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三十三章 昏迷不醒

第三十三章 昏迷不醒

        小÷说◎网  】,♂小÷说◎网  】,

        大半年来,白中元都是在恼人的煎熬中度过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整个人生当中最黑暗的阶段。即便是那样,他依旧凭借坚强的信念挺了过来。可这一次,白中元真觉得累了,那是心气儿被消磨掉之后的颓丧。

        “坚持,再坚持最后一次,就快过去了,就快了……”一遍遍的自我鼓励着,白中元踩着积水离开了小区。

        老牛已经在找房子了,没有信息回馈说明尚未办妥,于是白中元随意找了一家快捷酒店,洗完热水澡又喝了两袋感冒冲剂,当感觉呼吸通畅了之后,他这才躺了下来,思考良久昏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白中元起床的第一时间朝窗外看了看,雨虽然还在下着,但看起来已经有了停的迹象。

        “也许,这是个好兆头。”

        洗漱完毕,白中元离开了酒店,他没有去办退房手续,在老牛没有找到房子之前,快捷酒店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按照计划,白中元应该直接去支队,可在想起某件事之后,他于半途做出了调整,奔向了做康复治疗的地方。

        尽管没有提前预约,白中元还是很容易见到了佟楠,为了不耽误彼此的时间,他直接说明了来意。

        “我想知道,在记忆没有任何复苏的情况下,我为什么会将信息发送给对方,这是不是正常的?还有,如果再出现这样的类似的情况,我该如何去做,会不会对接下来的治疗产生阻碍或者不良影响?”昨天跟老牛的通话过程中,白中元猛然想起了那晚发送的一条信息,不安和费解如鲠在喉。

        “你不要太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佟楠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和缓,很容易便驱散了缭绕在周围的紧张氛围,“这样说吧,虽然你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但严格来说,这种症状并非不可逆的。”

        “嗯,我明白,暂时性的。”

        “对。”佟楠点头,“我反复强调过,选择性失忆症康复的关键在于患者本身,所有的外力介入作用都是辅助与配合。”

        “那要怎么解释我给对方发送信息的事情?”白中元尽量做着准确的表达,“这还不是意味着我的病情正在转轻,记忆即将恢复?”

        “很不幸,不是的。”示意白中元坐下,佟楠接着说道,“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人的记忆是相当复杂的,不仅仅是大脑存在记忆功能,包括肌肉甚至于器官也都存在记忆现象。其中肌肉记忆已经被证明确实为真,至于器官是否携带记忆,目前还存在较大的争议,始终没有非黑即白的结论。”

        “当然,你的事情与肌肉和器官记忆没有任何的联系。我真正想说的是,你的失忆是暂时性的,几乎有百分百的概率能得以恢复。换句话说,某种特定的情境下,当你的情绪反应较为激烈的时候,是有可能做出惯性举动的。”

        “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组织下语言,白中元继续说道,“如果将失忆比作一个阀门开关,不可逆的永久性失忆相当于阀门的彻底坏掉,完全失去了打开的可能,意味着里面的水将永远都放不出来。而诸如选择性和暂时性的失忆来说,更像是阀门暂时的锈死,通过合理的方式进行松动后,是能够恢复如初的。即便是当下锈迹促成了阀门的暂时性锁死,但仍然有可能会渗出水来,对吗?”

        “嗯,不是百分百恰当,大致的意思是对的。”佟楠点头。

        “我明白了。”白中元若有所思的说道,“也就是说,那晚我发送信息的举动,并不是记忆复苏之下的主观动作,而是刺激下的被动行为。”

        “你可以这样理解。”说完之后,佟楠又补充道,“我知道你还存有疑虑,其实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测试,便能证明记忆有没有恢复的迹象。”

        “什么?”白中元有了些好奇。

        “你现在回想一下,当时那条信息是发送给谁的?”稍作沉默,佟楠接着说,“想起来了吗?”

        “想起来了。”白中元点头,那条信息发送给谁的他有很深的印象。

        “好,那你继续回忆,能想起那个人的样子吗?”

