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亢州往事 > 420、新郎官

420、新郎官

        江帆再怎么反感姚静,也是不好表现出来的,就说:“看情况吧,长宜啊,你那个同事很有一套啊。”

        彭长宜知道江帆的为人,他这样说想必对姚静行为上有些不不满,就说道:“是不是让您讨厌了?”

        江帆说:“倒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应该是你们企业一个很不错的公关人才。”

        彭长宜听出江帆这话绝不是褒奖,肯定姚静有些过分,由于江帆的为人,他不会说些有损同志尊严的话的,尤其姚静还有自己这层关系。

        彭长宜跟江帆解释道:“我们以前是同事,不过那个时候她不是这样,现在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连我都感到惊讶,她上午就和我说要去给您送请柬,我说您肯定没时间参加,可是她偏要去试试,您就多多理解企业的心情吧。”

        “那到没什么。”江帆说道。

        彭长宜突然说道:“市长,是不是我这个曾经的同事对您有些意思?”

        江帆尴尬的笑了,说道:“你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我不会和企业有什么瓜葛。”

        彭长宜暗暗佩服江帆,尽管他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但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把跟姚静的关系上升到跟企业的关系,从这一点上看,姚静没戏。他说:“长宜明白。”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听说成立基金会的事了吗?”

        “听说了,有的地方正在筹备。”

        “你最近有没有面授去?”

        “最近没有,国庆节去面授。”

        “你们有金融老师授课吗?”

        “没有。”

        “如果要是成立基金会,北城会是第一个,你要有些心理准备,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和政策。”

        彭长宜知道,北城,是全市最有实力的乡镇,也是乡镇企业最多的地方,在这里成立农村基金会是最具备条件的,就说:“行,这是好事。”

        江帆笑笑:“是啊,从一面看的确是好事。”

        许多人都看到了基金会一面,但是由于江帆之前看了一个著名经济专家写的一篇文章,阐述了对农村基金会的担忧,也可能是这篇文章的先入为主,所以,他对成立基金会就有了一些顾虑,但这是上面压下来的工作,必须完成。

        彭长宜听江帆这样说,就问道:“市长,你担心什么?”

        到底是志趣相投的朋友,彭长宜总是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就说:“我目前也说不太清,等有时间咱们好好探讨一下吧。”

        “好,对了市长,你现在有事吗?”

        “目前没有。”

        “我给您送租子去?”彭长宜压低声音说道。

        江帆笑了,说道:“我目前用不着,你盖房如果需要就先用吧。”

        “我目前不用,钱张罗的差不多了,等用了再找您。”

        朋友间是用不着虚假的客套的,江帆就说:“也行,你什么时候用钱尽管来取。”

        “要不我头下班过去?晚上怎么也得蹭顿酒喝呀?”

        江帆笑了,说道:“晚上我不敢定。”

        彭长宜说:“那我现在过去。”

        江帆笑了,说道:“没必要那么急吧。”

        彭长宜说:“给了您我心里就踏实了,有钱看着还不能花,也是折磨。”

        江帆说:“哈哈,谁不让你花了?是你怕我跟你要高利息,要来现在就来吧。”说着挂了电话。

        彭长宜挂了江帆的电话,就从抽屉拿出一个纸包,放到手包里,站起来刚想出去,电话就响了,他接通后一连喂了好几声,都没听到里面有人应答,嘴角一咧,就笑了,说道:“狐狸?”

        话筒里传出哈哈大笑,胡力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彭长宜一听果然是胡力,就说道:“我会闻味。”

        “哈哈,这么远都闻到臭味?我有那么臭吗?”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说臭是抬举您了,您老好吗?”

        “哈哈,好。”老胡朗声笑着。

        彭长宜觉得老胡的语气很开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就问道:“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老胡呵呵道:“你太能喝了,我怕管不起你,所以,办喜事就没有告诉你,等你什么时候再来,我一定给你补上。”

        “这么说你把婚都结了?”

        “呵呵,结了。”

        “嗨,真是老狐狸,总是办些偷偷摸摸的事。”

        “诶,这可不是偷偷摸摸,是明媒正娶。”

        彭长宜笑了,说:“就是偷偷摸摸。你说你这狐狸精,怎么不会算账,我再怎么能喝,也喝不回我给你的红包,唉,看来,狐狸精也有失算的时候啊!”

        “哈哈哈,你这臭小子。”胡力开心的笑着。

        “什么时候办的?”

        “三天前,没办事,就领了结婚证,然后全家吃了顿饭,就算办喜事了,谁都没告诉,本来我也什么可告诉的人。”

        “哦,是简单了点,您,也没告诉他吗?”

        “结婚前一天,他俩和我俩在一起吃的饭。”

        彭长宜明白胡力的用心,一来,他不会大张旗鼓的办喜事,二来他也不会让樊文良夫妇出现在人们面前,于是就说:“老胡,咱俩这么好,我没给你送红包,心里不好受。”

        “那你改天给我送来。”

        彭长宜说:“行,甭管怎么说,我替你高兴。白天,有人给你做饭,晚上,有人跟你做伴。祝贺你,新郎官。”

        胡力在那头也感慨的笑了,说道:“谢谢你,年轻人。你给我捎的工资我收到了,谢谢给了我满支。”

        “年轻人就这么一点小权利,不值得谢。诶,你上班了吗?”

        老胡笑了,说道:“上了。”

        “什么单位?”

        “我跟你说过,忘了?”老胡故意不。

        彭长宜说:“你是说过,但是我不知道你到底去了哪个单位,是干休所还是劳教所。”

        “劳教所,我不想这么早就养老。”

        “呵呵,怎么样,累吗?”

        “今天第一天上班,本来想来到这里就上班,梅大夫不让,结婚后才来上班。”

        “这个工作责任大,操心,不如去干休所。”

        “你想想,我去干休所,整天面对的是一帮老革命,天天听他们诉说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想想都烦。”老胡孩子气道。

  https://www.65ws.com/a/100/100448/32315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