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亢州往事 > 627、出了命案

627、出了命案

        尚德民说:“目前还只是推测,一切尚无定论,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把熬油那帮人挨个排查了一遍,是因为那个小打手,才想到了东方公司。”

        彭长宜点点头。

        “你别光点头,你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便于破案。”尚德民说。

        彭长宜的脑子里就出现了王圆的那个助理,但是他不能把这个线索交给警方,就敷衍道:“我下来想想,也没准自己不觉,但是做的事兴许就得罪人家了,而自己全然不知,等我理出头绪我再告诉您。”

        尚德民说:“那也好。”

        这时,尚德民的步话机响了:“尚局,速回局,有急事。”

        “什么事?”尚德民说道。

        “这个……”

        尚德民说道:“好的。”尚德民关了步话机后,掏出电话,就给局里打回了电话,因为步话机不具备保密性,电话刚一接通,他就问道:“有什么事,快说。”

        “出了人命案……”

        电话那头说道:“接到北京市D县公安局的电话,他们那里有个村子昨天办满月酒,结果几乎全村人中毒,另外一名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经查,是喝了假酒,这个假酒是咱们亢州酒厂生产的,目前当地的经销商已被控制,要求咱们配合,迅速查封酒厂,查封他们的账目,控制酒厂负责人,D县的办案人员正在来咱们这里的途中。”

        “知道了,我马上回去。”收线后,尚德民说:“出事了!”

        刚才,从电话里,王家栋差不多也听明白了,他刚要说什么,自己的电话也响了,是锦安市政法委书记的电话,跟尚德民的电话内容一样。王家栋说:“我明白,马上布置。”

        挂了电话,王家栋在屋里踱着步,尚德民和彭长宜都看着他,最后,王家栋说:“考虑到这个酒厂的特殊关系,这事得让钟书记知道。”

        “嗯。”尚德民点点头。

        王家栋马上给钟鸣义打了电话,钟鸣义很快就接通了。

        王家栋没有说一句过年的话,直奔主题:“钟书记,有个紧急的事跟你汇报……”他就把锦安政法委刚打给他的电话内容跟钟鸣义复述了一遍,钟鸣义没有丝毫的犹豫,说道:“假酒喝死了人,谁都没办法,王书记,你就安排吧,全力配合北京方面调查此事。”

        王家栋心想,可能钟鸣义早就知道这事了,昨天的事,应该是酒厂最先得到信了。尚德民派人去酒厂,也只能封存产品和生产车间,肯定人是抓不到的。

        放下电话,王家栋说:“德民,你去布置吧,我手机开着,有事联系。”

        尚德民说:“好,我马上回局。”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王家栋继续在屋里踱着步子,彭长宜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王家栋站住,看着他说道:“怎么了,不说话?”

        彭长宜叹了口气,说道:“我在想,我们基金会放给酒厂的贷款,这次肯定是打了水漂。”

        王家栋走到他跟前,说道:“你小子可真行,跟个土财主一样,总是惦记你们基金会的贷款,不过如果破产,你们贷款兴许还有追回。”

        彭长宜低着头不说话。

        王家栋说道:“今天谁值班?”

        彭长宜想了想说:“政府这边是张市长,市委那边是……是崔书记吧?”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走,你跟我去单位。”

        彭长宜立刻起来,拿起自己的手包,顺便给王家栋把衣架上的半大衣摘了下来,王家栋穿上就走出家门,坐上了彭长宜的汽车。刚到单位,王家栋的手机就响了,是尚德民,

        他向王家栋报告说:酒厂车间和库房已被封存,会计室也被封存,不过从迹象表明,会计室的账目有烧毁的痕迹。

        王家栋说:“封存现场。”

        尚德民说:“是。”

        王家栋就给张怀办公室打了电话,没在,又给他打了手机,张怀接通后,王家栋仍然没有说过年的话,而是简单跟张怀陈述了一下发生的事,张怀大惊,说道:“我马上回单位。”

        初五这天,彭长宜把沈芳和女儿接回来了,侄子彭松和李春雪还在老家,他们说要等初八上班再回来。

        晚上,彭长宜接到林岩的电话,林岩在电话里说:“彭主任,明天有时间吗?”

        彭长宜想,林岩找他从某种程度上说就跟市长江帆找他没什么两样,他就笑呵呵地说道:“林秘书,有什么事?”

        林岩说:“市长明天上午的飞机,小许回老家了,我那两下子不敢开车进京,你要是有时间,咱们一道去接市长,要是没有时间,我再找其他的司机。”

        彭长宜知道林岩这人办事仔密,经过几年的历练,他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熟的标准的职业秘书了,而且在去年,江帆给他弄了个副科级,兼任政府信息办公室主任,也是在为林岩将来出去任职打基础。

        正因为林岩办事周密,市长的一切事务几乎他都包了,凡人是很难窥到市长的私生活的,就连接机这等事,他都几乎不用外人,他和小许对市长的服务几乎是全程死盯,这也是曹南给他们下的死命令。

        尽量不让其他人伺候市长,包括开车、拿水杯这等小事,更是将企图接近市长的女人们隔绝,除非这些女人私下和市长联系,他们不知道也就没办法了,这就使江帆少了许多麻烦和闲言碎语。

        这也是真心为市长服务的人应该做的。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当下就表态,说:“没问题,有没有事我都跟你去。”

        林岩高兴地说:“那好,明天我开着车去家里接你。”

        本来,彭长宜明天是要去岳母家拜年的,估计明天去不成了,沈芳在旁边听得非常清楚,她瞪着眼说:“你怎么这样?说好了回我们家的?我也跟妈说了,他们明天肯定要准备的。”

        彭长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沈芳在他家住了好几天,一到要回娘家了,他又有事了,就说道:“我明天一早就把你们送过去,然后你们等我,我回来再去找你们。”

  https://www.65ws.com/a/100/100448/323168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