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极电强兵 > 第519章太可怕了(两章合一)

第519章太可怕了(两章合一)

        王猛认为,支持废除死刑的人都是有问题的人,他们的问题可能已经够上了死刑,所以,为了自己不死,才倡议废除死刑。

        “你又进步了,看问题远了,也严谨了。”首长笑着看着王猛,感慨道。

        “嘿嘿!首长?我也觉得我进不了!“王猛嘿嘿笑着,恬不知耻地说道。

        “额!”首长无语。

        王猛忽然很随意地问道:”首长?哪些人支持废除死刑?”

        “你个小狐狸,你要干什么?”首长多聪明啊,虽然王猛问的很随意,但首长立即感受到了王猛这个坑货不怀好意。

        “我认为提出和支持废除死刑的人,他本身肯定有问题,他提出来了,还坚决支持,这只能说明他害怕了。我想做个试验,看看我判断的准不准!嘿嘿!”王猛嘿嘿笑着说道,心里很郁闷,自己的小心思居然被首长看出来了。

        “胡闹!“首长瞪了王猛一眼,随即忍不住笑骂道:”做好你该做的,不要瞎操心,否则引火烧身,你个小狐狸就死了!”

        “行!那你就操心去!我还怕操心变老呢!“王猛倒是干脆,说完,忽然又问道:“对了首长?那个人为什么一直没露面?我可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逼他现身,他都没露面。我咋就想不明白呢?”

        王猛指的是晋明的那个后台大人物。

        “呵呵!臭小子,你这个小狐狸也有想不通的时候?知道为什么吗?“首长乐了。

        “为啥?我笨呗!”王猛笑道。

        ”你呀!现在杀气太重了,已经有点钻牛角尖啦!看问题,不要只看表面,也不能顺着直线一直深挖下去,那样你会碰壁的。而你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已经碰壁了,你却还不知道拐弯,居然还拿出金刚钻来凿壁偷光。可是,你也只能见到一个窟窿眼的光。“首长笑着说道。

        “首长啊?咱说话能不能直白点?你也知道,我是急性子,文化不高,我得费多少时间,多少脑细胞才能分析明白你的话?你们领导说话怎么都喜欢绕圈子?动不动就开是点拨绕人,让人家自己去琢磨。虽然这也是锻炼人的一种方式,可这也太耽误事了吧?”王猛直搓脸蛋子,很是无奈。

        “哈哈哈!好,既然你怕浪费你的脑细胞。那我就直说。“首长乐了,说道:”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

        “我听着。”王猛笑了,心说,这就对了,这多省劲啊!早该如此!

        首长喝了口茶水,说道:”晋明这个人呢,进仕途之初,本质是不坏的。他本人是农民出身,后来考上了警校,毕业后在他的同学帮助下才进了乡派出所,做了一名警察。晋明此人很聪明,工作努力积极,也有胆魄,多次在办案中负伤,也立了不少功。“

        首长顿了一下,靠在沙发上,继续说道:”那时候,那位领导刚到他们县里当县长。那个时候,那个县城的治安很乱,干部下乡调研都得有公安跟着。这位领导下乡调研,晋明就是保护他的公安之一。这位领导在调研中碰到了几起治安案件,晋明处理的很果断,也很合理。这位领导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有一次遇到暴雨成灾,这位领导亲自下乡抗洪。晋明保护这位县长也跟着去了。也就是那一次,这位被突发的泥石流冲走,晋明舍身相救,两人都身负重伤......“

        听到这,王猛有些明白了,这是救命之恩,所以,这位领导提携了晋明。

        首长说道:”自此以后,这位身为县长的领导对晋明很照顾。这里面就有报恩的成分,也有晋明工作能力的成分。后来,这位县长领导升了县委书记,而乡派出所长到线,那位人物就推荐了他。后来,晋明就随着这位两道步步高升了。直到晋明进了市委,那位人物才发现晋明变了,变得他都不认识了。晋明权力大了,野心膨胀,开始腐败了。这位领导找晋明谈了几次话。晋明也改了。“

        首长叹了口气,说道:”可这位领导不知道的是,晋明已经贪婪成性,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面上改了,实际上只是做的更隐蔽了。但晋明还是很有能力的,工作很突出。后来,这位领导升到了省里,而晋明也随之水涨船高。“

        首长说到这儿,叹了口气说道:哎!在官场,这是常态。再后来,这位领导再次高升,直到此时,这位领导才发现晋明阳奉阴违,已经无可救药了。这位领导就毅然与晋明断了来往。只是,晋明依旧打着他的旗号狐假虎威。“

