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极电强兵 > 第649章剃头不用刀(三章合一)

第649章剃头不用刀(三章合一)

        丽都市委针对企业工厂安全生产自检自查的通知,在三个月限期的整改期限到时,已经有百分之三十的丽都市干部将自己的私企整改完毕。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干部暗中迅速从入股的企业中撤出,脱离企业。但也有百分之二十的企业,对于市委的整改通知无动于衷。

        有些干部在自己的企业整改完毕后,都向宏远学学习,把企业交给政府,以此换来自己的平安。也有的企业确实因为无力继续经营,把烂摊子扔给了政府。

        如今,大家都看出了苗头,干部禁止经商是必然,至于沙东省的地方政策,此时,已经形同虚设,因为,国家队的介入,已经打破了这个格局,翻盖了这个和上面政策相抵制的地方性政策。

        而制定这一政策的省里高层,居然漠然视之,任其发展,任其混乱。这足以表明,沙东省的这个地方性政策,已经或即将被取缔了。

        连红八少似乎都被迫支持了国家队,既然如此,在经商和做官两选一的选题面前,沙东省干部就必须要做出抉择。

        表面上看,这个选题不难选,要么经商要么当官,实际上却很难选。现在沙东省的格局很不明朗,可以说是危机重重。保官,下场不一定就好,毕竟谁的屁股底下也不干净。当局势明朗时,也许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候。

        但,经商也不见得就安全,虽然现在企业工厂是盈利的,那是因为有他们权力的支撑,以违法乱纪换来的利益。现在,市场竞争激烈,优胜劣汰,生意难做。一旦他们脱离了官场,没了权力,企业是否还能继续维持下去,那很难说。

        而且,你扔掉了乌纱帽,你就安全了吗?没了这顶帽子,人家还不是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

        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功补过,这个将功补过就是把你的非法所得吐出来,积极配合国家队工作。

        而宏远学的打法成了很多干部效仿的对象,那就是交出自己的企业,擦干净自己屁股底下屎,相互抵消。说白了就是破财免灾。

        虽然整改的花费不少,但毕竟还是揣进腰包里的多。

        王猛对待宏远学的态度已经表明,这招是最好的。毕竟,宏远学只是交出了企业,本人没被处理,既往不咎。而且,宏远学的家底也没被抄家充公。如此比较起来,交出企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否则,要是被查出了问题,不但官帽子没了,企业没了,还得失去自由。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丽都市的很多干部,都选择了识时务为俊杰。

        王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在宣布既往不咎的同时,对于错误少问题轻的干部只是做出了警告和提醒,没有严肃处理。那些工厂规模投入较大的企业工厂,在整改合格后,如果自己还要继续经营,在保证守法经营的基础上,政府还给予了合理的适当财政补贴,以扶持该企业继续生产。

        而那些被抛弃的企业工厂,没有价值的直接宣布破产倒闭,有价值的政府接管,但也会给予补偿。这就相当于政府收购了他们的厂子。但这个补偿基本没人敢要,因为补偿的附加条件是,没有违法记录。

        沙东省的干部参与企业,哪有不违法的?

        现在的沙东省干部,特别是丽都市干部,只要市委不追究他们的个人责任,身外之物就不算什么了。

        王猛的聊表寸心,也使得这些干部感激涕零。

        王猛之所以这么费劲地去做这件事情,也是怕失业人群扩大。

        王猛不让这些干部把自己的企业转让出去,就是为了杜绝他们造假,和嫁祸于人。如果这些干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们把厂子转给某个信任的外人,估计就是王猛也很难查出来。要是转让给不知内情的人,岂不是坑了人家?那就麻烦多了,王猛也没那么多时间去管这官司。

        王猛的目的很简单直接,就是以此强制行动来强制性杜绝干部经商。至于拿下这些企业工厂,只是作为对干部经商中以权谋私的一种变相惩罚。我不处理你,你还不掏钱买平安?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不处理,是因为错在省里,错的是八少,但不代表你本身没错。

        虽然这些轻处理的干部当中,个别干部问题还是很严重的,但现在还不是收拾他们的时候。当然,政府也不能出尔反尔,翻脸无情,如果他们能真心悔改,王猛也不介意就此放过他们。

        毕竟,沙东省的格局不同,都是红八少的错误理念造成的,有些责任是红八少的。你给了他们滋生的土壤,他们的错误也是你养成的,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这很公平。

        但是,现在还不能打红八少的板子,所以对这些沙东省干部,只能网开一面,否则,就是不公。

        对于那些拿了人家干股又暗中退出来的干部,王猛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民不举官不究。

