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极电强兵 > 第518章白与黑(两章合一)

第518章白与黑(两章合一)

        等待,是漫长的。

        就在连王猛都失去耐心不抱任何希望准备卸甲归田不受这份窝囊气的时候,中央突然拼准了特别巡视组对晋明案件提出的进行公开审理的要求。

        这也让最高公检法部门非常惊讶和意外。

        最高公检法惊愕了半天,立即开始准备.......

        这次公审地点就设在康南省最高检察院。

        国家公安部,国家最高检,国家最高院、国家纪委、国家组织部、国家宣传部,国务院办公厅,多部门联合组成了联合审判小组,主持公审。

        公审宣布后,华夏公众哗然,万众瞩目。

        公审当日,无数记者早早就在公审现场安装好设备,等待公审的开始。

        国外记者鼻子灵,也纷纷赶来,但全部被拒之门外。虽然此事已经公开,但这也属于华夏内政,规矩就是规矩。

        来参加公审的有康复五金厂代表郭老和几名职工代表,其他听审的人都是华夏各行各业的代表,他们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

        法庭内的听审人员不多,被严格限制,这也是为了避免造成混乱,不得不进行的限制。

        但华夏电视台在现场进行了现场实况转播,此事件必将波及全世界。

        只是,即使如此,康南省检察院门口还是被数以万计的群众包围。

        为了避免发生混乱,康南省公安武警特警军队全部出动,现场维持秩序。

        康南省检察院还特意在大门一侧特意高高架起了一个大大的电子屏幕,实时实况直播。

        外国媒体进不去,志海架起设备对准了大屏幕。

        这次公审,不只是晋明这个副省部级高官被公审,原中市市长黎君,原中市公安局长王伟、原中市公安局刑警队长高立松、锦玉五金商场总经理谢晓玉、康富五金厂厂长刘发成、坤宇集团董事长金坤宇等主要涉案犯罪人员,也被一起公审。

        被害人戴斌的妻子和儿子也到庭听审。

        这是华夏首次公开审理副省部级高官腐败案。

        这一天,华夏土地上,几乎万人空巷,很多人都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现场直播。

        王猛没有参加公审,而是组织特别巡视组全员在军区招待所内看直播。

        会议室内,面对电视屏幕,王猛神情严肃,双眉紧蹙。

        张敏等巡视组成员也是神色严峻,心里忐忑。

        公审是公审,但判决是否公正,王猛等人也不敢确定,因为这里面量刑的部分是可以人为左右的。而有些实情即使在公审现场,也是不能披露的,这就对判决的公正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即使不公正,也只有内部人知道。而一旦公审结束,即使判决不公正,也将是铁板钉钉,无改。否则,社会影响和政治影响太大了。

        随着审判长国家最高检检察长威严的声音响起,公审开始。

        审判是从案发原始开始,最先审讯的是非体制内人员刘发成、谢晓玉和金坤宇等人,在大量的确凿证据面前,刘发成等人没有顽抗,如实交代了罪行。

        之后,体制内的高立松,王伟,黎君等三人对所犯罪行也供认不讳。

        最后晋明也供认不讳。

        此时的晋明已经没了往日的威风,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居然在此时没有进行任何狡辩,就认罪伏法。

        之后,休庭合议。

        本着公正公开的原则,几大部门邀请群众代表参加了合议,记者现场跟踪。

        合议结果,高立松因故意杀人等多罪并处,被开除党籍,免去一起行政职务,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晋明徇私枉法、严重渎职,造成巨大后果,贪污受贿,且数额特别巨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等多罪并处,被开除党籍,免去一切行政职务,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判处死刑。

        黎君、王伟两人数罪并罚,但因为黎君和王伟二人后期进行了大量检举揭发,有立功表现,被量刑。但那时特别巡视组已经掌握了所有涉案人员的大量证据,所以,他们的检举没起多大作用,又因为黎君、王伟有畏罪潜逃的恶劣表现,依旧法律规定,被按照最高刑罚判处。

        谢晓玉、刘发成、金坤宇因为职务犯罪、侵吞康富五金厂的巨额企业资产,造成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谢晓玉被判处无期徒刑,刘发成、金坤宇被判死刑。

        此案性质严重,情节恶劣,社会影响极坏,全部案犯全部以最高刑罚判处!

        所有违法所得被没收收缴!

        这是华夏历史以来的惊天大案,无论从犯罪程度上还是级别上,还是处罚的力度上,都是之最。

        全国哗然!