        ”为了救命之恩,这位领导并没有处理晋明,这才是大祸的根源。后来,晋明居然凭借着狐假虎威坐上了康南省省政法委书记的位置。“首长苦笑摇头,对官场重视背景的风气很无奈

        ”这一次,晋明案发,那位人物还惦记着晋明的救命之恩,亲自找到我们几位常委,希望留晋明一条命,以报当年救命之恩。其实,这位领导是个好领导,清正廉洁,两袖清风,勤勤恳恳工作,一心为民,忠于职守。而且年事已高,我们也都很尊重他。于是,才有了常委扩大会议上从严从快没有从重的决议。当时你拍了桌子,这位领导知道后,很惭愧。当然,常委会决议不是儿戏,常委可没干扰司法公正。决议也是本着事实说话,对于腐败官员一项采取的惯例就是不扩大政治影响,不破坏社会稳定。“

        首长说着看向王猛,严肃地说道:”晋明,他可死可不死,你心里比我清楚。你要不是想挖出他的后台,你要不是搞出康南省常委会的那一出,晋明的罪行会轻不少。可你非要拿晋明开刀,杀鸡儆猴,还使出了特权。你要知道,你这个特权,还是在这位领导的提议下放给你的。你们不熟,但他对你十分欣赏,说你是个好苗子。所以,在你使出特权时,他没说什么!他知道你的目的是好的,他也知道他不该保晋明。如今,他保不了了,也仁至义尽了!这回,你明白了吧?”

        首长说完,看着王猛,想看看王猛这货是什么表情,是不是有点对这位领导的愧疚。只是,首长失望了,王猛这货太能装,面无表情。

        王猛一脸平静地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救命之恩?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他还是着相了,报答,有很多种方式,他可以纠正晋明的错误,把他扶正,让他走正路。其实,最好的报答方式,就是这位领导要是能早点严厉约束晋明,晋明也不至于会有今天。即使我没挖坑,以晋明的所作所为,就凭他腐败来的巨额资产,他就死有余辜!惯例不是法律!“

        王猛说得义正言辞。

        “你说的也没错!”首长点头,表示同意王猛的观点。

        王猛又说道:”什么事情都要讲个理字,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晋明可死可不死,那是要分站在什么角度上。你们说他可以不死,不是根据法律,而是根据惯例。你们是因为从大局出发,是因为要稳定社会,是因为要避开国际影响。因为在晋明之前,还没有副省部级被执行死刑的先例,所以你们拿出惯例来替代法律。这你不否认吧?“

        首长谈了口气,点点头,也不否认。

        王猛说道:”我说他该死,是因为如果我没有武功,如果没事先下了他的手枪,当时死的就是我。肖正业和其他省委常委也未必安然无恙。那可是热武器,有八发子弹,以晋明的枪法,这么近的距离,一枪打死一个绝不难,即使不可能都打死,也会有人被打伤。即使他也会留一发子弹给自己,但至少会死伤七个人。那是什么后果?比现在的影响大不大?“

        王猛看着首长,又说道:”不要说他不该死,不要都是事情没形成恶果就按照没有恶果来处理。要看实质,看动机。无论晋明打死谁,即使是只打死了一个人,他的结局也都是必死无疑。虽然他没得逞,但他当时确实已经这么做了。所以,他该死!“

        王猛忽然一脸无奈之色:”法律公正吗?不公正。就拿杀人未遂来说,未遂,是因为各种原因此时罪犯没达到杀人目的,但并不是他不想杀人。如果没有外来因素阻止,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这个未遂的处罚根本就不怎么公正,这反而是杀人未遂者占了大便宜。而对于受害者也只能说是幸运。“

        王猛看看认真听的首长,又说道:”你们不能因为他没得逞,就忽视了他的故意实施和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动机和罪行。即使按照经济治罪,他也超过了死刑的高压线。比他犯罪金额小的的非官场人,被执行死刑的,每年都有几个吧?为什么到了他这儿,法律的严肃性就变了?难道就因为他是高官吗?高官有免死金牌?”

        王猛声音有所提高,显然又动气了。

        “哎!不说这个了,我头疼!“首长忽然苦笑道。

        王猛不说话了,心生无奈,但他也理解首长的苦衷。首长不是古代皇帝,一手遮天。

        首长看着王猛说道:”说实话,我个人赞成你的做法。但处在我这个角度,我又很矛盾,有很多的顾虑。你知道这次晋明案,国内外反响多么强烈吗?目前,国内已经有很多人站出来要求对以前结案的高官贪腐案进行重审,重新量刑。现在,纪委,公检法的案头上的举报信、抗议信和要求复议的函件推积如山。几大部的头头儿已经向我要人啦!他们不要别人,就要你,说你能干,有才,让你过去负责处理。你想去吗?”

