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三十九章 一件上衣

第三十九章 一件上衣

        小÷说◎网  】,♂小÷说◎网  】,

        连环案发至今,警方始终没有获取到任何具备重大价值的线索和证据,处境无疑是极为被动的。虽说今早技术科和法医都给出了有利的物证鉴定结果,可在当前的局势下,所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的。

        刑事物证只能说明犯罪嫌疑人的确有可能通过书信联系的被害人,但具体是通过何种方式投递的,又是个难解的谜题。是通过邮局信箱,还是快递包裹?是他本人所为,还是雇佣了其他人?

        在上述方式都可能存在的情况下,警方必须要进行大量的走访、排查工作才行。即便是这样,能不能打开突破口还是个未知之事,毕竟在精心的谋划实施下,很多痕迹都可以有效的抹除和伪装,甄别起来难度很大。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困局无法回避,那就是时间,三天着实太短了些。

        相对而言,法医物证要具备更大的价值,但情况依旧是不容乐观的。猪血只能为警方提供一个大致的侦查方向,就算是凶器与屠宰场有着紧密联系,圈定准确地点也是相当艰难的。至于那枚单独存在的指纹,属于利好消息不假,可如果比对数据库匹配不到嫌疑人,又需要大量时间去进行鉴别。

        当下的困境,不止白中元清楚,方言、谢江以及许琳三名支队领导也同样心知肚明,所以碰头之后不得不做出针对性的调整。

        走访、排查工作耗时长、见效慢,却是最稳妥的办法,所以必须要执行下去。谢江分管外勤,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其中还包括协调、联动可疑范围内的分局、派所等等,任务量十分之大。

        技术科和法医工作正常开展的情况下,不需要许琳过多的介入,因此她和白中元便扮演了机动角色。用方言的话说,任由他们拓展思路、发挥特长,尽最大可能寻找连环案的薄弱可疑点进行突破。

        一条线稳扎稳打,另外一条随机应变,双管齐下已经是目前最保险的策略。当然,具体能不能在三天之内有所收获,能否在下一起命案发生前锁定犯罪嫌疑人,谁的心里都没底,只能做最大的努力。

        前面三起案件,因为嫌疑人实施犯罪和处理现场的时间充足,所以警方获取的物证线索极少。反倒是杨蕾的死,彰显出仓促作案的痕迹,相对而言复核勘查的价值更大,于是白中元决定再去趟那里。

        同样的小区、同样的景象、同样的案发现场,搁置到白天和黑夜中却有着极大的反差。尤其是当雨停了之后,再也看不到那一幕幕萧瑟的荒凉,有着的是成熟、热闹的社区画面,除了那些醒目的封条与隔离带。

        被害人生前居住的屋子,已经被技术科反反复复仔细勘检过,尚余的搜索价值几乎为零,但白中元还是来到了这里。对此许琳很是不解,几次的欲言又止,当她终于忍不住打算刨根问底的时候,白中元却未卜先知的做了解答。

        那枚单独出现的指纹,可以说是案发现场中最具价值的线索,不光体现在这枚指纹的单一性上,还因为气出现的位置。现场拍摄的照片中显示,那枚指纹在门把手上,而且是门把手的拐弯处,也就是九十度角那里。

        众所周知,人如果要开门的话,不外乎两种正常姿势,除了用手掌攥住门把手之外,再有的便是用手指进行勾动。然不管是哪一种,势必都要触碰门把手的内侧,可为什么现场出现的单独指纹是在门把手的外侧呢?

        退一步讲,就算留下指纹的人采用的全手掌攥住门把手开门,那么留在门把手九十度拐弯处的也应该是拇指指纹,方向是横向的。可鉴定报告中,把手上出现的指纹属于食指,而且是纵向的。

        这本身,就是极为矛盾的!

        听着白中元的话,许琳拿起图片与门把手做着比对,少许皱起了眉头:“你说的没错,的确是不合理的。这枚指纹是纵向的,还原出来是食指向上按在门把手上面的,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暂时也想不通。”白中元也不解其中深意,“按照指纹的方向和位置来推断,当时留下指纹的人目的应该不是开门,更像是关门。毕竟防盗门是向外打开的,除非他手指具备吸力,但这可能吗?”