        老百姓们拍手称快,很多地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庆祝中央的公正决策和打击腐败的决心。

        一向认为中央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华夏人民群众,此时意识到,华夏中央这回来真的啦!

        这要是以前,除了本案中有故意杀人罪的高立松,其他人最重也就是无期,不会有死刑!

        只是,人人心里痛快的同时,也担心,今后,中央是不是也会如此真下去?

        人们翘首以盼!

        公审结束,康富五金厂的职工们包围了军区招待所,不是来闹事,而是抬着巨匾和锦旗,向特别巡视组道谢,

        此案轰动全国,引发世界关注。

        有外媒报道,这是几十年来,华夏高官腐败第一案。

        也有外媒称,晋明是第一个被华夏公审的最高官,此案也是华夏首次对腐败高官重处理!

        外媒评论,这是华夏反腐倡廉的决心表现,也是华夏要重拳整肃官场的强烈信号。

        很多外媒都是褒扬,但也有负面报道,小鬼子就上蹿下跳,抨击华夏是世界上腐败之最......

        无论褒贬,华夏人民群众是支持的,民众对反腐高度期待,期待国家政府坚定打击腐败的决心,期待反腐风暴来得再猛烈些!

        很多知道内幕的人士奇怪的发现,此案公审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特别巡视组,要知道,此案破案的关键可是在特别巡视组.......

        很多人不明白。

        “猛哥?怎么没提我们?”看完实况转播,张小雅奇怪地问道。

        张敏等人也不解地看向王猛,他们倒不是想出风头,而是觉得奇怪。

        “保护!”王猛淡淡地说完,起身离开。

        张敏等人面面相觑,保护?保护谁?保护特别巡视组?还是保护什么?

        此案终结后,王猛下令,康南省巡视工作圆满完成!

        王猛带队回京修整。

        至于康南省善后工作,不是王猛他们操心的事。

        这一次回京,没有人迎接王猛等人,也没有人前来道贺。

        但王猛等人一个个兴高采烈,自娱自乐,心情相当的爽!

        此时,正是九月三十号,正赶上十一国庆长假,王猛给全员放假七天。

        众人都高高兴兴回家探亲去了。

        王猛带着干女儿叶陌陌回到京城家中。

        范琳琳几女也都回来了。

        一大家子团员。

        范琳琳众人早在电话里就知道王猛新认了个干女儿,也知道了叶陌陌的身世。

        王猛没有信守承诺,隐瞒叶陌陌的身世,因为他想让叶陌陌感受到更多的亲情和关爱。

        叶陌陌的到来,得到了全家人热情接待,人人都对叶陌陌关怀备至。

        把个孤苦伶仃野惯了的叶陌陌感动得哭了好几回。

        王猛在家只呆了一天,就被首长夫人电召过去。

        王猛知道首长夫人想自己了,想孩子们了。

        为了避免影响,王猛自己带着几个孩子去了首长家里。

        王猛是不想见首长的,因为他来气。

        王猛就纳闷了,官越大,怎么就说话越含蓄呢?这一次要不是张敏的及时提醒,可就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首长当初要是直接告诉王猛,王猛至于生那么大气吗?气大伤身不知道吗?

        来到首长家时,首长刚从外面回来。

        “哈哈哈,大孙子们?想没想爷爷?”首长虽然一脸的疲倦之色,但见到王国豪几个小家伙儿,顿时眉开眼笑,蹲下身去,挨个抱抱亲亲。

        小家伙们也经常在范母的带领下来首长家做客,倒是和首长很熟悉。

        几个小家伙儿叽叽喳喳地围着首长,和首长聊起了小孩子的话题。

        “爷爷?你要为我主持公道!”王国豪搂着首长的脖子,要求首长爷爷给他支持公道。

        “哦?发生了什么不公的问题?爷爷为你主持公道!哈哈哈哈......”首长被王国豪小家伙严肃的神情逗得哈哈大笑。

        原来,王国豪小朋友在幼儿园里看到同班一个女同学的连衣裙后面的拉链开了,就主动帮她拉上了。结果,小朋友们嘲笑他,说他耍流氓,那个小女孩也不跟他玩啦!王国豪感觉很委屈。

        王猛在旁边听着,既觉得好笑又头疼,心里感慨,现在孩子真早熟啊。就连聪明的王猛,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助王国豪了。可是首长一句话,问题就解决了。