        “我……”皱着眉犹豫一会儿,白中元不确定的说道,“好像能,又好像不能,我没法下肯定的结论。”

        “我明白。”佟楠笑笑,示意白中元放松,“你的这种感受我能理解,现在让我来告诉你答案。你之所以觉得能,是因为你脑海中的确会有对方的影子,而你说不能,则是无法看到你们在一起的场景。”

        “好像,是这样的。”白中元点头,又问,“这是为什么?”

        “很容易解释。”佟楠用食指指了指太阳穴那里,“你还没有恢复记忆,还没有将对方真正的想起,但却将信息发送了过去,说明对方在你的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由此就可以推导出来,这个人对你十分的重要,并且是你心理障碍的根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未婚妻?”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白中元苦笑一声,随后说道,“有了你的解释,我也算是找到根由了。之所以能脑海中有她的样子,是因为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反复观看她的照片,从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这种印象是独立的,与我之前的生活根本无法联系起来,所以你说的对,暂时还没有恢复记忆的希望。”

        “不要那么消极,情况还没严重到那种程度,主要还是你的心理问题,乐观、积极一点,继续配合治疗,慢慢会好的。”佟楠安慰着。

        “顺其自然吧。”对于这样的打击,白中元早就习以为常了,“今天,还需不需要继续治疗?”

        “不必了。”佟楠点头,“刺激性的治疗方案有利有弊,不能太过于频繁,而且我能看出来,你今天的状态不太好。”

        “是的。”这点,白中元没有必要隐瞒。

        “又和他闹矛盾了?”佟楠有所指的说道。

        “嗯。”白中元点头,“实不相瞒,昨晚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以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放心吧,时间会治愈一切的。”在这大半年的治疗过程中,佟楠早已经明白了这对儿父子之间的矛盾,她想过帮忙调和,奈何实施起来难度着实太大,而且白中元表现的十分抗拒,最终不得不作罢。

        “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白中元提出了告辞。

        “给你一个建议。”就在这时,佟楠开了口。

        “请说。”

        “尽可能保持平和的心态,否则只会加重病情。”这是佟楠的忠告,“还有,不要太劳累了。”

        “知道了。”白中元点头,“回见。”

        “慢走。”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多少是有些打击人的,不过对于白中元来说,这点儿挫折无关痛痒,也就没有真正往心里去。

        刚刚来到警队门口,兜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看到是方言以后,白中元挂断直接朝着会议室走去。昨晚的命案未能阻止,早起的案情分析会就必须要召开,就是不知道法医组和技术科有没有获取到重要的物证线索。

        当白中元走进会议室时,各部门负责人几乎全部到齐了,方言、谢江、许琳、周然以及秦时雨全部都在,一一点头打过招呼之后,白中元便打算找个角落位置坐下来,但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被方言给拽到了旁边。

        “身体怎么样,没感冒吧?”

        “有点儿苗头,用药压回去了,放心吧。”

        “没事儿就好。”松口气之后,方言用手里的笔敲了敲桌子,“开会之前,先通报一个情况,赵元昊同志在昨晚执行布控任务时遭遇袭击陷入了昏迷,虽然及时送到了医院,可情况并不乐观。”

        方言的话,让白中元骤然一惊,与此同时内心生出了深深的愧疚感,因为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耗子,不由的暗恼了起来:“昨晚情绪真的是失控了,否则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呢?”

        这股自责之意甚是强烈,逼迫白中元焦急的追问着:“方队,那耗子醒过来没有?医生怎么说?”

        “中元,你不要着急。”方言叹口气,“我今早六点接到的杨伟成电话,他说尽管医院进行了全力的抢救,可因为伤势太重,赵元昊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人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最早也要三天后才能出来。”

        “会不会落下……”白中元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饶是如此,方言还是明白了话中的意思,摇了摇头:“说不好,可能会很快痊愈,也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方言的声音不大,却传遍了会议室的每个角落,让与会的所有人都神色黯然的沉默了下来。

        尤其是白中元,此刻面如死灰,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那双手更是不断的颤抖着,无比悲痛。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325200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