        “不可能。”许琳直接否决,“手指又不是吸铁石,虽说某种情况下会出现静电效应,但所能吸起的也仅仅是极轻的东西,比如羽绒、毛发,薄纸屑之类的,想要打开一扇门,根本就不现实。”

        “那这枚指纹怎么会出现呢?”白中元皱眉思索着。

        “白中元,你之前说犯罪嫌疑人有着挑衅警方的倾向,会不会是出于这个目的?”许琳出言提醒着。

        “我觉得不像。”白中元摇头,“如果是挑衅,那为什么不将指纹留在更为醒目的地方,比如凶器的刀刃上?”

        “也是。”许琳点头,又说,“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如你在早晨案情分析会上的所说一样,连环案是犯罪团伙儿所为,杀死杨蕾的是另外一个人。”

        “根据是什么?”

        其实白中元内心早就有着此种想法,只是碍于种种原因无法明说,既然许琳主动提到了这点,那倒不妨深入的探讨下。就如案发当晚通过方言的嘴,说出犯罪嫌疑人使用编织袋合理一样,既将案件中涉及的可疑点挖掘了出来,又不会引起任何的怀疑,推进案情的同时,又避免了横生枝节。

        “根据有两点。”许琳做着解释。

        第一,杨蕾被害的案子,与前面三起案件有着诸多细致差别,比如犯罪时间、凶器上留有动物凝血块、使用的是塑料桶而非垃圾桶、上面勾画出的门窗家居之物极为粗陋,以及带走电子产品等等。

        第二,同样都是挑衅警方,前面三起案子做的天衣无缝,后面却出现了指纹,这是否是后一名嫌疑人的准备不足导致的呢?

        假设他杀死了被害人杨蕾,走出门后突然察觉到忘记了留下挑衅警方的线索。而这个时候返回屋子,极有可能会破坏已经处理过的案发现场,于是他便在门把手上面留下了清晰可供准确比对的指纹?

        听完之后,白中元没有做任何有关的回应,而是说了句不相干的话:“怎么,现在不怀疑我了?”

        “怀疑你什么?”许琳未领其意。

        “你说什么?”白中元没好气儿的说道,“早晨你不是怀疑我和秦科长隐瞒了现场情况吗?”

        “我道歉。”说起这个,许琳没做任何的回避,“是我不对,不应该怀疑你们,更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质问你。”

        “这就是你们搞情报出身养成的坏习惯,疑心太重。”白中元打趣着。

        “不是疑心重,是谨慎。”许琳纠正着,“情报工作,最容不得疏忽和大意,一旦出现差池,就将会酿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我承认,当时是想的多了点儿,可归根结底还是你那番话可疑了些。”

        “那现在你怎么看?”话说到此,白中元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落下去了。

        “现在?”翻个白眼,许琳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承认你白中元能力出众了,总能捕捉到别人容易忽略的细节,你明察秋毫,你……”

        “得得,就此打住。”明褒实贬,阴阳怪气的话让白中元很难受,赶忙转移了话题,“你真觉得这枚指纹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

        “难道不是吗?”许琳不解,继续追问,“如果不是犯罪嫌疑人的话,那会是谁的?谁会无聊到在这里留下清晰的指纹,而且是唯一性的?”

        “不知道。”白中元摇头,“可你也清楚,指纹的价值太大了,难道犯罪嫌疑人就不怕因此而落网吗?”

        “……”

        这个问题,引起了许琳的深思,良久之后才困惑的说道:“也对啊,前面三起案件,嫌疑人之所以将案发现场清理的那么干净,不就是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留下指纹呢?”

        “真是够头疼的。”越想越乱,白中元根本无法捋出一条清晰的线来,无奈只能暂时放弃,“走吧,我们去别处看看。”

        “哪儿?”

        “廉租房小区的门卫室。”白中元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等我下,去车里拿点儿东西。”

        去而复返的时候,白中元手里多了一个塑料袋,这不由的引起了许琳的好奇:“什么东西,非要这个时候去拿?”

        “一件上衣。”

        “上衣?”许琳仔细看了看,恍然说道,“看着有些眼熟,是案发那晚从门卫室拿回去的那件儿吗?”

        “没错。”

        “从技术科拿的?”

        “是的。”白中元点头,“当时急着赶过来,也就没来得及细说,秦科长说检验、鉴定结果出来了,就在袋子里。”

        从衣服下面找到检验鉴定结果之后,许琳第一时间观看了起来,而后眉头皱了起来:“你看看,这衣服沾染的东西可够杂的,洗衣液、漂白粉、硫磺,甚至还有消毒水的味道和成分,究竟是谁……”

        “走,我们去门卫室。”许琳的话还没说完,白中元已经脸色大变的朝着廉租房方向冲了过去。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32520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