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草根的逆袭 > 第323章 轻生女孩

第323章 轻生女孩

        “据我所知,于厅长喜欢收藏名人字画,你看,能不能想办法给我搞一副名人真迹。”

        搞名人真迹,非雷拂尘莫属,雷拂尘是商人,三教九流没有他不结交的。

        正因为如此,晚上下班后,张恒远把雷拂尘和纪文龙约了出来,席间,他告诉雷拂尘和纪文龙,自己需要一副名人真迹,让雷拂尘和纪文龙想办法帮自己搞到一副名人真迹。

        雷拂尘沉吟了下,说:“你别说,我有一个朋友是搞收藏的,手上有不少的古玩字画,不乏名家真迹,不过,他在海门市。”

        纪文龙说:“海门离我们这也就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又不是没有车。”

        雷拂尘一脸为难地说:“我这位朋友为人怪异,一般不大和人往来,尤其是和官场上的人,更是避而远之,如果我们贸然而去,他不一定会见我们。”

        张恒远沉吟了下,说:“有枣无枣打上一杆看看。”

        “那好,我给他打个电话,约他试试。”雷拂尘边说边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等电话接通后,道:“你好,唐兄,我是拂尘。”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略显邋遢的声音:“你好,老雷,你小子这时候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雷拂尘说:“这不是想老兄你了吗,想见见你,向你请教一下做人的真知灼见。”

        “老雷你不用忽悠我,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雷拂尘尴尬地说:“我有两个朋友,对你敬仰已久,想过去拜访你一下,不知道你现在有时间吗?”

        对方停顿了有几秒钟的时间,才说:“那好,你带他们过来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雷拂尘满脸兴奋道:“他答应见我们了。”

        纪文龙说:“既然他答应了,我们现在就赶过去。”说完,便起身与我和雷拂尘一起走出酒店。

        在路上,雷拂尘向张恒远与纪文龙介绍了他这位朋友的情况。

        雷拂尘告诉张恒远和纪文龙,他的这位朋友叫唐亮。唐亮的爷爷是古文物研究专家,从解放前就致力于文物收藏与鉴定工作。大概是受爷爷的影响,唐亮大学毕业之后,也走上了文物收藏和鉴赏之路。唐亮现在不仅是收藏家,而且是省文物协会副秘书长。只是唐亮为人怪异,不大和人来往,尤其是不大喜欢和官场上的人来往。

        ……

        三小时后,他们来到唐亮的家门口。

        唐亮住在海门市市郊,是两层半的复式楼房,楼房前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

        雷拂尘上前敲开院门后,从门里面走出一位身材略胖、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扫了张恒远和纪文龙一眼,冲雷拂尘道:“来了,拂尘。”

        雷拂尘走上前和中年人握了握手,说:“你好,唐兄。”然后把中年人向张恒远与纪文龙做了介绍:“唐亮,我省著名的古文物收藏家。”

        唐亮道:“老雷你少给我脸上贴金,我唐亮有自知之明。”说话间,不时地拿眼扫视张恒远与纪文龙,满眼是疑问。

        雷拂尘把张恒远与纪文龙向唐亮做了介绍:“纪文龙、张恒远,都是我兄弟。”

        唐亮分别和张恒远、纪文龙握了握手,说:“既然是拂尘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请两位朋友屋里坐坐,喝口茶。”边说边把张恒远、雷拂尘和纪文龙让进了院子。

        唐亮的院子很大,简直就是一个大花园,花园里载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一阵风掠过,香味入鼻,沁人心魄。

        张恒远由衷地说:“走进唐兄家中,就好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

        纪文龙也道:“是啊,难得到唐兄这里一趟。”

        唐亮依然是淡淡的语气,说:“两位笑谈了,请。”边说边把他们让进客厅。

        走进客厅,首先映入张恒远他们眼帘的是一个紧靠正墙,纵贯南北的博古架。

        博古架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古玩文物:玉器、石器、陶器、瓷器、铜器、铁器、金银器、漆器、雕塑、石刻砖瓦,古代的、近代的、当代的,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

        左右两面墙上,挂满了古今名流字画。古代的有王羲之、王献之、怀素、吴道子等书画名家,近当代的有张剑峰、黄胄、赵朴初、刘炳森、李可染、张大千、徐悲鸿、白雪石、范曾等一代名宿。