        首长笑着亲亲王国豪细腻的脸蛋,说道:“因为你们班的小朋友都不懂什么是耍流氓,你也不懂,所以你就被冤枉了。你要是懂啦,你就可以向他们解释什么是耍流氓,他们知道了耍流氓的定义,就知道你是在做好人好事了。“说完,首长耐心地,用小孩子通俗易懂语言解释了耍流氓的定义。

        王国豪听完,顿时就高兴了。

        王猛服气了。

        看来教育孩子真是一门很深又很重要的学问啊。

        “我在厨房就听到我的大孙子们的笑声啦!”首长夫人听到动静,扎着围裙迎了出来。

        首长夫人对几个大孙子是真情实感,脸上都笑开了花,挨个孙子抱抱亲亲,又接过王猛抱着的最小的随了赵家姓氏的赵国邦小家伙,随后就把王猛赶去厨房做饭。

        王猛苦笑道:”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我这地位噌噌地下降。“

        王猛一句话,逗乐了首长夫人和首长。

        有了孩子们,吃饭就是热闹。饭桌上,除了最小的赵国邦小朋友,几个小家伙边吃饭边挨个向爷爷奶奶汇报“工作”。

        童稚的声音,幼稚的话语,逗着首长和夫人以及王猛忍俊不禁。

        欢声笑语。

        吃完饭,王猛收拾了碗筷,首长夫人领着四个孩子出去玩了。

        说是玩,也就是在府邸周围转转,要是出了这里,就要兴师动众了,即使是在附近转转,也是有警卫跟着的。

        王猛则和首长边喝茶水边谈了起来。

        “干爹?你的气色可不太好啊,你要注意劳逸结合啊!”王猛关心道,虽然对首长有些不满,但王猛也知道,首长如此,也是在锻炼他。

        “我也知道劳逸结合,可是身不由己啊!”首长叹气道。

        “哎!是啊!有些事情确实身不由己。”王猛也很有感触。

        ”你在康南省的前期工作做得很不错,可圈可点,后期就有些急躁了。”首长说道。

        “我也不想,可是,不这么做,官场风气会越来越坏,腐败会越来越严重!漠州省、白水峰省的案子够大了吧?处理结果够重了吧?可效果持续了可没多久,这不还是冒出了康南省大案?虽然康南省案件处理得很及时,很重,但并不完美。要是深挖下去,还会有人落马!”王猛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他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了。

        “事实确实如你所说。理,也是这个理,但是,这不是真理!你这次杀了一个副省部级高官,起到了震慑作用,但这次的震慑也不会持续太久。“首长看着王猛认真地说道。

        王猛没吭声,认真听讲。

        ”官场腐败和黑社会的区别就在于白与黑。国家打击黑恶势力组织的力度够大了吧?可是,黑恶势力组织灭一个就会冒出来一个,或者几个,杀之不尽,趋之若鸿。为什么?“首长看着王猛问道。

        王猛摇头,他哪知道?

        ”自古以来,黑恶势力和腐败就是社会常态,就好像是无法剔除的毒瘤,就好像是这个世界形成之初就存在了。每一届王朝,每一届政府都在打击和整顿,这种不良现象,但还不是持续至今,也没有彻底铲除?为什么?“首长顿了一下,又说道:

        ”因为他们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扎根,就生存在世界土壤里,就像老鼠,虽然人人喊打,它却依然有生存的空间。有人的地方就有善良和邪恶,因为每个人都有思想,又各不相同。人不是机器,你设定什么程序,他就是什么程序。“

        首长忽然叹气:”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和黑势力现象,只是,华夏地大物博人多,相对的,犯罪也多。腐败现象和黑势力现象也就相对严重,要是按比例来说,这也很正常,也在可控数据之内。虽然这是无法避免的常态,但是,打击黑势力和腐败这项工作,还要坚持不懈的坚持下去。这条路任重道远。只是,也要讲究策略和方式方法。这一次,你痛快了,全国人民都痛快了。可是,这个震慑效果一消失,下一次,你杀谁来震慑?省部级?副国级?还是国级?”首长看着王猛说道。

        “若果我有那个权力,如果这些人罪可致死,为什么不杀?忍痛不杀鸡,猴子暗中喜。杀鸡才能儆猴!”王猛一挑眉毛,说道。

        “除非你把人类都杀啦,否则杀之不尽!“首长看着王猛认真地说道。

        王猛苦笑,赞同首长的说法。

        首长没有和王猛争论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现在,国内学者有两种争论,就是废除死刑和继续延续死刑。支持废除死刑的群体,说有的国外国家没有死刑,但也没大乱,这说明死刑不是唯一的一种赎罪的方式。他们认为死刑不人道,是不尊重生命,是强加在人身上的法律意志,而法律又是人定的,也就是人为意志,这就是不公平不平等。只有废除死刑才能体现出社会的进步。“

        首长又说道:”支持死刑的学者的观点是,我们国家官员腐败和各类犯罪还远远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在此情况下,废除死刑显然并不符合我国目前的国情。对此,你怎么看?“王猛心头一跳,难道华夏法律离废除死刑不远了?

