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九章 隐藏规律

第九章 隐藏规律

        小÷说◎网  】,♂小÷说◎网  】,

        每一起性质恶劣的案件,都是由一个关键核心点来引爆的。

        因为案情的不同,犯罪嫌疑人性格、生长环境的不同,导致每起案件的核心点也是相去甚远的。

        可不能否认的是,案件的核心点当中都隐藏着嫌疑人的心理活动痕迹以及犯罪动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况且调查结果还表明,受害人之间彼此是互不相识的,所以必然会有一个核心点将她们联系起来。

        “看来之前你们将最关键的一点给忽略了。”看了高明一眼后,方言打开了另外一份儿卷宗。

        三天前的受害人叫李冉,居住在条件较为落后的棚户区,职业是一名汽车4s店的销售。

        据了解,此人交际圈十分复杂,且行事很没底线。有时候为了卖出一辆车,甚至会跟潜在客户发生不正当关系。

        她的同事们可以证实,李冉的口头禅也是她最大的愿望,是不惜一切代价选择一名有钱人上位。

        “这么说,这起连环案的根源就是“欲望”?”高明也意识到了关键点,迅速翻看起了卷宗。

        在大家纷纷消化白中元那些话的时候,方言将重点进行了转移,放在了面前的尸检报告上面。

        “周然,我记得当初三大队曾提出过技术支援的请求,三名受害人的尸检工作是不是你做的?”

        “是的。”周然点头。

        “她们都是麻醉剂过量导致的窒息死亡对吗?”

        “没错。”周然继续点头,“方队,这也正是我不理解的地方,既然犯罪嫌疑人使用足量的麻醉剂杀死了三名受害人,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的在心脏部位刺下一刀,这岂不是会增加暴露的风险吗?”

        “因为,犯罪嫌疑人极度缺乏安全感。”白中元一直在认真聆听,在此时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根据是什么?”周然不解,“就凭那把刀?”

        “就凭那把刀。”白中元肯定的点点头,“或者说,是出于某种原因养成的强迫症。就像有些人出门会去反复确认门有没有锁上,有的人会多次查看电源有没有切断一样,那把刀就是嫌疑人心理确认的一种表现。”

        “这种强迫症又代表了什么?”在探讨案情时,周然放下了早晨的不愉快,虚心的求教了起来。

        “很多。”白中元稍作沉吟,框定了大致范围,“或许与他的一些遭遇有关,但我更愿意相信是病态心理使然。”

        “能不能具体说说?”高明插了一句。

        “高队,能不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白中元不答反问。

        “请问。”

        “你们勘查现场的时候,是不是在另外两名受害人家里或者附近也发现了荧光粉绘制出来的箭头?”

        “是的。”高明点头,“这也是我们始终想不通的地方,同一征象出现在了三起案件当中,显然是有着某种寓意的。可结合排查到的信息来看,这东西似乎跟案子没有任何显性或者隐性关联。”

        “会找到的。”宽慰过后,白中元又问,“除了谭爽之外,何丽与李然的通讯记录中,是不是也找不到任何可疑之人?”

        “嗯。”

        “还有,社交软件当中也是毫无追查价值对吗?”

        “对。”

        “那你们有没有在三名受害人的家中发现纸灰?”

        “纸灰,什么纸灰?”高明不解。

        “当然是纸燃烧之后的灰烬。”

        “没有。”高明摇头。

        “那现在你们就去吧,重点查看厨房和卫生间的洗手池,还有马桶。”白中元有条不紊的说道。

        “现在去?”高明狐疑。

        “对,现在。”白中元点头。

        “方队……”

        高明面露难色,虽说他很清楚白中元的能力,可此时所听的这些,还是让他摸不清头脑,案发现场怎么会有纸灰这种东西呢?

        “中元,案子既然已经移交到了支队,那么你就不要为难高明了。”方言的话,缓和了有些尴尬的氛围,“这样,老谢你派两个人去看看,把技术科的人也带上,重新再把现场勘查一遍。”

        “还是我亲自带人过去吧。”谢江生性稳重,且此行很可能关乎能否打开突破口,所以直接揽了下来。

        “随时联系。”方言点头。

        谢江离开之后,周然将目光投向了对面,面露不解之色:“白队,你怎么确定受害人的家中会有纸灰?”

        “因为联系方式。”白中元指了指卷宗,“三名受害人的手机通讯录以及常用的社交软件中都没有发现可疑目标,那她们是怎么跟嫌疑人进行联系的,除了新的媒介方式之外,还剩下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是说写信?”周然恍然大悟。

        “目前来看,只有这一种可能了。”白中元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以犯罪嫌疑人的谨慎,信件是绝对不会完好保留下来的,因此极大可能会被烧掉。当然了,具体情况还要等谢队的反馈。”

        “现在的社会,还有人会采用这种联系方式吗?”

        “周法医,有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

        “什么?”

