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极电强兵 > 第469章太坏了(两章合一)

第469章太坏了(两章合一)

        鲍万通被王猛的质问吓坏了,虽然王猛没有深究,但他的心可是提到嗓子眼了。

        鲍万通战战兢兢地跟着王猛进了交通局大厅。

        大厅侧面是通往楼上的楼梯,楼梯一侧是电梯。

        王猛没有坐电梯,而是走上楼梯。

        鲍万通看着楼梯直皱眉,他这么胖的身体爬楼梯还真是够呛。但他也不敢扔下王猛自己去做电梯,也只能咬牙跟着。

        王猛似乎并不着急,挨个楼层窜,可把鲍万通累屁了,通身是汗。

        虽然还没到午休时间,但一些交通局的一些科室里已经人去屋空。

        有的科室里有干部和职员在,但有的是三三两两的在聊天扯淡,有的职员居然在斗地主。

        王猛是层层查看,一直走到七楼顶楼。

        鲍万通呼哧呼哧大喘着气,汗流浃背。

        “这样锻炼有助于减肥。”王猛毫无同情心地说道。

        鲍万通差点没哭了,减肥也得循序渐进啊!我可是差点累死啊。

        顶楼很大,有一个会议室,一个健身房,一个会客室,还有一个卫生间,剩下的就是局长大人的办公室和秘书室了。

        王猛站在局长办公室门口,伸手敲门。

        “进来!”

        屋里传出一声不耐烦地声音。

        王猛闪开身,让鲍万通先进。

        鲍万通也不推辞,推门而入。

        屋内装修高档,地板锃亮,一个硕大的闪闪发光的红木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个子不矮但很胖的中年人。

        中年人梳着大背头,正襟危坐,下坠的方脸上表情很严肃,不苟言笑。此时他瞪着一双有些鼓鼓的蛤蟆眼,正盯着进来的鲍万通。

        他就是市交通局长孟凡旭。

        “鲍书记来有事?”孟凡旭看了一眼鲍万通,连身子都没动,语气冷淡。

        可是当孟凡旭的目光落在鲍万通身后的王猛的脸上时,突然,一愣。

        孟凡旭使劲揉揉眼睛,仔细看看王猛,脸色突变,大惊失色,一蹦而起。

        “王组长?您怎么来了?”孟凡旭看到王猛时,可把吓屁了,脸都白了,声音都颤抖了。

        孟凡旭没见过王猛本人,但作为领导干部,就是没见过面的上级领导和重要人物,其人的照片也得看看的,还得记在心里,这也是一门做官基本功。要是认不出上级领导和重要人物的尊容,那他就不适合做领导了。

        当然,让孟凡旭更确定王猛身份的是他看到了市委书记鲍万通。显然鲍万通市陪着王猛这座大神来的。

        “鲍书记?你们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孟凡旭此时,已经走出了办公桌,恭恭敬敬地请王猛和鲍万通坐在沙发上。但态度上,他对王猛毕恭毕敬,对鲍万通也就是一般般。

        “路过!”鲍万通脸色平静,随口说道。

        “局长?他们......”这时,孟凡旭的女秘书马丽芬推门进来,她是想向孟凡旭解释王猛他们没经过秘书通报就擅自进来了,但见到孟凡旭对擅闯者恭恭敬敬地样子,她立马闭嘴。

        孟凡旭的女秘书马丽芬很漂亮,三十多岁,前凸后翘。

        马丽芬进来,屋内顿时香气扑鼻,很柔和,很好闻,这是马丽芬身上香水的味道。

        王猛闻出,这香水价值不菲。

        王猛看着马丽芬,眼中精光一闪。

        “小马?这是市委书记和特别巡视组的领导,你赶紧去沏壶好茶!大红袍!”孟凡旭对女秘书使了个眼色,怕她说错话。

        “是!”马丽芬脸色一变,来了两个大官,怪不得不经过他这秘书通报就直接进来了呢。马丽芬扭着细腰,摇着丰臀赶紧又退了出去。

        “王组长也抽烟吧?我这有特供烟,嘿嘿,吕书记给的!”孟凡旭满脸堆笑地说着,又颠颠跑到办公桌后面,打开抽屉,拿出一包特供烟,回到沙发上,直接把一盒都递给王猛。

        王猛笑着接过香烟,也不客气,打开来,抽出一颗,看了又看,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却没有点燃。

        孟凡旭赶紧拿出一个金灿灿的打火机,要给王猛点上。

        王猛摆摆手:“我今天嗓子疼,不抽烟。万通书记,你抽烟吗?”王猛说着,把抽出的香烟递给鲍万通。

        “我不抽烟。”鲍万通赶紧摆手。

        “这烟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你说的是哪个吕书记不简单啊?”王猛说着,把抽出的香烟放回烟盒里,把烟盒放在了茶几上。