        “我看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的!不要说什么为了尊重生命,为了公平公正,就大谈什么废除死刑。杀人者杀了人,他如果没有死罪,服刑之后依旧逍遥生活,这对失去生命、享受不到生活的死者公平吗?这就人道了?他杀人是在尊重死者的生命吗?死刑,可以因人因事而易,但绝不能废除,否则华夏必乱!这样的争论没必要,都是吃饱了撑的,让这些所谓的学者去农村过过苦日子,他们就没功夫争论了。“王猛怒道。

        首长没说话,静静地听着。

        王猛忽然叹了口气,又说道”如今,老百姓反腐呼声强烈,这说明官场腐败严重。党和政府虽然也在不断加大反腐力度,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为什么屡禁不止就因为没少抓鸡,但杀掉的太少,所以,其他鸡的胆子就越来越大,这也让坐在树上指挥的猴子胆子越来越大,反正无论怎么闹,到最后都死不了,该享受的谁不去享受?“

        王猛忽然顿住了,观察首长的脸色,他发现自己这话有针对高层决策的意思。

        “你说的也在情理之中,继续,你放心,你想说什么都可以,我不会治你的罪,打你的板子。你的意见左右不了我的决定!”首长见王猛顿住,笑着说道。

        ”嘿嘿,那我就直说了哈。不说远的,就说半年前,某个国企的老总贪污公款两个多亿,造成国家损失八个多亿,这个国企因此倒闭,几千工人下岗失业。这个老总居然没杀,原因有四,第一,坦白从宽了。第二,全额退赔啦!第三,揭发检举他人有功了。第四,深刻检讨悔过啦!可是,你们看到了这背后的问题了吗?“王猛看这首长认真地说道。

        首长笑着没说话。

        王猛说道:”他贪污了两个多亿,国家因此却损失了八个多亿。他上缴了两个多亿非法所得,就完事了?不说别的,为什么没追缴利息?两个多亿的利息是多少?够多少人不劳动就衣食无忧一辈子的?现在,据说他的子女还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呢。国家损失,企业倒闭,工人失业,这是多大的损失和影响,他死一千次都不能赎罪。对于这种人,杀,是必然。不杀,就是错误!“王猛说着,不客气拿起茶几的香烟,自己点燃。

        喷了一口烟,王猛继续说道:”但不能一概而论,重点要有所区分。还要审查严格,坚决杜绝冤假错案。以前,在华夏,强*奸罪是死刑,现在是有期徒刑,可现在的强*奸犯罪率是那个时候几十倍几百倍。以前,经济犯罪数额达到十万以上就是死刑,那个时候全国一年才发生几起经济犯罪案。现在呢?一天就发生大大小小好几起十几起。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法律宽松了,犯罪率就上来了。”

        王猛面色一正,说道:”我个人观点,死刑,可以遏制犯罪,也是公检法执行的有效依据,更是能够确保罪犯无法再次犯罪、终止犯罪继续、进而保障了社会和个人的安全的一种有效手段。并且,这对被害人及其家属也是一种心灵慰籍。对于犯罪造成的重大不良后果和造成的重大不良影响,造成的国家、企事业单位乃至个人的重大财产安全损失和生命安全和的犯罪,执行死刑绝不为过!“

        王猛又抽了口烟,吐着烟雾说道”即使限制死刑,也要有一个适用范围,执行死刑也要有以个范围。关键还在一个严字上。但最重要的还是思想改造,在思想改造没有达到可以控制犯罪时,废除死刑就是玩火!”王猛说完,不再说话。

        王猛现在明白了,之所以在晋明案上出现了南辕北辙,肯定是高层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就是这个死刑废与不废的争论分歧给闹的。

        王猛心说,没事跟他嘛国外学什么?草!还没被欺负够?你们要是觉得国外好,你们他嘛滚出华夏去国外呗?在家瞎比比啥?怪不得老外看不起华夏人,这个比样,谁他嘛能瞧得起?

        王猛生气了。

  https://www.65ws.com/a/100/100149/32114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