前的谈话中,许琳向白中元如实相告了与妹妹相认的过程,并捎带着提及了妹妹的遗愿。当时,她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既想把代替妹妹走进婚姻殿堂的那句话隐瞒,又想着重加以说明。

        而当白中元主动说起扮演男友的事情时,许琳内心之中是有些小欢喜的,最终这种情绪还是化为了泡影。尽管她抛却矜持,以玩笑的性质在不断的引导着白中元,给他制造着顺水推舟的机会,但对方还是明确说出了拒绝的话。

        尤其是那句:“我愿意做个孤独的守望者。”将许琳最后的一丝侥幸给击碎了,她的心中第一次有了种空落落的感觉。

        那种感觉,是酸楚的。

        而偏偏,又是必须要独自品尝的。

        想着,想着……

        不知何时,许琳已经是泪流满面。

        抬头仰望夜空,一眨一眨的星星很多,许琳不知道哪一颗才是妹妹,更不知道帐篷外的白中元看的又是哪一颗。

        她只知道,有些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于她,于白中元……

        都是如此!

        ……

        接下来的两天中,白中元和许琳都心有默契的避开了许菲遗愿的话题,也没有再讨论过爆炸案的事情。两人就像是外出游玩的旅人一般,钓钓鱼、拍拍照、散散心、聊聊天,谁都没有再喝过酒。

        更加辜负这三天假期的是,他们没有拍过一张合影!

        “谢谢你陪了我三天。”离开水库之前,许琳真诚的道谢。

        “不客气,都是朋友。”白中元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目光略过扎帐篷的地面还有篝火的灰烬,回想起这短暂的三天相处,许琳心头缭绕起了几分惆怅。整理整理衣服,她朝着水库的方向长呼了口气,而后狠狠攥了下拳头:“没什么,至少还是朋友。”

        他们走了,那些相处时的痕迹却永远留了下来。

        ……

        在许菲和白中元赶回市区的时候,秦时雨和周然敲开了方言办公室的门,而后将两份检验报告放到了桌子上。

        “方队,痕检结果可以确定,邱宇墨死亡的那天早上屠宰场的墙外有过其他人活动的痕迹,经过比对鉴定,不属于那名屠宰员。除此之外,钢筋的外端存在大力撞击的凿痕,十分的可疑。”

        秦时雨的声音尚在回旋,周然已经开了口:“全面细致的尸检表明,邱宇墨的致命伤是外力撞击钢筋刺入身体导致的,脊椎骨的骨折绝不是自杀能够造成的,结合痕检结果来判断,应该是死于他杀。”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痕检之初,方言就已经有了接受邱宇墨死于他杀的心理准备,可当一切成真时,还是觉得压力倍增。

        而就在这时,谢江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未等方言询问,便急匆匆的开了口:“方队,刚刚接到报警,那名屠宰员死了。”

        “什么?”

        方言蹭的站起来,脸色变得无比凝重,手指急速的敲击过桌子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白中元,立即归队。”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32520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