        “嘎?我可不去。我也头疼!”王猛一哆嗦,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见王猛如此,首长苦笑道:“你小子倒是痛快了,实际上你就是个能请神不能送神的主,你就是个惹事精!你倒是痛快了,我们可还得累死累活给你擦屁股。”

        “首长啊?这能怨我吗?其实,这是你们自己造成的责任!你们当初要是能够果断地下狠手,重拳出击,至于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吗?”王猛说道,干脆利落地推卸责任。

        “理是这个理,可是华夏的发展是摸石头过河,一步一步才走到今天的,期间出现一些失误和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事情,你没站在那个高度,你看不清楚。你以为我们不想做的完美?就像你这次的行动,这次晋明案的后果,你想到了吗?你不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吗?”首长说道。

        王猛点头,承认首长说的有道理。

        首长没有继续深入下去而是岔开话题,说道:“十一过后,你交接一下手里的工作,特别巡视组由张敏负责,你要去雪山地区任职。”

        “啥?”王猛闻言一愣,随即勃然变色:“怎么?就这么把我贬了?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杀了一个贪官?就因为这个贪官是副省部级?”

        “臭小子!你想多了。你没做错,这次不是贬了,而是是升了。是对你工作成绩的奖励!边疆省雪沙河市市长年龄到限,你到那里去当市长。你说,你是不是升了?“首长笑着看着王猛说道:“你才多大?你才在仕途工作了几年,可你回头看看你的升迁速度,谁能及?他们都望尘莫及。本来,我预计你起码要三十岁才能进入厅级行列呢,没想到提前了两年多。你不是也想去雪山地区任职吗?“

        “我是想去雪山地区,可这个时候升迁,是不是不是时候?我怎么有种把老虎关进笼子里的感觉?”王猛蹙着眉头看着首长。

        ”你个熊孩子,你真是想多了。这次是因为雪山地区终于开了个口子,现在是进入雪山地区的好机会,我们等这个机会已经好久了,错过了,还要再等好几年。而这个机会,只有你能抓住!”首长笑着看着王猛说道。

        王猛蹙着眉头,黑着脸,心里老大不乐意了,他又不是傻子,这不就是明升暗降吗?特别巡视组多大的权利?别看他只是个副厅,就是省部级大员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哪里是一个市长可比拟的?他在巡视组,也完全可以去雪山地区巡视,但那可比他在雪山地区当什么市长强多了。

        看到王猛不满的神情,首长叹了口气,终于说出心里话:“”孩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会有疙瘩,可这我也是没办法。我这也是在保护你。你没做错,我也希望你能继续这么做下去,因为你这样做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只是,现在很多人都反对你的做法,都说你杀心太重,大局观念太弱,会造成社会的不安定,也会造成很大的国际影响。你要是得罪了整个官场,你认为,你还能在仕途走下去吗?你能走多远?你想遍地开花,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也只能在一个地方生根发芽!“

        首长的话含义深刻。

        王猛脸色难看,但没说话。

        首长目光深邃地看向窗外,说道:”有些问题是历史造成的问题,岂是你说改变就能改变的?要是能改变,我们会不出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首长忽然又看向王猛,说道:”在如今的官场,你这样做,只能得罪太多的人。有我在这个位置,可保你平安,可我能总在这个位置吗?我要是不在这个位置,谁来保护你?就你这性子,必将被暗流淹没。甚至,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即使如今有我在,我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你也太小看政治斗争啦!沉淀一下,你就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啦。“

        王猛没说话。

        ”杀,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有时还会适得其反。斗争,也是门技术活,急不得。否则,你必然是斗争的失败者。如果你被打趴下起不来了,那时候,你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坏人在兴风作浪,可你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与其如此,你还不如你暂时低调一些,尽量做去阻止,多做一些为国为民为社会造福的事情。否则,你连这个奉献机会都没有啦!“首长语重心长。

        王猛哪里会听不明白?只是,他难以接受。

        王猛觉得憋屈!

        王猛突然感到一阵凄凉,有些悲哀。他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如今,自己刚要施展抱负之际,就铩羽而归,他心不甘。

        王猛是有雄心壮志的,只是他跟谁都没说。

        王猛的终极理想目标就是把廉政风暴席卷整个华夏大地,让华夏大地焕然一新,山清水秀。只是,此时,他悲哀地发现,他连稍微改变的力量都没有。无论他有多大的雄心壮志,无论他具备如何卓越的才能,无论他怎么去努力,在现存的政治体系中,他就像一艘失去动力补的孤船,在茫茫大海上,在海浪滔天中,力不从心地飘荡着,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王猛很清楚,在现今政治体系中,虽然他很不喜所谓的政治资源,但是他如果没有首长这个雄厚的政治资源,他王猛在官场里,什么都不是。在贪腐成风的现世,甚至他现在就是脱掉官袍,卸甲归田,就是想做个买卖,可能都做不起来。因为,他得罪的人太多了!他一旦失势,他就会被无数只大脚狠狠地践踏。而那时候,不但是他个人遭殃,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和兄弟也会因为他而受到连累。

        王猛突然就想明白了,他知道这是首长在为他好,是在保护他,让他有朝一日攀上高峰。

        不过想通之后,王猛却激泠泠打了个冷战,浑身冷汗。

        政治,太可怕了,一旦沾边,只能进不能退,退,则死!

  https://www.65ws.com/a/100/100149/321145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