        见王猛没抽烟,孟凡旭脸上很不自然地收起打火机。

        “就是原省委书记吕正奇啊!吕书记现在是省人大副主任。他是我的老领导,我以前给他当过秘书。”孟凡旭有些得意地说道。心想,都说王猛铁面无私,清正廉洁,当代包青天。不知真假。不过王猛连他的烟都不抽,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哦?老书记的门生不少啊?”王猛似乎很惊讶地说道。

        “那是!漠州省有二分之一的干部都是吕书记的门生。”孟凡旭更加得意地说道。

        “跑路的那个市长钱广才也是老书记的门生吧?”王猛突然问道。

        “呃!”孟凡旭得意地笑容顿时一僵,随即干笑道:“呵呵,是,是!但他只是个个例,老书记的其他门生还是好的比如说省长史文章同志。呵呵,这就像一个班级,老师教学生,同样的教学方法,学生也有成绩好坏之分,这在于学生,不在于老师!”

        “呵呵,说得有点道理!“王猛点点头,觉得有些好笑,这些话要是别人说,王猛信,孟凡旭?他也有脸说!

        这时,女秘马丽芬端着茶盘进来,麻利地给几人倒茶水,她期间还偷瞄了王猛几眼,王猛帅气的形象吸引了她,只是有孟凡旭在这儿,她也不敢露出半点别的心思。

        孟凡旭身宽体胖,可却是个心眼极小,醋意很浓的人。自从她大学毕业后托关系进了交通局,就被,发现看上了。为了前途,她也从了。和孟凡旭勾搭上以后,孟凡旭就限制她交男朋友,甚至和哪个男人多说几句话,孟凡旭都嫉妒得不行。后来孟凡旭干脆把她带在了身边,她就成了孟凡旭的秘书。

        孟凡旭不让马丽芬和男人接触,但自己却在外边沾花惹草。

        马丽芬除了叹气,也别无他法,除非她离开孟凡旭,离开交通局,否则,她不能得罪孟凡旭。

        此时看到帅气的王猛,马丽芬是相当失落的,她已经没有权利去追求帅哥了!

        马丽芬给几人倒好茶水,就出去了。

        ”凡旭同志,你汇报一下交通局的工作吧,要简明扼要,一会我还要去下个部门!”等房门被马丽芬关好,王猛看着孟凡旭说道。

        “是!市交通局在市委市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孟凡旭开始汇报工作,口才很好,滔滔不绝,精彩华丽的词语经常蹦出。

        足足半个多小时,孟凡旭才汇报完毕。

        王猛似乎很有耐心,一直没有打断孟凡旭慷慨激昂的演讲。

        鲍万通都听烦了。他听了半天,除了觉得精彩,毛实质性的东西也没有。

        “嗯!你忙吧!我走了!”王猛不做评论,站了起来就要走。

        “这都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孟凡旭此时很高兴,虽然王猛没夸他演讲精彩,起码也没挑毛病不是?

        “不用!我很忙。”王猛说着,,面无表情地走出孟凡旭的办公室。

        鲍万通赶紧跟着王猛离开,他有些懵圈,他以为王猛会让自己当场拿下孟凡旭呢。

        孟凡旭赶紧相送。

        王猛和鲍万通登车离开。

        王猛一路无话。

        王猛把鲍万通送到市委门口,王猛没有下车,而是对鲍万通说道:

        “万通书记?孟凡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明天,我要看到结果!你去忙吧!”

        嘎?

        鲍万通傻眼!王猛太坏了!这是坑我啊!

        “是!”鲍万通嘴上答应着,心里想哭。

        等王猛的车走远,鲍万通才哭丧着脸回到办公室。

        鲍万通心里是真想哭,王猛这下子太损啦!刚刚他不对孟凡旭出手,对孟凡旭的工作也没表现出不满意的样子,可回过头就让自己去收拾孟凡旭?他做好人?我做王八蛋?

        二线帮再聪明也不会想到王猛会玩这一手,他鲍万通打击二线帮干部的罪名是坐定了。

        二线干部好不容易有一个让巡视组满意的,没被处理的,结果却被他鲍万通给拿下了,估计,二线帮肯定得暴跳如雷。

        而王猛的巡视组一直被认为倾向一线帮的传言也不攻自破,因为王猛对交通局的工作是没挑出任何毛病的,反而是一线帮落井下石,收拾了孟凡旭。

        王猛太坏了!

