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亢州往事 > 第2491章 散金一斗

第2491章 散金一斗

        “哈哈。”丁一故意大笑起来,她眨着酸痛的眼睛说道:“您真是老了,怎么又想起妈妈来了,您可千万不该跟乔姨这么说。”

        “唉……我呀……”老教授叹了一口气,话没说完就挂了。

        丁一感觉爸爸现在的确有点脆弱,不过在这个问题上,爸爸似乎没有错,他的确有些委屈,艺术家可以散金一斗,却容不得别人怀疑他半点,她明天要先回家去看看他,开导开导他。

        眼下,她不放心爸爸挂电话,刚要给爸爸打过去,电话的铃声又响了,她没容响第二声,就拿起了电话,她以为是爸爸,急忙说道:“爸爸,您怎么……”

        哪知,她的话没说完,就传来的乔姨的声音。

        乔姨说:“小一啊,是不是你爸跟你诉苦了?”

        丁一笑了,说:“是啊,您遛弯不带他,把他一个人撂家里,他烦闷,才给我打电话。”

        乔姨说:“我哪是不带他,是他现在根本就不让人说话,也不识闹了,一句玩笑话就生气,真是老了,而且还总是把人往歪里想。”

        丁一说:“爸爸许是到了更年期了,男人的更年期都在60以上,所以您对爸爸还得要有点耐心才是。”

        “唉,他现在根本不让说,只要一句话惹着他了,马上就说梅局长、梅老师从不这样如何如何的。”

        “乔姨。”丁一的心就是一动,她郑重其事地说道:“爸爸老了,您多理解他。”

        她感觉自己这话没有说服力,因为乔姨跟爸爸的年纪一样大。

        “唉,我理解他没有问题,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就是他以后再跟你诉苦的时候,你能正确对待就是了。”

        丁一说:“您放心,我会的。”

        乔姨挂了电话,丁一有些为爸爸担心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写遗嘱?好好的,为什么总是当着乔姨的面提妈妈?难道就因为陆原买房子的事吗?

        看来,她真是要抽时间多陪陪爸爸了,如果这次乔姨不跟他去北戴河的话,那么自己就陪他去。

        另外,也该带爸爸去做个体检了。

        爸爸和乔姨出国后,每年单位组织体检的指标都作废了,今年他们回来的时候,单位春季的体检早就进行完了。

        她放下了电话,重新走出屋子。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晚风习习地吹过,满院子里都是那种淡淡的好闻的艾草的味道。

        她非常喜欢这种古老的驱蚊方式,生态、环保、经济,几乎不用花钱。

        记得妈妈在世的时候,每到夏天都会到田野里拔些艾草回来,夏天坐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就熏艾驱蚊。

        她没有继续回到吊床上,而是坐在刚才江帆做过的躺椅上,学着他的样子前后晃动了几下,便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中……

        爸爸的电话搅乱了她的思绪,她要重新聚拢思绪,想好自己的事。

        这次,她不需要音乐为自己的沉思配乐了,她必须要在明天之前想清楚所有的事,因为她刚才把话已经跟江帆说出去了,明天,必须要跟江帆做个了断,必须,必须,必须……

        再说彭长宜,第二天,他没有带舒晴去五色海烧烤,而是把她带到了邹子介的农场。

        话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上周末,孟客和彭长宜约好,周末回来后几个人在一起聚聚。

        等彭长宜回到亢州赶到亢州宾馆的时候,才知道孟客召集了各路人马,这些人都是曾经跟彭长宜关系不错的人,卢辉、姚斌、吕华、曹南、寇京海、小许、林岩、宋知厚、宗锐,出人意料的是,还有荣曼。

        但是彭长宜发现没有苏凡和他的哥哥苏乾,因为孟客在亢州的时候,就是苏乾和张怀搞鬼,莫名其妙推举出孟客当市长候选人,彭长宜回到亢州主政,他用了苏乾,发挥了苏乾的余热,但是孟客肯定不会重用他们弟兄,不但不会重用,甚至还会把他们弄到一边凉快去。

        通过孟客邀请的这些人,彭长宜也看出来,他也有假借彭长宜之名有意拉拢这些人的意思,毕竟亢州班子是新组建的,班底很重要。

        一大桌的人,那天,彭长宜喝多了。

        不光彭长宜喝多了,大家都喝多了,就连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小许和宋知厚都喝多了,孟客、姚斌更是喝得连门口都找不到了,就连荣曼都喝得脸上桃花灿烂。事后,彭长宜才知道,这顿饭,是荣曼请的客。

        彭长宜不清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孟客就跟荣曼混得居然这么熟络了?而且他们聚会还敢叫上荣曼结账,这对于彭长宜来说,是从来都没干过的事,显然,是孟客有意给荣曼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

        昨天下午,吕华给彭长宜打来电话,说他要的淘汰下来的旧家具都给他准备好了,明天周六不上班,给他送过来,彭长宜当时就是一愣,问道:“什么旧家具?”

        吕华笑了,说道:“看来,那天晚上您是真的喝多了。您忘了,您跟孟书记聊天,孟书记问您什么时候结婚,您说你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没地方结婚,后来您突然跟他说,把那些淘汰下来的旧家具给你送过去。”

        “哦——”彭长宜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天他去阆诸的丰顺县调研,丰顺县跟亢州的三关乡接壤,他在丰顺吃过中午饭后,又参观了他们的特种养殖场和防水型材加工厂,他对这两个项目一点都不感兴趣,首先是特种养殖,叫的响,但是市场前景不好,有行无市。

        防水型材说白了就是他在亢州清理过的那些小炼油的升级产品,尽管是升级产品,生产技术仍然停留在初始的加工阶段,无法进入大雅之堂。

        那时候,亢州和丰顺的小炼油成灾,遍地都是,对环境破坏程度高,省政府下决心治理整顿,亢州这项工作做得的彻底,以后亢州境内再也没有出现过非法熬油的案例,而丰顺却是屡禁不止,多次受到省政府的通报批评。

  https://www.65ws.com/a/100/100448/49071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