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草根的逆袭 > 第242章 见官三分灾

第242章 见官三分灾

        “这个,姜秘书长已经提供给我了,你记一下。”范连生一边说一边打开笔记本,把姜宏伟提供的选题告诉了朱怀杰:“新农村、现代制造业、新兴服务业、传统产业升级换代、文化大市、环境保护、城市化进程等等都是赵书记关心的课题。姜秘书长还让我转告你,文章除了角度要新颖、言之有物、论述有深度等基本要求外,关键是要有学术气,理论性强,站得高一些。”

        “真的太感谢姜秘书长老同学和了,也请老同学转告姜秘书长,他和老同学你的大恩大德,改天我一定还要亲赴省里再行感谢。”

        “姜秘书长那,你经常去坐坐对你好处不少,我这就免了,谁叫我们是兄弟的,所以,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眼下,您还是集中全部精力把文章写好吧!”

        自从调到益阳市做副市长,朱怀杰就没动过笔,材料都是交给秘书写的,因此,提到写文章,朱怀杰又犯难了,道:“姜秘书长的方法是很不错,就是有一点,自从调到益阳,我就没动过笔,也很少看书,这文章,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写?”

        范连生道:“姜秘书长又没让你亲自写,你完全可以让你的秘书代劳。”

        朱怀杰的秘书黄朝阳是部队转业之后进到市政府的,文笔并不是很过关,平常弄点一般化的稿子还凑合着,可如此重要的理论性文章,是要经过省委书记赵长征这样大家的慧眼,必须确保足金足两,方能取得奇效,交给黄朝阳就绝对不行了。

        说实话,朱怀杰早就想换秘书,只是一直没物色到合适的。

        因此,范连生话音刚落,朱怀杰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张恒远的身影。

        第二天,张恒远一回到教育局,夏冰就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告诉他,朱怀杰市长找他,让他马上去市政府见朱怀杰市长。

        听说常务副市长朱怀杰找自己,张恒远一脸的疑惑。

        要知道,除了上次组织中学生下乡参加实践活动的时候,在夏冰的安排下,他帮朱怀杰写了一篇稿子,和朱怀杰见过一面外,他和朱怀杰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因此,他禁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夏冰:“姐,朱市长没说为什么找我吗?”

        夏冰摇了摇头,说:“朱市长在电话只是说让你去市政府找他,具体什么事,他没说,不过,据我所知,朱市长对你印象极佳,而且特别赏识你,找你一定不是坏事,前几天,我在市政府遇到他,他还跟我夸你稿子写得好,是个人才,并让我好好培养你……”

        张恒远心里乐滋滋的,嘴上却谦虚着:“承蒙朱市长夸奖。”

        夏冰说到这里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接着道:“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市府里都在传,朱市长现在的秘书黄朝阳可能另有他任,朱市长这时候找你,该不会是打算把你调到市府综合科给他做秘书吧?”

        听夏冰如此说,张恒远心里禁不住一颤。

        如果真是这样,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朱怀杰是益阳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璀璨明星,政府换届工作在即,现在外边都在传,政府换届后,市委书记郭传洲调回省里任职,市长宋玉致接任市委书记,而市长一职极有可能是朱怀杰的,如果自己现在做了朱怀杰秘书,朱怀杰登上市长宝座之后,自己就会跟着朱怀杰水涨船高成为市长秘书,也就是市府二号首长。

        消息来的太突然,而且又是如此惊人,张恒远一时没回过神,怔怔看着夏冰。

        夏冰似笑非笑着看着张恒远。

        看着夏冰似笑非笑的莫测神情,内心短暂的狂喜后,张恒远突然冷静下来,毕竟这只是夏冰的假象和猜测,他心中随之又产生一个疑虑,该不会是夏冰在设套验证自己吧?

        张恒远脑子飞速转着,如果朱怀杰找自己真的如夏冰所说,准备让自己做他的秘书,这当然是好事,自己将迎来仕途最重要的转折点,将从此进入进步的快车道。

        但换位思考,站在夏冰的角度想,她把自己从没有任何权利含金量的小学教研室调到人事科,而且顶着崔学民和曹文胜等人的重重压力提拔自己为人事科科长,当然是希望自己能为她出力的,自己如果走了,她心里应该是多么的遗憾、多么的失落,多么的失望。

        而对自己来说,夏冰是救自己出水火的恩人,自己理应报答,如果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如何对得住夏冰对自己的期望?如何对得住自己做人的良心?