        鲍万通回到办公室就赶紧给省委书记徐严苛打电话做了汇报。

        徐严苛听完鲍万通的汇报后,长叹一声:“我早就看清了这小子的意图,真坑啊!可巡视组权利大无边,我们除了看着,能怎么办?服从吧!我们服从,不对抗,我相信,巡视组会对我们网开一面的!”

        “好吧!”鲍万通也没辙,既然书记都同意了,他还能说什么?本来他就想服从的。

        此时,孟凡旭也在向他的主子老书记吕政奇做汇报。

        “真的没挑毛病?”对于王猛没挑交通局的一丝的毛病,吕正奇不相信,他太了解孟凡旭了,这小子是听话,但是个喜欢往自己脸上和身上刷金粉的人。

        孟凡旭信誓旦旦:“老书记?我跟你还敢撒谎?他要是看出了问题,还不当场拿下我?”

        吕正奇这才信了,可他又觉得太顺利了。

        “老书记?要不要给这小子送点礼?王猛偏向一线帮,估计一线帮没少付出!”孟凡旭说道。在他眼里,利益输出可以摆平一切。

        吕政奇奇想了想,说道:“做个试探也好,但不要给钱,送点土特产就成了,要是王猛收了,再送钱也未尝不可。他要是不收,咱也没大错,土特产不值钱,慰问一下特别巡视组也不违规。这也正好试探出了王猛的底线。如果王猛收了,那王猛打击二线帮,就是因为二线帮没送礼!“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就去办!”孟凡旭高高兴兴地准备。

        吕政奇密切关注。

        令吕政奇吃惊的是,王猛收了土特产。

        虽然王猛只是收了微不足道的土特产,但足以表明,王猛也不是干干净净的人。

        吕政奇断定,一线帮没少给王猛好处。

        吕正奇直抽自己嘴巴子,他要是早知道早给王猛送礼了,自己的干部也不会被拿下好几个?

        吕政奇让孟凡旭在真被些好烟好酒给王猛送去,但数量别太多,够不上判刑的就成。他还让孟凡旭准备钱,要是王猛收了好烟好酒,下次就送钱。

        可是,方洲市纪委突然出动,把孟凡旭给双规了。

        吕正奇傻眼,方洲市纪委部门可是掌握在一线帮手里的,也就是掌握在省委书记徐严苛手里的,鲍万通又是徐严苛的人,那天鲍万通还和王猛去视察了交通局,王猛还对交通局的工作没挑出毛病,还收了二线帮孝敬的土特产。可今天,交通局长孟凡旭就被双规了!

        这绝对是一线帮的打击报复!

        一线帮的司马昭之心已然路人皆知,一线帮就是怕二线帮也靠上特别巡视组,他们这是想借机快速铲除二线帮。

        吕政奇怒了,就这么一颗大树,你能砍,老子就不能砍?

        居然你一线帮落井下石,我二线帮也不是好惹的。你知道我的底细,我也知道你们的底细,否则何以制衡想开战?那就战!

        吕政奇是真急眼了,恼羞成怒。

        漠州省育新市市长突然被特别巡视组双规。

        特别巡视组是接到了举报,调查属实后,采取的行动。

        这位市长,是一线帮的人。

        紧接着,不久之后,漠州省石青市市委书记被特别巡视组双规,他是二线帮的人。

        一线帮和二线帮战火兴起,开始燎原。

        一线帮和二线帮的官员,比赛似的一个接一个落马.....

        某日深夜。

        二线帮控制的老山煤矿老板突然被特别巡视组抓捕,漠州省军区部队迅速接管了老山煤矿。

        老山煤矿可是二线帮敛财的主要来源之一。

        漠州省官场开始震荡。

        吕政奇大=暴跳如雷,这一定是一线帮出卖给特别巡视组的。一线帮居然敢断了二线帮的财路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为恼火,素有漠州省老狐狸和二线帮帮主之称的的吕政奇,孤注一掷,誓与一线帮火拼到底。大不了玉石俱焚。

        吕政奇命令省长史文章,反击,绝地反击!

        此时,漠州省一线帮领军人物徐严苛,顿足捶胸叫苦不迭。他发誓,前前后后,所有二线帮的成员,没有一个是他拉下马的,就是方洲市交通局长孟凡旭,都是王猛使得坏才不得不拉下马的。

        可是,徐严苛有苦说不出,说了谁信啊?