        看到这么多古玩字画,张恒远感觉不虚此行,认为一定能在唐亮这买到合适的字画。

        然而,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当他提出要买一幅名家真迹的时候,唐亮断然拒绝:“对不起啊,我是搞收藏的,我手中的这些字画全部来之不易,所以,我是不会卖的。”

        纪文龙不死心,说:“我们可以给你大价钱。”

        唐亮淡声道:“你们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卖的。”

        纪文龙依然不死心,说:“拜托唐兄卖一幅给我们吧。”

        雷拂尘也在一旁进言道:“是啊,唐亮,看在你我弟兄一场的份上,卖一幅给我这两位朋友吧。”

        唐亮依然不为所动,说:“拂尘,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只收藏,从来不做交易,恕难从命。”

        见唐亮不肯松口,张恒远只好作罢,说:“既然唐兄坚持不卖,我们还是算了吧。”

        就在张恒远他们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从门外款款走进一个女孩子。

        女孩长得非常漂亮,她不仅漂亮,而且气质高雅。她有着一张耐看的瓜子脸,皮肤白皙、滑嫩;双眉长而弯,很浓;鼻子高耸、小巧而又立体感很强;红润丰满的嘴唇微张,唇边飘荡着非常富有女人味的笑容。

        女孩进门后,不经意地扫了张恒远他们一眼,随之冲张恒远惊呼道:“这不是张大哥吗?”

        张恒远禁不住把把目光投到女孩的身上,只感觉女孩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女孩似乎看出张恒远的疑虑,冲张恒远盈盈一笑,说:“张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嫣儿,唐嫣儿,四年前,你在海边救过我?”

        张恒远这才认出,女孩是我三年前在海门市出差时认识的干妹妹唐嫣儿。

        张恒远和唐嫣儿认识纯属偶然。

        那时候,张恒远还没调到教育局,还在市第十六中学教导处做副主任,因为是学校的教导处副主任,经常外出参加培训,有一次,他来到海门市参加全省教学工作研讨会。

        培训间隙,他喜欢到海边转转,领略一下大海的瑰丽。

        有一天下午,他再次来到了海边,沿着海畔散步。

        海门的海水不同于海南三亚的海水一样清清澈,从海面可以一眼看到海底。

        忽然,他发现前方海中有一个女孩子正在向深水里沉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猛子扎进了海水中。

        女孩子显然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想不开投海自杀的,根本不配合张恒远的抢救,在水中挣扎着,硬是不让张恒远靠边。

        要是换做别人,也许会任其所为放弃抢救,但张恒远没有那样做,继续全力抢救女孩,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把女孩子从海水中救了出来。

        女孩子被救上岸来之后,只是淡淡地冲张恒远说了句谢谢,其他什么话都不说了,不论张恒远怎么问,对方始终不作任何回答,只是呆呆地坐在沙滩上不言不语,目光空洞地望着海面。

        女孩子不说话,张恒远不敢离开,他怕自己走后,女孩子再投海自杀,自己先前的一番努力不就等于白费了吗。

        于是,他不光没有离开,而且继续坐在女孩的身边陪女孩聊天,开导女孩想开点。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的诚心最终打动了女孩子,女孩子终于坐了起来,冲他开口说道:“谢谢大哥。”

        女孩子虽然只是说了句“谢谢。”张恒远已经是激动异常。

        女孩子肯开口说话,就说明女孩子心里已经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于是,张恒远乘胜追击,继续开导女孩子:“小妹妹,有什么想不开的,非得要投海?”

        女孩子依然没说话,坐在沙滩上,目光空洞地望着海面。

        “是不是失恋了?你爱的男人离开了你?”张恒远大胆地做着猜测,想弄清女孩子跳海的缘由,以便对症下药,抚慰女孩受伤的心灵。

        也许是我的话击中了女孩子的软肋,女孩子嘤嘤哭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为了打开女孩的心结,张恒远乘胜追击,继续开导女孩子说:“不管怎样,你都要冷静,毕竟你还年轻,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只有一次,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们必须善待生命,珍惜生命,无论生活中遇到多少坎坷和荆棘,我们都不能轻生。”

        女孩子终于抬起头,泪眼婆娑地说:“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自杀,谢谢你的开导。”

        张恒远顺着女孩的话,说:“认识到错误就好,既然认识到错误了,那就一定不要再做傻事。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https://www.65ws.com/a/100/100436/46817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