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混世小神棍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谁管你正当不正当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谁管你正当不正当

        张康继续说道:“现在整个人类仙界主域都已经在通缉你,说你背叛人类,你也不要来找为师了,为师惭愧,本来撂下了大话,说要保护你,但现在这种情况,却是连承认

        你是我们徒弟都不敢。”“我们给你送去了许多基础炼器需要的东西,里面还有书籍,你先练习着,等我们两个找到机会,就溜达去伏俞域找你。”张康说道,“你是个炼器的好苗子,可不要因为这

        些事就放弃了炼器。”

        “对对对,刘禹涛,你要先好好练习,我还给你送去了一些基础材料,你好好用。”米卡说道,“对了,你这治病的本事真是让师父打开眼界,还有一件事……”

        “不要说了。”张康却是打断道。

        声音就是到此为止。

        “司徒云空,当年的器神?”刘禹涛喃喃自语道,回想起当初李依柔跟自己说的话来,好像说的就是这个名字,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刘禹涛不明白的词汇。

        时空法则。

        “难道那把静止之刃,也跟这个司徒云空有关系?”刘禹涛心中不由得想到。

        然而这些事情,却好像在迷雾之中,只是露出了一角,难以窥探到全貌。

        如今的情况,刘禹涛也需要去找李依柔问个清楚。

        “恩公,我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我看你这里也需要人帮忙,我就暂时留在这里。”血运哗笑道,“等我身体完全康复,你也不需要人手的时候,我再走。”

        血运哗是来报恩的,他沉睡了多少年,虽然失去了意识,但却也不是傻子,只要想象一下血运哗就知道自己的母亲受了多少苦。

        为了救回一个没有希望救回的自己,母亲生活在痛苦之中。

        是刘禹涛救回了自己,也让长期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余春华能够得以解脱,看到刘禹涛此处还不成气候,血运哗下意识就想要留在这里帮助刘禹涛。

        血运哗虽然沉睡多年,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始终是一个曾经达到归墟入圣的强者,对刘禹涛而言简直是如虎添翼。

        刘禹涛此时正是用人的时候,当即也是坦然接受,“你不要再叫我恩公了,我救你一命,你也救我一命,以后你我以性命相称即可。”

        “好。”血运哗展颜一笑道。

        “那你先休息一下。”刘禹涛微微一笑,“我还有些事情要询问那个女人。”

        “需要我一起去吗?”血运哗问道。

        “不必了,她是个炼丹师,也是个毒修。”刘禹涛微微笑道,“没有毒修能够伤得了我。”

        “也是。”血运哗笑着说道,取出了自己的房子,进入其中休息了起来。

        告别血运哗,刘禹涛便是直接去找李依柔,后者此刻正静静地坐在山顶之上,眺望着周围的景色,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今天早上,李依柔还只是想要将一个隐秘的炼丹师给挖出来,但万万没有想到,挖出来的人居然是刘禹涛,而且还让计敬源给算计了一把,要不是有刘禹涛力挽狂澜,还

        有血运哗的及时赶到,她现在恐怕已经身死道消。

        因此,李依柔的情绪十分复杂,她一方面想要从刘禹涛那里逼问出司徒云空的事情,一方面,却觉得自己在道义上亏欠了刘禹涛。

        这种矛盾的心情,折磨着李依柔。

        “李依柔,到你了。”刘禹涛淡淡说道,走到李依柔的面前,目光一扫,“看来毒已经解了,倒是省我的功夫。”

        “你的那些毒,还不成气候。”李依柔淡淡说道。

        “炼制精良的毒药,那是毒修的事情。”刘禹涛摇摇头,“我是个医者,只炼制方便解开的毒药,但却一样能够达到我的目的。”

        李依柔一愣,她本是想嘲讽一下刘禹涛学艺不精,但被刘禹涛这么一回答,却顿时哑口无言。没错,刘禹涛下的毒并不算什么,就像他所说,这种毒很容易解开,随便一个炼丹师能够轻而易举地做到,但如果是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之中,这个毒的发作,却绝对能够

        在瞬间改变战局。

        “看来,你是炼丹院里面的那种炼丹师。”李依柔淡淡说道。

        “哪一种?”刘禹涛摊手说道,盘膝坐了下来,指了指面前,“坐吧。”

        “所以,这就是你不加入毒修的原因?”李依柔问道。“算是其中之一吧。”刘禹涛说道,“理念不同,加入了无益,但你说的情况与我也不同,我不是你们炼丹院的那种炼丹师,我只是一个医者而已,以医入道,自然有我自己

        的想法。”

        “医者。”李依柔淡然笑道,“所谓医者,在仙界就是强大的炼丹师而已。”“你是想来跟我探讨医者的说法吗?”刘禹涛展颜一笑道,“毒修也罢,炼丹院的人也罢,他们是不同的团体,拥有不同的理念,纷争由来已久,谁对谁说也说不清,我也不

        做审判着,我是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想法和需求,谁的利益与我的利益一致,那个人就是我暂时的朋友,谁的利益与我相斥,那个人就是我暂时的敌人。”

        “今天的敌人,可以是明天的朋友,今天的朋友,也可以是明天的敌人。”刘禹涛微微笑道,“谁都别想用所谓的理念来绑架我做事情。”

        “怎么样,我这样说够清楚了吗?”刘禹涛笑着说道。

        “够清楚了,你倒是将自私自利说得很好听。”李依柔冷笑道。

        “这叫做自由。”刘禹涛说道,“是刘某人的自由,也是刘某人家人和朋友的自由。”

        “听你这么说,我背叛炼丹院逃入伏俞域当毒修,也是正当的了?”李依柔再一次试探道,所谓知己知彼,首先要知道的就是对方的目的。

        刘禹涛所做的这一切匪夷所思,无法用常理来理解,背后必然有着与众不同的目的,李依柔就是想要将这个目的给挖出来。“谁管你正当不正当?”刘禹涛摊摊手道,“你不惹我,我不理你,你惹我,我让你不能自理。”

  https://www.65ws.com/a/100/100771/32483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