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亢州往事 > 第92章 研究对策

第92章 研究对策

        “高强那小子是不是意气用事啊?据我所知,莲花村的工作并没瘫痪?前两天还组织育龄妇女上站体检去着呢?而且他们村是上站率最高的村子。”刘忠说道。

        彭长宜也觉得没有必要派工作组,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这样就派工作组进村,对村干部的伤害是很大的。

        但是他是第一天上班,又第一次遇到这种突发的事件,他给自己的原则的多听,少说,更不能随意表态。

        朱国庆一听就站了起来,他气愤地说:“现在全村停电总是事实吧?咱们离市委一步之遥,老百姓再来恐怕就不是在咱们门口闹了,就会去市委闹,到时谁负这个责?”

        任小亮想了想:“我的意见是先供电。”

        “我的意见也是先供电,可是这个工作谁来做?陈有囤说不定早就找好借口在家装病呢?”朱国庆很激动。

        “要不我跟高强谈谈?”任小亮的口气有些勉强。

        “谈什么?不谈!离了鸡蛋不做槽糕了?跟党委摆邪!”朱国庆显得很是气愤。

        “我的意见派工作组,然后村务公开。有事就处理,没事让大伙明明心,也不是什么坏事。”朱国庆心平气和了不少:“这个工作组在今年两会前都不要撤,要确保这个村不出现上访告状事件。”

        任小亮和刘忠都不言语了。朱国庆又说:“彭书记你说说吧,尽管今天第一天上班,来了就遇到这事,应该有些自己的看法吧?”

        彭长宜合上了本,想了想说:“我个人意见还是供电,恢复正常生产和生活,然后在解决其他问题。”他故意回避了工作组的事。

        哪知朱国庆根本不想放过他,紧问道:“对派工作组的事怎么看?”

        “我还不太了解情况,如果像刘书记所说得那样,工作并没有瘫痪,只是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对于老百姓反映的汽车和占地赔偿等问题,党委可以介入,最好不要以工作组的名义展开调查。”

        “以什么名义?”朱国庆脸色有些阴沉。

        “不是都有包村干部吗?暗中加大一些工作力度,配齐包村人员,包片区内也可以联动。”彭长宜说完自己就后悔了,要知道他顶的是任小亮的缺,包村干部是他自己。

        朱国庆想了想说:“反正无论是工作组还是包村,你都跑不掉的。这样,我们先拟个方案,报市委,看看市委怎么说。”

        大家就都不再言声了。

        彭长宜心里有些嘀咕,这不是等于将困难上交吗?按照现在的形势,市委肯定同意派工作组,稳定第一。但是他刚来,不能表态。

        早过了下班时间,朱国庆说:“都别走了,一会三关乡的黄书记和张乡长过来,来看彭书记。估计是呼你你没听见。”

        彭长宜赶快掏出呼机,看了一眼说道:“果然是,我调的是震动。”

        “王秘书,看看班子里还都谁在家呢?”朱国庆说道。

        王学成拿着本就走了出去。

        任小亮为难了:“我今天还答应了工业局那帮人,要不一块?”

        朱国庆说:“一块吧,黄金大老远的跑来,不参加不合适。”

        “那又是一场恶战啊!老黄喝酒了不得。”任小亮说。

        “有什么了不得?还都憷!。”

        朱国庆的口气很生硬,谁都听出,他不单单指喝酒。

        彭长宜回了办公室,看见早上那个姑娘把一份值班表放到他的桌上,他问道:“你就是小姚吗?”

        姑娘笑笑:“我叫姚平。我认识您。”

        “哦?”彭长宜有些纳闷,在他的印象中似乎不认识这个姑娘。

        “我们家有你的照片,是你们在教师节照的。”姚平说道。

        “你是……”

        “我是姚静的妹妹。”

        彭长宜明白了,那是1985年全国第一个教师节,全体教师在学校合影留念。

        “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不是妹妹,是弟弟,他叫姚安,今年春天当兵走了。”

        “平、安,你们的名字很好。”彭长宜说道。

        “嗯,父母去世后,姐姐就把我们的名字给改了,希望我们能够平安。”

        “你是大学毕业吗?”

        “不是,我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在村里的挂毯厂上班,后来到了棉纺厂上班。前几天办事处跟企业借人,厂子就把我派过来了。”姚平说道。

        那个时候,乡镇的财政收入都是独立核算,不像现在由市里统管。乡镇工作量很大,都有自己招聘的半脱产干部,也就是俗称的临时工。北城区镇办企业多,而且效益好,这里的半脱产大部分都是从企业借调过来的,工资企业负担。

        想到姚静现在是厂部主任,安排妹妹到区里上班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彭长宜说:“你姐姐很能干。”

        “是啊,为了我们她连自己都耽误了。”说到姐姐,姚平的眼圈有点红。

        也许对于姚静,在妹妹弟弟面前,是顶梁大柱,为了弟弟妹妹们,为了摆脱家庭困境,选择一条人生捷径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忽然有些理解姚静了,就说道:“你姐姐很不容易。”

        “是啊,非常不容易……我不打扰您了,有事您尽管吩咐。”姚平说着就走了出去。

        中午,彭长宜又喝了不少的酒,他回到办公室后睡了一觉,就被敲门声吵醒,是妇联主任侯丽霞。

        那天在见面会上,彭长宜已经见过了侯丽霞,四十五六岁,是老城关镇的妇联主任,爱人是市纪委书记崔慈。

        侯丽霞进门后,用手扇着嘴边的空气说道:“天哪,喝了多少酒,这屋子里的酒气都能把人熏醉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大姐,您有事吗?”

        “有,上周去市里开的会,市妇联安排要在全市妇女中搞双学双比活动,因为你去党校学习了,我就跟朱书记说了一下,朱书记说等你上班再说。”

        彭长宜多少知道一些侯丽霞的为人,快人快语,心里想的和嘴上说得保准一样。工作能力很强,就是嘴不饶人,她跟高铁燕曾经是同事。如今一个已经成为了市长,另一个还只是个基层妇联主任。

  https://www.65ws.com/a/100/100448/32313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