        王猛虽然没说什么,但却加大了对这些企业的整改力度。如此一来,市委的态度就更明显了。企业不管是谁的,你要是服从命令整改,你就得整改到位,否则,严禁生产。

        整改是需要钱的,你要是自己有钱,那你就自己掏腰包整改,你要是没钱,那你就向拿你企业干股的干部要。要不出来,你就整改不了,整改不了你就要受到严惩,你要是认了,市委也不会说什么,那就收拾你呗?该判的判,该关的关,该封的封,倒霉的是你。因为这是你愿打愿挨。

        你要是不认,拿干股的干部还不愿意往外吐钱,那你就告他呗?市委会还你公道。

        王猛就不信有哪个干部敢在这个档口冥顽不灵,顶风作案。除非,他想丢了帽子和自由。

        王猛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些干部不傻,一旦顶风上,结果准是钱也保不住,帽子和自由也都没了!

        能当干部的人会是傻子?谁还看不明白王猛的意图?

        果然,在王猛加大了对这些干部入股的企业,和干部拿干股的企业的制裁力度后,效果显著。许多涉及问题的干部,不得不往外吐钱。

        当然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是绝对的,也有不怕死的!

        丽都市纪委书记冷动天,突然来到了书记办公室。

        何正辉倒好茶水,就出去了。

        “动天书记?有事?”王猛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坐到冷动天对面的沙发上。

        “纪委接到六家建筑企业的实名举报我市建设局局长刘新宇以权谋私,索贿受贿。数额巨大!”冷动天看着王猛,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是个早晚会出现的问题,刘新宇的问题我早已经掌握了。没动他,就是给他和这些建筑老板们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一个行贿,一个受贿,都是有问题的。他刘新宇拿了人家的好处,罩不住人家,又不想往外吐钱,天下哪来的这样的好事?人家能不告他妈?”王猛很淡然,平静地说道。

        书记早就知道?冷动天张大了嘴巴,十分吃惊地看着王猛。心里海浪滔天,书记大人居然早知道了?

        我的天哪!冷动天冒汗了,幸好自己在接到举报信后,考虑再三,最终因为顾忌坑货书记的坑人手段,才没敢捂着这事,也没向其他人提起,赶紧过来汇报,否则.......

        “虽然我刚上任不久,但丽都市的事情,没有我不知道的。不动,不代表我不敢动,我只是想给干部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毫不客气地说,他们的问题和错误有一部分是地方政策造成的,但主要的责任还在于他们自己。没人逼着你们去干。但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拉他们一把,和推他们一下,结果是不一样的。”王猛说道。

        冷动天冷汗更多,书记大人还是不是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王猛看着脸上湿漉漉的冷动天,又说道:“丽都市建设局局长刘新宇,就是属于冥顽不灵的人,就像个貔貅,只吃不拉。他涉及拿干股的建筑公司多达七八家。只是,市委发出企业工厂安全生产限期整改的通知之后,把这些建筑公司老板都要逼疯了,所以才想让空手套白狼的刘新宇吐钱,因为他的权力已经帮不了他们了。“

        王猛说得如此直白,让冷动天很吃惊。

        王猛继续说道:”虽然都说一桥二路三建筑最赚钱,也是当今最暴力来钱最快的行业,但安全生产达标的不多,甚至有些黑心建筑老板,根本就是无视安全生产。建筑老板是有钱,但有钱也是人家老板的。他们不是没有整改的钱,那点钱,对他们来说九牛一毛,都没有送出去的好处费多。“

        ”只是,人家平时也没少给刘新宇这个建设局长送礼。他还拿着人家的干股,人家图一啥?不就是希望在关键时候他能罩着人家嘛?如今,出了事了,他也罩不住了,他还不往外吐钱摆平,搁谁?心里也不会平衡?所以,这些建筑老板就把刘新宇告了,很正常。因为官商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利益,需要平衡!利益受损,反目成仇。分道扬镳吗,很正常!“王猛说道。

        王猛很平静,似乎在和冷动天聊家常。但冷动天此时,脸都白了。他此时才彻底的看明白了,这一些的动作,实际上都是坑货书记早就挖好了坑,而且是个连环坑,坑无止境!安全生产大巡视就是个坑,坑的开始。王猛的目的也并非单纯的就是想抓一个问题干部的现行,也不是单纯的杀一儆百,而是,要让丽都市的干部们看到,当他们的权力满足不了贪心商人的时候,他们屁也不是。也是惊醒干部,干部可以帮助扶持企业发展,但绝不能参与企业的利益分配。

        王猛此举,无疑是让丽都市干部居安思危,迅速脱离企业的催化剂。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干部一旦权力被限制,需要他们权力支持的商人就会反目,反目的结果就是告发这些干部,而现在丽都市有联合巡视组坐镇,那这些被告发的干部岂不是被主动送入了虎口?