        “在刑事案件中,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后,剩下的即便再匪夷所思,也将会是苦苦追寻的真相。”

        “但是……”周然咬着下嘴唇思索少许,语气中有了几分的不确定,“白队,真的有这种可能吗?”

        “对于有着病态心理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相较于许琳来说,周然似乎更容易打交道,因此白中元也乐意多说两句。

        “马上去查这条线。”方言毫不犹豫的又下达了命令,“如果真是通过信件来联系的,务必弄清楚邮寄地址。”

        “是。”两名刑警急匆匆走了出去。

        “中元,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如同半年前一样,每每遇到棘手案件时,方言都会先征询白中元的看法。

        “等。”白中元站起身说道,“凶手藏匿在暗处,三起案件又是精心谋划过的,想要将他挖出来就需要更多的线索和信息汇总到我们手里。眼下能做的就是等,等谢队他们有了结果以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那就散会吧,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休息,等谢队他们那边查实之后再做安排。”方言宣布解散。

        ……

        “周法医,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看到周然收拾东西要离开,白中元赶忙抢出两步挡在了门口。

        “你说。”

        “三名受害人都是左侧腋下中刀,你觉得这符合常态行凶方式吗?”这点,是白中元早就想问的。

        “不符合。”周然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这也是我感觉费解的地方,按理说刀子从胸前刺入会更容易且成功率也更高,可凶手却偏偏选择了难度更大的左侧腋下,他为什么要舍易求难呢?”

        “你觉得,这是凶手的习惯使然还是试图干扰警方的判断?”白中元很满意周然上述的回答。

        “白队,你刚才说过,这极有可能是凶手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更像是病态的强迫症。基于这个前提来看,那八成是凶手的习惯了。”

        “可究竟什么人会养成这样的习惯呢?”这个问题,白中元必须请教周然,没有什么人比法医更了解致命创口。

        “如果你非要我说,倒是有个答案。”周然卖起了关子。

        “什么?”白中元追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起早餐的事情,周然就觉得来气,自然不会放过让白中元吃瘪的机会。

        “你……”

        周然的故意刁难让白中元很是无奈,可偏偏又发作不得,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的,只能无语的愣在原地。

        “这样吧,结案之后让中元请客。”就在这时候,方言走了过来,“这下能告诉他答案了吧?”

        “这还差不多。”说完,周然又换了一副严肃的口吻,“刀子从侧面刺入直插心脏,只在一种特定的场景中最常见。”

        “哪种场景?”

        “杀猪。”

        “杀猪?”这个回答远远出乎了白中元的预料。

        “没错,就是杀猪。”白中元表现的越是吃惊,周然心中就越觉得爽快,因此话也就多了起来。

        “当然,虽说下刀的位置与杀猪有些相似,但其实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杀猪是为了刺破大动脉将血放干净,这样猪肉才会更好吃。而本起连环案的犯罪嫌疑人,很明显是奔着心脏去的,他的目的就是置人于死地。”

        “这样啊,谢谢周法医了。”白中元托腮陷入了沉思。

        “方队,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走了。”

        “嗯,去吧。”

        “周然,中午一起吃饭。”在周然临出门时,许琳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们认识?”白中元回过了神。

        “要你管?”许琳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出了会议室。

        “中元,撞枪口上了吧?”方言幸灾乐祸的笑笑,这才做了解释,“她们俩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许琳是高周然四届的学姐。你不要嫌我??拢??轮?湟?嘧鲂┝私猓?庋?庞欣?谕沤崧铩!?/p>

        “我会注意的。”白中元苦笑。

        此时的白中元,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力感,一个兴师问罪的许琳就已经够头疼了,偏偏自己又好死不死的招惹了周然。这两人的关系如此要好,若是联合起来,以后怕是真没好日子可过了。

        “中元,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白中元尴尬的笑笑,赶紧转移了话题,“老方,有两个问题我想单独跟你说下。”

        “来,坐下说。”

        “第一,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这起连环案中有着诸多急需我们破解的谜题。比如案发现场为何会出现绿色的荧光箭头,比如犯罪嫌疑人为何将受害人置放于垃圾桶中,又比如他为何摘掉受害人的眼球摆放出那种奇怪的形状等等。根据这些,我觉得刚刚周然所说的那个问题,也应该是有所寓意的。”

        “你是说……杀猪?”方言有些不确定。

        “没错。”白中元点头。

        “中元,你不是说这表示犯罪嫌疑人极度缺乏安全感,可能是某种强迫症的表现吗?怎么现在又否定了呢?”

        “不是否定。”白中元摇头,“不管是缺乏安全感还是强迫症,与我刚才所说的并没有任何冲突。”

        “好了,先跳过这个问题,说下一个。”方言不想将精力浪费在这种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支撑的问题上。

        “第二个问题是,我觉得犯罪嫌疑人还会继续杀人。”

  https://www.65ws.com/a/100/100831/32520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