        如果这事是假的,是夏冰故意设套在考验自己对她的忠诚度,那自己应该立刻表明态度,以此增加夏冰对自己的信任。

        如此想着,张恒远迅速做了决定,说:“不可能吧,朱市长对我一点不了解,他怎可能让我做他的秘书,就算他想让我去市政府给他做秘书,我也不会去的,我想继续留在教育局,继续留在姐你的身边。”

        夏冰一脸不相信地看了张恒远一眼,说:“恒远,如果朱市长真的调你去市政府给他做秘书,你真的不打算去?”

        张恒远语气坚决地说:“不去。”

        夏冰的眼神一亮,随即缓缓舒了口气,缓缓道:“你能给我一个不去的理由吗?”

        张恒远有条不紊道:“理由很简单,姐你对我有恩,我还没报恩就走了,于情于理,于我做人的良心,都过不去,如果我就这么离开了姐,心里会有个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再说,跟了姐这段时间,我对姐的做人做事都有了初步了解,很愿意跟着姐你这样的好领导继续干下去,跟着做事,我觉得舒心快乐,有奔头有干劲。还有,说心里话,当朱市长的秘书,从现实来看,确实很诱人,前途一片光明,但我不认为留在教育局,留在姐你身边就一定没有前途吗?就当初像姐教导我的那句话:命运负责洗牌,但玩牌的是我们自己。”

        “说得好!”夏冰拍了一下手,一脸兴奋道,“恒远,姐没看错,很好,很好!好了,不说这个了,朱市长还在市政府等着你,你抓紧时间过去吧。”

        张恒远这才转身走出夏冰的办公室,向市政府赶去。

        虽然夏冰刚才说了,朱怀杰对自己印象极佳,而且还特别赏识自己,但张恒远心里还是像挂着十五个吊桶一样,七上八下的。

        俗话说“见官三分灾”。

        在古代,下级见上级都是提心吊胆的,弄不好一句话说错了,头上的乌纱帽就会不保,甚至脑袋搬家,到死还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死了。

        现在虽然已经不再是封建时代,等级制度也没过去那么森严,讲究言论自由,而且政治课本上一再宣称,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而事实上,人的分工不同,地位也就不同,官就是官,民就是民,领导就是领导,老百姓就是老百姓,上级就是上级,下属就是下属,上级和下属之间永远不可同日而语,永远都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永远有着质的区别,只要是上级的话,下属就要绝对服从,哪怕是错的,也必须当成对的去服从。

        领导的话永远都是对的,这是中国官场几千年来永恒不变的铁律!

        当久了领导,听惯了别人奉承的话,不知不觉中,大脑就会膨胀,以为全天下数自己能力最强、智商最高,自己永远都是正确的,别人的话都是无知狂妄,不着天际,没有一丁点道理。

        因此,张恒远的心中一点着落都没有,甚至说有些惶恐,不知道见到朱怀杰该说些什么。

        开口吧,怕说多,怕领导是个鸡肠小肚的人,一贯自高自大惯了,容不得别人比他强,这样的领导历史上也不少,嘴里说着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一旦你表现得有些过分,超过了他,让他觉得你比他智商还高,能力比他还强,领导就会感觉你这个人不成熟,就会对你有看法。

        在官场上,最大的法就是领导的看法,只要领导对你有了看法,你就小命不保,死定了。

        所以,他绝对不能惹恼朱怀杰,不惹恼朱怀杰的唯一做法就是到了朱怀杰那之后能少说尽量少说,甚至保持缄默,什么都不说。

        有句谚语是这么说的:“雄辩如银,沉默是金”。在现实生活工作中,有些时候确实是沉默胜于雄辩。与得体的语言一样,恰到好处的沉默也是一种语言艺术。在说话时机未到的时候,保持沉默,有时候是一种最好的选择,会收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不开口吧,也不行,人家领导好容易抽时间接见你这样的小兵蛋子,可以说是给足了你的面子,既然领导抽时间接见了你,就是让你展示的,你却被吓得屁滚尿流,一句话也不说,领导又怎能发现你的才能?一旦传出去,岂不成了千古奇闻?岂不要被人家笑话?

        带着疑虑和忐忑,张恒远来到了市政府。

  https://www.65ws.com/a/100/100436/46297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