        连环坑,连环计!剃头不用刀,直接用手。

        狠!辣!不战而屈人兵!

        “我马上就双规刘新宇。”冷动天擦把冷汗,站了起来。

        “不用啦!特别巡视组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双规了刘新宇,他们手里的证据,比建筑商还多!”王猛说道。

        冷动天腿一软,差点坐地上。原来,书记早就动手了?自己要是不来汇报,要是采取了其他行动,那岂不是.....

        真坑啊!

        冷动天汗如雨下!

        “动天同志!你是市纪委书记,干部出现了问题,你知道得这么晚,不是故意遮盖,就是失职。我可以处理你,也可以不处理。我这次不想处理你,给你一次改正的机会,下不为例!但你应该知道以后该怎么做吧?”王猛平静地看着冷动天说道。

        冷动天浑身冒汗,不敢直视,王猛的眼神虽然很平静,却直透他的心灵,他似乎被扒光了。

        冷动天当然明白王猛这话是什么意思,以后,他必须要在常委会上支持王猛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冷动天声音发颤,对王猛第一次产生了来自心灵深处的畏惧和战栗。

        “好!知道该怎么做就好。“王猛点点头,严肃地说道:”但我要提醒你,你尽快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因为,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换个序幕,重头戏还在后头!你们纪委也该下去巡查了吧?不能整天坐在办公室里聊天喝茶看报纸,等着举报上门吧?你记住,国家不养废物!你去忙吧!”

        “是!”冷动天浑身发软地走出书记办公室。他清楚,王猛说的如此直接,必然是也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

        冷动天也是参与了私营企业经营的,他涉及的企业就是那百分之二十的五十市委通知的观望者之一。不但他在观望,就是市委和市政府的四大班子干部,都在观望。他们相信王猛会处理一些干部,但不相信王猛会动丽都市四大班子。

        冷动天这次来向王猛汇报刘新宇的问题,实际上也是来试探王猛在这件事情上的底线。虽然刘新宇不是司法班子干部,但是,刘新宇的直接后台却是省政法委书记陈汉忠。他也是想看看王猛是否真的敢动有着陈汉忠罩着的刘新宇。

        在这之前,王猛可是要动省纪委书记余三两的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至今宏远学除了损失点钱之外,安然无恙。

        此时,冷动天暗自庆幸,也幸好他这次来试探了,否则,他要是还在观望下去,那他可就彻底报废了。王猛感动省政法委书记的人,显然是有了准备的。也就是说,底牌丰厚!

        冷动天更清楚,拥有除了中央至高无上权力之外,拥有绝对有特权的特别巡视组决然直接出面拿下了刘新宇这个处级小干部,这可就不是罢官免职那么简单了?而是,全方位震慑。这是在向沙东省干部诠释他们的特权和威严,是在警告沙东省那字儿冥顽不灵的干部,沙东省高层是罩不住你们的,无论什么时候,还是中央说了算!

        冷动天还从中看出来一个玄机,那就是,特别巡视组拿下刘新宇的目的不单纯,直指刘新宇的背后靠山陈汉忠。

        难道国家队真的要拿沙东省的副省部级大员开刀?不怕红八少急眼?

        冷动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回来后,冷动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坐在椅子上发呆,思前想后,他要慎重地纵览全局,好做出最英明的选择,否则,行动晚了,或者站错了队,死相绝对很难看!

        冷动天把和王猛会面的这件事深深压在心底,跟谁都没说。

        下班之前,冷动天突然召开了市纪委内部会议......

        第二天,丽都市纪委突然高调宣布,将对全市干部队伍进行巡视。

        市纪委不声不响地地突然来了这么一手,震惊了丽都市官场!

        丽都市干部们都蒙了,感觉大祸临头。

        丽都市市长唐友安也懵逼了,不知道市纪委抽什么风。但他预感到了大事不妙。现在市公安局已经被王猛掌控,如果市纪委也被王猛掌控,那市常委班子里,王猛可就又多了两票。而丽都市这两个权力最大最重的执法部门一旦成为王猛的左右手,就会所向披靡,那丽都市可就真的失控了。

        只是,唐友安此时只能干瞅着,使不上力。

        唐友安赶紧把市政法委书记冯子山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关起门来密谈。

        “子山?什么情况?冷动天抽什么风?怎么把纪委派下去了?则不是推波助澜,助纣为虐吗?”唐友安很急躁,也不和冯子山客气兜圈子,直接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他嘛的,我也不知道冷动天抽什么风?把我也吓了一跳。”冯子山脸色阴沉,骂道。他和唐友安关系不错,所以说话也没客气。

