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亢州往事 > 323、久等不到

323、久等不到

        天气很闷很热,丁一拉开厚厚的窗帘,打开窗户,教室里丝毫感觉不到凉爽,没有一丝风进来,反而外面的潮气进来了,好像要下雨,她又关好了窗户,打开了电扇。

        这时,包里的呼机响了,已经很少有人呼自己了,林岩今天呼自己她都觉得很新鲜,她赶忙掏出呼机查看:我在北广大门口。江帆。

        丁一的心莫名奇妙的跳了起来。江帆,这个名字似乎她已经淡忘了一个世纪了,怎么今天忽然又冒了出来,而且他已经在学校门口了。

        尽管这个名字消失了一个世纪,但是一旦冒出来,还是恍如昨日那么熟悉和亲切,她很奇怪,自己看到这个名字时会心跳,而且还是抑制不住的心跳。

        她镇定了一下,想到这个人因为自己主动吻了他那么一下,就好长时间不理自己,害得她居然逃出市政府机关,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想起搭理自己,而且还跑到学校门口?

        她要好好分析一下这条信息的内容,要冷静,千万不能再冲动。

        他只是说在学校门口,但没说在门口干嘛,更没说是在等她,也没说让她出去见面。

        她再也不能犯自作多情、自己不拿自己当外人的错误了,你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跟我没有关系,我完全可以把这条信息当做一次场景记录,就像他们出去拍片要做场记一样,只是一个记录!

        她没有动,而是坐在哪儿继续看片子,但是她怎么也看不下去了,更加感到教室的闷热,脑门的汗也就流了下来。

        这时,呼机再次响起来,她打开看了一下,还是他,还是那句话:我在北广大门口。江帆。

        这是无效的重复记录!场记不需要重复,重复的场记容易给编导造成假象,还像特意有所指。她删除了这条多余的信息。

        十多分钟后,又一条信息过来了:我在你学校门口,是否有时间。江帆。

        属于我的学校在阆诸,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到高学到大学,都在阆诸,难不成我要回阆诸见你?

        她按兵不动,眼睛继续观看着大屏幕。

        又十多分钟过去了,她的注意力无法放在屏幕上,紧紧握着呼机,不时的看着。

        没有信息进来,可能他走了,可能他迷路了,不小心走到了这里,才想起,有个似曾相识的人在这里学习。

        哼,好在自己这次没有犯找不着北的错误。她把电视的音量调的大了一点。

        这时,呼机再次意外的响起,她居然吓了一跳,没容它再继续响,立刻摁了查看建:我在等你!江帆。

        她注意到,这次寻呼台的小姐在后面加上了感叹号。

        你在等我?我们事先有约吗?没约何来的等?愿意等就等吧。

        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她跟爸爸和妈妈从新华门经过,爸爸告诉她,伟大领袖和国家领导人都从这个门出来,她说,那我们等在门口,看看他们吧?爸爸说,你等上三天,也不见到能看见他们。

        现在想来,这句话很有道理,别说三天,就是一年你也未必能见到,因为中间隔着等级和距离。

        眼下也一样,尽管我不能和新华门里那些国家领导人相比,但是道理是一样的,你等在门口,未必能见到我。

        估计片子看不下去了,闷热不说,她的心思很难集中在片子上了,于是退带,关机,关闭屋里所有的电源后,她带上门就出来了。

        她没有去校门口,而是回到了宿舍。

        宿舍没有人,其他室友估计都去外面度周末去了。她锁好录像带,感觉在宿舍也呆不下去,也不想去吃饭,想到门口那个人,心里就有些烦躁不安。

        这时,又一条信息进来了:小鹿,我会一直等你在门口。江帆。

        典型的语法错误!一点都不像有学问的人。不过一声“小鹿”,似乎叫回了那些逝去的日子和逝去的美好,她的心颤抖了,眼睛就有些酸胀,眼泪几乎在这一瞬间流了出来。

        五条信息接连传来,表明了他的执著,她想了想,拎起挎包,锁好宿舍的门就走了出去。

        江帆是来北京办事的,他上午接到同学薛阳的电话,让他头中午赶到北京,说有个师兄支边回来了,来北京体检,要住几天,在京的几个经常联系的同学也聚一聚,如果江帆有时间的话就赶过来。

        春节期间,江帆和薛阳聚了聚,尽管目前薛阳在中组部只是个一般的处级干部,但是江帆很看好薛阳,他为人低调,说话办事稳重,加上年轻,锻炼几年就会有所发展。

        薛阳自从离婚后,目前还是单身,江帆也跟单身差不多,两人经常在电话里聊到深夜。

        自从江帆知道翟炳德跟岳父的故事后,他的心思就被搅乱了,他感到了悲哀。

        原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才被权力的馅饼砸中,没想到,这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馅饼,只有关系和机巧。

        从那以后,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出路,思考着怎么再一次逃开。

        尽管这次升迁得益于岳父的荫护,他在感激的同时,仍然不想跟袁小姶和好,已经碎的镜子即便修补上,也是有道道裂痕的,就像姜子牙暗喻马氏的覆水难收。

        在一次全省县市长工作会议上,江帆得知内陆省每年都有支边任务,后来他打电话详细咨询了薛阳,薛阳说几十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援藏、援疆的支边工作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支边的干部制定了一系列特殊政策和优惠措施,为的就是号召鼓励大家积极踊跃去支边。

        但是具体各个省的情况又都不一样,各省都有自己的支边计划,也不是每个省每年都有,轮到各个市、县,就更不会年年有了。这要看少数民族地区对干部或者其他行业人才的需要情况而定。

        最后薛阳说:“你是不是想再逃一次?我告诉你,不值得!”

        也可能是薛阳为了说服他,让他放弃支边的念头,所以上午特地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聚。的确,这个师兄的变化,让江帆大吃一惊。

  https://www.65ws.com/a/100/100448/323150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