        要是真呢个把二线帮都彻底干灭了,徐严苛是希望这样的结果的。可问题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始作俑者又不是他,他憋气又窝火。

        一线二线火拼激烈,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此时,罪魁祸首的王猛这个“局外人“却乐呵呵老神在在,手里拎着打狗棒,坐山观虎斗。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徐严苛是很想和吕政奇这个当局者迷的老狐狸说明事情原因,想和解的,因为这样下去,一线帮和二线帮最后都得玩儿完,谁也好不了,唯一得到好处的就是国家派。

        可就在徐严苛打算不管吕政奇是否相信,也准备说出实情,起码给吕政奇提个醒的时候,中央突然空降了干部,补充了因为一线二线厮杀而空出来的位置。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要和吕政奇和解的徐严苛,刚迈出去的一条腿,突然紧急撤离回来。

        因为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撤回这条腿,这条腿就被砸折了。

        中央此时突然空降干部,不是添乱,而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必要的布局。

        这说明,中央早就准备好了预备干部,已经下定决心将漠州省的一线帮和二线帮干部全部清理了。

        也就是说,中央现在来真的!

        此时,所有漠州省的干部都吓蒙了。原本他们认为中央会顾忌影响,会为了稳定大局,而不敢对漠州省动手术的想法错了,大错特错了。

        无论是谁,只要触碰了国家的高压线,绝不姑息!

        什么事情就怕认真,中央一旦认真起来,国家机器一旦运转起来,连国际国外的强国都害怕,国家机器还会怕漠州省的这些跳梁小丑?这些跳梁小丑本身就在华夏的土地上,此时关起门来打狗,有多少狗,也一条也跑不掉的。

        徐严苛不敢动,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时,徐严苛赖以生存依靠的“政治资源“,突然把徐严苛秘密招进京城。

        徐严苛战战兢兢进京,漠州省造成如此局面,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老板问责!

        京城,老石桥东侧有一座老式四合院,青砖灰瓦。

        红彤彤的大门上还贴着已经褪色的春节时贴的大福字和对联,字迹依稀可辨。

        上联是:知耻知畏知止,慎言慎独慎行。

        下联是:清如秋菊何妨瘦,廉如梅花不畏寒。

        横批是:反腐倡廉。

        徐严苛站在大门前,看着这副已经褪色的春联发呆。

        哗啦!

        突然,红漆大门上打开一个小窗口,一名军人探出头来,审视地看着徐严苛,严肃地问道:“你是谁?在这干什么?”

        原来,门楣上有监控,把徐严苛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

        “同志你好,我是漠州省省委书记徐严苛,余老让我来的。”徐严苛知道这是余老的警卫,赶紧恭恭敬敬地掏出证件递给军人。他虽然市省委书记,但在这里,他屁也不是。

        那个军人接过去证件,看的很仔细,还抬头和徐严苛本人对照证件上的照片是否一样。

        “你稍等,我去通报首长!”军人看完证件,也不还给徐严苛,关上了小窗户。

        徐严苛站在门外,恭恭敬敬地等候。

        不久,大门上的一个小门被打开,那名军人出现在门口,他看着徐严苛淡淡地说道:“首长请你进去。”

        徐严苛这才规规矩矩地走进大门。

        军人把证件还给徐严苛,前头带路。

        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青砖铺地,红柱雕梁,连房门和窗户都是红木的。窗户还是老式的格子形状。

        整体透着古朴沧桑。

        在院子正中,有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柳树,树下有一个石桌,石桌周围是四个石凳。

        石桌旁坐着一位身穿红色唐装的白发稀疏的老者,老者身材很高,有些消瘦,驼背。

        此时,老者正在自己和自己下围棋。

        徐严苛小心翼翼、轻手轻脚来到石桌旁,低眉顺眼,垂手静立,也不敢打扰。

        老者手持白子,在放下一子之后,突然头也不抬的说道:“到你走了!”

        徐严苛一愣,瞬间明白,老者这是让自己和他下棋。

        徐严苛赶紧走到老者对面,也不敢说话,拿起罐子里的黑子,看着棋局,却迟迟不肯落下。

        徐严苛酷爱下围棋,他的围棋造诣可是不低。上高中学时,他还参加过市围棋大赛,获得过冠军呢。

        此时,徐严苛已经看出此盘棋局,必然是黑胜白输。只要他这一黑子落到那个必胜的位置,黑方胜局已定。白方无力回天!

        只是,徐严苛哪敢赢老者?他把黑子随便放在了棋盘上的一个支点上。

        “哎!算了,算了!不下了,不下了!我把下棋当乐趣,你们把下棋当人生。没意思!没意思!”老者见此,突然丢掉棋子,沧桑的脸上,露出很不高兴的样子。

        “余老?我再陪您下一盘?”徐严苛知道余老看出他是故意的,立时感到心惊胆战,赶紧想挽回过错。

        “覆水难收,何必多此一举?坐吧!”余老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徐严苛一眼,说道。

        老者只是一眼,徐严苛就冒汗了,赶紧坐下,却是只敢半个屁股坐在石凳上......

  https://www.65ws.com/a/100/100149/321143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