        “看来,王猛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冷动天拉过去了。”唐友安愁眉苦脸。他发现,一向很自负的自己,在王猛上任之后,他的一切优势突然间就没了,变得很被动。

        “不会是冷动天被王猛抓住了什么重要把柄吧?否则以这个老家伙的老奸巨猾,他敢被判红八少?就是有想法,他也不可能这么急躁吧?”冯子山蹙眉,也觉得蹊跷。

        “你没侧面打探一下?”唐友安看着冯子山,问道。

        “还用侧面?老子直接问了冷动天,他说这是王猛的命令,不敢不从!”冯子山说道。

        “如果真是王猛的命令,他确实不敢违抗。只是王猛为何突然让纪委下去巡视?他可是个坑货,绝对不会心血来潮。这里面必然有问题。”唐友安揉揉太阳穴,说道,他很头疼,自从王猛来了,他经常会头疼,有时候,肝也疼!

        “不会是哪个方面或是哪个干部出了问题了吧?”冯子山脸色严峻起来。

        “要真是有这样的情况,冷动天会连个暗示都没有?”唐友安蹙眉,说道。

        “他要是投诚了,他会给我们暗示?他巴不得我们都完蛋了。我们都完蛋了,他就没了危险,否则,我们会放过他?他既然投靠了王猛,当然希望王猛赢了。”冯子山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友安深以为然!

        “你赶紧查查,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又给了王猛坑人的机会!”唐友安坐不住了。

        “好!我亲自去查!”冯子山倒是痛快,站起来就走。

        “子山?你也做些准备吧!”等冯子山都走到门口了,唐友安突然说道。

        “里里外外都是屎,干净不了了。做什么准备?红八少不动,我们准备有用吗?”冯子山停留了一下,说完,推门离去。

        “哎!大少到底什么意思?好歹你告诉我我一声啊?”唐友安愁眉苦脸地坐回到椅子上,叹气不已。

        冯子山很快就探谈到了消息,市建设局局长刘新宇被特别巡视组抓走了。

        唐友安得报,脑瓜子轰的一声,差点晕倒。

        市里的建设项目,他唐友安可是有参与的。作为市长,他也是必须参与的。但他可是没白参与,获利颇丰!

        刘新宇被抓,那牵扯出来的干部可就多了去了。他唐友安也跑不了。

        唐友安害怕了。

        如果真把他的问题都抖落出来,大少也保不了他!

        刘新宇被特别巡视组带走调查,这是瞒不住的。

        很快丽都市官场干部都知道了。

        很多和刘新宇交往过密的干部如坐针毡。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特别巡视组就公开了刘新宇以权谋私,索贿受贿等违法乱纪的罪行。特别巡视组直接行使特权对刘新宇进行了宣判。刘新宇被速判,被关进了大牢,震惊丽都市官场,也让沙东省官场肃静了很长时间。

        刘新宇不是大官,即使被枪毙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响。震慑沙东省官场的不是刘新宇被判刑,而是被特别巡视组的特权给吓到了。

        特别巡视组的特权也太大了吧?不但可以行使纪委的权力,还可以直接使用公检法的权力?这简直就是流水线作业啊?

        这个案子要是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要经过公检法纪四大部门调查属实后,才能做出判决,估计没有个小半年是结不了案子的。但是这才多久?从刘新宇被抓到被判决,仅仅才半个月!

        这不只是特别巡视组权力大,还有一个更让沙东省干部胆战心惊的事实,那就是特别巡视组早就掌握了刘新宇的犯罪证据,否则,淡淡调查核实就需要时间,半个月的时间绝对不够用。也就是说,特别巡视组早就开始了对刘新宇的调查。

        这预示着什么这预示着可能沙东省的某些干部也被特别巡视组调查过了!

        这句严重了!

        虽然刘新宇只是个建设局长,但是它所产生的轰动,绝不亚于原子弹爆炸,摧毁了沙东省干部的侥幸心理。

        整个沙东省官场地震,干部们人心惶惶。

        丽都市的干部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很多人就是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不撞南墙不回头,事到临头才知道害怕!

        此时,刘新宇案件这个强烈的信号之下,眼见着大事不好了,于是,那些貔貅似的干部,开始积极吐钱,还督促企业整改。

        此时,看着刘新宇案件引起的反响,王猛心里冷笑,心说,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你们了?这才哪到哪?好戏还在后头呢!

  https://www.65ws.com/a/100/100149/32115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